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此进攻的日军已经被告知对手是在数年前长城一战中凶名赫赫的刘浪独立团,日军指挥官倒不是为了涨敌人威风灭自己士气,而是不希望再出现骑兵第28联队那样的悲剧,一个不慎被人家来了个团灭,让所有人提高警惕。

  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儿。大名鼎鼎的“野兽上校”的称呼可是让日军步兵们对山上的这支从未有过的中国之军充满了警惕,尤其是在看到骑兵第28联队同僚的残骸还被像咸鱼一样挂在山林中的时候。

  再加上这一路进攻上来,和以往无往而不利的进攻战大不相同,别说后方的老鸟中佐将警惕心提到最高,位于最前线的日军步兵那才是把心提到了嗓子口。毕竟,他们才是提着脑袋和中国人开干的人。

  无形中,这批日军已经将还未和他们打照面的独立团放到了和他们同一个级别,甚至,更高。

  这可是前所未有过的。哪怕是在井陉县他们已经和第十七师的101团狠干了8个小时,战死足足160人,他们也没有把那个顽强的对手太放在眼里。毕竟,那只是个顽强的对手而已。

  就在已经看到中国人架设在阵地100多米前被炮火肆虐过的铁丝网,一帮头缠着带小太阳白布条拿着大剪刀准备破网作业的决死日军还在想着怎么匍匐爬过去的当口,突然听到中国阵地上突兀响起的竹笛,很自然的吓得膀胱一缩,以为中国人有什么可怕的毒计。

  想象力丰富点儿的甚至想到了天空中铺天盖地飞来的迫击炮弹,几百米外的坦克开炮对中国人阵地展开压制的时候,他们可是用迫击炮证明过他们有这种可怕的小炮的。

  只能希望天照大神保佑,要炸,就炸别人好了,别炸自己就成。一帮吓得蛋蛋都快缩进去的日军恨不得把脸都藏进面前的泥土里。

  不藏的深一点儿,万一炮弹片飞过来了呢?老鸟带的第一步兵大队可是步兵第77联队的拳头部队,战斗力号称步兵第39旅团最强,这保命的功夫也是杠杠的。

  只是,这炮弹炸过的山坡土质是有些松软啊!而且,怎么还有点儿异味儿?狠狠将自己砸到地上,并毫不迟疑埋下头的日军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

  别说提心吊胆的日军被突如其来的一声竹哨搞得胆战心惊,就是山顶阵地上的独立团一营一连也被唬了一跳。先前副营长可是传令过,一切要听他口头命令,啥时候改成竹哨传令了?

  亲临前线一直盯着日军即将抵达第一道铁丝网的刘浪猛地一回头,却看到戴着铁头盔的熊二那厮百无聊赖的坐在距离指挥部二十多米通往山下坑道战壕里拿着一个竹哨在玩耍。

  它身边的一个戴着钢盔穿着军服的小护士脸色通红的正在努力的从熊二手里夺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竹哨。

  隶属于野战医院的熊二是跟着救护队一起上来的,距离最前沿的战壕不过两百多米,就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抢救伤员。独立团的医生护士们除了在医院以外,其他地方都不穿白大褂,刘浪知道,对于从来没有遵守过日内瓦公约的日寇来说,穿白大褂反而还给了他们提供了显目的目标,会成为他们优先猎杀的对象。

  显然,等了半天没事儿干的熊二抢跑了小护士的竹哨,竟然还特娘奇迹般的给弄响了。

  要是搁以前,谁在战时这样闹,不管是谁,哪怕是一头熊,也避免不了被浪团座痛扁一番的命运。

  不过这一次,刘浪却是展颜一笑。

  什么叫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就是。

  熊二一声竹哨将日军都吓得扑倒在尘埃,身形伏的那叫一个低。冲小护士展颜笑毕的浪团座再度看着匍匐在自己第一道已经有些凌乱铁丝网前面的日军,不厚道的笑了。

  他没有发出攻击命令,因为他还在等,等最好的时机。

  打仗,刘团座是很认真的。

  足足两分钟过去,阵地上依旧是一片平静,而左右两翼,却是早已经接上了火,打得那叫一个热闹。

  在距离五六百米外的89式坦克不断开炮替自己步兵压制火力点,还有掷弹筒兵依托着坦克,也不断朝山顶上射击榴弹。

  772团位于最前线的两个连也不甘示弱,哪怕重机枪不敢轻易冒头,但分别拥有的六七挺轻机枪不停换着战位努力压制着日军步兵的前进。此时他们拥有的迫击炮终于发挥了巨大作用,日军的重机枪根本不敢肆无忌惮的向山顶上射击超过一分钟就得转移阵地,要不然,被几发迫击炮连射,结局注定悲惨。

