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了解日本近代史的,是不会不知道西元寺这个显赫姓氏的。

  如果说“源”家族是日本政坛上的一条大粗腿,那西元寺也差不多算得上是另外一条了。

  藤原七清华家之一的西元寺公爵,虽比不上亲王,但权势却是分毫不差。现在西元寺家族那位还存活的大佬西园寺公望,是日本明治、大正、昭和三朝元老,是太阁鹰司政通之孙,内大臣德大寺公纯次子,侍从长德大寺实则之弟。

  光是这位公爵在日本朝内盘根错节的关系还不算,这位在30年前不光是与山县有朋的底子桂太郎交替出任首相史称“桂圆时代”,更牛逼的是大正时期的日本首相都是他的学生,是他一手提拔上位的。可以说,是一人影响了日本数十年的朝政,直到30年代日本****兴盛,这位才不得不无奈的退出政坛主流。

  西元寺,绝对的,日本国内最顶级的贵族家族。

  这位叫西元寺公一的日军少佐,也绝对的,是块大肥肉。如果用他去交换,刘浪敢肯定,一火车军火换不来,半火车是绝对没问题的。

  别看日本人都嗷嗷叫着要为天皇陛下尽忠,但那主要是小贵族和平民们的事儿。在日本真正的贵族圈子,可不会那么犯傻的。天皇不过是贵族圈子里的带头大哥,带着大家一起喝酒吃肉行,让他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去给他跪舔,却是想都别想。

  所谓的天皇神迹,那不过是大家伙儿一起炮制出来糊弄老百姓,加强统治用的宣传罢了。

  说白了,坐在皇位上的那一位,不过是一个国家最顶端势力的代言人。不光是在日本,也不光是在这个时代,那几乎是贯穿整个人类文明史的存在,不管过去还是将来。

  西门寺家族,在日本,就是有这资格的那一小部分人群中的之一。

  不过,日本贵族在日本再怎么显赫,那也是日本人的事儿。在刘浪这里,管你是贵族还是平民,只要是侵略者,要杀,也就杀了。源家族的嫡长孙源义宏钢还不是被他撵得像条野狗一样拖着条伤腿在太行山区到处躲藏,最后还被美女记者一枪给击杀在中国的大山里?

  杀一个日本贵族和一个日本小兵,对于刘浪来说,心情并没有多舒爽多少。

  让刘团座龇牙花子的,不是因为西元寺这个姓,而是西元寺公一这个人名。

  这位,可是位大名人啊!不管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

  西元寺家族的嫡长孙,却是因为和红色北极熊在日本国内的大间谍搅在一起被开除出家族,典型的日本左翼力量的代表人物还只是其一。

  这位在未来的战后,加入红党不说,还牛逼哄哄的全家移居华夏,才是最牛叉的。

  在未来共和国最权威的“华夏日报”上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达十六次之多,可不是谁都能达到的高度。

  做为一名“红三代”,刘浪对这位出身日本大贵族红色党人的大名可是一点儿也不陌生。

  没想到,这位竟然如此鲜活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还肩扛着日军少佐的领章。

  “你是西元寺家族的西元寺公一?西元寺公望是你。。。。。。?”刘浪吸着冷气问道。

  “正是鄙人之祖父,刘浪阁下对鄙家族也有所了解?”说起自己的家族,西元寺公一显然也有些自傲。

  “好,很好,西元寺少佐,命令你的麾下投降吧!我军会给他们正常的战俘待遇。”刘浪脸上泛起一丝笑容。

  “可是,刘浪阁下,您不听听我的条件吗?我希望,我麾下的官兵能安全返回日本本土,而不是在战俘营里消耗他们的青春。”西元寺公一脸上现出一片焦急之色。

  他是来谈判的,如果想只是简简单单当战俘,先前他直接率兵投降就可以了,又何必费如此大周章。

  “不,西元寺少佐,你所谓的条件其实在我这里并不会通过。你是日本大贵族的嫡长孙,你的祖父西元寺公望已经通过他的努力告诉过你,他并不希望发动中日战争,是日本民间右翼和一群狂热的军国分子将你我两国拖入战火。我相信,你和你的祖父一样,并不希望看到中日双方的军人和平民因为你们日本泛滥的****痛苦的在战火中死去。”刘浪摇摇头,深深看了一眼日军少佐,说道。

  刘浪,又是怎么知道他其实是反战的?选择进入军队成为通信兵佐官,也是为了近距离的观察这场给中日两国都带来巨大损失的战争,为他回归国内后提出不同政见而拿出最有力的实证。西门寺公一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问出自己的疑惑。

  就看到刘浪脸上闪过一丝狡黠,又说道:“你可能会疑惑我怎么会知道你深受你祖父的影响并不希望发生战争,这个说来话长,我只提一个我个人建议,如果有朝一日你回到日本国内,最好劝你的密友尾崎秀实离俄国人佐尔格远一点儿,否则,在你们日本现在的政治环境下,就连你的家族也救不了你。”

