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余生力军的意外加入,让红色将领自然是眉开眼笑。

  不光是搬运物资的速度加快了最少一倍,更重要的是,他也打起了这帮战俘的主意。

  只是,有刘团座装逼在前,而且还抛出了择优录取入独立团的诱饵,想让这帮基本不可能再回老部队要寻找强者依靠的老兵们短时间内就改变想法,就连擅于做政治思想工作的红色政治工作者们也极为挠头。

  等他们后来知道真正原因的时候,刘浪早从战俘里选好了人手带着独立团远离娘子关了。就算两个红色旅长气得直跳脚骂刘浪不地道,却也是再也找不着人了。

  除了留下必要的警戒部队,所有来石门的官兵都参与了物资搬运。

  组团和浪团座装完逼的牛二和鲁山东则有了新的作战任务,率领着各自小分队开着缴获自日军的三轮摩托向二十多里外的滹沱河铁路桥狂奔。

  那里,是平汉线从保定至石门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刘浪早就盯上了这座铁路桥,只要把那里炸掉,最少两个月内,日军将无法使用铁路向石门乃至娘子关运送物资。想再组织如此庞大的西线兵团对晋东作战,那最少也要等到明年1月了。

  驻守铁路桥的,是第20师团工兵联队下属的一个小队不过五十人。林小顺同志还算配合,给那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将会有新的守桥部队来换防。

  战斗任务很简单,但难的却是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整座铁路桥给炸断,从日军辎重库里缴获的500公斤炸药是足够了。可爆破这活儿可不光是看炸药有多少,还得有技巧。而且,不能炸太早,炸早了,让保定那边的日军知道了,那可就坏事了。

  所以,两队特种兵们得一直在铁路桥等着,等着这边收拾得差不多了,才能起爆。这个任务可就艰巨了,因为谁也不知道日军会不会有物资运输和兵力调动。他们或许要应付异常复杂以及各种突如其来的各种状况,这样艰巨的任务也只能由特种小分队的特种兵们来完成。

  刘浪也闲不下来,石门城里的百姓还需要他来安抚。

  清剿完城内残余日寇后,枪声完全停止的石门恢复了宁静,躲在屋里的百姓们从窗户和门缝里看到了不同于日寇土黄色而是深蓝色国军军服,也大着胆子走出了家门。当听说石门被光复,全城日军被歼灭,自然是欢天喜地。

  不少人家激动的烙了大饼煮了家中为数不多的鸡蛋往正在巡逻的刺刀营官兵们手里塞,官兵们虽然很感动,却无人敢要,哪怕从昨日清晨到现在经过连连大战,他们基本就没有怎么吃过热饭,也没人敢收老百姓的好意。

  他们都知道,自从日军从北平打过来,华北物价高涨,老百姓们烙的这些饼看着不多,却有可能是一家人好几天的口粮。

  但老百姓可不依了,粮食不多是没错,但国军打回来消灭了小鬼子,至少他们出门上街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几个大娘干脆将手里端着装着烙饼的簸箕往带队的米老五手里一放扭头就跑。

  米老五只能收下,然后让小山追上去,塞回一块大洋表明是购买的。独立团誓师出征的时候就颁布过军令,不准拿百姓一针一线,否则军法从事。他已经挨过十鞭子了,可不能再来了。

  可是,有些事还是得跟老百姓们说清楚。他们在石门,最多只有一天的时间,等诸事一了,就必须得撤离石门。

  当欢天喜地的百姓们听到这个消息,不由都沉默着无比失望。尤其是那些在日军攻打石门的时候,肆意轰炸和炮击中失去了亲人和房屋的老百姓,以为不用再受战乱之苦了,却不料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不少人都是放声大哭。

  而更多的人,却是在担心,当日本人再回到这里,会不会因为他们的指挥部被中国军队干掉而来报复他们。

  可以说,当获知国军即将撤离,比天空还要更阴霾几分的阴云就一直笼罩着小小的石门。

  本应该欢庆胜利,却无比失望压抑。这一幕,让率领着刺刀营一连从战俘营返回的刘浪心里也忍不住有些酸酸的。

  他很想和这些老百姓们说:大家伙儿跟我一起走吧!但是,他也知道,这太过理想化了。

  石门,不是承德。在承德,他可以带着全城百姓离开把承德变成一座空城,但石门不行。

  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从这里到井陉足有60公里,拖家带口的老百姓们别说很多不想背井离乡,就算想走,也最少得一天一夜的时间。而日军的轰炸机,随时都有可能飞临上空。那时候,他就不是带着一座城的百姓脱难,而是将他们亲手推进了地狱。

