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俘找不到“亲人们”,只是累的像条狗。

  但是,中方阵地,却是真正的遭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危机。

  危机,首先不是来自于日军,而是来自于自己人。

  是已经逐渐失去控制的战俘们。

  从离开日军阵地300米左右,在二货男的带领下,战俘们就开始小跑着前进。

  可到了后来,当距离日军阵地越远己方阵地越近的时候,队列就已经不复存在,无论跑在最前方的二货男和一百官兵以及懂得道理的战俘们怎么怒吼,战俘们也听不到了,从留着几分力到后来所有人干脆就是发力狂奔,一万多号人,从山丘上望去,也是铺天盖地的蓝色。

  对生的渴望已经让那些战俘们忘记了军纪忘记了同伴,他们只想快点儿跑,跑到安全的地方。都是当过兵的,知道别看枪打不到,但日军还有炮,一轮炮下来依然不会有多少活着。

  就连二货男这时候都弹压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万多人呼啸而过,向一里地外的己方阵地狂奔而去。那情形,就像是一群狂奔的野牛,任何阻挡他们的人或物,都会被他们撕扯的粉碎。

  如果,放任这一万多人就这样冲进阵地,整个防线都会七零八落,那对于任何一支还面对着日军的军队来说,都是极为可怕的。假若日军在此时开炮,不光是战俘们死伤惨重,阵地上的771团也将损失惨重。

  然后,直听见“哒哒哒”机枪的怒吼,距离跑在最前方战俘一百米左右的位置犹如遭遇狂风暴雨一般,激起一片尘土。

  那是高达十挺重机枪和五十挺轻机枪全力开枪射击的结果,早在数个小时前,刘浪就让工兵给他们在哪里设定好了射击位置。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在经历了暗无天日的两个月战俘营生活后,突然逃脱大难,那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以控制的。让难以控制的一万多人冲进阵地,那就是个灾难。

  要想让他们冷静下来,唯有死亡。数十挺机枪在宽达一千米的野地上用弹雨警告着这失去控制的一万多号人,不冷静下来,那等待他们的,不是生,而是死。

  一百米的缓冲,足以让跑在最前排的冷静下来,放缓脚步冲身后高声大叫,虽然也有猝不及防撞在一起导致踩伤的,但经过数分钟的慌乱过后,一万多狂奔的人群终究是冷静下来。

  直到这时,刘浪才挥挥手,一个军官挥动着手中的小红旗,一挺挺机枪才停止了射击,一队队士兵端着枪在各自排长的带领下向前快步跑去。

  “我想知道,如果战俘们对这样的警告视而不见依旧往前跑的话,你真的还会下令继续开枪吗?”未来大将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呵呵,绵羊如果敢冲击狮子的领地,那他们就不是绵羊了。”刘浪龇牙一笑。

  笑得未来大将心里隐隐发寒,他敢肯定,刘浪一定会开枪。

  很多人都把刘浪看成天才,属于头脑型的那种,但其实和刘浪接触越多,未来大将越发现,刘浪是个真正的军人,从细胞到骨子里都是,很多人只不过是被其披着温和的外表给蒙骗了。

  其杀戮果断一点也不亚于在军队里打磨锻炼了十数年的老牌军人,为了战争能够胜利,他从未吝啬过牺牲,不管是他自己亦或是中国人。

  未来大将对远在汉口的刘湘实在是充满了好奇,他是怎么培养出刘浪这样优秀的家族子弟的,仅靠着十数年来如同小孩儿过家家一样的川省大战这样的游戏吗?

  就算聪慧如未来大将,也万万想不到他眼前的这个胖子,可不是刘湘所能培养出来的,如果非要说培养,那是经历了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阿三的战争、和丛林猴子的战争,经历了来自红色北极熊数十年巨大压力,经历了欧美诸国数十年打压辛辛苦苦才开始民族崛起的共和国八十几年时间才培养出来。

  从来到这个时代,这个祖孙三代皆为共和国军人,从来不靠父辈权势只靠累累军功来闪耀家族荣光的共和国利刃就明白,想赢得这场让国家和民族伤痕累累的战争,想不付出牺牲,那只是个梦想。在国家和民族利益面前,没有谁可以不被牺牲,包括他亲手创建出来的独立团甚至包括他自己。

  至于说这些已经丢掉军纪的战俘,在他们疯狂的奔跑之前筑起弹墙,与其说是警告不如说是一次提醒,在战场上,没有人可以违抗军纪。曾经丢失的,必须自己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那就去死吧!

