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248章 好大的八卦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1-11 16:52:40 源网站:999文学
  抗战之还我河山正文第1248章好大的八卦?“寺内寿一大将阁下,尔纵容日军战机对我井陉全城不分军民狂轰乱炸,共计造成数万军民死伤之暴行实是令人发指,我方诸多军方将领皆欲尽数斩杀第20师团数千战俘悬其头于太行之上,将川岸文三郎中将以下二十余官佐头颅于太原城门尽展大日本帝国陆军之风采,但我中华之泱泱大国,岂能和一介小岛之民一般见识呼?可我方军民怒火甚重,故特向大将阁下郑重提出交换战俘之决议,以免终有一日民众之情绪难以克制,做出令双方皆伤之举动。盼复。”

  虽然知道这封紧跟残存战机返回北平来的中方电文不过是来“啪啪”打脸的,八嘎的,你们那边用大量的防空高炮阵地直接把一个20架战机组成的编队打残了一半暂且不谈,就算是全部完好无损投下了炸弹,也炸不死数万人那,你井陉县城总共加起来有那么多人吗?但寺内寿一显然并没有被这封有些戏谑的电文所激怒。

  电文中有一项内容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交换战俘?如果,能顺利交换的话,倒也不失一个不错的主意。要知道,现在第20师团两万大军音讯全无,根据中方报纸所描述的,两个步兵旅团外加几个联队全部被中方所歼灭,这别说是他这个北支那派遣军司令官无法接受的,就是位于本土的大本营,也无法接受。

  从昨天晚上,频繁和本土联系的寺内寿一知道,大本营的高官们都在等待第20师团真实的结局,如果全师团覆灭,那不光是他这个司令官当到头了,就连大将军衔能不能保住还得两说。他更清楚,帝国军内派系之间的争斗一直以来都是外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风波险恶,一个疏忽,很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他寺内家族的荣耀绝不能因为他葬送在贫瘠的支那北方。

  就算第20师团全军覆没,如果能将这近4000战俘换回来,那第20师团就还不算全体玉碎,无论对那一方,都还能勉强交待得过去。

  可以说,这封把他的脸打得“啪啪”作响的电报,一时间,竟然成了他这位陆军大将中国华北第一人的救命稻草。

  “冈部君,你如何看待中国人提出的这个建议?”虽然心中已经是千肯万肯,但寺内寿一并没有忙着表态,反而将问题丢给了冈部直三郎。

  “老狐狸!”冈部直三郎在心里默默吐槽了自己上司一句,脸上却是显出恭敬,回答道:“司令官阁下,据中国人所说,第20师团被俘人员多为医护、维修、通信等辅助兵种及伤病员,基本都是非战斗人员,这已经可以表明第20师团帝国勇士们并非没有英勇的战斗,被迫放下武器乃是非战之罪,他们依旧是我帝国陆军之勇士。我相信,帝国民众和他们的亲人都在期盼他们回家。”

  虽然亦没有明确表态,但冈部直三郎也还是绕着弯儿表明了他的态度。

  很简单,虽然冈部直三郎并不是和他的司令官铁板一块,但在这个时候,这两位都是一条藤上的蚂蚱,如果第20师团真的全部完蛋,两个人一个都别想跑。而且一个不好,他这个方面军参谋长还要更倒霉一些。

  出了这么大个事儿总得有人背锅,而让小个的来背黑锅,可不仅仅只是华夏的专利。全世界的权利阶层,几乎都这样。

  “哟西!冈部君说的很对,虽然不幸被俘,但他们都不是战斗人员,他们依旧是我日本帝国陆军的骄傲。这样,和中国人交换战俘之事,就全部交予冈部君你来全权处理。”寺内寿一脸上挤出一丝极为勉强的笑意说道。

  为了能让自己的责任稍微小一点,两个日军陆军将领捏着鼻子夸自家的战俘是帝国勇士还是陆军骄傲,也真是有些难为他们了。哪怕他们的脸皮着实够厚。

  “不过,冈部君,在大本营调查组下来之前,你可以和支那人好好谈一谈,不要太急于答应他们的条件,还有,必须尽一切努力将西元寺那个混蛋换回来。”寺内寿一又提醒道。

  冈部直三郎自然深谙寺内寿一所说。稍微拖延一下时间,可继续在国内博弈,甚至等到调查组一来,第20师团残存的近4000人就可以亮出来反戈一击,这样对他们的未来将会更有利。

  至于西元寺公一,则更是重中之重,若是知道自己的孙子回不来,西元寺公望那个属于隐居状态的老头儿虽然不问政事,但其潜在的能量却是不容忽视,虽然不足以震动朝野,但想把他们两个给拉下马却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半个小时后,收到北平方面回电的刘浪却是一脸冷笑。

