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201章 全线反击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0-20 14:48:58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不过他们的幸运,绝不是天照大神赐予他们的幸运。

  而是松田少尉够机灵,以及,他自身携带的特殊属性光环。

  若不是刘团座的主角光环早已闪瞎人眼,听到这位日军少尉经历的人,甚至都把他当主角了。

  这位日军小少尉的经历,绝对算得上传奇。

  在看到主力部队开始调动甚至连战车大队都从前线撤离开始,松田少尉的心就开始抽动。早已经对这一战没了信心的松田少尉甚至想到了一种可能,联队长要率领联队主力撤离。既然主力要撤离,为何还要留下已经残缺的步兵第一大队?瞅瞅漆黑一片却尔自巍然不动的中方阵地,松田少尉全身一片冰凉。

  那个结果显而易见,第一步兵大队,被抛弃了,被当成阻挡中国军队追击的炮灰。

  要论整个晋东战场的第20师团两万余日军,最耻辱的自然莫过于第20师团师团长川岸文三郎,被中国精锐军队摸到后方六十公里端了老窝成为中国战场第一个死在办公室里还不是死在战场上的陆军中将;最倒霉的是第40步兵旅团的少将旅团长上月良夫,刚调任到第20师团,旅团长的宝座都还没坐热乎,就成了一个烤猪,到现在也没人确认他的身份,一个堂堂大日本帝国少将就这样和一帮日本大头兵们一起埋进了大土坑;最悲催的要算是源义宏钢少佐,日本自皇室以下第一家族直系,本岛年轻一代第一武学高手,第20师团最精锐陆军小队特攻队首领,潜入中国战区寸功未建,唯一的战绩是杀死了四名中国士兵然后就被撵得像兔子一样在中国大山里东躲西藏,最终还被一个中国女人给击毙了,尸体像野狗一样被遗弃在山沟里;

  如果要论这场战争中第20师团的十个之最,松田少尉肯定在这样一帮不是中将就是少佐的高官们面前排不上号。但若是论最倒霉却又最幸运的人,恐怕还真非松田少尉莫属。

  是的,倒霉和幸运这两个无比矛盾的反义词,竟然全落到日军这个小少尉身上,就连他的顶头上司羽鸟中佐,也瞠目结舌无可奈何。

  头一遭上战场遭遇“翔炸弹”袭击浑身臭的松田自己都不敢闻,这只是倒霉蛋的开始,鼓足了勇气再上战场脚掌又被步兵雷炸掉了一半算是倒霉他妈开门----倒霉到家了。在平时看来绝对应该属于重伤员行列的松田少尉如果就此回归野战医院或许这会儿不是在井陉县当了俘虏就是在石门当了俘虏,也不算自己一个儿倒霉而是大家伙儿一起倒霉。

  可是,霉运光环加身的松田少尉竟然被恼怒的羽鸟中佐再度派上了战场,如果不是“迟早死”上等兵再度发挥飞毛腿的人体巨大潜力,松田少尉很有可能再没机会继续倒霉了。看着跛着一条腿带着一帮士气低落的溃兵站在自己面前复命的少尉,差点儿没气吐血的羽鸟中佐不仅没给日军少尉回后方野战医院的机会,再次任命他为下一波决死小队队指挥官。

  按常理来说,这几乎是死定了。可能是上空中正在观战的漫天神佛们既然存了玩弄日军这个小少尉的心思,又怎能让他轻易死去?于是,决死小队阵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五,松田少尉又幸运的属于那能活着离开战场的百分之十五,带着“迟早死”上等兵遗弃。

  连续五天,组织了最少六次决死小队进攻的羽鸟中佐也只能痛苦的看着自己的精锐步兵被消耗在中国人的阵地上,以及无力的看着决死小队帝国勇士不停在换人,但其指挥官从未换过的松田少尉一次又一次灰头土脸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除了先前他跛的那只脚。

  只能说,这是个奇迹。

  而且,松田少尉在战场上的行为无可挑剔,他每次能返回,都是在主阵地发布撤退命令后。无论谁敢说松田少尉是懦夫,松田少尉都敢上去一个大嘴巴子。

  就连羽鸟中佐也无可奈何,哪怕他已经授意其中队长对这个已经不把帝国荣誉放在心上的少尉明言,请他不要再回来了,每次他的归来都是对帝国陆军荣耀的蒙羞。但日军少尉总是带着傻不呼呼的上等兵“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归,理由总是千篇一律的“保存有用之身,为天皇陛下效忠”。

  虽然这个理由让羽鸟中佐很有种将其一脚踢回战场的冲动,但这位能在数次凶险的战场上存活,真的是太牛逼了。已经冒着足以被属下打黑枪风险下达过炮击自己人命令的日军中佐也不敢再贸然拿一个并没有违背军令的少尉开刀。

