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两颗照明弹打向日军小跑着前进队列的上空,数百日军的身形彻底暴露在旷野中。

  四挺早已严阵以待的“希特勒电锯”第一时间开火,排列的整整齐齐还向普通行军队列的担架兵们队列里瞬间血肉横飞。

  震天的惨嚎声甚至超过了机枪的怒吼声。虽然第一时间卧倒躲避的军曹拼命的喊着他们卧倒。

  但,当同伴的鲜血铺洒到自己的身上,当同伴痛苦的翻滚着哀嚎着求救的那一刻,上过战场但从来只是抬伤兵们的担架兵们的反应显然要比他们长官们期待的慢了那么一点点。

  而慢上那么的几秒,已经足以让“MG42”在日军这种堪称“拥挤”的队列里再度掀起一股血雨腥风。

  高射速机枪喷吐出的6.5毫米口径的子弹在跨越了百多米的空间后已经将速度加至最大,哪怕击中人体后会翻滚,但也足以穿透脆弱的人体骨肉再击穿另一具肉体的。

  但那时,已经严重变形的弹头所造成的伤害显然会更大。

  本来可能只是击穿胳膊的弹头最终所造成的后果却是将胳膊爆成一团血雨,若是打中腹部,碗口大的伤口蠕动流出的夹杂着青黑色粪水外加鲜血染成的不明颜色的大肠小肠就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也是头皮发麻不忍目睹。

  四挺重机枪型“希特勒电锯”仅是第一轮射击,就将最少四五百人出城的担架兵给打崩了。

  确切的说,是超过五百人。在原田真一大佐的军令下将六百余担架兵组织起来的日军军曹除派了一百人去联队部参与围攻那里的中国小股部队外,其余五百多号人全部被派往火车站增援。

  哪怕就是在三门被攻击,原田真一也认为麾下的官兵可以抵挡到天亮,而火车站的海量物资才是他最应该保护的。这位联队长阁下并不知道,如果他传令第一时间炸毁火车站的物资,固然川岸文三郎阁下会心如刀割想把他脑袋砍下来当球踢来泄愤,但刘团座更是绝对有把他脑袋割下来当尿壶的冲动。

  换句话说,如果他炸毁了物资,可是将刘团座这次发动井陉县攻略的最大目标给毁灭一空,绝对算得上偷了米却没偷着鸡。

  可惜,原本真一没有如此魄力。所以,他派了五百多比辎重兵还要差上一截的担架兵去支援,也将他们送进了地狱。

  在他们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看到刺刀营主力的时候,就进了地狱去看他们最近已经明显有些力不从心的天照大神了。

  天照大神绝对很苦劳,最近来得客人有点儿多,都打着热爱天照大神的名头来蹭饭,就几天的功夫,都万把人了都。真以为神仙的饭就那么容易吃呢?

  甚至,四门迫击炮都还没来得及发射。

  崩溃的速度让已经严阵以待的刺刀营官兵们都为之瞠目结舌。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和日本人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日寇给他们留下的最深印象恐怕就是悍不畏死。

  哪怕是七亘村之战,他们无论是地形上还是火力甚至是兵力上都已经占尽了优势,但日军依旧顽强的在山脚各处反击着,就算是伤员,如果你不注意,也会从尸体堆中射出致命的子弹。虽然很痛恨日寇,但对于其战斗精神,对于做为军人的独立团官兵们来说,其实多少还是有些佩服的。那无关于国仇家恨,是源自于军人才能懂的精神。

  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日寇。

  四挺布置在宽达200米阵地上的重机枪,仅只射击了三十多秒,被汹涌子弹压制在野地里的日军就崩盘了。

  随着一名日军嘶吼着向后狂奔,越来越多的日军从旷野中跳起,仿佛忘记了机枪的可怕,毫无顾忌的向城门方向跑去。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他们就丢了被称之为战士生命的枪,疯狂的向100多米外的城门处跑。然后,愣神了仅一秒钟的四挺“希特勒电锯”开始了属于它们特有的嘶吼,对着逃窜中的日军肆意扫射。

  就像是四把死神的镰刀,肆意收割着已经崩溃了的灵魂。

  而日军,则像是到了收割季节稻田里的稻草,随着可怕的“噗噗”声,成排成排的被子弹扫倒。

  这就是训练和没训练的不同,同样都是第一次上战场,受过严格训练的新兵可能会活下来二分之一成为老兵,而没受过训练的平民,则,十不存一。

  这帮担架兵,比平民,基本上好不到哪儿去。他们面对的鲜血,是伤员的,当有一天自己开始流血,本就不那么坚韧的神经就崩断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有人带头跑路,羊群效应的爆发让他们彻底忘记了害怕,每个人只想逃,逃回城门后可以阻挡敌人夸张到爆的子弹洪流,而彻底忘了,在那样的子弹洪流面前,别说他们四五百人,就是数千人,距离他们仅仅只有100多米的城门,也犹如天堑。