  这一下,却是将遇到生死抉择都还能很从容面对的日本贵族大少给惊呆了。要知道,刘浪所说的那位尾崎秀实,本身就不是个小人物,他可是日本有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是主战派近卫文磨内阁的政治顾问。

  这倒还是其次,只有身为尾崎秀实密友的他才知道,这位可是早就在20年代就接触过中国红色党人,更是日本红色党人。

  这个秘密,就连遍布日本岛内的特高科都无法窥得,他眼前的这个胖子,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他的情报组织都已经扩张到连日本岛内都无孔不入的地步了吗?

  这位日本大贵族少佐军官,恐怕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不是刘浪神通广大到在日本都建立了情报网,而是,来自八十多年后的胖蝴蝶对于中日战争这十四年实在是太清楚了。他和他那位著名的大间谍密友尾崎秀实都如此有名,刘浪对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就像是打游戏,刘浪对日军少佐的装备和走位等技术特点了如指掌,而日军少佐却是连刘浪有什么装备都一无所知,碰上了自然是被打得一败涂地。

  尤其是此时,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心理上,西门寺公一都已经完完全全落在下风。

  “好吧!既然阁下已经对我如此了解,套用你们中国人的古语,我不妨也“打开窗户说亮话”,我并不希望中日两国发生战争,为了阻止这场该死的战争,我甚至愿意为贵部工作,但我希望战后贵军如果交换战俘的话,如果我的麾下愿意回到日本,请您务必能把他们做为第一批交换人员。拜托了。”日军少佐重重的朝刘浪低头请求道。

  “成交。”刘浪爽快的答道。

  “阁下,我这就返回要求他们全部放下武器,收拾装备以待移交。”日军少佐转身就要走。

  “西元寺少佐,我能问问,如果我对你一无所知,也不管你什么贵族不贵族,你准备拿什么跟我谈条件?”刘浪好奇的问道。

  “在五分钟之前,杵村久藏大佐拿来川岸文三郎中将阁下向我华北派遣军司令部发报的诀别电文,我,没有发。”西元寺公一略一踌躇,回答道。“我并不希望,我麾下的100多名官兵和整个石门的中国平民,都成为这场战争的殉葬品。”

  “如果我不同意这个看似很可笑的条件呢?”刘浪挑挑眉头。

  “如果阁下不同意我的条件,那这封电文就会发往北平,不出半个小时,正在飞往石门的两个中队战机就会将整个石门夷为平地。”西元寺公一的脸上闪过一丝严肃。

  “你是个聪明人,你成功的救了你一百多名属下的命。”刘浪的眉头轻轻一皱,“从现在开始,你部所有电台全部关机,交由我方通信人员看管,同时,有需要和北平联系通信的,请你协助。”

  “好!”日军少佐点点头,大踏步的返回了日军通信大队小院。

  两分钟过后,随着“砰砰”几声枪响,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墙头上的日军全部不见了,月形门的工事也被他们主动拆除。在日军少佐的带领下,空着双手,列着整齐的队列从门里走出来。

  显然,日军这个通信大队里的死硬分子已经被这位占据绝对领导地位的少佐级大贵族给击毙,剩余的,估计看老大都投降了,也就放弃了抵抗的心思。

  日本远比其他各国都要强盛的阶级观念,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很好,西元寺少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军“反战同盟”秘书长,这是我独立团通信排排长姜君,由你配合他和日军华北侵略军北平司令部进行联系,务必保证在今天一天内不要让北平知道石门已经失陷的消息。”

  “嗨意!”日军贵族少佐倒是很有做为属下的觉悟,重重点头领命。“阁下,我是不是应该起一个中国名字来得更方便一点?”

  “也别喊我阁下了,这称呼听得我一个小团长头皮都是麻的,你和他们一样喊我长官好了。”刘浪揉揉眉头,“至于说中国名字,也可以,你姓西元,家世又好,长得还帅,干得又是反战这样光辉的事业,那,就叫林小顺吧!”

  这。。。。。。特娘的有联系?说了那么多,感情还是个土得掉渣的名字。

  别说西门寺大少一脸懵,就连一边的刘大柱满脑袋都在画圈圈。浪团座跳跃性极大的思维,实在是太让人费解了。

  日军师团部的电台全部关机,刺刀营和343旅的野战电台也被严密管控,但,一个电波,还是从石门市内一处房屋内向外发了出去。

  ps:咳咳,又见章腿,这次是军事作者好友用马甲写的新书《抗战之老兵重生》,新书幼苗,各位书友还是去捧个场吧!风月在军事频道作者圈里的人缘太好,我也很无奈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