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217章 山呼海啸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0-31 10:03:13 源网站:八一中文
  因为两名兄弟还有抢救的可能终于恢复平静的老猴子目送武装担架队离开以后,终究还是想起了第一时间被林浩所击毙的二等兵,那可是个超级军功,如果是个日军大官的话,别说他现在有五个娃,就算未来有十个娃,林浩红包也是送得起的。

  不过,鲤登行一谁也不认识,那具尸体也就是比其他日军稍显白嫩肥胖一点,并无其余太显著特点。死在他身边的一名日军通信兵倒是背着一把佐官级别的指挥刀。

  步兵班干脆把脑袋已经被打烂的二等兵和那名通信兵给抬上,只要第77联队还有俘虏,终究会有认出这货是谁的。

  于是,这位在曾经时空中曾官致陆军中将的大佐虽然在这个时空没有享受到那个殊荣,但却是在死后还免费坐了次滑竿,虽然是四蹄朝天的那种。也算,是种弥补吧!

  红色部队两个大团长各带着一个主力营由一左一右向第77步兵联队残兵钳制而来,但他们这一次却终究没有捞到肉吃。

  他们来的其实已经算是很快了。

  本来独立团一营的战术目的只是在山中打阻击,阻挡住可能进山日军的去处,只要挡上不过半个小时,以772团为前锋第17师组织起来的两个团为预备队的主力就会击溃挡在旧关前线的日军,然后将其包围。

  但谁也没想到日军第77联队的指挥官竟然如此果决,提早20分钟就率领着其联队残余部队主力撤退,并在炮击后不久就立即进入山里,而炮击也超过了十五分钟,这也导致所有主力部队晚于日军35分钟才启程,等抵达战场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

  也就是说,独立团一营独自阻击日军的时间,超过40分钟。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狗急跳墙的日军竟然发动了决死冲锋。然后,自然是被杀得尸横片野。

  “希特勒电锯”如果不遭遇火炮,并拥有足够的防护力的话,能成为所有步兵的噩梦。要知道,那可是能用到整整50年后的神器。

  躺在两个山头阵地前的日军,高达1300多人,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山谷,坡地,就像鲤登行一绝望的回头然后决绝的离开那样,当土黄色军服把墨绿色的植被几乎都遮挡住的时候,那副景象,就算是身经百战神经早已坚韧如钢丝的两名红色团长看到,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日本人,够疯狂。独立团一营,也够牛逼,一场阻击战,竟然被他们打成了歼灭战。这战斗力,杠杠的。

  随着漫山遍野的深灰色抵达,零星逃窜进山的日军像是被围猎的野兔一样,惊慌失措的从灌木丛中从石头缝里被赶出来,然后,被杀死。不是没有绝望想跪地投降的,但无人接受。

  不是中国官兵杀戮成性非杀之而后快,因为先前日军伤兵偷袭导致人员伤亡,刘团座怒打麾下主力营长、连长、排长、班长的事早已传遍旧关前线。包括红色部队两个团长,各级指挥官可都是下了死命令,谁要是害得他们挨鞭子,他们挨多少,那就双倍奉还。

  要知道,刘团座虽然官不是很大,但现在可是独立团和129师联军的副总指挥,听说两个旅长都被指挥得团团转,如果真要打鞭子,他们这些团长也还真只能挨着。

  当然了,副总指挥的官威还只是次要的。旧关这一战,刘团座彻底让两个红色团长服气那才是最重要的。人家独立团不光是装备牛叉,这官兵的战斗力和意志力更是让人叹服,危急时刻不怕牺牲的硬骨头精神丝毫不逊于红色部队那帮经历过万里战略大转移的红色老兵。

  可以说,刘团座的威望,不是什么上校领章和未来军神欣赏给的,而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

  在战场上,想赢得尊敬,靠的就是胜利。

  更何况是硬碰硬打出来的胜利。

  等到枪声减歇,紧随而至赶来的两个陆军中将和两个团长还没进入一营阵地,首先看到的却是一个急匆匆从山里狂奔出来直奔公路的担架队。

  由于没带担架兵,士兵们就地取材,用长一米多的三八大盖当杠子,用脱下的军服撕成的布条做床面,小心翼翼地把两个打了强心针和消炎针并挂上血浆袋脸色终于不是那么苍白的两个士兵放上担架,四个士兵一组抬着,努力维持着平衡就往山外跑。

  前后各一个全副武装的步兵班,中间是两个医护兵和一群丢了机枪和迫击炮轮换担纲担架兵的火力排射手们,几乎是小半个步兵连。连副营长叶子飞和伤兵老猴子及开始疼得嘤嘤叫的熊四身边,都只留了一个步兵班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

