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曾经的一名棒老二。

  不,确切的说是,从来都还是棒老二的棒老二。

  这话虽然听着有些绕口,但棒老二的确已经不是昔日青龙山的二当家而已经是一名上士班长了。

  虽然没有青龙山老大二货男雕爷脸皮奇厚无比单兵武力值等诸多的天赋异禀,但这位曾经的青龙山二当家棒老二,真的也很棒。

  在操纵高射机关炮方面。

  被孙宏振带着进入赵二狗炮兵营的棒老二身形并不强壮,久居青龙山从来没吃饱过的土匪二当家甚至说得上有些营养不良,初进炮兵营做炮弹手都被人嫌弃,最多只能当个小跟班帮着班长挥动小红旗下个命令,回收一下炮弹壳啥的。

  整整一年,和曾经水、曾经土甚至幺十三这种在独立团异军突起的小土匪相比,曾经的青龙山二当家沉寂的很,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等兵。

  但炮兵营有规定,所有人,不管是运炮弹的还是打杂的,都得训练实弹射击,那是为了防止射手阵亡需要有人顶上。独立团和其他的**不同,缺的不是钱和炮弹,缺的是人手。

  猛吃了一年肉补充营养,搬了大半年炮弹成了一条杠杠壮汉的棒老二终于有了实弹射击的机会。

  炮兵营的新兵,不管是迫击炮连还是山炮连或是高射炮连,对独立团几种常用的炮都要练习射击,然后再根据各人对各类炮操作的熟练程度重新分配到各连。至于最后组成的火箭炮连,那更是从各连优中选优挑选的人手组成的。

  而且军令一下,各连长官再怎么舍不得放人,那也得放。暴风火箭炮,才是独立团最强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拿出来揍小鬼子,那是独立团最后一张底牌。

  可是,为了一个人,例外了。在新兵实弹射击训练中因为操作机关炮成绩出色被分配到高射炮连的棒老二在三年的训练中,已经逐渐成长为高射炮连的王牌机关炮射击手。

  这个曾经打野鸡抓野兔都只能给人打下手的土匪二当家,仿佛对操作高射炮有一种特殊的天分,从第一年射击排名中游一名普通的候补高射炮射击手,到第二年就名列历次训练成绩前三,成为一名正式射击手,再到第三年历次射击成绩甩开第二名一大截成为排名第一的高射炮射击手。

  棒老二的军衔由二等兵变成上等兵再到军士班长,也开始了三年跳,虽然没有小兵曾经水那样惊艳积功成为少尉,但在500土匪新兵里,也绝对算得上出类拔萃的人物。

  从东北炮兵营逃兵中提拔起来的原东北炮兵营少尉炮兵排长现任独立团炮兵营高射炮连连长的甄可乐中尉为了留下自己的主力炮兵班长,不光是找到炮兵营长赵二狗恨不得撒泼打滚不放人未果后,甚至不惜违令亲自到团部大门口整整站了一个白天的岗,实习了一下警卫排战士生活。算是堵了一天的团部大门。

  被刘浪关了整整24小时禁闭依旧杠着脖子不放人,最终迫使刘浪不得不修改军令,允许炮兵营各连主力射手选三人留至各连,其余人不得再留,由火箭炮连连长任选。

  这种因为一个主力射手而抗命并且还成功了的,在独立团数年来的记录中只此一例。

  为此甄可乐的军衔由中尉重新被降为少尉,军饷被罚没半年,暂领高射炮连连长以观后效,但甄可乐不管是任何场合,都是笑眯眯地认为自己值。军衔高低他并不放在心上,但留了三名主力射手,尤其是留下了棒老二这个班长才是他最开心的事。

  事实上棒老二真没让他失望,虽然体现出他射击天赋的大多是在训练场上平射打死靶子,独立团再强也没机会弄出一架飞机给他们实战打靶,只是以猪尿泡弄的带颜料的孔明灯当做空中靶子练习过。

  可是,旧关第一战,独立团两处防空阵地全力开火揍下来的两架飞机,其中一架就是棒老二这个高射炮班长亲自射击击中的,而且还是在和日机同样不惜命的对射中。

  已经在训练中被冠以炮兵营高射炮第一射手的棒老二顶着日机疯狂射击的7.7毫米重机枪子弹,在身边供弹手被一梭子机枪子弹几乎被打成两截牺牲的同时也用最少四发20毫米雪茄般大小的机关炮炮弹回敬到俯冲时速已经高达500公里每小时的日军96轰炸机上,将同样怀着拼命之心的日军飞机打成了一只火鸡。

  这一次,尚是高射炮连第一次和日军坦克交锋,所以在接到刘浪命令的时候,统领三处防空阵地的甄可乐将麾下第一射手调到了旧关。

  用他的话说,老子们既然能打下跑得溜快的飞机,日军那个和乌龟爬差不多的小坦克更是不在话下。

  当然了,战略上藐视敌人,但战术上必须重视敌人,将棒老二调到旧关,另外三门双联装苏罗通机关炮射手更是高射炮连最优秀的,也是体现了炮兵营对鬼子坦克的重视。

  棒老二和另外一门高射炮射手通力协助,一个弹板打光,就将锁定的第一个目标1号坦克打爆,自信心早就爆棚。

  而日寇的坦克炮连续两炮命中工事的那一刻,躲在工事里钢盾后面的棒老二其实也是担心的,那毕竟是坦克炮,要是工事扛不住,里面可是有足足200发炮弹和一个班十名弟兄还有一门宝贵的苏罗通机关炮。

