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块最少有小汽车大小的天然巨石和业已被击毁的89坦克残骸做为掩护,井上上等兵开着迷你94式小坦克在这一块儿地盘上不要太如鱼得水。

  巨石和89坦克残骸上不断爆现出的火花无不证明着他驾驶技巧的高超以及对形势判断的准确。

  连续数次射击徒劳无功之后,另外三挺机关炮都将火力瞄准了对阵地威胁更大的那四辆拥有着57mm坦克炮的89坦克,暂时放过了这辆极为滑溜的的小坦克。

  只有棒老二没有放弃透过瞄准镜死死的盯着他,虽然这辆贼溜的小坦克打得正欢的两挺重机枪对工事不足为虑,但对于阵地上的守军来说,可也是个极大的威胁。7.7毫米机枪子弹只要打中人体,那就是个茶杯大的窟窿,光是流血都能把人给流死。

  94坦克虽然皮薄,但长只有3米多点儿,极为灵活,利用两个坚固的掩体和射击死角,加上驾驶员既狡猾驾驶技术也不错,棒老二连续试射了五发子弹,无一例外,不是打到石头上,就是击中了坦克残骸上被弹开。

  “轰轰轰”几辆89坦克的坦克炮依旧在怒吼,在连续打了七八发炮弹发现对机关炮所在工事的效果并不大,中国阵地上的机关炮依旧在顽强和己方对射过后,日军的几辆中型坦克也改变了策略。

  两辆坦克和独立团阵地上藏在工事里的机关炮对射,另外两辆坦克则和三辆94小坦克一起参与对独立团阵地上的其他火力点进行压制。

  这一下,阵地上的步兵们的压力就大得多了。57mm坦克炮虽然对钢板穿透力不强,但日本那帮土鳖军工们设计的初速慢穿透力差但爆炸威力强的坦克炮打土木工事可是一把好手。山顶阵地上因为时间所限,工兵连能修筑出四个能防坦克炮和步兵炮的工事就不错了,可不是代表独立团所有火力点都拥有如此坚固的工事。

  就是火力排的重机枪火力点,也不过是沙袋工事的正面夹杂了钢板,挡挡重机枪子弹射击和掷弹筒榴弹的轰击还成,但若是说想挡坦克炮,可还差点儿。

  一个重机枪火力点被两辆89坦克同时盯上,连续四发炮弹在其周围炸响,若不是重机枪手见势不妙,将手中的mg42机枪连枪架一起奋力丢出工事,自己带着副射手也跳出工事躲到了战壕里,或许两秒钟后,他们就和重机枪工事一起化成漫天的焰火了。

  试射两炮后的两门坦克炮几乎同时击中了那个重机枪工事,由沙袋和钢板构筑成的环形重机枪工事被打成一堆废墟。

  这也就是独立团用的重机枪型mg42的战斗重量仅为12公斤,换成其他**所使用的枪身加枪架总重达49公斤的民国二十四式,人跑或许可以,但机枪可是得被炸成碎片的。

  饶是如此,跳出工事躲入战壕的重机枪手和副射手、供弹手也被爆炸的气浪掀出去老远,就算不死,也是重伤。一个重机枪小组就此报销。

  面对日寇坦克炮的淫威,几个重机枪火力点都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观察手已经不是给射手提供目标为第一要务,而是留意自己是不是被坦克炮盯上。

  这一分心,自然是不能像先前那样全速射击对日军火力点形成压制,日军的重机枪阵地上的枪声又密集起来。

  方才他们可是被独立团的几挺高射速重机枪给打惨了,射手都已经换了两拨了。

  日寇重机枪的火力一起来,独立团一营阵地上更是被密集的子弹打得青烟直冒,步兵们连头都不敢抬,只能从战壕里伸出枪口对着下方估算的区域射击,那威胁自然就小得多了。

  被死死压制在阵地前沿200米处连头都抬不起来的日寇这下不光是抬起了头,甚至有些胆子大点儿的,开始起身猫着腰向阵地上方跃动,连阵地上可能会存在的地雷都不顾了。

  能被选进决死小队的日军,自然都是心志坚韧之辈,更何况战场的态势已经表明,无论他们是前进还是后退,结局都是一个,死。

  火力完全不属于己方甚至犹有过之的中国人是绝不会让他们安稳的撤退的,阵地上最少已经躺下的二十多具尸体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进攻,无疑也是死路一条。只要是毒气对中国人产生不了作用,不说进入阵地前沿四百米,中国人最常用的木柄手榴弹会像雨点一样砸过来将他们送回天照大神的怀抱,那个他们太熟悉了。就刚才他们展现出来的火力,也不是他们这剩下的70来人所能冲得上去的。