  这阵势把两个陆军中将都吓了一跳,以为是一营目前最高指挥官叶子飞出什么事了,拉了落在最后面步兵班的一个步兵班长一问,这才知道担架上不过是一个军士加一个上等兵。

  但却是三个硬怼日军一个步兵小队并且将其全歼的牛逼到不行的兵。这战绩,这精神,不服不行。

  “敬礼!”随着眼中泛出敬意的赵中将一声断吼,在场所有人,从中将师长到上校团长再到最普通的二等兵,破天荒的头一遭违背了战场条例,向狂奔离去的担架队,敬礼。

  无关乎身份,这是源自战友和战友。

  从山岭到山岭,从山路到山路,只要还能动的官兵,全部冲着和时间争分夺秒的担架队,举起右手。

  无关乎礼遇,他们不光是在向两名伤兵致敬,是在向精神致敬,甚至,是在向胜利致敬。

  但这种殊荣,估计纵观整个独立团,恐怕在士兵一级甚至尉级军官一级都无人能与之相比。

  这个牛逼,绝对能吹一辈子。

  就像日后老猴子听到这一幕后,那个嘚瑟劲儿就甭提了。由于笑得太厉害,嘴一直都是歪的,在老对头或者说是债主的四班长黑皮边上晃了许久没得到回应之后,终于忍不住:“黑皮,10块大洋一张三班集体签名护身符,除了你付费,你班里的兄弟全免费,么样?”

  “狗日的,嘚瑟不死你。”黑皮班长差点儿没被这个惫赖货气疯,但末了还是不得不认栽,丢了十块大洋预定了签名护身符,谁让他没那两个牛逼的小弟呢?

  胸脯被刺刀戳透了能活着也就算了了,中了四颗机枪子弹也能活,绝对的老天爷保护类型。

  只是,等他反应过来老猴子还欠他十块大洋,他本来可以免费得的,老猴子早已眉开眼笑的拿着十块大洋溜了。有这样的傻大叔给娃发红包,他必须得替娃收了。至于那十块欠账,反正是赌账,赌桌上再说。

  你别说,老猴子这一创意还真不错,来求老猴子的三班集体签名护身符的还真不少,三个超级不死小强,万一沾点运气呢?等刘团座知道的时候,候班长把生意都恨不得做到第三军去了。

  哭笑不得的浪团座立刻亲自出马收缴了某人这些“违法所得”,丫的,打一仗这货硬是把他的三班变成后世的“锦鲤”了。特娘的,运气泥煤,这是不怕死的精神好不好?

  刘团座恐怕不知道,美女大记者悄悄找老猴子弄了张三人歪歪扭扭的签名就缝在不知情的某团座的衣襟里。谁让他的衣服已经习惯性的让某美女记者拿去洗了?

  当然了,这是后话。

  现在的情况是,等到叶子飞出山,旧关前线三方指挥官终于聚齐。

  “诸位长官,我们赢了,步兵第77联队,被全歼了。只可惜他们的联队旗已经被提前烧掉了,没有缴获,还有,其联队长鲤登行一不见踪影,此地没有俘虏,也无法辨认。”叶子飞汇报道。

  “没关系,小鬼子的联队旗他们重视的很,其实不过是一面破旗子罢了,这次没缴获,还有下次,我们和日寇的仗,或许还要打很久,有的是机会。”赵寿山摆摆手淡淡一笑。“我们只需要知道,我们赢了,是不是,诸位?”

  “是的,我们赢了,赵师长,李长官,叶副营长,旧关一仗,我们胜利了。”叶团长慷慨激昂道。

  “旧关,我们全歼日寇一个步兵联队,娘子关前线第三军和129师及独立团的同仁们还在战斗,远在60公里外,刘团长和陈旅长他们或许还在和日寇浴血搏杀,但,我们中国人,必将赢得这场胜利。”赵寿山将目光投向远方,声如金石,“因为,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之付出生命。”

  “我老李,代表山西民众向在雪花山,乏驴岭,娘子关,七亘村,旧关,井陉县,石门等地英勇战斗并为之牺牲的弟兄们致敬。”老李同志脸色突然变得肃穆。

  他仿佛有些明白自己治军和眼前的这些同僚们的差距在哪里,不在于装备,而在于精神,在于信念。

  有些道理,早懂,总比晚懂要好。晋军,同样是中国人。

  全场将校们一片肃然。

  是啊!胜利了,但牺牲,同样是巨大的。

  良久。。。。。。

  “长官们,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们胜利了,胜利了,就值得欢呼。”疯子战将咧着嘴笑起来。

  “是的,我们胜利了,就值得欢呼。”赵寿山一改往日的文雅,涨红着脸,高高的举起手,纵声高呼,“胜利!”

  眼镜后面,隐有泪光,第十七师五千余陕西冷娃还躺在战场上。

  “胜利!”其余将校也纵声高呼。

  “胜利!”

  “胜利!”

  由他们开始,所有能站起来的士兵皆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枪,纵情高呼。

  犹如山呼海啸,声浪在中国大山里,传出去足有十数里,比105榴弹炮的爆炸声都还要响得多。

  只是,喊着喊着,泪花不只是在眼中,而是挂满脸颊,粗糙还有些脏的脸颊。

  泪如雨下。

  很多弟兄,再也没机会听到这个声音,再也没机会举起自己的枪。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PS:关于很多书友说我最近写得太水,对一场小型战斗都写得如此详细,那是因为风月实在不喜欢写主角指挥着大军团靠灭敌多少来给人巨大的爽感,风月就喜欢用那些小兵来体现战斗的艰辛,和那个时代先辈们的不易。铸就在丰碑上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那些我们从不得而知的小兵们。没有他们的牺牲,哪来的胜利?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