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令所有步兵连火力排轻重机枪,全部给我顶上山头,其余没有遭受日军攻击的所有迫击炮给我将炮口都对准1号、6号阵地前沿五十米区域,一旦接到命令,打空所有存货,三连除留三排和火力排留守阵地,其余两个步兵排分别增援1号、6号阵地,告诉三连的两个步兵排长,10分钟内,不能支援到位,军法从事。”另一边,藏在已经伪装好的野战工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正在集结日军动作的叶子飞脸上也是一片严肃的快速下令。

  10分钟前,他就接到电报,772团全团已经赶到5里外的公路上,全团集结完毕准备进山,最多还有30分钟,他们就会赶到预定区域对日军发起攻击。只要再拖过20分钟,这股遭遇前后夹击的日军,就再也没能力发动大规模突击了。

  是的,从一开始,叶子飞就不希望和日军殊死一搏,只希望日军在防线上撞了个鼻青脸肿后另觅他策,他好拖延时间等待主力部队的抵达。

  不是他不想要战功,但如果战功沾满了弟兄们的鲜血,那他宁愿不要。

  一营的防线布置的没问题,但三个步兵连的600人的兵力还是太少了,而防线又太长了,分到连接防线重要支撑点上的兵力最多也不过一个步兵排。兵力太过分散,如果被日军找到其中一个薄弱的点,一个不小心,该制高点上的守军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可面对漫长的防线,想要堵住日军企图蹿入山区逃命的路,叶子飞也只能这么做,如果换成是整个独立团前来,兵力足够充足,别说这一千多日军,就是两个完整的步兵联队,也休想打破这道防线。

  但,叶子飞失望了。山路上山林中正在悄然集结的日军已经表明,他们也收到了中方主力正在赶来的情报,他们要拼命了,比先前百多号人的决死冲锋还要拼命的冲锋。

  日军指挥官也很犀利,他们找到的1号阵地和6号阵地,也正是整条防线上连接最薄弱的防御点,除了迫击炮能给他们最大的支援,其他的几个步兵排只能在其他几处山头上干瞪眼的看着,甚至是,只能听着。山岚叠嶂的山峰不光阻隔了他们的视线也阻挡了他们的子弹,还阻挡了他们的步伐。就算叶子飞不顾日军声东击西的威胁命令他们抽调出兵力去支援1号和6号阵地,也得十几分钟之后了。

  而那时,还来得及吗?

  望远镜里,密密麻麻的日军已经纷纷在头上缠上了象征决死的月经带,甚至有人脱去军装,在深秋的寒风中就光着膀子,犹如一群疯子一般开始列队进入阵地。

  两处阵地上,各自面对的日军,少说也有六七百人,兵力,十几倍于两处阵地的步兵排。

  他们,能坚持到援兵的抵达吗?

  不光是叶子飞这个指挥官在紧张,6号阵地上的最高指挥官岑长青也紧张。

  在日军开始集结的时候,就已经命令全排进入战位,把火力排支援上来的两挺重机枪型“MG42”更是放到了最隐蔽最坚固的射击位上。

  做为经历过长城之战的老兵,岑长青对于“MG42”这种高射速机枪的杀伤力绝对是叹为观止。第八师团第4步兵旅团组织的数千人冲锋都被这种可怕的机枪给扫射的大败亏输。

  可是,这里不是罗文裕,“MG42”没有可供抵御75山炮的地堡,亦没有形成上下纵横交错不留死角的立体火力网。日军藏在后面的掷弹筒手绝对会对这种可怕的重机枪火力点重点打击,这一次,已经准备玩儿命的日军掷弹筒恐怕就不是那么轻易的要因为躲避迫击炮的打击就停止榴弹攻击了。

  失去了持续火力压制的“MG42”显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

  视野中,日军已经开始猫着腰进入350米外的阵地,山顶上的士兵们悄然拉动了枪栓,只要再过100米,他们就可以对那帮土黄色的地老鼠们进行打靶了。虽说用肉眼在哪个距离上瞄准,整个人体结构也就比准星稍大,但长期的训练和已经在旧关经历过的血战,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250米的距离,最少拥有一半的命中率。能提早多干掉一个日军,防御阵地上就少一分威胁。

  但岑长青显然不这么想。

  “所有人都给老子注意了,100米内,禁止开枪,都给老子放近了再打,如果再近,就用手雷炸他们个狗娘养的。”岑长青狠狠的吐出嘴里嚼烂的青叶,继续吼道:“小鬼子不冲近到50米,火力班、火力排所有迫击炮禁止支援阵地,把炮弹留给小鬼子的机枪和掷弹筒。老子倒要看看是他们人多,还是老子的子弹多。”

  做为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岑长青这一招显然不是像以前那样为了节约子弹,而是,要放日军进入山坡,从山坡到山谷那足足一百多米没有任何遮拦的空地,才能更好的发挥山顶阵地上的火力。

