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111章 中国空军,万岁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09-30 17:41:33 源网站:全书网
  无疑,先不提飞机性能,以僚机辅助长机双机编队对已经分开单独作战的日军单机是占尽优势的。

  双方战机互相追逐着狂奔二三十公里,有的战机一直飞到了娘子关前线上空,从3000米的高空一直杀到一千米、八百米甚至更低的六百米,在地面上对阵的中日数万官兵的眼皮子底下展开生死搏杀。

  阵地上,响起一阵又一阵的山呼海啸。

  “胜利,胜利!”那是中国军人的声浪。

  尾翼青天白日旗的双机追杀红太阳尾翼的单机,就算脑袋再愚笨的人也知道,这场空战是中国空军占了上风,更何况,一分钟后,就在他们的眼前,接连两架凃着红太阳尾翼的日机被打得浓烟四起,在飞行员跳伞之后,撞在山崖上爆成一团火球。

  在追逐战中获得胜利的四架涂抹着青天白日旗尾翼的中国战机在隶属于中国阵地上的山呼海啸中压低机头将高度降到500米,当着数万中国军人的面,从东到西,和当初24架日机排成的队形一样,以两架战机为一横列,两排为一纵列用机头上的两挺12.7毫米机枪和机翼上的两挺7.6毫米机枪对准娘子关正前方的日军阵地,整个的犁了一遍。

  打得已经哑口无声的日军第78步兵联队的小鬼子们躲在野战战壕里连头都不敢冒。

  然后,他们才在“中国空军,万岁!”的山呼海啸中晃动着机翼表达着他们对中国陆军的敬礼,拉起机头重新跃上千米高空划出一道弧线向东而去。

  虽然耗费了宝贵的燃油,但他们同样打光了所有弹药减轻了负重,并不算违反军令。这帮“航空义勇军”的小伙子们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族人的敬意。

  从天空中,他们看得很清晰,视野所及,中国阵地上一片焦黑,满布着炮弹坑,但无数的中国军人却依旧在坚守阵地,和他们在淞沪那个绞肉机战场上看到的一样。

  虽然他们在这个国度生活最多不过一年,但这群誓死保卫国家民族的军人却是用表现让他们知道,他们来万里之外参与的保卫自己母族之战,是他们这一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就像他们那些赶赴战场之前留下遗书的同伴们说的那样:亲爱的爸爸妈妈,战斗即将开始了,我或许会死去,但我不会恐惧,我只会骄傲,骄傲同这些和我一样黑头发黑眼镜黄皮肤的战友们并肩战斗,并同他们一起骄傲的死去。因为,我终于知道了我中华民族为何能延绵数千年而不灭,因为有他们。如果我战死,请你们不要悲伤,请转告弟弟妹妹,有生之年一定要回到这片土地上来看一看,拥有坚硬脊梁和魂魄的我们的母族终究有一天会在这个星球上崛起,届时,他们可以骄傲的对任何种族说,我们,是中华之族。

  在国外受尽屈辱和歧视的华族小伙子们透过这场战争,深刻的领会到刘浪在离开美洲大陆之前捏着拳头坚定的对他们说:尊严,靠的不是钱有多少,是拳头有多硬。

  哪怕是强大如日寇,现在,也只能在他们的机枪下颤抖着哭泣。

  因为中国空军的弱小,日军,包括战斗力牛逼的不要不要的常备师团,也没装备足够的防空火力,面对“义勇军”小伙子们甩开负重倾泻出的机枪子弹,他们唯有躲在战壕里默然承受。比那些他们看不起却敢于捷克式轻机枪集火对空和日机不惜命对射的中国人远远不如。

  躲在位于山林中旅团指挥部里的高木义人拿着望远镜看着这一切,郁闷地快吐血。但他也不敢命令第26炮兵联队朝阵地上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的中国人展开炮击实施报复。

  他实在是怕炮兵阵地暴露被中国人的飞机发现而遭受灭顶之灾,天知道那几架看似飞走的中国飞机还有没有多余弹药,万一对炮兵阵地丢上这么几颗,那他可真要哭了。

  没了大炮,人数高达数万的中国人要是对他发动攻击,你别说他手下只有一个半联队,就是有三四个联队,他也不敢言稳胜。

  高木义人少将阁下这会儿只希望中国人的飞机去找步兵第40旅团的麻烦,别来打他就行。至于说为何帝国战机为何在此次空战中失利,中国人的飞机又是怎样到达娘子关战场的,那可不是他一个小小旅团长能管的,那是川岸文三郎师团长阁下和寺内寿一大将阁下两位该操心的。

  几十里外的战场他更操心不了,那应该是执行师团长阁下迂回战略的步兵第40旅团的战场。甚至,别说操心了,高木义人还有点儿小开心,如果他们在那里遭遇中国人的顽强阻击,至少说明山下奉文那个家伙不过是纸上谈兵。所谓的迂回攻击不过是个愚蠢的主意,还不如听他的建议,集中师团主力对娘子关正面战场实施突破,以师团优势兵力对中国人实施最强有力的打击,只要将中国人的主力歼灭在娘子关,山西太原不过像一条摆在砧板上的鱼,唾手可得。

