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脚步声惊得日军二等兵猛地回头。

  之所以说他犯了错误,是因为他没有以最快的速度先躲避寻找到安全的位置再判明敌我。

  如果,换成那位已经跪下的日军老兵断不会像他一样傻不呼呼的回头。可惜,老兵已经被一个中国女人用一把柴刀给打跪了。连这个机会都不会有,从这一点儿上来说,甚至还不如二等兵。

  所以,犯了错误的日军二等兵的呼吸差点儿都停止了,迎面而来的一个钵盂大的拳头彻底占据了他所有视线。

  那真是好大一个拳头,“狗屎”二等兵最后的思维就停止于此。

  其实,拳头不光大,而且硬。

  一拳砸到日军二等兵面门上,响起令人牙酸的骨骼断裂声响不说,甚至将其门牙都砸得飞出去数米远,将“大不过是表象,硬才是本质”的道理阐释的一清二楚。

  最近的日军距离此处也还有最少三十米远,彻底抛开顾忌的二货男没有用军刺,径直用上了自己的拳头。

  仅只一拳,就将日军二等兵打得彻底失去了战斗力。没有人可以在鼻梁骨被击断门牙被击掉,泪水血水和涎水飞溅的那一刻还能摆出花花招式。

  别说区区日军二等兵不能,就连刘团座也不能。负责指挥全身的大脑被犹如铁锤般的拳头狠狠来了这么一击,人体最常用的机制是昏迷,用沉睡来修复创伤。

  可惜,哪怕身体连连踉跄后退已经基本进入昏厥状态的日军二等兵的噩梦还没结束,刚刚撞上墙壁还没来得及往下出溜,一个铁膝就撞上他的裆部。

  痛苦的嚎叫声被一只大手堵了回去不说,一手捂嘴一手扳住他后脑的双手猛地一错,日军二等兵的头软软的耷拉了下来,最后一错,彻底湮灭了他所有生机。

  而这一切,却是不过两秒钟的事,就在呆若木鸡的关素柔眼前,一名端着枪的日军就这样被人徒手击杀,毫无反抗之力。

  犹如一只小鸡仔。

  “你很不错。”二货男雕爷扫了一眼跪在地上已经呈现倒伏之姿还在吐血泡泡的日军,将脚抬起,猛然一跺,就像踩死一只小虫子一样,将日军上等兵的颈骨跺成粉碎性骨折,嘴微微一咧:“好了,已经死了,你可以拔出你的刀了。”

  犹如魔神。这一刻,二货男给关素柔留下的印象,就是如此。

  杀人招式凶狠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杀灭日寇的态度,哪怕是对一个垂死挣扎的鬼子,也是毫不容情,完全是像踩死一只小虫子一样。

  当然了,当熟悉了二货男的关素柔发现这货的内心和那会儿站在她面前霸气无双的说“你很不错”完全是两个人的时候,却已经是很久以后,上了鬼子的大当了。

  “我给我爹报仇了。”关素柔两腿一软,也跪在地上,掩面而泣。

  “是的,你给你爹报仇了,你亲手宰了一个鬼子。”二货男看着这个身形瘦弱的女子,心头闪过一丝怜惜,柔声道。

  关素柔之所以能一刀命中,自然有雕爷的因素在其中。善用迷香对敌的二货男自然不会放弃自己的长处,根据小说演义中调配而出的五鼓断魂香虽然没有吸入就立刻致死的功效,但用上了“罂粟”“马醉木”“乌头”等剧毒植物的粉末在少量吸入后就可出现反应迟钝,听力、视力皆大幅下降的效能,时间长了,也能致死。

  二货男误打误撞搞出来的这玩意儿,已经成了特种大队士兵们执行暗杀任务时的标配。

  从出了东厢房,二货男就将少量的粉末放置在北厢房棺材之前的长明灯的灯芯上。那里有亮光,日军必定先来北厢房。香烛原有的气味儿将毒粉略显辛辣的味道完全掩盖。

  二货男只需要他们反应迟钝,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院门口的两名日军干掉,这次猎杀行动就算完美成功。

  只是二货男没想到,那名先前躲在炕角瑟瑟发抖的女人,竟然还有反抗的勇气。在他还没冲进来之前,一刀先干掉了最强的那个。倒是省了他不小的功夫。

  当然了,要不是有这种带着剧毒的“迷幻粉”悄然无息地毒害了日军的神经,以日军正常的反应,和普通人差不多甚至还要小一些臂力的关素柔可没有那么轻易的就将日军一刀毙命,让她去独立团练上半年还差不多。

