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正和刘浪预料的一样。

  当坐在临时联队部周宅里的原田真一听说联队部失去所有联络,整座宅院再也听不到任何声息,而连续三名企图靠近窥探的士兵都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枪弹击毙后,脸上先是难以置信,继而是勃然色变。

  联队部这是,失陷了?难道留守联队部的五十人是五十头猪吗?有哨楼,有工事,还有院内的防御位置,竟然在区区几分钟内就失陷了。

  难以置信之后,是暗暗的庆幸,如果他不是被中国富商邀请来赴宴,是不是这个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但庆幸之后更多的,却是恐惧,虽然侥幸逃过了一次死亡,但死亡的阴影还是缓缓笼罩在脸色苍白的日军大佐头上。

  当然了,无论是联队部还是那五十个蠢货,在原田真一的心里都不重要。他一个渣渣辎重联队,不是步兵联队,也没有他们一样天天当宝一样藏着的天皇陛下御赐的联队旗,那小旗子他只要想做,随便找家布行能八嘎的每人发一面。

  让他冰寒彻骨感觉到死亡阴影缓缓而来的是,井陉县城和师团部失去联系了,他先前想的所谓的援军,最少在天亮之后是一个人影也别想看到了。在这个刚刚开始的中国深秋的夜里,他和一千多名属下以及井陉县城,已成孤军。

  就凭他现在1000辎重兵和600连枪都没怎么开过的担架兵,能守住县城一夜吗?反正到现在,这位日军大佐是一点信心也没有了。

  “命令城内所有巡逻队集合,由菊川大尉率领,反攻联队部,在最短的时间内,干掉中国人找回野战电台。”原田真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恐惧以最快的速度下令。

  中国人攻入联队部后并没有逃离,他多少懂得其中的原因。他们人太少,如果失去掩护被大量兵力围攻会死得更快,不如以还算坚固的联队部为掩护抵挡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子弹。只是,中国人就这么自信他们的军队一定能攻入城内吗?

  原田真一很想不信。可中国人就这么做了,说明他们有这个自信。不管怎么说,他也要在中国主力攻入县城之前将这股小部队给灭了。心里暗暗发狠的原田真一继续道:“不,还不够,将担架兵组成的小队抽出一个小队100人,给我杀光他们,最短的时间内。”

  “联队长阁下,菊川大尉奉您的军令,留守联队部,现在。。。。。”一口气狂奔了300多米给老大汇报军情的军曹汗流满面。

  “那就由你,仓木中队长负责指挥。”原田真一厉声道。

  “嗨意!”军曹微微一怔,继而满面大喜,鞠躬立正后迅速转身离去。

  他原本不过是一名军曹,甚至连少尉都还不是,官职是小队长也不过是代理小队长,现在联队长直接以中队长称呼,那不是明摆着告诉他,只要他率兵攻进联队部杀了中国人,已经战死的菊川大尉的位置就是他的吗?

  一句话的功夫,连跳三级,满心欢喜的仓木中二对于此次中国人来袭事件,恐怕是井陉县城唯一没感到恐惧而感到兴奋的一人吧!

  看着属下集合兵力向联队部冲去的原田真一可没有属下那样的信心满满,联队部就算攻下来了也不一定抢的回野战电台,就算野战电台依旧完好无损,他也不一定能坚持得到援兵到来。距离此最近的援兵可还在35里之外,夜间行军没三四个小时别想赶到。

  来回在厅中走了两圈,原田真一再度对暂时做他通信兵的警卫小分队下令:“传我的军令,命令北门的野泽宫中尉,全员进入战位提高警惕的同时,向县城北面的山中派出一个小分队尖兵,我需要他在一个小时后给我汇报山路状况。”

  做为曾经的步兵大队长,原田真一最大的优势就是上过前线,透过刘浪猛攻三处城门独留一处城门不攻,他多少嗅出了一点其中的阴谋。

  “围三阙一”这是故意留着一个门,给城里的第20辎重联队有撤退的可能,从而不至于困兽犹斗,增加攻方的损失。

  原田真一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中国指挥官也太小瞧他原田真一了,人多了不起啊!以为他们人多就能把他吓得弃城而逃弃辎重而逃?

  他甚至敢肯定,一旦他选择逃跑,离开了这座城池,离开了这里的中国平民,或许就会在深夜的山林里成为中国人的猎物。

  相对而言,有工事和平民当掩护,反而要更安全一些。就算战局到了最坏的时候,他再通过北门往山里逃也是来得及的,他派出的尖兵就是他最后的后路。

  布置完这一切,自觉自己有名将之资的日军大佐心情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

  但他并没有往深里想一想,或许,他的对手如此做,故意放北门不打利用其深懂兵法疑神疑鬼之特点将其牵制在城内而不用多费兵卒呢?当年,诸葛独坐城门一曲“空城计”却是吓得司马数万大军面对空城而不敢入呢!