  可以说,川岸文三郎获得中国人空军横空出世前线空军失利的消息,不是来自七亘村前线而是来自娘子关战场的高木义人处,有些懵逼的日军中将足足30秒没缓过神来。

  这里,怎么可能有中国人的战机?山西除了太原有机场以外,就是日军已经占领的阳明堡,可太原密布的日军间谍发来的情报显示并无大量战机出动,确切来说,那个机场根本就没几架可堪一用的军机,老掉牙的双翼侦察机敢飞至战场就是第38航空联队的一盘下酒小菜。

  可高木义人绝无可能在此一事上蒙骗于他,数千帝国陆军亲眼目睹两架第38航空联队的战机就坠毁在中国山西的大山里,四架中国战机在击毁己方飞机后还大摇大摆地对步兵阵地狂轰乱炸一气才飞走就是明证。

  愤怒的日军中将差点儿没咬断后槽牙,空战究竟是谁胜利并不重要,哪怕就是两个中队24架战机全部完蛋,那也无关紧要,虽然那是不可能的。他关心的是被一万多“土八路”围困的步兵第40旅团,足足6300余人的步兵第40旅团万万不能受损过重。

  可是,可能是山区信号太差的缘故,无论师团部怎么呼报,都得不到步兵第40旅团的回应。

  一面向华北派遣军司令部汇报山西战区出现中国人大量战机请求他们查明飞机来源,一面电告准备从井陉县出发的一个步兵大队及辎重联队的两个辎重中队,将增援兵力提高至一个步兵大队四个辎重中队,总兵力达到3000人近一个步兵联队。

  川岸文三郎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第20师团辎重联队3400人,总共是6个辎重中队,每个辎重中队的人数超过500人,两个辎重中队就相当于一个步兵大队。

  别认为日军辎重兵就是个渣,其实,在日军师团序列中,所有步兵大队战损的士兵都是从辎重联队进行补充的,其战斗力一点儿也不弱。

  平型关一战,115师面对的就是两个辎重联队里的两个辎重中队,人数超过一千人,就是这样的日军候补兵们,和红色部队的精锐打成了1比1战损,可见他们的战斗力之强了。

  派出相当于三个步兵大队的兵力去补充步兵第40旅团的川岸文三郎可不光是为了救援步兵第40旅团,他是打着将迂回部队增兵到9000人,可以一举将娘子关后翼突破并将娘子关前线数万中国军队合围包抄的美梦。

  说白了,在日军陆军中将的心里,空军失利虽然很糟心,但绝不至于说就是灭顶之灾,就算没了飞机,9000步炮兵也完全是可以在中国大地上横着走的存在。

  除了螃蟹,就再也没有生物可以形象的比喻他们了。

  短短的数分钟之内,因为空战,日军第20师团的兵力部署再度发生改变。但空战却不会因为地面上人们的心情各异而停止。

  周大鹏率领着陈不平驾驶的僚机正在对一架日机展开追杀。

  这绝对是个狡猾的对手,在第二次3000米高空中两机编队互相对冲的战斗中,周大鹏就注意上他了,正是他,将编号009绰号“烟斗”的2中队副队长的飞机上打了一排弹洞,包括座舱玻璃罩上,如果不是座舱的装甲足够结实,周大鹏估计“烟斗”可没有继续叼着烟头和大家伙儿吹牛逼的机会了。

  而他自己,在相对速度高达900公里的时速下,不仅击中了对手,还巧妙的以机翼颤动让高速行进中的飞机有微小的轨迹变化,从而避开了要害,数挺疯狂对其射击12.7毫米穿甲燃烧弹也只是打穿了他的机身蒙皮,却没有对其发动机油箱包括座舱等要害部位产生损坏。

  绝对的王牌飞行员。

  当其率领着6架日机再度返回战场,在经历了和周大鹏长达两分钟的缠斗,在两架飞机合作攻击下终于力有不支开始逃窜之后,周大鹏更加肯定了,这不仅是日军的王牌飞行员,更是他进入中国战场后所遭遇的最强对手之一。

  不仅飞行技巧高明,最难得的是战斗意志极为坚韧。

  数次对冲缠斗中他本有好几次机会锁定其飞机将其击毁,但其要么是一副拼命三郎式的对射让不希望让战机受损的周大鹏无奈躲避,要么就是俯冲至低空距离中国阵地太近,周大鹏投鼠忌器怕飞机没打到反而一弹链打到自己人头上,那才叫划不来。

  但现在,趁着僚机陈不平的飞机吸引了他全部注意力,在低空中做小半径拐弯机动并重新冲上高空的周大鹏终于来到了他的背后,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开始了最后的追逐。

  ps:应那位读者好友的强烈推荐,这位甚至发出了给我打赏盟主也要我推荐一下的“威胁”,我只能屈从了。好吧!再推荐一下那本还不错的历史新书《傻子天子》,喜欢历史的书友们可以去收藏一下,来个幼苗养成。新人作者的确不易,风月也深有体会啊!能有这样一个铁杆读者是他的荣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