  沉默半响,刘浪还是做了个决定,他要在全城做个大演讲,以安全城百姓之心。

  还好,让刚听到刘浪这个想法把心提起来的俞献诚放下心的是,他这位做事往往出乎人意料的长官这次脑袋没有犯抽,并没有说把人集中起来搞什么演讲。那不光是安全方面会有问题,万一这人群里还藏着什么日伪间谍,悄悄躲在人群里冲某团座来一枪,那可就悔之晚矣。

  而且,现在并不是和平之时,还在战时,搞这种集会风险太大了。只要来上一架日机丢几颗炸弹,那恐怕炸死的人不多,拥挤踩踏致死的人将会成为闻名全国的惨案。那时候,一场大胜或许就会变成一场惨败。

  就算是全歼第20师团也依旧无法挽回上万群众惨死于长官愚蠢的恶劣影响。

  刘浪采用的是广播演讲,他用话筒,通过电话线传播到扩音器中,这在未来配备于广大农村的玩意儿并没有什么太高的科技含量。经刘浪把原理一说,林小顺通信大队和武器维修所里的日军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把这玩意儿给捣鼓出来了。

  石门市虽是军事重镇,但和后世的河北省会石家庄可没法比,经过上百个日军通信兵近两个小时的努力,基本能保证扩音器遍布石门最重要的几条大街。

  “亲爱的石门同胞们,我,姓陈,是第129师386旅少将旅长,亦是这次石门战役最高指挥官之一。我知道,当你们看到我国军深蓝色军服时的兴奋与激动,也知道,你们听说我们将要很快撤离时的失望,以及对于未来的恐惧。

  身为军人,我和我手下的将士们不能一直站在你们身前挡住日寇咄咄的兵锋,我无比自责。但请你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回来的。无论是我386旅或是其他国军,总会有一支我中国之军站在这片冀中平原上对日寇说:“不!”

  大家也不必太担心日军回来会有报复行为,此次我军于石门俘虏日军达数千之众,撤离之后亦会通知日方,若日军杀我一军一民报复,那巍巍太行山上将会挂满日寇之头颅。而且,我386旅将会在空闲之余大力推行足球运动,据我观之,日军川岸文三郎中将阁下的脑袋比较圆。。。。。。

  现在,我军位于火车站的物资搬运正处于紧要时刻,如果有意前去帮忙搬运者,每人将在事后奖励大米二十斤、白面二十斤,不用担心我说话不算话,日军辎重仓库里这玩意儿多的是,回家时扛着走就是。

  还有,火车站设有招兵处,若有想参军和小鬼子干的有志青年,请拿着户籍证以及三户户主签名作保的证明前去报名。”

  刘浪这一席话没有什么“保家卫国、马革裹尸”的高大上,甚至在很多人听来扯淡的成分居多,但其平白的语言却是很好的安抚了石门城内的人心。

  最少有两千余青壮涌到火车站帮助搬运物资,而临时通知红色将领在火车站外成立的招兵处则更是人头攒动,最少有千人要求参军。

  这可把红色将领和一帮军事主官及政工干事们给高兴坏了。红色部队现在最缺的是啥?光是物资吗?还有人。

  石门攻克,日军第20师团、第108师团、第109师团的辎重百分之七十全在此地,海量的物资别说343旅就是129师也用不完,足够整个第十八集团军一年的军需。

  但士兵,却是急需的。4000多战俘只要做好思想工作,几乎不用再投入训练就可以拉上战场。这一千多棒小伙,只要训练半年,就是半个步兵团,你说红色部队上上下下能不激动嘛!

  这意外的收获简直不比石门之胜来得小多少。

  只是,刘团座这通大实话演讲,怎么说呢?对于日军战俘来说,可就吓坏了。

  什么叫巍巍太行山上会挂满头颅?敢情,这就是你说的正式俘虏待遇啊!把脑壳挂山上吹风乘凉?

  西元寺公一,不,应该说是林小顺,则是愤怒的到处寻找自知理亏的浪团座理论。浪团座多聪明的人?早就借口巡查城内跑得不见影了。还是俞献诚出面,以独立团参谋长的名义保证只要日军当局不滥杀无辜,战俘的安全绝对会得到保证。

  至于说如果滥杀了,那。。。。。。无论是林小顺还是俞献诚,双方都很默契的绕过了这个如果。

  西元寺公子很明智,他现在在刘浪的心目中可没到可以得陇望蜀的地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