  日军恐怕到死也没明白,他会什么就会突然变得这么蠢。

  当然了,看这女子的反应,本就善良的二货男自然是不会告诉其真正原因的。

  “你将这两个鬼子拖到屋里藏好,你躲到隔壁那家,没有中国人来喊说一切安全,你不要出来。我去把院门口的两名鬼子先搬进来。”二货男本来想就此离开,但看着跪地轻轻啜泣的柔弱女子,却是又心头一软,轻声安排道。

  假若再来一队鬼子发现尸体,那还在这儿的这名勇敢的小女子可就活不了。但他也不能一直在这里,他才杀了一组四个人,最少还要干掉一组才行。

  “不,我跟着你一起去杀鬼子行不行?”关素柔突然抬起头,盯着眼前这个看不清楚长相就露着一口白牙的男人道。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他是中国人,而且很强,杀鬼子像割草,这就足够了。

  “呵呵,好,不过现在你还太弱,在这之前,你还是得先藏起来,等天亮,你来找我。”二货男轻轻一龇牙,给团里招个女兵,那帮单身狼们会不会感激自己感激得鼻涕糊糊的?

  他显然忘了,他自己一样是单身狗一枚。要不然怎么叫二货男呢?

  “哎,你别走啊!天亮了,我该怎么找你?”关素柔看着大踏步离开的二货男不由急了,追了几步轻声喊道。

  “只要是个兵,都认识我,我叫曾经水。。。。。。”二货男想都没想丢出一个名字。

  如果有个丑丑的女人,第二天跑去找曾经水,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消息就会传到彗星妹子耳朵了吧!

  哈哈,那就好看了。让你小子天天存钱娶媳妇儿却舍不得请老弟兄们吃顿羊肉火锅呢!临走丢了一锅给兄弟背的二货男很开心的隐入黑暗中继续他的下一次猎杀行动。

  殊不知,这个锅真是不小。那还用等天亮?当日军被全歼,满大街小巷都是当地居民敲锣打鼓的通知全体居民撤离井陉的声音。

  洗去黑灰穿上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关素柔找到维持秩序的磐石营步兵们打听曾经水的消息,偏偏还不说要做什么。那可把带兵排长给吓了一跳,儿时听过的潘金莲寻夫的说书故事实在是太根深蒂固,让人想不往哪儿联想都不行。

  尤其是曾经水少尉猥琐水的称号早已声传全团。

  而且,人家这姑娘长得虽没有纪中校和柳记者那般倾国倾城,但也是浓眉大眼英气十足,绝对的大美女一个。猥琐水如果昨夜战乱的时候起过什么歪心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这事可不小,经过一级一级上传一直传到浪团座那儿。浪团座一听立刻炸毛了,特娘的,曾经水个狗日的真是精力旺盛啊!和一百多日军对干了数十分钟,竟然还有精力去霍霍人家大姑娘。

  娘的个腿,这是当老子的军法是摆设?打了小半夜差点儿连命都没有得曾经水被从睡梦中喊醒,自然是叫起了撞天屈,不光是因为军法,还为了彗星妹子啊!这是哪个狗日的造的谣?

  和人家妹子当面对峙的曾经水倒是洗清了冤屈,但那一口老血啊!想吐都没吐出来。

  “不是他!”关素柔很肯定的帮曾经水少尉脱了罪。“那个人很英俊,没他这么。。。。。。”

  这么猥琐是不是?在场的几个军官虽然没接话,但他们的表情彻底出卖了他们。

  曾经水想屎,究竟是那个“英俊”的王八蛋做了坏事还用他的名号?

  最后,单一成组猎杀日军的某人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只是,姑娘你是不是眼瞎了?那货也和英俊靠得上边?这词用在浪团座身上都比用他身上让人好想一点儿,曾经水恶狠狠地摸了摸腰中插着的军刺。

  ps::连续第四天3更了,今天继续还盟主“庄不平”的欠更,兄弟们,我给不给力,那你们的保底月票在哪里呢?军事分类月票榜风月已经被干到了第9了,惨不忍睹啊!兄弟们,我给力了,你们不能不给力啊!今天可是祖国的生日,风月没有去给祖国庆生,还在苦逼的码字,摆碗求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