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密电邓旅长,让他出动最熟悉东北的四名骑兵待命,等我干掉源义宏钢,寻获老吴和老慎墓地的位置,让他们去带老吴和老慎回家。还有,命令山鹰他们尽量留一两个活口,如有提供我军遗体信息者,我可以给他们正式战俘待遇。”刘浪的声音远远传来。

  看着刘浪赤手空拳的缓步上山。陈运发拉住了有些焦躁的大青狼,目中满是无奈却也浸满钦佩。

  长官不顾军事条例孤身涉险,但却是不得不去走上这一遭,不过是为了埋骨他乡的弟兄能够回家。这样的长官,他如何不愿跟随?虽然他依旧认为这是错误的。

  可是,换成是他呢?该如何选择?应该,也和长官是一样的吧!他们的血,始终和兄弟融在一起,哪怕他们已经死去。

  “都给我盯好了,只要出现的不是长官,立刻开枪。重申命令,立刻开枪,无论何时。”陈运发杀气腾腾地给各个位置上死死盯着山上的特种兵们下达必杀令,虽然他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

  或许这世上有比长官更强的,但一直将刘浪当做追赶目标的陈运发相信,生死搏杀中能活下来的一定是刘浪。因为,自他跟随刘浪,无论何时,刘浪从未输过。无论是在枪林弹雨的战场,还是在刀光剑影的擂台,刘浪总是笑在最后的那一个,这一次,亦不会例外。

  相对于这边刘浪为了自己的两个弟兄的遗体能够回家孤身犯险,井陉县那边日军第77联队终于取得了突破。

  在高达8架的轰炸机来回轰炸两轮之后,午时二时左右,中国人的阵地上该死的十几门迫击炮终于不再爆发怒吼,等他们又出动了三个步兵中队近600人攻击之后,意外的发现中国人除了炮,连机枪火力都弱了许多。

  虽然依旧花费了20多分钟才击溃阵地上的中国守军,但却意外的发现,阵地上留下的中国人的尸体不过五六十具。

  原来,阵地上和他们硬抗了近8个小时的中国的一个团早在半小时前就通过坑道向县城外山区撤退,仅仅留下一个步兵连阻击,他们甚至连先前战死负伤的士兵都带走了。

  现在留下的,不过是这20多分钟战斗中战死的士兵尸体。

  从战果上来说,虽然是攻陷阵地,但其实是败了。中国人,挡了他们足足8个小时。

  可能唯一让日军欣慰的,是在战场上一处战壕里发现了一小股来不及撤退的中国士兵,大概一个班的兵力,这也算是第77联队前线指挥官第2步兵大队大队长西川濑一少佐唯一的战利品。

  竟然还有活着的中国人,这让西川少佐愤怒的脸上终于露出一股残忍的笑意,他甚至没有下达让步兵中队继续追击已经溃散向山中逃窜的数十名中国人的军令。

  要知道,就是这8个小时,他的第2步兵大队战死150人,轻重伤230人,4个满员的步兵中队,竟然打残了两个,而对阵的中国人却带着尸体逃跑了,导致他无法统计战果,这简直无法饶恕。

  那,这七八个被中国人遗弃的士兵,就是最好的出气对象。西川濑一甚至已经想过将他们整体压往中国人正在十里地外雪花山构建的第二道阵地前,让他们集体朝中国人的阵地喊话让他们投降,不喊的话,就全部当着中国人的面让士兵练习刺刀。无论哪一种,对中国人的士气打击都必然巨大。

  这个班的孤军亦有枪支弹药,他们依旧在抵抗,在一处战壕中抵抗。但已经将此地重重包围并已经收到大队长活捉军令的日军却并不着急,他们没用任何重武器,就是不停和中国伤兵对射。

  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士兵随身携带的子弹并不多,和他们一场战斗最少携带120发子弹无法相提并论。耗光他们的子弹,那就是活捉他们的时候了。

  果然,面对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日军,拼命反击的中国伤兵们的枪声逐渐稀疏下来了,直至悄然无声。