  “两军交战,自不能以贵方一家之言,我第20师团虽有小败,但贵方举国之言实太过儿戏,我方实无法苟同。战俘乃失败之兵,两国之耻,我方深为厌之,但若贵方有交换之需求,请贵方派人前来北平详谈交换之细则。”未来大将拿起电文念道,脸上涌出一丝好奇:“小鬼子这是在搞什么鬼?通篇之乎者也的也就算了,还整得有点儿欲遮还羞的感觉。”

  “哈哈,陈旅长算是一语道破天机。”刘浪哈哈大笑,“这小鬼子可不是像个欲遮还羞的小寡妇一样嘛!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还特娘的厚着脸皮说深厌之,老子看他是迫不及待吧!要是真的像他说的那样,那干脆就回电说你全部帮我砍了脑壳好了,反正想到他们都烦。”

  “那他们这是想干嘛?既然也想交换战俘,怎么还有点儿拖延的意思?”未来大将有些想不明白了。

  “嘿嘿,寺内寿一这货不过是在为自己减轻罪责在寻求筹码呢!华北的事拖的时间越长,就对他越有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是这样来的。”刘浪轻笑道。“不过,拖字诀这一套到我这儿可不好使,我可没时间陪他磨叽。看来还必须得给他加点儿狠料才成。”

  “给我拟电。”刘浪来回走了几步,“寺内寿一并冈部直三郎二位将军,交换战俘一事无甚可谈,以战斗力比例交换即可,中方一换日方十,最慢于两日后之石门,否则我方将贵方战俘移交至战区司令部运于武汉、南京诸地。对了,欣闻贵方大本营欲以杉山元取代大将阁下司令官之位,吾欲问,君乃忘傻瓜元予君之戴帽呼?”

  林小顺瞠目结舌之余,脸色憋得通红将电文传至北平。

  “这个傻瓜元和这个戴帽有什么含义?”未来大将满脸的八卦之情呼之欲出。

  看刘浪一脸的笃定的坏笑和日本大贵族西元寺公子快憋出内伤的脸,未来大将很敏锐的感觉出,貌似,这其中有寺内寿一不得不说的故事啊!

  等刘浪将寺内寿一和曾经时空中本来应该在38年11月替代他位置的杉山元两人之间的故事讲完,未来大将笑得直打跌的同时,更是向刘浪竖起大拇指。能将这二位私人恩怨用以战争上,刘团座这一招不要太毒。

  而且,未来大将相信,虽然会被这封电报气得发疯,但那位日本陆军大将绝对会选择屈从。因为,换成是谁,恐怕都会这么做。

  原来,寺内寿一和被戏称为“傻瓜元”的杉山元的纠葛,可不是一般的深。两人本来在士官学校都是同学,寺内寿一因年长一岁入学更早是学长,杉山元是学弟,寺内寿一又是大贵族,自然,地位不如的学弟抱住学长的大粗腿,两人关系还算是不错。

  但这两位的塑料兄弟情如同华夏历史上无数次历史事件曾证明过的一样,男人冲冠一怒大多为红颜。

  两人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大贵族的千金小姐,杉山元别看面相敦厚但却是极为懂得讨女子的欢心,自然在一场不看家世年轻而较为纯粹的爱情面前占了上风。

  可是,事实是,年轻而纯粹的爱情终究是长不了的,当女方父母出面之后,家世更优的寺内寿一立刻将“傻瓜元”打击得遍体鳞伤痛失所爱。如果仅是如此,这场爱情之战也就以成功抱得美人归的寺内寿一胜利而结束了,两个人就算没有塑料兄弟情,好歹见面也不至于想互相拔刀子捅人。

  可是,年轻人,谁都有冲动的时候。被好友邀请喝酒以安抚其失恋的杉山元却在酒醉之后大放厥词,说他虽然没有娶到心仪之人,但却是夺取了她的第一次。这,可就成为贵族们的笑谈了,虽然也没太多人当真,但看向寺内寿一的眼神中,多少还是多了几分绿油油的颜色。

  一对塑料兄弟就此,成为死敌。

  这个典故,林小顺同志自然是知道的,故此才被坏到骨子里的刘团座给憋到内伤。只是,他始终有个疑问没有问出口,刘浪,是怎么知道杉山元要来替代寺内寿一的?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仅流传于日本贵族上层的秘闻的?

  难道说,这个神秘的胖纸在日本国内竟然都布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网?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胖纸就实在是有些太可怕了。

  不说中方指挥部这边的一帮人都被刘浪所讲的两个日军大将的八卦给笑喷。

  单说北平方面,那可不是笑,而是日本陆军大将真的是快被浪团座这一句:君乃忘被戴帽呼?给气炸了。

  在别人看来,那只是有几分绿油油的颜色。

  而身为三个当事人之一,寺内寿一是最清楚不过,那可真不只是绿油油的颜色。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