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之战与此同时也拉开序幕。

  东门与南门传来的隆隆炮声将大半夜没合眼,就在师团部办公室里合衣躺在行军床上眯瞪的川岸文三郎从浅度睡眠中惊醒。

  出生于1882年的川岸文三郎今年也已经55岁了,就算到未来也是走过了中年即将步入花甲之年,前线连续数日战事毫无进展,一个步兵旅团和差不多一个步兵联队的援兵整整一天失去联系让这位更是心力交瘁之际。

  仅仅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的日军中将黑着两个大眼圈几乎和熊四有得一比,当然了,除了黑眼圈还有两个大眼袋太明显,一看就是要深度美容的干活,明显和外表萌萌哒内心却是极度“凶残”的熊四同志不能比。

  迅速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远处暮光中爆起的火光和越来越清晰的炮声,日军中将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更是犹如吃了一坨翔,臭得让人不忍直视。

  “八嘎!这是什么情况?通信兵,速度打电话问问东南门守军,有多少敌军?”川岸文三郎到底是陆军中将,很快就从愤怒和震惊中清醒过来,大声向门外的卫兵命令道。

  “师团长阁下,东门和南门都电话通报,他们遭遇敌军炮火袭击,看样子,是中国人的正规军,兵力不少于两个步兵团。”也一直守在隔壁参谋部办公室的第20师团参谋长杵村久藏走进川岸文三郎的办公室,脸色凝重的汇报道。

  “两个步兵团?”川岸文三郎的脸色更加难看,将目光投向挂在墙壁上的大幅晋东和山西地图,沉默了足足一分钟,脸上突然显出一片惊色:“杵村君,井陉县从昨天夜间到现在有没有电报传来?”

  “凌晨一时许,原田君发过一封电报至师团部,我想师团长阁下您已经入睡,就没拿来给您批阅。”杵村久藏忙点点头。

  脸上却是有点迷惑自己这位师团长阁下不去管正在攻城的中国人,却想到了60公里外的井陉,这是睡觉把脑子睡糊涂了吗?

  “快拿来我看。”川岸文三郎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井陉县城的位置,头也不回,急切的说道。

  “请师团允许我派出尖兵向测鱼镇七亘村一带运动,以侦查上月君所率诸军之动向。。。。。。”默念完电文内容,川岸文三郎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脸上一片颓然:“不好,井陉县城已经失守。”

  “师团长何出此言?”杵村久藏也不由大惊。

  井陉县对于前线诸军的作用不言而喻,一旦失守,可不光是物资损失殆尽的问题,而是近2万大军的后路的问题。可是,中国人就那么肯定他们能靠着一个小小的县城抵挡住一万多步兵和48门大炮的轰击吗?

  “原田真一大佐一向谨慎,以他的个性,就算是要派尖兵前往山区,也会在清晨,绝不会夜间。凌晨发电请求军令,更是绝不可能,他一个大佐级将官,那需要这些小事还需要向师团部汇报,这是中国人企图隐瞒他们攻下井陉县之计策。”川岸文三郎的脸色愈加苍凉,“再说,如果不是由井陉县通往石门的公路,中国人是怎样将一个师的兵力通过我第20师团2万余大军的防线而来到石门的?除非是他们都长了翅膀。井陉县,必已失陷。”

  “嘶~~~井陉县如果失陷,中国人出现在这里就不足为奇了。”杵村久藏的脸上亦是惊容满面,手在地图上滑动,“师团长说得是,中国人想一夜之间将偷袭我部兵力自井陉运抵石门,人数必然不可能太多,最多一个步兵师,而中国一个步兵师辖四个步兵团或三个步兵团,现如今有两个步兵团攻东门南门,肯定在另外两个方向还藏有两个步兵团,这是准备趁我师团总部兵力空虚之际偷袭我师团部啊!师团长阁下,我们应该立刻向北平方面军司令部求援。”

  “中国人的胃口,真不小。”川岸文三郎仿佛没有听见自己这位参谋长的请求,目光盯着地图,喃喃自语道:“将我第20师团一步兵旅团围困山中,为此甚至调用精锐空军埋伏将我帝国战机编队击败,以此诱使井陉县城一部守军前往增援,而利用地形熟悉或者使用当地向导派一支大军潜往井陉县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井陉县城中定然有他们的内应,否则原田真一不会连一封求援电报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丢了县城。然后,这支大军继续挥师向北,直至我石门师团总部。甚至,还利用我军电文密码发出迷惑我师团部电报。一天一夜之间,一环套一环天衣无缝,竟然将我第20师团全体将佐玩弄于股掌。精彩啊!真的精彩,没想到中国晋东战区司令官竟然是如此雄才大略的人物,我先前倒还真是小看他了。”

  如果刘浪在这儿听到了这位日军陆军中将的分析,也一定会给他以“鼓励”的掌声。这位也是够强,竟然从东门南门的炮声就根据昨日战斗的联想推理出刘浪百分之七十的作战计划。

  不过,他还是犯了自傲的老毛病,直到现在,他也没认为他陷于重重包围中的步兵旅团和3000援兵会被歼灭,认为顶多只是被牵制住了。这个毛病,却是致命的,导致他错估了对手的兵力。