  无论日军如何试探性射击,再也没有一颗子弹飞出。

  可当五分钟后,一个小分队的日军小心翼翼弓着腰向二十几米外的中国人的阵地前进,等他们距离不过十米,眼看已经直起腰即将冲进战壕和中国人短兵相接的那一瞬间。

  中国人的战壕里突然又响起一阵枪声,足足八声枪响过后,日军小分队12名士兵,包括军曹在内,趴下了12个,除了有5个是主动趴的,其余7人全是被子弹击倒的。

  距离不过十米,就算是不会用枪的普通人,如此明显的目标,命中率也在百分之七十以上,更何况是一帮连续打了好几仗的士兵了。

  七名日军大多数是胸部中弹,汉阳造7.92毫米圆弹头在300米的射程内比三八大盖的6.5毫米尖弹头的威力更大,哪怕此时日军的弹头也是接受了4年前长城一战的教训过后改造过的。

  看着是胸前一个小口,但被弹头打穿的后背上却是一个小茶杯大的窟窿,身后喷涌而出的鲜血里甚至带着被弹头翻滚搅碎的肺叶。受了这种伤的士兵显然是不得活了,在抽搐两三分钟后都归于平静。

  但他们显然还是幸运的,更不幸的却是那两个大腿被击中的日军,7.92毫米圆弹头在肉质肥厚的大腿上不仅留下的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窟窿,剧烈的疼痛让以顽强战斗精神而著称的日军也忍不住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的同时,被生生炸烂的动脉在疯狂喷血。满地全是他们洒落的鲜血,犹如杀猪的现场。

  在周围日军疯狂的射击掩护中,还活着的五个日军匍匐着拖着大声哀嚎着还在挣扎依稀还能抢救一下的两位同僚回到了自己的阵地。

  至于另外五名颤抖的身躯已经逐渐平复的五名同伴,只能让他们安静的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了。

  只是,被拖回己方阵地的两名日寇也没好到哪儿去,大腿动脉彻底被炸烂,疯狂的鲜血就算是两个急救包包上去也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就算是有军医在现场,也无法抵挡正在打麻将中的天照大神冲这两位脸色白如蜡纸的日军招招手。

  小子,一起来这边打牌吧!

  两名日军完全是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看着自己的腿再也不流血了,然后无比恐惧的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不流血不是止住血了,而是,已经无血可流。

  无疑,那种看着自己走向死亡深渊却没人能帮自己一把的恐惧,是可怕的。两名日军在五分钟内就迅速走向死亡,是血液流光而死多一些,或是肝胆俱裂吓死更多一些,那恐怕只有他们的天照大神才知道了。

  恐怕,他也没时间来管这些,因为,接下来,陪他打麻将的小鬼子们会越来越多的,多的他都可以开雀神大赛了。

  被中国人这么摆了一道,完全优势兵力下竟然又战死七人,这让已经赶到战壕200米外的西川濑一少佐差点儿没气疯。足足百倍以上的兵力差距,就算将中国人全部击杀,也不过是近1比1的比例,帝国被打脸的同时,如果被有心人捅到上面,他或许会因此上军事法庭。

  如果不将这股中国人活捉,就算不上军事法庭,也将会成为他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

  于是,枪声再度响彻战场,但却没有丝毫的重武器攻击中国军人的战壕。

  只是,中国军人最后一处阵地,再无任何声息。不过,再无日军敢像第一次那样前进,他们从四个方向,在己方火力的掩护下,悄然匍匐着接近中国人的战壕。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如临大敌,出动了最少一个步兵小队参与进攻的中国军人的战壕里,八名中国军人手中已经没有了枪。

  枪都被他们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堆在了一起。

  因为,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甚至,他们连刺刀都没有上。

  不是他们没有和日寇白刃战的勇气。

  因为,他们全是伤兵,重伤兵。

  几乎没有行动能力的他们,能努力射光自己枪膛中的子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

  八个人,用最后的八枪当场打死5个鬼子,伤2人,只有一枪打空。

  那是因为,那名士兵被绷带包扎的眼窝里,已没有眼球。。。。。。

  耳旁传来密集的小鬼子的枪声,双目早已在四小时前就被敌人炮弹气浪轰瞎的士兵脸上绽放出一丝微笑。

  他很遗憾,他没有像其他战友一样打死一个够本。但他不是听声辩位的武林高手,仅听着同伴高喊着的“前十尺,左五尺”的方位就能精准的射出枪膛里的子弹。

  可他也不遗憾,因为,在战壕里,他已经抽了两根烟。

  那是连长临走时塞给排长的。

  上好的卷纸香烟啊!抽起来喷喷香,两根烟的时间,已经足以让连里撤退的弟兄们跑出去两里地了吧!

  ps:1000章啊!童靴们,是不是该投月票纪念一下?这种要求,等风月2000章的时候再来一次。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