  那可不是说天照大神就能照顾得到的。

  已经有一个重机枪小组不信邪,在战斗刚刚开始的第三分钟,就被四发炮弹集火射击,连同他们的92重机枪一起,成为满天的碎片。

  虽然有坦克助阵,日军的火力略占优势,但绝没有像他们在河北平原上和其他中国部队差距那么大。

  日军战术素养很强,射术精准,但以经历过万里战略大转移精锐红色战士为骨干组成的红色部队也绝对不弱,哪怕就是将脑袋伏的极低,枪法也堪称精准,再加上有地势之利抵消了一部分日军火力上的优势。

  两翼阵地上,双方你攻我守打得势均力敌,在300米的距离上互相对射。日军很难有所进展,而憋着一股劲儿想杀日本鬼子的守方部队也没有意想中的将日寇射得人仰马翻,谁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但中央阵地上却依旧是诡异的平静,竹哨声仿佛是个顽童的闹剧,自从响了一声之后,一切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八嘎!该死的中国人,在这里放了什么?这究竟是什么”一名日军少尉有些艰难的将脸从“泥土”中拔了出来。

  真的是拔出来的。中国的泥土真的是八嘎的太有黏性了。如果非要找个形容词,打小就在农村长大的松田少尉脑海里只有一个名词可以形容,肥沃。

  这绝对是一片肥沃的土地。一脸都能撞出翔来。至少,在农家出身的松田少尉感觉中是这样。

  做为负责清障的决死小队指挥官,松田少尉率领的四十多人冲在整个步兵中队的最前方,距离后方的主力最少也有五十多米。他们要负责清除已经被炮火破坏的差不多却依旧能阻挡步兵冲锋的铁丝网,并探明有没有地雷或者其他路障。

  虽然那些很有可能在105榴弹炮的威力下化为飞灰,但中国人的小伎俩很多,不得不防。

  可是,虽然是决死小队,但并不是说决死小队就必须得死。松田少尉还想活着回到本岛,将荣耀和金钱带回去。

  不想死的松田少尉也绝对属于敏捷的哪一类,在听到竹哨声响后,一声怒吼“卧倒隐蔽”,自己就以最快的速度扑倒在尘埃中。

  但没想到,中国的土地竟如此肥沃,一不小心头埋的狠了点儿,就把头埋进了“泥土”里。

  而且,肥的有些离谱,不知怎么的,被中国“泥土”堵的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连续在鼻端抹了几次才让自己恢复正常呼吸的松田少尉竟然嗅到了一股。。。。。。

  一股农家肥的味道。

  但是,即将而来的可以带走人命的枪林弹雨让松田少尉这会儿是顾不得深想的,他只想把头埋的低点儿更低点儿,充满农家肥气味儿的中国土地再可怕,显然也没即将来临的敌人打击更可怕。

  直到两分钟过后,松田少尉才抬起头,怒声问自己身边的军曹。

  因为,有一种预感越来越强烈,对于松田坂根这位农家子弟来说。

  实在是那个味儿啊!

  太八嘎的臭了。

  距离他不过三米远的日军军曹惊呆了。

  他敢说,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如此均匀的将那个玩意儿糊在脸上。

  黑中带着黄,黄中还带着一些不可名状的颜色,布满了日军少尉的眉,眼睛,鼻子,脸。

  而且,还有几个不可名状的白色小虫在上面疯狂的跳舞,扭动着肥硕而绵软的身子。

  那个感觉,怎么说呢?军曹敢保证,他就算是亲手将完全僵硬真的犹如咸鱼干的第28骑兵联队那些倒霉蛋从树上弄下来,和死人脸面对面,也没有和几米外的松田少尉如此这般对视感觉来得更恶心。

  前所未有的恶心,恶心的军曹有种一枪托将这位长官砸地上的冲动。

  一阵山风吹来,一股极为熏人的味儿传入所有抬起头的日军鼻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