  而且,他也估算错了对手,他认知的那位了不起的晋东战区司令官这会儿还在香甜的睡梦中,对于自己麾下一天一夜连战连捷的战斗是一无所知。等他知道的时候,整个战斗已经是尾声了。

  “可是,中国人太自大了,认为一个步兵师就可以攻下我石门吗?真是个笑话,我川岸文三郎可不是原田真一。”川岸文三郎有些灰败的老脸上涌起一丝红晕,“命令四门防区,城内一旦有中国人出现在防区200米处,第一时间射杀,同时命令巡逻队,所有中国人一律不得走出家门,一律不得出现四人以上聚会,否则,格杀勿论。”

  “嗨意!”杵村久藏忙躬身应是,然后试探性的又问道:“是不是该通知一下能联络到的步兵第39旅团?暂缓对敌攻势,抽出一部分兵力回援师团部?”

  “不用了,我想,第39旅团的电报马上就会送过来,中国人也一定会对他们发动攻势将他们拖住的。”川岸文三郎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冷声道。“没有足够的兵力拖住我20师团的两个主力步兵旅团,他们又怎敢派出一个步兵师远道而来石门?”

  日军中将果然料事如神,话音刚落,一个日军通信少尉急匆匆的将一封电文交到杵村久藏手上。

  “果然,高木义人旅团长来电,中国人约400余冒充我辎重部队进入我旅团部及第26炮兵联队防线,被我帝国勇士识破,现正在激战。”杵村久藏给川岸文三郎汇报道。

  “命令高木义人,以一个步兵大队加第26炮兵联队原有警备中队之兵力守住防线,第77联队和第78联队固守野战工事,等候师团部下一步军令。”川岸文三郎厉声命令道。“同时,向北平派遣军司令部电报,我石门正在受远超我师团部守军中国军队进攻,请求天亮之后航空联队协助将其击退,同时请求他们向娘子关右翼山区侦查,并协助他们返回井陉。还有,命令警备中队,从108师团辎重仓库中提取4门步兵炮和200发炮弹备用。炮兵,就从辎重兵中抽调。”

  “嗨意!”杵村久藏重重点头,躬身离去。

  高木义人玩了个文字游戏掩盖了中国人其实已经进入防线的事实,川岸文三郎也来了这么一出,并没有说井陉县失守。

  归根到底,从进入中国华北以来,连战连捷把他们都培养得太自傲了,不能接受自己被中国人用计谋打败的事实。

  就像是一个赌徒,在牌桌上输了一局,梦想着下一把,就会捞回来,那样,谁也不知道他们曾经输过。

  少将和中将几乎同时犯的两个致命的错误,导致了这位还算有几分急智的日军中将失去了能挽救第20师团最后精锐的机会。如果他在此时就下令第39步兵旅团全力撤退的话,光未来大将率领的4000多号人马,可是挡不住5000想要逃跑的日军精锐步兵的。

  当然了,这也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将领不可能下达的命令。因为没有人舍得丢下48门大炮。

  第39步兵旅团唯一的生存之机就是在张儒浩和未来大将尚未突破第26炮兵联队防线的时候,就向第26炮兵联队靠拢,然后依托第26炮兵联队建立阻击阵地。将48门大炮牢牢的保护起来,步兵保护着炮兵,炮兵保护着步兵,面对这个张着刺的大刺猬,就算是晋东前线十万大军全力攻击,在没有突破日军的步兵防线之前,48门大炮造成的杀伤能让任何一个将领抱头痛哭,很有可能最终的结果是得不偿失。

  而且,他们只需要坚持到南线的108、109师团回援哪怕一个步兵旅团,就可以完成胜利大逃亡。

  可惜,别说川岸文三郎没有这个对战场形势的预判,纵观整个日军将领序列,也没人有能力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判断出这个形势。这是战后日军陆军省得出的结论。因为到最后,他们也不知道高木义人这个蠢蛋的电报有语焉不详的地方。高木义人也根本没等到修正自己错误的那一天。

  用日军专家团们的说法,在中国第十八集团军那位著名的将领指挥下打的这场仗,任何日军师团前来,都是必败。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专家们只要抱成团,那基本就是砖家了。

  这一次,除了知晓刘浪在其中作用的十数人红色将领高层以外,浪团座在所有外人面前都藏得很好,再也不像长城之战那样把自己搞得光芒万丈引人注目。

  战场上骑白马舞银枪固然是帅得一逼,但死得最快的也是最帅的那个。要不然历史演义上白马银枪小罗成和杨再兴,最后都是以悲剧落幕?

  卫国战争才刚开始,刘浪虽然并不怕为国捐躯,但终究还是想努力多活久一点。老婆娶了还没圆房,父母还未尽孝,咋说都要多活几年不是?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