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张儒浩和梁文忠两人的到来,一长串的数字念的两人口干舌燥不说,刘浪也算是对几位“老前辈”包括一向正统严肃的未来军神都参与演戏想多吃多占理解了。

  就算土豪如他,都一种想把这些东西统统拖到四川去的冲动。日本人,真的是太土豪了。

  实在是,这一战,歼灭的是第20师团一个师团,但抢的,却是第20师团包括正在南边追着中**队追得正开心的108和109一个半师团合计两个师团的家底。是整个日军华北方面军西线兵团所有的家底。

  也不知道那两个师团长在得知自己除了随军所携带的一周军粮以外彻底成了穷光蛋以后,会不会有想回来和川岸文三郎中将阁下好好撕逼一下的冲动。虽然他们已经没机会了。

  “经过与第129师,第17师,第3军第34旅联系,包括我独立团在内,此次晋东一战战利品的数据统计如下:一为各部战场上缴获,共缴获第20师团105毫米91式榴弹炮10门、75毫米三八改野炮28门,各类卡车总计340辆,摩托车80辆,75毫米四一式山炮21门、70毫米步兵炮23门,**式战车22辆,九四改装甲车5辆、战马512匹,驮马5933匹,马车578辆,37毫米九四式速射炮14门,90毫米九四式迫击炮16门,7.7毫米九二式重机枪80挺,50毫米**式掷弹筒216具,九六式轻机枪204挺,十一式轻机枪11挺,三八大盖步枪6964支,三八式骑枪203支,南部十四手枪388把,马刀450把,马具8000多副。

  弹药方面,步枪子弹及轻重机枪子弹合计约300万发,手雷约4000枚,掷弹筒榴弹约3000余枚,90毫米迫击炮炮弹约1200余发,37毫米速射炮炮弹约1800余发,70毫米步兵炮炮弹约4000发,75毫米山野炮炮弹约8000发,105毫米榴弹炮炮弹约3000发。。。。。。”

  “发了,发了。老子们这回可发达了,哈哈!”听到张儒浩念的数据,未来大将两个大眼珠子都是直的,大张着一张嘴,就差往下面流口水了。那模样,看得刘浪都忍俊不禁。

  要是这会儿美女记者在这儿给他来张照片,估计等未来建国后就凭这张照片都能喝这位未来大将好几顿酒。这完全,一副饿了好几天的土匪猛然抓到一只肥羊的模样。

  “各位长官,这仅是战场上所缴获的,现在请梁中校给长官们汇报于井陉县和石门所缴获之物资。”张儒浩却是冲几个进入呆傻状态的将军们行了个军礼同时后退一步将梁文忠让了出来。

  他这其实也是在给未来大将,别那么小家子气,他这只是小头,后面,才是大头。

  “我各军于井陉县城缴获:武器装备方面计75毫米四一式山炮2门,70毫米九二式步兵炮5门,37毫米九四式速射炮3门,90毫米九四式迫击炮3门,7.7毫米九二式重机枪36挺,九六式轻机枪76挺,50毫米**式掷弹筒76具,三八式步枪4800支,南部十四手枪156把;弹药缴获计步枪子弹300万发,轻机枪子弹160万发,7.7毫米重机枪子弹200万发,日式甜瓜手雷4万枚,50毫米掷弹筒榴弹1.5万发,各口径炮弹合计约5万枚。

  我军于石门缴获装备为:4门75毫米四一式山炮,6门70毫米九二式步兵炮,4门37毫米九四式速射炮,6门90毫米九四式迫击炮,48挺九二式重机枪,152挺十一式轻机枪,152具50毫米**式掷弹筒,9600支三八式步枪,312把南部十四手枪。

  我军于石门缴获日军弹药库,应该尚储存有日军甲种特设师团一个会战份的弹药:计有各式机步枪子弹1200万发,手雷8万枚,各式炮弹9万枚。

  另,此次我军在日军第20师团井陉县仓库及石门仓库,缴获大量粮食、罐头、被服、防毒面具、钢盔、军靴、油料、炸药、药品等各类战略物资,其中,精米白面此类精粮超过250万斤,棉衣棉被及毛呢大衣等军用冬装高达77600套。

  此外,我军还缴获我**装备。。。。。。”

  “等等,等等。。。。。”另外一个陈旅长连连摆手喊停,“梁中校,你可别高兴得昏头了,缴获小鬼子的枪炮那是我们干掉小鬼子的结果,这**装备从何而来,我们可没互相干仗过啊!你这样说可是要犯大错误的。”