  就是一场彻头彻脑的屠杀,在城头上百日军的注视下,数百同袍上一秒还在狂奔,下一秒就会栽倒在尘埃再也不能起来。

  他们不是没有试图对这帮同胞进行掩护,可是,刚刚响了十数秒的重机枪瞬间就被淹没在数发迫击炮炮弹爆炸可怕硝烟中。

  自从火力排的四门迫击炮对城墙上的日军开始进行压制,日军指挥官就彻底丧失了信心,呆在城墙上的唯一结局就是被中国人的迫击炮一一炸成碎片。而他唯一能拿得出手对中国人阵地形成威胁的掷弹筒,不光是数量稀少到让他想流泪的两具,最惨的是,掷弹筒500米的有效射程,够不到中国人的阵地。

  中国人不光是阻击阵地布置在距离城墙的400多米外,重机枪阵地更是达500多米,没有任何威胁和顾忌的他们全力开火。

  十分钟后,不,或许是更短的时间。已经换完三根备用枪管的MG42机枪停止了吼叫。

  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吼叫。从一开始照明弹就没停过的战场很清晰的呈现在中日两军的视野里。

  中日双方颇有默契的同时停止了开火。

  仅仅激战几分钟的战场,不仅让城墙上的日军痛彻心扉浑身冰凉,就连阻击阵地上的刺刀营火力排也有些沉默。

  战场上再无一个可以站起身走动的人。触目惊心的土黄色尸体密布整片战场。战场算不上有多寂静,还有被子弹击中伤势沉重的日军在呜咽着哭叫,就再无别的了。

  数分钟之前还气势如虹足有一个加强营人数的五六百日军,在数分钟后,就这样消失在可怕的弹雨中。

  两个步兵班和一个火力排的刺刀营官兵不是没见过惨烈的战场,无论是长城罗文裕关口下,或是七亘村伏击第40步兵旅团,那一处战场尸横片野的日军数量都远比这里要多的多。

  但,他们谁也从未想过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击毙如此之多的日寇。不过六七分钟,一个堪比加强营的日军就尽皆倒在战场上。

  惨烈的战场让中日两军也只是短暂的停止交火不足一分钟,随着火车站那边的战斗取得进展,火力排将令城墙上不多的日军胆颤的枪口瞄向了他们。

  他们要替即将来临的东门之战清除城墙上的火力点。

  事实上,东门的日军崩溃的要比他们想象的要快的多,甚至当他们在城墙上抵挡了不超过五分钟就后撤,刺刀营主力轻而易举的进入城墙后却惊奇的发现城墙背后的防御阵地上最多只有五十人在抵抗。

  早就获悉东城因为火车站的缘故,所有原在此居住的百姓都被清空情报的刘大柱毫无顾忌的呼叫了炮兵营的山炮。

  连续五轮山炮轰炸和近二十门迫击炮的轰炸将不过五十人日军最后的抵抗湮灭在硝烟中。

  近百人的日军不战而逃,彻底将他们正规军辛苦维系的武士道精神抛在了脑后。

  原本会以为最困难的火车站和东门之战,竟然因为原田真一派出的五百多名担架兵被刺刀营的机枪屠杀而导致其正规军士气大跌,胆寒之下除了派出五十人的小队阻敌充当壁虎断尾的那个尾巴外,其余大部分人跑得飞快。

  当然了,说东门的日军集体被刺刀营的机枪吓破胆狼狈而逃的确有点儿不客观。至少,在军火库内,还有一个日军在为了生存努力的和山鹰他们周旋。

  可怜的“半只耳”也已经听到外面的枪声越变越稀少,而军火库内连续数发打向天空寻找他身形的照明弹和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已经证明,是中国人获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他唯一依仗的就是这里的军火让中国人不能肆无忌惮的开枪对他进行射杀,可其中那名中国人随时可以夺走他生命的可怕大箭让他明白,若不再找到更可靠一点的依仗,他就要变成那支大箭下被风干的“兔子”。

  当“半只耳”终于找到一颗手雷欣喜如狂的捏着在掌心里,却高呼着投降的那一刻,亲自赶来火车站准备找这名日军谈判并做了最坏打算的刘浪不仅哑然失笑。

  不仅在距离火车站200米的地方亲自接受了这名狡猾而明智日军的投降,还让美女记者柳雪原给他照了相。

  就在军火库外,一名持有手雷的日军的相片绝对能击穿日军华北方面军最高统帅的小心脏。虽然谁也不知道,那颗手雷没有引信不会爆炸。

  这是井陉县城第一名投降的日军,但刘浪相信,会有更多的日本人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

  只要你够强,强得让他们对自己付出生命去维护的武士道产生怀疑。战后的他们,抱着一言不合就丢大胖子炸弹美国牛仔的大腿跪舔数十年,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只不过是这位提早觉醒了他们民族的本质而已。

  PS:推荐军事群的一本新书《秘战》,喜欢谍战文的书友们可以去看看。还有,今天恐怕只能两更了,小妹从武汉回来看爸妈,我这个当哥的不陪着出去逛逛实在不像话,估计得两天后甚至三天后才会继续三更。答应“不平兄”国庆期间三天三更的承诺也不会不算话。风月已经连续四天三更了,今天就当给风月放个假吧!祝书友们国庆节快乐。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