  别看独立团这种机关炮不少貌似不怎么值钱,但到了娘子关前线,棒老二才知道这玩意儿的金贵。

  第三军可是中央军,但中央军那位中将军长看到独立团炮兵营防空阵地上的几门苏罗通机关炮眼睛都有点儿发绿。从长官们的交谈里,棒老二才知道,这炮,整个中国才进口了几百门,除了守卫各大城市的防空部队,再分下去,像第三军这样还没完成改编的整理师,也不过才堪堪分得了四门,每个师两门,还不低独立团一处防空阵地多。

  与其说棒老二担心工事扛不住包括他在内一个班弟兄的命要完蛋,不如说他担心手中宝贵的苏罗通机关炮会损坏。

  但是,硬抗了两炮,工事除了震了两震洒落了一身的灰和从射击口涌入的呛人的硝烟,屁事没有。

  自己只要能扛得住,那剩下的就看他的射击水平怎么样了。

  信心更是爆棚的棒老二重新将瞄准镜牢牢的套住了一辆在山坡上疯狂机动毫无规律可循的日军一辆“迷你”小坦克。

  那货,不光是前前后后上上下下跑得挺欢实挺贼溜,光秃秃的炮塔侧面两挺机关枪也打得挺爽的。

  先打弱的,再集中火力揍那几个大个的,这是棒老二自己悄悄定下的战略。毕竟,现在已经不能像才开始那样集中火力搞偷袭了,那必须先要找个大个的揍才划算不是?

  做为一名侦查型坦克的驾驶员,井上次郎其实很聪明。

  战车部队可是由骑兵部队演变而来,别看坦克车里夏天热的像火炉冬天冷得像冰窖八嘎的苦逼的像王八蛋一样,但那同样是光荣的骑士,不过是机械骑士。

  而且,有一点很好,躲在铁皮罐头里,安全那!开战至今,第20师团战车大队除了一辆坦克车掉深坑里导致四名坦克手轻微脑震荡和一点擦伤,其余毫无无损就是证明。

  能进战车大队的,多少和贵族也沾点儿边,可不是那帮海边山里的泥腿子们能比拟的。同样是贵族出身的坦克驾驶员井上上等兵面对中国人突如其来的炮火没有懵逼,但也没有盲目自信,认为自己所处的钢板最厚处不过十几毫米的94式轻型坦克就真的能抵挡住中国人的机关炮。

  同僚从观察口观察己方中炮已经成为一堆废铁的89中型坦克的汇报让他菊花都是紧的。八嘎的,89坦克近20毫米厚的侧面装甲钢板都被击穿,那他们这94小坦克不是更弱的一逼?

  遇到如此危险武器,又只能硬顶不能撤退,井上上等兵智慧的脑瓜子在飞速转动,别看他开着坦克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机动,差点儿把自己的乘员都晃吐了,但却是极为有效的在躲避山上工事里射过来的高射炮炮弹。

  连棒老二都认为他贼溜,那是因为井上上等兵巧妙的利用一块巨石和已经被击毁的那辆89坦克做为掩体,不断的游走于这两个足以抵挡高射炮炮弹的掩体之间,寻机向阵地上开枪扫射。

  抱着和棒老二同样心思的另外一门高射炮连续打了七八发炮弹,都被这辆迷你型小坦克给躲开了。

  四处乱窜的活动目标可是比不动的死工事要难打得多了,至少,已经继续开始开炮的苏罗通机关炮至此还无战果。

  而阵地前和阵地上的两军士兵却是已经杀得红了眼。

  一方,是要尽量多杀伤,而另一方,却要冲上阵地,投入了自己大部分力量的羽鸟中佐哪怕是在毒气弹徒劳无功并且独立团又拿出一件大杀器后也没打算后撤。

  反而命令6门步兵炮前移,抵近至距离战场1500米的位置疯狂的向独立团阵地上开炮,甚至,根本不顾惜距离独立团阵地不过200米被压制在那里死死不能动弹只能匍匐在地和独立团对射的两个决死小队。

  200米,极为危险的位置,几乎是这个时代炮步协同作战的临界点。

  任何一发炮弹稍有偏差,就能将自己人送上天。

  从日军步兵大队直属炮兵中队中队长从领命后就一直绷得紧紧的小脸上就可以知道,他心里是多么的紧张了。

  ps:昨天偶感发的作者说不是吐槽读者的意思,只是风月一时的感慨。对于大部分能理解风月偶尔请假的读者,风月真的很感激,当然了,就跟读者们说的一样,催促更新也是对风月的一种鼓励,那说明风月写得还将就,能让你们入目。你们的留言我基本都看过了,没有时间一一回复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如果有疑问的,可以进群提问,风月有时间会回复。

  哦,对了,还有一点要特别说明,俺闺女才12,你们那些替自己儿子盯着俺宝贝闺女的货们可以滚犊子了,到20岁之前,谁盯着俺闺女,俺40米的大刀随时带身上,允许你先跑39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