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阁下,据中国人口供,攻占石门支那方第129师343旅指挥官曾口头威胁,如果我军对支那军民实施报复,那他们亦会拿我军3000余战俘反报复,请大将阁下三思。”冈部直三郎可不傻,忙把还未来得及上报的情报向这位心思毒辣的司令官汇报。

  那意思是,若是因为的命令导致人家中国人把3000战俘杀干净,这个锅可不是我一个小小少将所能背的,到时候第一个就把你狗日的供出来。

  “八嘎!这是中国人狂妄自大的吹嘘,我帝国皇军自进入支那以来,只有为天皇陛下尽忠之勇士,哪有苟且偷生之辈?还什么3000余人,冈部君,你会相信吗?”寺内寿一脸上的狰狞已经不加丝毫掩饰,瞪向冈部直三郎的眼神更是犹如一头受伤的凶兽。

  冈部直三郎的背后一阵寒意。

  显然,这位帝国陆军大将已经疯狂了。他那分明是不愿意承认3000战俘的存在,打算就是牺牲3000余帝国官兵的生命,也要对石门的中国人实行报复,更要把他这个少将参谋长往水里拖一把。

  还好,急匆匆跑来汇报军情的方面军通信大队大队长救了冷汗直冒却偏又无可奈何的日军陆军少将一把。

  来自第20师团通信大队的电报,刺激得日军陆军大将和少将互相的勾心斗角,集体将目光聚集在这意外来临的电文上。

  “致日本华北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我方此次自井陉县俘虏贵军野战医院医护人员及伤病员700余,因物资紧缺,对其无法妥善补充给养,已甚感抱歉。殊不料,今日白天竟再获贵方第20师团及第108、109师团三方野战医院医护及伤病员以及武器修护队3000余官兵放弃抵抗之美意,我方对于战俘一直严守日内瓦公约之约定,可物资缺乏一直为我方之缺憾,我军将士尚且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数日一食,两枪一弹之惨状使人目不忍睹,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阁下应深知,故此,在征知第20师团通信大队大队长西元寺公一少佐同意之后,特向大将阁下求援,请求支援一万人一月之各类给养,望大将阁下看在中日两国之友谊,速备好物资。中日两军皆翘首以盼之。”

  八嘎!这是哪个不要脸的王八蛋写的?寺内寿一和冈部直三郎瞪着电文来来回回扫了几遍之后,集体郁闷得想吐血。

  电文写的很长,但在两位日军陆军将领看来,通篇就是一句话:我是不要脸,但,你咬我啊!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就如同一个满身膏腴的胖子,脱光了衣物站在枯瘦如柴一阵风就能吹上天的瘦子面前,叫嚣着:我穷得一逼,求援助。而且,胖子貌似浑然不知,他才刚刚揍过瘦子一顿。

  反正,对于两个日军将领来说,就是这么个感觉。

  一股猥琐至极的气息,透过一纸电文,就这么直冲冲的从几百公里外传了过来。而且,还是毫不掩饰的那种。

  什么叫数日一食,两枪一弹?八嘎的,那还用打仗?大日本帝国陆军在一旁等个几天,都能把你丫的活活饿死。还有,你俘虏3700余人,为何要一万人的给养,八嘎的,意思是看守俘虏的士兵也需要我们来出给养是吧!

  “八嘎!”寺内寿一妥妥是被气了个死去活来。

  “呛啷”一声拔出了他的指挥刀,仿佛那个给他发电报的猥琐至极的王八蛋就趴在电文上,一刀就劈了过去。

  只能说,寺内寿一大将的直觉还是蛮准的,他想象中的那个浑身肥肉的胖子,是真的存在。

  而且,就是他亲手执笔,由一脸苦笑的林小顺同志亲手发给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

  旁边还有个笑得牙花子直冒的少将旅长。

  数百公里外的雪花山上。

  “刘老弟,你这样搞,或许我们还能有意外的收获,寺内寿一那个老鬼子若是活活被你气死了,值一枚青天白日勋章不?”

  “不,不,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阁下收到这封电文,一定不会生气,反而是相当感激,如果我不这样提醒他,说不定他就犯下滔天大错了,撤职查办都是想得美,更大的可能是站上军事法庭。”刘浪却是一脸正色道。

  “这。。。。。。”别说未来大将的脸都快笑烂了,林小顺同志也被某团座的无耻嘴脸都给惊呆了。

  你俘虏了战俘却恬不知耻的找对方要补给,结果还说是为对方着想,您这脸皮是咋长出来的?怪不得长城之战您把第八师团打得找不着北,把脸皮放哪儿都可以挡炮弹的吧!