  那里,将会成为日军的死地和伤心地。

  他要让日寇明白,所谓的“万岁冲锋”,在更疯狂的子弹面前,不过是自杀。

  日军的军号也吹起来了,循着散兵线,端着已经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相互之间仅隔着两米的日军开始猫着腰小步疾奔,后面十几米,是第二波,再后面,是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

  因为山区的缘故,日军阵型拉得并不开,每一波次的兵力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步兵小队,但却足足有十波以上,第一波日军都已经前进至距离山脚50米了,后面的日军还在跟进,从上往下看,犹如数之不尽的蚁群,一道道土黄色几乎遮住了满眼的绿色。

  架在400米外山坡和山谷石头上分散的很开的七八挺轻机枪开始向山顶阵地上他们观察半天的中国守军阵地进行点射,这是机枪在校正弹道,等到己方士兵接近到距离阵地100米或更近的区域的时候,这些火力点才会开始全速连续射击,掩护着步兵冲锋。

  他们也在等中国人开枪,只要中国人一开枪暴露位置,不光是轻机枪会全速射击压制,把自己藏在450米开外的掷弹筒也会开火。

  但,在岑长青的命令下,山顶阵地静悄悄的,一枪未响。

  仿佛,对脚步越来越快开始逐渐加速的数百日军视若未见。

  站在最后方负责指挥这次万岁冲锋的一名日军少佐的额头上满是汗珠,瞪着500米外静悄悄的山头,在太行山冷冽的秋风中,汗如雨下。

  做为第77联队最后一名仅存的步兵大队长,竹内仓介当然知道,中国人没有在己方士兵进入300米甚至200米的射击区域开枪,不是因为他们害怕了,胆怯了,溜走了,而是,在酝酿,就像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一旦爆发,就会将最前沿的士兵烧成灰烬。

  即将到来的死伤,将远超过他的想象。而已经进入冲锋的前几波帝国勇士,早已不再是什么炮灰,而是他麾下最精锐的第1步兵中队。

  可是,他能退缩吗?自然是不能的。联队长阁下的军令已下,包括他这个少佐大队长在内,就算全员战死,也得死在冲锋的路上,后退者,斩。

  随后跟进的,除了另一个步兵中队,还有工兵、炮兵、及大队部、联队部各类文职人员,可以说,除了留在联队长身边的两个属联队直辖的小分队,这里,就是第77步兵联队的最后所有人员。

  做为一营最高指挥官,远在800米之外的叶子飞同样满头冷汗,双唇紧闭,握着望远镜的一双白皙的手青筋暴露,如果不是望远镜足够结实,估计都能被他捏爆。

  疯狂的日寇投入的兵力,绝不少于七百人,是6号阵地兵力的十二倍以上。他们,能稳得住吗?

  “稳住,都给老子稳住。”岑长青趴在一个沙包后面,透过射击孔看着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向这边涌来的日军,大声嘶吼着,“没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山顶上所有人的呼吸都沉重了许多。

  虽然,能在这里的,已经没有新兵。经历过旧关数日血战,老兵成了精兵,新兵成了老兵。但,他们至少有五分之四的人,没经历过日军这种近乎是自杀式的决死冲锋,兵力,更是高达己方的十倍以上,甚至比当初敢死连在古山上面对一个日军步兵大队的兵力还要悬殊。

  说不紧张,那都是骗人的。

  “板载!”第一波已经抵达山脚的日军在一个领头日军中尉拔出指挥刀,朝山顶一挥,撕心裂肺的怒吼。

  “板载!”第一拨日军集体嘶吼着,端起枪,进入最后的冲锋。

  “板载!”后面的日军也开始怒吼着加速。

  数百人的吼声,在哪个瞬间,甚至压过了机枪的射击声。

  打破日军自我鼓劲儿口号的,是来自山顶的一声枪响。

  刚挥完指挥刀,都还没来得及迈腿的日军中尉被岑长青一枪击中,踉跄几下,不甘的倒在山坡上。

  没有人施救,甚至没人避让,后续日军嘶吼着全速冲锋,从自己还未完全断气的中队长身上踩过,向山顶冲锋。

  “砰砰砰,哒哒哒,突突突,噗噗噗”山顶上步枪、轻机枪、冲锋枪、重机枪全部开火。

  为了不被广大书友说水,此处省略各种枪械威力描写6000字,仅描写四种枪械的枪声,不知道能不能抵周五请假欠下的两更呢?

  日军已经彻底疯狂的嘶吼中,子弹的飞舞中,一场50VS700的山地攻防战正式拉开帷幕。

  这一战,对于娘子关前的中日双方,已是双方投入兵力规模最大的最后一战,亦是。。。。。。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