  鲜血,可以让他们找回曾经丢失的东西。

  与其让他们以后会继续耻辱的死在日本人枪下,那不如死在自己人手里。刘浪回答未来大将话里的第二层意思就是:狮群又怎么会坐等绵羊对他们进行攻击?

  还好,在机枪弹压下逐渐冷静下来的战俘们没让刘浪背负上杀自己的恶名,在一排一排全副武装士兵的引导下有条不紊的进入阵地并在阵地后方就地隐蔽。

  在日军看不到的山丘后,早在昨夜就出发的独立团工兵连就连夜挖掘了一条比野战标准还要深得多的战壕,防不了榴弹重炮,但防山炮多少还是管用的。

  看似过程很简单,但却是足足花费了大半个小时时间才将所有战俘包括因伤和身体虚弱落在最后方的战俘全部收拢完毕。

  “日军战俘已经抵达撤退日军处。”潜伏在距离日军阵地最近的曾经水也通过单兵通话器给刘浪汇报。

  “传令赵二狗,向目标0532区域开炮。”刘浪给身边的通信兵幺十三下令。

  与此同时,接到己方战俘已经抵达重新构建阵地最前沿的寺内寿一目光猛然变得阴森。

  “命令旅团炮队,向中国人阵地开炮。两个基数,打光为止。”

  在战俘抵达3000米外先前阵地处,严守待命的炮队就开始遵循军令后撤,一直撤到距离中方阵地5500米,远离对手山区11000米距离。

  己方战俘已经归来,此时就算对手的榴弹炮开炮,也已经基本脱离射程了。一直憋着一口气的寺内寿一要是还不报复,那还真不是寺内寿一了。

  预先准备用来攻打中国人阵地所携带的两个基数炮弹被要求全部打空,也可见寺内寿一对中国人的愤恨。只可惜第14师团距离此地还远,否则,一个炮兵联队48门炮都指向刘浪所在位置也不是没有可能。

  寺内寿一当然不会知道,刘浪远比他想象中更重视这次行动。独立团特种大队俞献诚率领着七个特种小分队全部出动堪比晋东大战,方圆四十公里内,从距离石门城池五公里开始,总共七队43个特种兵星罗棋布成为刘浪的眼睛,严密的注视着日军一举一动。

  包括距离此地足有十公里的第14师团两万多大军,都没有逃脱特种兵们的监控,如果日军炮兵联队真的出动,那同样倾巢而出的第17师,第129师、第3军第43旅包括独立团炮兵营所携带的所有榴弹炮、山炮、野炮数十门将会离开山区,在这处丘陵和日军来上一场晋东地区规模最大的炮战。

  105榴弹炮10门,山炮高达56门,野炮30门,近一百门大炮绝对会把日军最多不会超过70门大炮打得喊爸爸。

  当然了,炮是不少,但中方军队一样有短板,像129师很多炮兵已经就打过迫击炮,想让他们短时间内就操纵着山炮和日军经历过严格训练的炮手抗衡那多少有些痴人说梦。

  可刘浪,还是有杀手锏的。

  为此,刘浪甚至不惜暴露在晋东战区都没有发射过一枚的火箭炮连运动到距离阵地不过2500米的位置,只要日军敢于炮战,那暴风火箭炮就将第一次投入实战,对其炮兵联队进行饱和式攻击。

  恐怕,忙于和对方榴弹炮、山炮、野炮进行炮战的日军炮兵联队对于这种从未在战场出现大量杀伤地表目标的火箭炮是基本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

  如果能一举干掉其炮兵联队,那躲在山区里的2万大军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防御等着日军数万大军来攻,而是攻出去了。

  如果以暴露“暴风火箭炮”的秘密为代价来覆灭一名日军大将外加一个师团和一个混成旅团的话,刘浪觉得这个生意还是大可以做得的。

  只可惜,第14师团一直按兵未动,其炮兵联队更是远在15公里之外,以火箭炮高达一万一千米的射程也只能徒呼奈何。

  甚至有些希望寺内寿一破釜沉舟来上这么一招的刘浪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不能打一场打仗,那就只能不打仗了。

  在寺内寿一的命令刚下达,传令官都还没来得及转身的那一刻,中方的榴弹炮就开始发言了。

  在距离日军阵地大约2公里处,腾起的巨大火球很清楚的表达着中国人的意思:对不起,你们还在俺们的射程内,继续奔跑吧,各位。

  10门已经被卡车拖着走出山谷的榴弹炮尽情的展示着其高达一万米的射程和巨大威力。

  寺内寿一的脸色顿时犹如吃了一大坨翔一般,还是热乎的那种。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