  “嘿嘿,陈旅长您是有所不知,先说这炮,是我们刘团长解放战俘营时根据战俘营一名连长提供的情报,第29军在撤退时推到滹沱河里的13门山炮和1门野炮,全部被战俘们给打捞起来了。而其余的,是在石门经过询问日军战俘,得知在石门战役,日军将缴获自第29军一级第53军的一些装备也给封存在石门,计有12.7毫米高射机枪9挺,马克沁重机枪22挺,捷克式轻机枪73挺,第三帝国式伯格曼冲锋枪350枝,第三帝国式驳壳枪650把,中正式及汉阳造步枪约4000杆,以及各类口径子弹十五万发。”梁文忠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这次,再无人发问,指挥部内一片寂静。

  在座的不管是师长还是旅长,全部被这一系列数字给惊呆了。

  虽然他们知道缴获很丰厚,就连未来军神这样一个大师长都忍不住出来想多吃点儿多占点儿,但当实际数据就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就算不用多吃多占,或许都吃不完。几百万斤的粮食啊!咋背走呢?

  先不说名目繁多的各类枪械,什么步枪什么轻重机枪,光是口径不同的各种炮,都超过了一百门。这对于几乎就没有射程超过2000米支援级火炮的红色部队来说,那就是能把人喜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的存在。

  “咳咳,各位长官,就这么多东西,你们看怎么分才合适?”刘浪一看这几位都不说话,只得主动说道。

  几位“老前辈”面面相觑,还是邓政委给未来大将悄然丢了个眼色,未来大将这才干咳一声道:“咳咳,老弟,师首长可说了,你是晋东此战的第一功臣,你说怎么分就怎么分,反正我老陈的人品你放心,就算给我386旅少分一点儿,给老陈的343旅多分一点儿,我保证绝不会说你的歪话。”

  浪团座不由翻了个大白眼。

  不说歪话,那是不是就要上来揍人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包括未来军神在内,所有人都默契的绕过了晋东司令部里的那个大神。显然,这意思也很明白,战功,可以分,战刀这种纪念品也可以因为面子问题分上一分,但战利品,却是任何人也休想插手。哪怕是晋东战区司令部,哪怕那位是领着上将衔的第2战区副司令官。

  “哈哈,我也一切听组织安排,绝不二话,反正我也不相信组织上能冻坏我343旅全体指战员,冬天,可就要来了。”红色将领也笑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大旅长也别话里话外的挤兑刘浪了,等赵师长和寸旅长过来,以刘浪为主,大家商量一个比较稳妥的分配方案出来。这一仗,可不光是我129师和第22集团军就能打的,第17师就不说了,就是第3军,也是出了大力的。”未来军神终于拍板道。

  至此,就已经确定了这批数量庞大战利品的基本分配方案。未来军神那意思就是,只有参与晋东一役的部队才有资格参与这批战利品的分配。

  当然了,未来军神这话里可也有讲究。

  第22集团军直接取代了独立团,那是将独立团直接提高到和第129师以及第17师并列的高度,以他们三家为主以第3军为辅的分配方案就是未来军神的意见。

  刘浪点点头,这样分配很合理。只是,这些日式装备除了6.5毫米子弹以外,其他对独立团的用处并不大,就算给了独立团,恐怕还得想着怎么运输,徒增麻烦。

  但刘浪还真不能随意送人,尤其是红色部队。这场仗,他们已经联系太紧密了。

  在汉口的刘湘来的电报里基本已经告诉了刘浪和独立团即将调防的方位,除了因为战斗力卓绝被那位看中以外,恐怕,不希望他和红色走得过近也是一个方面。

  必须得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能把这些东西给“卖”出去。

  恐怕,在座的这几位永远想不到,他们脑袋疼是想着多分一点儿,而刘浪脑袋疼,是想着怎么把分配的物资再给不露痕迹的“卖”出去。

  还好,在等着赵寿山和寸性奇的功夫,林小顺同志兴冲冲跑来的汇报让刘浪终于想到了一个把这些优良装备“卖”出的方法。

  脸色有些怪异的林小顺同志手里拿着的是来自北平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的密电。

  好奇的瞥了一眼林小顺有些小尴尬的脸,接过林小顺同志手里的电报迅速浏览了一遍的刘浪不由笑了。

  怪不得林小顺尴尬呢!整了半天,人家日军大将之所以这么眼巴巴急吼吼地想交换战俘,都是因为这个公爵继承人的存在啊!

  只是,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通过电台和他交涉谈判的中方这边的负责人之一,正是他想解救的西元寺少佐啊!

  而且,这本钱真的是下得够足的。至少从表面上看来是。换成谁是西元寺公望,估计都得领这个情。

  恐怕只有即将来华北赴任的杉山元看到后,会大骂寺内寿一这货的无耻吧!反正,刘浪是乐见其成的。

  甚至,在看到这封电报后,刘浪已经觉得野史上记录的两位日军大将的恩怨绝对不是初夜那般简单。

  不会还有“喜当爹”的狗血桥段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