  “哎!据我估计,这会儿的大将阁下估计也得到第20师团师团部被团灭的消息了,再一细想,恐怕也知道第20师团其他人是凶多吉少,怒火难平之下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决定。我只好亲自给他提个醒,3700大日本帝国勇士的性命他可以不顾,但西元寺少佐,哦,不,是林小顺同志可也在这儿,他若是敢做十一,那我可真的敢做十五,妄顾3700帝国官兵的生命这个罪名,可是足够将他送上军事法庭了,我相信,他那个华北方面军司令官的位置可也有不少人惦记着呢!”刘浪微微笑道,目光转向林小顺,“我说的对不对?林小顺同志。”

  林小顺张口结舌,骇然发现,这位每一句话,都说在理上,他竟然很难找出可反驳的地方。

  这封给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电文,全文都看似是戏谑,但其实只说了一件事,拥有着公爵头衔的西元寺公一在我们这儿,你只要敢一意孤行,第二天日本本土就会见报。西元寺公爵绝对有这个能力。

  寺内寿一快气疯了的理由,也正是如此。不是刘浪通篇戏谑的电文让他生气,而是,西元寺公一的存在。他寺内寿一的老爹当过首相,人家西元寺公一的爷爷可也当过,而且人家是公爵爵位,可不是你一个小伯爵能比的。

  如果,西元寺公一死了,那也就死了,地位再显赫的人,只要死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但这封电文能发出来,那充分证明着,这位还活着。

  一个活着的公爵,若是知道自己被寺内寿一害得要砍脑袋,那会做出什么?尤其对方在政坛上潜在的雄厚势力可是远超他这个小伯爵,寺内寿一光是想想那个后果,都觉得蛋蛋快要碎了。

  换句话说,从收到这封电文的这一刻起,他就必须不能对中国人所谓的3000余战俘之事装聋作哑,哪怕没三千人只有三百人。三百颗脑袋或者第20师团所有战死于娘子关前线帝国官兵们的两万余颗脑袋被疯狂的中国人挂在太行山上当灯笼的话,那他真的只有破腹自尽向帝国谢罪了。

  想出气,都没地方出,真是太憋屈了。相比之一,通篇调侃着找他要给养的臭不要脸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

  而数百公里外,义正言辞口口声声说着为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阁下着想的胖子再度施施然道:“对了,还有件事忘记给我们可爱的陆军大将说了,林小顺同志,再拟电一封给他。”

  来回踱了几步,“对了,还未曾感谢大将阁下临别之时的馈赠,我方甚为感谢,但,一码归一码,一万五千人之给养必不能少。贵方诸多官兵遗落于山野,正饱受缺衣少食之苦,我军现全军出动正连夜欲捕获之,思之清晨之时就能让贵部官兵能喝上野菜汤,为全中日之友谊,我方之官兵夜不能寐亦心甚慰之。可,我军之将领必不能使我方官兵白受如许风霜之苦,你懂的。”

  “咳咳”

  “咳咳”

  未来大将和林小顺同志都为这封电文所传达的浓厚猥琐气息给震惊了。

  这是生怕陆军大将“心胸宽广”,上一封电文没把他气死,再来一封加点儿气压是吧!

  尤其是最后三个字,“你懂的!”简直更是画龙点睛,绝对的气死人不偿命啊!

  “我懂你大爷!”寺内寿一没被生生气死,但绝对是气得狂躁症发作,连常挂在嘴边的母语八嘎都忘说了,反倒是用上了东北俚语。

  貌似,以夷制夷是对的,只有用中国人花样百出的骂人手法才能体现出他怒火的百分之一。用八嘎,不足体现亿分之一。

  一万人瞬间变成了一万五千人,这意思是还要老子给你们发加班费是吧!

  本来,还不明白什么叫临别赠礼,等冈部直三郎苦着脸解释上午一整列载着精米白面的火车从北平发往石门,寺内寿一彻底燃了。

  压抑半天的小宇宙彻底爆发,“轰隆”一声踢翻了办公桌,提着指挥刀将来自于写满了“无耻”两字嘴脸的中国人的电报劈成了碎片。

  把个冈部直三郎吓得一下跳到门口,免得被暴怒中的陆军大将给当出气筒砍了,那他才是比窦娥还要冤几分的存在。

  但,也就这样了。疯狂的劈碎了电报的陆军大将终于冷静下来,铁青着脸赶走了被自己吓得“瑟瑟发抖”的参谋长,对于石门那边,只是命令严加管束,对于其他的,却是再也只字不提了。

  而发出电报的浪团座却是哈哈大笑着愉快的回到自己独立团临时团部的行军床上,稍微一靠就睡着了。

  浪团座真的是累坏了。

  就连美女记者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拿着温润的湿毛巾帮他擦去脸上的黑灰,都一无所觉。

  连续一日一夜48小时都未停歇的战斗,就是铁打的,也吃不住劲啊!尤其是他这个幕后策划者,为了一场接一场环环相扣不能出任何遗漏的战斗,脑袋都快算爆了。

  还好,当男人累坏了的时候,身体所有机能都在沉睡。也没有出现嗅着幽香就顺手一拉,然后被翻红浪等不切实际之事。

  也或许,是因为吊着一条膀子的严七官还带着最少一个警卫班把行军帐篷守得像铁桶一样的缘故吧!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