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营本次作战,以友军771团3营为配合,以两营不过千人的兵力,围敌寇一个步兵大队加一个炮兵大队2000余,其艰难世人皆知,但他们依旧很好的完成了自己的作战任务,最终坚持到增援并全歼包围圈中的敌寇,己身伤亡却不过200余,大功一件。刺刀营自营长刘大柱以下,所有有战功记录的官兵,当获得三等“勇敢”勋章一枚,所有战死牺牲之官兵,当获得二等“无畏”勋章一枚。”刘浪却出乎意料的先说起了刺刀营的奖励。

  荣获如此赞誉,但刺刀营的官兵没却没有一人露出轻松的笑容,因为他们知道,奖励归奖励,惩罚归惩罚,独立团这方面向来是极为严格分明的。让这几位新兵蛋子的直属长官出列,必定没啥好事儿。

  “战功归战功,但做为犯错新兵的直属长官,你们认为,你们该不该罚?”

  “我等皆甘愿领罚。”刘大柱大踏步地向前一步,率先行礼道。“但还请团座长官看在小山此战击毙五名日寇并击毙了日寇大佐联队长铃木谦二,同时自请军法的份上从轻处置,免其一死,允许其戴罪立功,就算死,也是死对日寇作战的战场上。”

  “请团座长官酌情处置。我们皆甘愿领罚。”另外三名军官一起踏出队列,冲刘浪行礼,异口同声的说道。

  新兵蛋子的泪水忍不住滚滚而下。

  从营长到班长,一起向团座长官求情,除了他,还真没别人了。

  不过,一名新兵,就能毙杀五名日寇,其中还有一人是大佐,这战功也是杠杠的。

  “呵呵,你们四个都自身难保,还想着保自己的兵,还真是手足兄弟啊!”刘浪不由气极而笑。

  个性也是偏直率的刘大柱没看到一侧的老战友凌洪拼命的朝他挤眼,否则他一定会后悔由自己领衔的求情。他们几个,只要闷葫芦一样领罚,然后其他营级长官看在他的面子上求个情,说不定团座长官就如同他刚才说的一样,看在军功,尤其是自领军法的勇气上,会饶了新兵蛋子,至少不用现场执行军法。

  可现在他这么一说,正因为他刘大柱御下不严而怒气冲冲地刘浪不把新兵蛋子直接执行军法以警示全军才算是怪了。没看独立团二把手团副张儒浩在一旁都没怎么劝吗?那也是等一个恰当的时机。

  这几位心思活络些的军官们,可绝不会像刘大柱这样直通通的去干。

  当然了,如果刘大柱也那样,那他就不是刘大柱了。有时候啊!性格直率一些,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反而更值得上级长官信任。能担任独立团四大主力步兵营营长,就是刘浪的态度。

  说到底,刘浪的怒火并不是来自一个小小的士兵,而是他们这帮军官们。令行禁止是刘浪一直强调的,这尚是独立团新老交替以来打的第一仗,就出现了战场违令事件,你说刘浪焉能不怒火滔滔?

  “好,很好。刺刀营上上下下皆是共进退。本来,老子给你刘大柱的惩罚是罚军饷三月以示警示,现在,既然看你们这么团结,那你们这少校,上尉、少尉、军士四个就特娘的一样受罚吧!你们每人,皆领军法第十一条御下不严之罪,肖处长,此罪,该怎么惩处?”刘浪眼中冷意愈浓。

  肖风华眼皮猛地一跳,却不敢怠慢,大声回答道:“关禁闭三日或领军法鞭鞭挞十鞭。”

  “大战在即,禁闭三日不现实,那就十鞭。”刘浪手一伸,接过三川儿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马鞭。“全体都有,向前五步走。脱上衣。”

  四人大踏步的向前,立于战立不动的刘浪身后的同时快速脱去上身军装,露出健壮并且布满了伤疤的后背。

  看得不远处的129师警备营官兵们脸色微动。这支川军独立团军法严明,和他们想象中的川军大相径庭的同时,这四名从少校到军士的后背才让他们更是惊讶。

  怪不得他们能在长城创下惊天之攻,光从这四名军官的身上,他们就可以嗅到一支强悍军队的影子。

  无论是少校营长,还是军士班长,背上有茶杯大小的伤疤最少有三人,同样是经历过无数场战斗的他们知道,那是枪伤,而且是贯通伤,由前至后才会有如此之大的疤,日军的三八大盖一枪下去一个窟窿眼可只是在中枪的位置,而打透的伤口却是远大于中弹位置的。