  往后退是死,往前进也是死,那不如死得更有价值一点,替后面的主力进攻吸引中国人的火力,说不定死后还能捞个勋章给家里增添些荣耀。

  当逼入绝境,仅从悍不畏死这一点来说,被****洗脑的日寇是绝不会弱于为保卫国家民族的中**人的。

  当把死亡视为归宿,视为荣耀,这样的军人无疑也是可怕的。

  至少,这70多名开始冒着弹雨在己方火力的掩护下蠢蠢欲动的第77步兵联队的日军,很顽强。

  虽然不断有人被射倒,但这帮头缠着中间一个小红点就像月经不调女人带过的“月经带”的小鬼子却龇牙咧嘴吆喝着“天皇万岁”给自己打着气向上进攻。

  “呦西,松田君和他的勇士们不愧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楷模,值得嘉奖。”眼前发黑摇摇欲坠的羽鸟中佐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幕,不由像是吃了兴奋剂,重新恢复了斗志,满脸油光崭亮。

  他还不知道,他口中夸耀的那位曾经满身翔的勇敢少尉这会儿正抱着断脚躲在300多米外的大石后瑟瑟发抖。

  和他这位看着己方依旧在冲锋而与有荣光的步兵大队长想的不一样,还位于战场中的松田少尉这会儿可是满脸死灰,想着的都是怎么从这个该死的血肉战场逃回去。

  所谓的帝国荣耀和来中国发财的梦想都八嘎的见鬼去吧!他只想活着回家,见到亲爱的妈妈。

  独立团像漫天焰火一样绽放出来的火力真的是把这个被“屎地雷”和真地雷消磨了所有勇气的日军少尉吓出了翔。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堂堂大日本帝国皇军会被人用优势火力压着狠揍,竟然连天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战车大队都被打爆。

  遥遥望着山下被迫击炮一顿乱轰还笼罩在硝烟里的步兵炮阵地,松田少尉知道,本联队的第一场攻坚战其实已经败了。

  别看几辆坦克车现在跑得挺欢实,打得挺热闹,但只有位于战场上并拼命想活命的松田少尉才知道,那不过是回光返照。

  等到藏在山背后的中国人的迫击炮开始照顾重机枪阵地,那,别说还自寻死路朝上攻的决死小队完蛋了,就连匍匐在200多米外的近300主力也要完蛋。

  他甚至怀疑,中国人现在表现出来的弱势,不过是想将还未完全进入其攻击范围的主力步兵吸引至更近的距离,然后,用大口径迫击炮击毁重机枪,那时候,他们的步兵就可以从容的露出头,利用他们的机枪掩护将暴露在山坡上的己方步兵从容射杀。

  到那时,别说还有四门机关炮牵制住坦克,就算有几辆坦克的掩护,攻入这片阵地的400步兵,又能逃出多少呢?

  日军少尉身上一阵阵寒意,哪怕此时双方早已打得如火如荼,阵地上硝烟阵阵,犹如日本本岛富士山火山喷发一样。

  而在山顶阵地上,刘浪的眉头猛地皱紧了。

  “机关炮排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还让小鬼子的坦克如此嚣张?告诉棒老二,我最多给他留十分钟,最少给老子留下三辆坦克,迫击炮排就会全力开火消灭日军步兵。娘的,要是不行的话,老子亲自来。”

  临时成为刘浪通信兵的幺十三忠实的将团座长官的命令带给了连续数次都没击中迷你小坦克的棒老二。

  棒老二的眼珠子都充血了。

  被团座长官亲自下令如果不行就换人,而且还要自己亲自来,那对于号称高射炮连第一射手的棒老二来说,绝对是个耻辱。

  但愤怒代替不了枪法,从来没有说一愤怒,枪都打得更准些的说法。小宇宙不停爆发每每都能起死回生是日本人的yy圣斗士才有的。

  想干死眼前的目标,只能更沉着更冷静。

  战场上笑到最后的,除了勇敢,还得是千锤百炼的训练,千百次训练出来不经过大脑身体就自动做出反应的强悍肌体才是胜利的最大保障。

  下一刻,受到刺激的棒老二终于将他千百次实弹射击的训练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日军那辆迷你小坦克再度在他视野里闪过,并且坦克几乎大部分都躲进了大石背后,完全藏进了他的射击死角之后,他的手指猛然扣动了扳机。

  对着不远处89坦克的残骸狂暴射击,足足打空了一排弹板20发炮弹。火花四溅的坦克残骸仿佛在彰显着机关炮第一射手的无奈和怒火。

  更多的,却仿佛是对工事里机关炮炮兵班士兵们的嘲笑。

  ps:报告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风月昨日踢球不慎扭伤腰部,连坐都没法坐,只能平躺,一个月,不能踢球了,忧伤得不能自已。但更新不会停,就算是趴着码字,每天两更6000字,风月一定会保证。而且,风月还会努力存稿,承诺的爆更也一定会有。希望两天后,风月能坐着码字,趴着码字翘着脑袋,真的很痛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