  不得不说,超级倒霉蛋到这一刻都还能活蹦乱跳,必须是拥有幸运光环的结果。

  拥有倒霉及幸运双重光环的松田少尉在觉察出不对劲后,在联队主力列队悄然离开的那一刻,就主动请令去侧翼山区检查警戒。对于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他的那位上司步兵中队长自然一口应允。当然也有可能是不想再多看这个彻底抛弃了帝国皇军荣誉的倒霉蛋属下一眼的意思。

  于是,离开主阵地抵达右翼山林的松田少尉和“迟早死”上等兵这个铁杆二人组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团团火球在主阵地上炸响,一个个人体在硝烟中被抛飞上十几米甚至更高的天空。仅停顿不过五秒,松田少尉就跳上“迟早死”的背后,特别能负重特别能吃苦的日军上等兵背着自己的倒霉蛋上司迈开小短腿就疯狂的朝山林深处跑去。

  再跑慢一点儿,夸张到爆的炮火或许连山林都覆盖了。那可比在率领着决死小队在中国人的阵地前还要可怕。在中国人的阵地上,有松田少尉的指导,两个人躲藏的位置一直都不错,既可以用硝烟阻挡住下方羽鸟大佐的目光,也能让中国人的枪弹不把他们当重点目标,那些高呼着“天皇陛下万岁”的蠢蛋才是吸引中国人可怕枪弹的最好战友。

  至于说穿越了这片山林依旧还会是中国人的阵地,那是顾不得了,在这场恐怖炮击下活下去的人才有资格担忧。

  除了这个明智的逃命二人组,以及日军两翼山林中负责警戒的不超过两个小分队的尖兵,日军主阵地上包括第一步兵大队少佐大队长羽鸟中佐在内的400多人,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这场疯狂的炮击中丧生。

  当炮击结束一分钟后,第129师刘师长发来的电报放在已经抵达旧关的第十七师赵寿山师长的手中。

  这名戴着眼镜显得极为儒雅淡定的陆军中将的眼泪润湿了眼眶,当着772团正副团长,当着麾下仅有的一个旅长,两个团长的面,伸手摘下眼镜,毫无顾忌的用有些脏脏的袖子狠狠地擦了擦滚滚而下的泪珠,环视着看向自己的上校团长们,嘶哑着嗓子,声音不大,却极为坚定的说道:“受第129师刘师长委托,我赵寿山暂代旧关前线总指挥,我命令,旧关前线所部第129师772团,第17师第49旅、第51旅全军,全线反攻。此战,不留预备队;此战,有敌无我,有我无敌;此战,自我赵寿山以下,无论旅长、团长、营长,凡畏战不前者,斩;凡攻坚不利者,斩;不从军令,哄抢物资者,斩;此战功成,当保我晋东国土数月之平安,诸位,可听寿山之令否?”

  “是!”在场的旅长、团长们纷纷立正站直,肃然领命。

  五分钟后,无论是红色部队还是第十七师,几乎是相同的“嘀嗒嘀嘀哒哒”的冲锋号声音响彻轰隆炮响后的旧关阵地,随着冲锋号的声音,772团一营二营率先从旧关左右两翼阵地战壕中跳出,冲锋而下,然后,是第高举着十七师102团旗帜冲下旧关主阵地的一部官兵,接着,是101团,是。。。。。。

  数以千人,杀声震天,发起冲锋,其声势之隆,甚至仿佛盖过了先前恐怖的炮击,别说残存的日军,就是站在阵地上的旁观者,都觉得浑身在战栗,恨不得提上枪一起去参与这场让人血脉喷张的大反击。

  有幸在场并担任了战场督查的另一陆军中将老李同志在战后向没有经历这一幕的柳雪原描述他当时的心情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老汉我活了几十年,从中原大战到先前的天水大战,几万人的大战我也是经历过的,但我从来没有像那个清晨那样,就想提着冲锋枪,和那帮小伙子们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冲向小鬼子的阵地,根本不怕小鬼子是否还有重机枪还有轻机枪,我就想和他们一起,冲锋,冲锋,再冲锋,然后,宰光小鬼子。”

  说起自己也想像个普通士兵那样提枪冲锋的那一刻的时候,老李同志的眼睛里绝对是带着光,有自豪,亦有憧憬。“当我看到第17师102全团不足200人仅一个连的兵力在他们旗手的率领下冲出阵地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我老李带的兵和赵师长和刘师长和刘团长带的兵差在哪里,他们虽然也有妻儿老小,也想活着,但是,面对日本人的枪口时,他们不怕了。当他们不怕的时候,日本人就怕了,就这么简单。”

  日军阵地上残存的不过数十人的抵抗在数千人几达万人的冲锋下犹如一朵小小的浪花,瞬间就被湮灭了,湮灭在旧关前线全体中国人无比坚决的反击中。

  从将军到士兵,全体离开旧关这条防线,沿着山路向日军主力追击。

  这一刻,他们,就是中国晋东最坚固的防线,有敌无我,有我无敌,只要他们还有一人在,他们的阵地就不会丢。

  而整个晋东防区的反击,不仅仅只是旧关。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