  不过,除了枪伤和各种因为训练背负重物的痕迹,他们没有看到刺刀伤,有的,也在肋下。那证明,这四人,都没有用背对着敌人过,迎向敌人枪口的,永远都是他们的胸膛。

  窥豹一斑,如果独立团刺刀营都是如此,绝对的强军。再加上他们配备的令人艳羡的武器,就算精锐如129师特务营,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支比他们还要强大的军队。

  刘浪却是毫不留情,不管他是少校还是军士,一人十鞭子。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十鞭。

  当然了,以他的力量,哪怕是收了不少的劲儿,战立不动咬紧压根一声不吭的四名军官背上也是血肉模糊,鲜血迸流,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全军为之肃然。

  刘大柱是谁,那可是刘团座起家的六名生死兄弟之一,是独立团四大主力步兵营营长之一,是团座长官心腹中的心腹。但因为麾下的一名小兵战场上犯了错误,也连带着挨了十鞭子,打得背上一片血肉模糊。

  那不光是另外两个步兵营长嘴抿得紧紧的脸上一片肃然,剩下的连长们也悄然站得更直了。

  是的,独立团上下自从长城一战以来,不管是老兵还是新加入独立团的新兵,耳濡目染之下,都以自己是华夏第一强军自居。有自信本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可就是自大,尤其是刚经历过一场大胜之后,刘浪就已经感觉到官兵们从上到下基本上没把日本人放在眼里,仿佛不管怎么打,只要独立团出马就能把日本人像碾蚂蚁一样给碾碎。

  新兵蛋子的战场违令看似是违背军令没有对日军伤兵立刻补枪造成不必要伤亡,其实,骨子里未尝不是有些骄傲,认为自己是绝对强者,日军就是可怜的小麻虾,自己不杀他,他应该吓得屁滚尿流举手投降才对。

  自信,是强军之源。但自大,却是覆灭之因。刘浪亦是借此将全军的傲气压一压,用刘大柱等人告诉全团官兵,仗打得再顺,也不能得意忘形,须得以遵守军令为准。

  显然,这个目的达到了。

  挥挥手,命令早已等在一旁的护士对疼得发抖的四个人进行包扎。

  老大这敢情是早已准备好了,老刘这顿打挨得不冤,凌洪暗地里只龇牙,心里却是早已暗自打好主意。看来等会儿行军路上必须得把那帮混球都召集开个短会,谁特娘的以后再给老子牛逼哄哄的不听军令,不用老大先动手打老子给全团提醒,老子先打他个满脸桃花开。

  “除了这十鞭子,你们每个人军衔降低一级,军职先保留以观后效,军饷各罚三个月,有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四个人挣脱旁边搀扶的人,颤颤巍巍的转过身,抬手敬礼。

  “只是,请长官对小山从轻发落。”刘大柱依旧死性不改,坚持为自己的兵求情。

  “都给老子滚蛋。滚,滚。”刘浪差点儿没当场摔了自己的钢盔。

  “老刘,走,走,老子给你上点儿老子祖传金疮药,保证你等会儿就活蹦乱跳的可以上战场。”凌洪上前一把把自己这位实心眼子兄弟的嘴捂上。

  要想保那个小兵,这位老兄可万万不能再在此地了,凌洪从团座长官的怒火中早已看出端倪。他想用小兵脑袋警示,早就做了,还用等到现在?重点是想揍老哥你好不好?

  刘浪也无奈,刘大柱这货打仗是把好手,勇猛无匹从不含糊而且还不是那种无脑型跟着自己也学会了不少打闷棍招数,五年的成长绝对算是一个合格的步兵指挥官。但对于人性的理解上可就差了一些,老子都把你们几个长官揍成这样了,全团上下谁不引以为戒,还特娘的需要拿一个新兵蛋子的脑袋来当警示教材吗?

