车辚辚,马萧萧,风瑟瑟,晌午的天,阳光普照,本该春光和煦,暖意融融,但巫蛊童子却总觉得气氛有些诡异。 .

  冯妖妖马车前头那个一直眯着眼的矮小老人,骑在马上的儒衫青年,暗中出没的兵部杀手,这个地方无一处不透着诡邪的气息;不过他跟随冯妖妖,薛沉鸦二人已久,两人都是杀人如麻,工于心计的魔头,对于这种气氛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到后面的马车里坐了一会儿,冯妖妖始终没有出现,他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在流萤山耽搁了这么久,以她细腻多疑的性子早该派人来问他了,他也想好了说辞,但这一次她却十分沉得住气,直到现在也没有派人来询问,他也只好故作镇定。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体内忽然气血翻涌,毒气流转,身上疼痛难忍,他知道体内的蜘蛛毒囊又在生出毒液,眉头一凝,忙扯开帘子走下马车到林中去换毒。

  五指插进泥土中时身后有淡淡的幽香传来。

  绿衣少女娉娉婷婷走到他身边,将装有药丹的小瓶子放在他身旁,然后随意地坐在他身旁的那棵苍松下,双手抱着膝盖,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他从来没见过她这副样子,以前她总是有些骄横,有些盛气凌人,常与那个叫“媚姬”的女人争风吃醋,明争暗斗,这时看起来却内敛了许多。

  “你的毒患比以前严重了”,

  她轻声道。

  “恩”,

  巫蛊童子手指一动,竟有些紧张。

  这少女给他送过几次药,但总是悄然出现,悄然离开,这还是她第一次同他说话。

  自从她出现后,她秀丽的面容总是在他睡梦中,脑海里浮现,每一次毒患作时,想起她的样子都觉得身上的疼痛仿佛消减了许多,外出的那段日子里,只有在想起这个人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孤单。

  在他冰冷冷的人生中这少女就是他能感受到的唯一的一点温暖了。

  “对不起,没能帮你杀了他”,

  良久,巫蛊童子道。

  绿儿一怔,随即想起他答应过要杀掉6鸿,这件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他却记得清楚,恬静地笑道:“没杀就没杀,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我一定会帮你杀了他,无论他修为多高”,

  巫蛊童子握着拳头,脸色坚定而认真。

  绿儿有些不解:“这个仇,你好像比我还要执着”,

  巫蛊童子看了她一眼,喉咙动了动,偏过头道:“因为除了杀人,我什么都不会,除了帮你杀他,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吊诡而又荒诞的话语,绿儿却心中猝然一动,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悄然化开,像是冬尽春来时漫天寒意突然间冰消雪融。

  额前丝轻轻拂动,春水般的眸子露出些许温和,绿儿轻摇了摇头道:“我已经不想杀他了,姐姐虽然是死在他手里,但这个仇并不该归咎于他,姐姐是因为小姐才死的”,

  “姑娘,小心说话”,

  她话还没有说完巫蛊童子便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道:“让她听见了对你不好”,

  绿儿细细地凝视着他,笑了一笑:“和你也不能说心里话吗”,

  “以前便只有姐姐肯听我说话,她死后我连一个朋友,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我本该和媚姬成为朋友的,但却因为嫉妒总是和她明争暗斗,直到她死时我才现,原来我,媚姬,小姐都不过是可怜人,我和媚姬一样,只是小姐的玩物而已,而小姐看似气焰滔天,高高在上,却从来也没有得到过她想得到的东西”,

  “我算看清了,一个人越是害怕什么什么,就越会失去什么,越是得不到什么就越是想要什么,现在,6鸿的生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希望他好好活着,也希望你不再为我而杀人”,

  “一个只为恨而活着的人,很可怜,不是吗就像小姐,我不想,也不会和她一样”,

  巫蛊童子怔怔地看着她,他从没想过她会有如此变化,会对他说出这番话,心中对她也更加敬重和感激,良久方道:“姑娘既然这么说,我照做就是,姑娘有什么心里话我当然愿意听,但隔墙有耳,还请姑娘谨言慎行”,

  绿儿笑道:“你对我真算是尽心了”,

  巫蛊童子手指动了动,脸上微红,心中虽然紧张但仍是认真地道:“我这辈子都会对姑娘尽心”,

  “为什么”,

  绿儿偏过头,袖中手指缩了缩,似是不忍看他。

  “因为姑娘值得我尽心”,巫蛊童子亦转过身,道:“我自小便是南部巫族试药用的毒人,没有人在乎过我的感受,我的身体有缺陷,凡是见过我的人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在他们眼中我只是奇形怪状的侏儒,不是和他们一样有感情,有血肉的人,他们也不在乎我的感受,我的疼痛,只有姑娘对我有过一点善意”,

  “我知道姑娘对我只是同情,但这点同情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愿意拿整颗心来交换”,

  “这份感情无关男女之情,我知道姑娘不会喜欢我这样的怪物,我对姑娘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只想能够时时保护姑娘,我们都寄人篱下,身不由己,以我这点力量,能够让姑娘少一些多一些快乐,少一些烦恼我就知足了”,

  绿儿肩膀轻轻颤动,眼中一片晶莹,她颤声问道:“如果,有一天,小姐要杀我,你也会为了我和小姐为敌吗”,

  “为了姑娘,我可以背主忘恩,我的两个主人,无论谁要杀你,我都会拼死保护姑娘,我力量微弱,或许保护不了姑娘,但如果他们要杀你,一定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他没有任何犹豫之色,但带给绿儿的除了感动,还有最深的无奈,

  他看见她抬起头望向他身后,眼神那么哀伤,然后他听到有人轻拍了拍手掌,那人轻步而来,带起香风习习,他整颗心都突然崩紧。

  “好一个‘背主忘恩’,好一个‘两个主人’,好一个‘先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我若不杀你岂不是辜负了你对她的一番情意”,

  冯妖妖面含笑意背手而来,她明明笑意动人,却带给人一种自内心的战栗之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剑道师祖,剑道师祖最新章节,剑道师祖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