  要知道,独立团来井陉县的可就三个步兵营,壮丁营还一分两半,一半当炮兵营的警卫队,一半由张儒浩亲自指挥当成了东城火车站那边的预备队,再无多余一兵一卒能攻击北门。

  在莫小猫他们从周宅后院出发向第20辎重联队联队部前进的那一刻,有些焦急的周石屿的望远镜里闪过数条黑影,目标极为准确的向着六个端着枪正在巡逻的日军发起了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

  昏沉欲睡甚至已经睡着的牛尾火郭们别说对来自于背后的攻击没有防备,恐怕就是牛二等人从开阔地潜伏过去他们也没多大反应。

  连续数日,前方战事顺利,井陉县别说中国人袭击,就连一起治安事件都没有,吓破胆的中国平民们连门都不敢出,瞪着大眼珠子看了几晚上连个人毛都看不到的日军辎重兵们早已疲惫不堪,无论从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当然了,这和连续几日,他们都喜欢吃的肉包子里被人悄然加了一点点料也有很大关系。玩儿迷香将陈运发和莫小猫二人都能向绑山猪一样绑上的二货男对什么“午夜迷魂香”啥玩意儿的不要太精通,就他那制作“安眠药”的水平,刘浪认为这货去搞什么土匪还真是亏了,如果当个采花“淫贼”搞不好人家大户小姐都还不知道自己当妈了。

  做迷香的水平真是杠杠的,连熊大熊二熊三这鼻子尖得跟鬼似的兄弟三个都吃过这家伙的亏,被迷倒了一整天,第二天狼腿都还打颤,导致这三个见到二货男都忍不住龇牙要咬人。

  当然了,二货男没本事用迷香把一百多号人全部迷翻,他只是在日军的食物中循序渐进的加了那么一点,让他们睡觉更加香甜。更重要的是,睡觉这东西会传染,不管你吃没吃有没有受迷香影响,看着别人睡,不由自主的自己都得瞌睡了。尤其是,八嘎的你都睡得凭什么老子睡不得?要睡大家一起睡。

  玩迷香都玩成心理战的,估计除了二货男再也没别人了吧!

  这一段城墙上的守军,包括城墙内部民居工事里的日军,几乎都在睡大觉。要不然蔡大刀和二货男率领着他们的第五小队也不至于就敢如此大胆蹿上城墙“作案”。

  这二位,以前一个是江洋大盗,一个是土匪头儿,那都是杀人如杀鸡一般的货色,杀几个眼睛都睁不开的小鬼子二线兵不是跟玩儿一样?

  除了留一个狙击手远处对六人实施掩护以外,六人全用的冷兵器或者徒手对日军巡逻兵实施绞杀。

  稍微弱一点儿的,用的是军刺,由肋骨径直捅穿心脏同时捂住日军的嘴,不用三秒就可以让日军彻底昏厥然后死亡。

  猛一点儿的像二货男蔡大刀这种猛男,直接用蒲扇般的大手,捂着嘴巴将被袭击者的脖子拧着旋转180度,“咔嚓”的轻响在寂静的夜里听着让人都毛骨悚然。颈椎被扭断的日军几乎没机会挣扎就毙命了。

  几乎没超过四秒,六名巡逻的日军就全被放翻,取而代之的是重新端起枪缓缓集结在一起的六名日军。

  但周石屿却明白,那已经不是日军,而是自己人了。

  原来,团座长官早有布置,周石屿的一颗心放下的同时,对刘浪更是钦佩。怪不得七亘村大战和河谷之战只见牛二特种小队的参与,而独立团最精锐的特种兵们大部分都像空气一样消失不见了。原来,他们早已潜伏入井陉县城。

  刘团座竟然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经料定会有井陉之战,这种料敌于先的功夫,实在是超出了绝大部分人。

  不过,想想刘浪自长城之战以来,又有那一次不是料敌于先?无论是尚未获军令之前就全团野战拉练,最终将赶到战场的时间提前了大半个月,还是提前一月赶到疯狂构筑反斜面防御工事让第四旅团和第八师团都碰了个头破血流,或是提前将300人埋伏在秘密溶洞静等日军重炮大队阵地,都是刘浪料敌于先走一步看三步的最好证明。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将之资吧!周石屿自觉在这方面是无法和刘浪比肩,也只能庆幸自己算是跟对了长官,在他手底下干,杀鬼子杀得很痛快。哪怕,他有加入红色打算。

  在这一年多里,已经和红色教官接触的越来越多的周石屿已经多少明白了刘浪的打算,但那并没有丝毫影响他坚定跟随刘浪的决心。

  一个你不可能战胜的人,那就成为他的朋友,而不是成为他的敌人。这是乱世最重要的生存法则。

  阴暗城墙上的杀戮还在继续,直到手电筒的光芒连闪六下,那是一切搞定的信号。

  周石屿手一挥,一个步兵连和牛二的特种兵小队迅速猫着腰向城墙方向以最快速度进发。

  城门洞开。

  南门,井陉县城战役都还没开始,就被拿下。

  ps:双倍月票第一天,风月开始还“庄不平”盟主的欠更了。今天还第一更,明后天还有,要知道风月可是这几天连续上课啊!周六周日两天上周四周五的课,学校坑我啊!我还要熬夜加更,童靴们看在风月快累屎的份上,把你们手里的票票投出来吧!满地打滚求票,求订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