  “你呢?你的长官们都受罚了,你这个违背军令者该当何罪,看在你刘营长的份上,我给你一个自辩的机会。”刘浪将目光投向咬着牙根努力不让自己流泪却是早已泪流满面的新兵蛋子。

  “长官,小山不求活,只求速死。”小山却是摇了摇头,“只是求长官一件事,别告诉我娘我是被执行军法而死,告诉她我是死在战场上。还有小花,如果她能活着,请跟她说,我小山不是孬种,我违背军法,甘愿领受军法。”

  好你个狗日的。。。。。。刘浪暗地里咬了咬牙,脑仁都有点儿疼,这真特娘的是什么样的营长带什么样的兵啊!都特娘的死硬死硬的。

  还好,正在刘浪想着用什么样的罪名给这个混账按上又不至于马上执行军法的时候,一名女兵狂奔而至,在米芝耳边低语。

  米芝喜形于色的同时,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冲刘浪行礼道:“长官,小花已于三分钟前手术完毕,周医生说情况比预想的要好很多,手术很成功,血压心跳都恢复正常,只要能扛过细菌感染关口,就能康复。”

  一旁的新兵蛋子的脸上露出狂喜,若不是因为在这儿,估计这家伙都要仰天长啸了。

  “嗯!这个消息很不错,你医护队警卫排留守此处,务必保证伤员安全。”刘浪绷了半天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那,小花没事儿,小山失误导致战友伤亡这事儿。。。。。”米芝扫了一眼视死如归的小山,银牙一咬,道:“小山和小花本于军营相恋,小花受伤他比谁都心痛,此事想必对他警示甚重,请长官允其戴罪立功,我米芝愿给他作保。”

  “我代表磐石营给他作保。”并未走远的凌洪用脚踢了踢刘大柱,示意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然后也高声吼道。

  “我代表敢死营为他作保。”一直没说话的敢死营营长周石屿也突然发言。

  “我代表炮兵营迫击炮连为他作保。”炮兵营代表耿大壮也开口附和。

  这当然不是看新兵蛋子的面子,而是给刺刀营营长刘大柱面子。

  “我代表少夫人替他作保。”三川儿也急吼吼地举手。

  这一次精明的三川儿可没行军礼,而是以家仆的身份,没看他报纪雁雪的名头都没报军职,报的是少夫人嘛!眼前的蠢蛋死了倒没啥,但米小花可是他熟悉的大姐,他总得帮她把她的情郎给从团座的虎口下给夺回来吧!

  “都给老子闭嘴。”刘浪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勤务兵,回头看向闭目待死的新兵蛋子,良久。

  在空气紧张的都要窒息的时候,团副张儒浩微微一笑提醒道:“团座,时间可不早了。”

  这句话可就巧妙了。虽既没说放也没说杀,但想杀这个兵,那时间绝对是比放要长得多了。

  刘浪点点头,脸色微微一缓,“上等兵小山,毙敌五人,含大佐一人,但因战场违令致军士一人重伤,所有战功暂记不发,你可服气?”

  “服!”

  “功是功,过是过,你既有过,自当该罚,但看在大战在即,你自领军法加之在座诸位替你作保的份上,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我命令,你所在步兵班当做尖兵班,所在步兵排当做尖兵排,所在步兵连当做尖兵连,你敢不敢当第一尖兵?若是再毙敌五人,你所有处罚全部取消,所有军功一并发放,如若不然,你战后还是自到军法处领受军法。”

  “感谢长官给我死在战场上的机会,但请长官收回处罚取消军令,战后若小山不死,自当前去军法处受罚。”

  “滚,滚,米老五,你个混蛋赶紧把你的混蛋兵给老子带走。”刘浪差点儿没被气晕,一声怒吼把一边儿疼得直哆嗦的米老五给吓得拖着榆木疙瘩就跑。

  狗日的,营长连长排长这十鞭子可都是为你个混蛋挨的,否则你还能在这儿逞英雄?原来的山村痞子这方面可是门清。

  “全军出发。”刘浪随之下达了行军命令。

  距离抵达战场的时间,只有四十分钟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