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战俘离去的人数逐渐增多,刘浪不仅没有再出现,甚至再度传来军令,如果家乡距离此地超过一千里地的,路费增加至10块银洋。抵达陕西之后,还可凭着通行证去找当地的华商集团办事处,他们会帮他们购买回距离家乡最近的火车票。

  回家的待遇竟然奇迹般地再度提高,一直有些犹豫不决的战俘们很多重新有了决定。不管曾经的战友是挽留还是鄙视,他们都毅然选择了回家。

  二个小时的时间,络绎不绝选择离去的战俘高达5000余人,几乎是占了全场战俘数量的四分之一。

  看得远方拿着望远镜看着这边的赵中将都忍不住面露焦急之色,再这么走下去,他梦想的补充6000兵员的愿望就要落空了。如果再从民间招募再训练,减员超过一半的第17师要想走上战场,最少也得是半年以后了。

  他身边的未来军神同样面沉如水,也就并不是很操心兵员的唐中将要更镇定一些,第2战区阎司令官已经同意他们在此战之后就地招募补充新兵,这批曾经被俘虏过的士兵对他们的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大。

  不过,三名陆军中将都属于心思较深之人,不管是将焦急表露出来的还是埋在心底的,他们却都没有发言阻止的。

  那些拿着枪的士兵们可以唾弃这些曾经的同僚们“懦夫”,但他们这些做将军的却不行。

  他们之所以成为将军,不是因为他们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而是,首先是他们看得比旁人看得更远,才有资格站得更高。

  正如刘浪所说的,那些战俘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他们在日寇的枪口下没有投降,他们配得上刘浪给他们的再次选择的权利。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不是每一个都想当英雄,包括依旧还在站在战场上的将军和士兵,并没有多少人想当英雄。

  拿起枪,走上战场,更多的是因为无奈。不管是不是因为家乡被占领,也不管是不是因为感受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愤然拿起枪开始反抗,更多的人,其实不过是想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好儿子。

  所以,他们只能耐心等待,哪怕耗费了大量精力和钱粮才换回来的战俘全部走光,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眼睁睁看着。

  而在另一边,未来大将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兄弟哎!我的亲兄弟哎!该出去了,再不出去,人都可快走光了。”未来大将几乎是哀求式的给一直淡然望着前方的刘浪嘴里叼着从未点着的烟点着了火,“老哥我求你了,这些兵,可都是好兵啊!就冲着他们没投降小鬼子这一点,就是有点儿骨气的中国人,只要到了我的部队,好好教育,那都能成为一条好汉。”

  刘浪的眼中却尽是萧瑟。

  思索良久,终于开口说道:“陈旅长,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其实希望他们全部离开的。”

  “这。。。。。。”未来大将微微一愣,“为什么?”

  “因为,因为他们都想活着,他们都有太多的牵挂,他们的背后是一个家。”刘浪有些沉默的抽了口烟,喷出一阵浓浓的烟雾,“他们或许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一人战死,全家饿死,他们,从被俘虏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失去了所有保障。我只想,给他们的家,一个希望。虽然我知道我有些幼稚,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但,陈旅长,请让我任性一回。”

  刘浪当然最清楚这个时期的国军保障,可能除了中央军光头校长最嫡系的部队还有一定的伤残和战死抚恤以外,其余军阀部队几乎都没有,能有封战死的家书送回家都已经算得上不错。

  就算是中央军,伤残和战死津贴也不过十块大洋左右,低得令人发指。

  这简直就是整个近代史以来中华民族的通病,未来共和国对丛林猴子的那场战争,发放给烈士家属的津贴也不过才500人民币,虽然在哪个时代看着不算太少,但很多母亲却去边境上看一眼儿子的墓碑都做不到。因为,路上的花销太大。

  刘浪很清楚的记得,当已经是副军级的父亲谈起他年仅十八岁的战友牺牲在那片丛林里时的英勇没有哭,可说起年轻战友的母亲却在十年后才有机会来抚摸他的墓碑那一刻,泪流满面。

  一个扛着主力步兵师师长之衔肩膀上一颗金光奕奕将星的陆军少将,在说起自己看着五十岁的战友母亲满头的百发苍苍的那一刻,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放下了一切坚强,泪流满面。

  他和他的战友们,自从走上战场那一刻,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是握起枪在军令之下开始冲锋的那一刻,他们其中的绝大部分人,没对死亡有多少恐惧。

  因为,深入他们骨髓的,是那条在共和国军队中重复了几十年的军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军令一下,就算是死,也得面向着敌人阵地倒下。

  可是,他们还是有牵挂的,怕母亲会难过。怕母亲,连看一眼儿子的墓碑,都看不到。

  白发苍苍的母亲,在相隔了十数年的时光后,才抚摸上儿子冰冷的墓碑。白发和墓碑轻轻相触,犹如孩提时儿子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那一幕,那几乎是整个时代所有中国军人之痛,之殇。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贫穷。

  战争,是最可怕的烧钱机器。支持一场战争已经几乎将一个民族的财富都燃烧殆尽,一个本身就不够富裕的国家又有什么能力去安抚那些为祖国和民族付出生命的家庭呢?这本身就是一个两难的命题。

  所以,从来到这个时代,刘浪从一开始就没有怎么高唱为国为民的赞歌。他拼命挣钱,不过是希望告诉自己的弟兄们,你们和我一起,为了这个民族走向死亡,但你们放心,家人定然无恙。

  从波澜壮阔的卫国战争开始到未来的共和国,正是这些普通的士兵,他们军饷低下,没有抚恤,可他们,依旧成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他们战斗,为了这个国家很民族在战斗。整个卫国战争期间,高达300多万伤亡,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勇敢。而这一切,还是在他们深知,没有任何抚恤的情况下。

  中国的士兵,从来都是这个星球上最优秀的士兵,

  你也知道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他们不能死,我们就能随便死了?未来大将很想指着刘浪的鼻子进行反驳,可是,当看到一向铁血无情的刘浪眼里闪过的萧瑟,却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能跺跺脚丢下一句话,“你看着办吧!”

  是的,刘浪心底有着所有人都不知晓的柔软,尤其是在那名中尉连长检查自己队列,而士兵哭着回答,他的兵,没有死在战场上,却生生因为不屈服而饿毙在战俘营里的那一刻。

  刘浪愿意给他们重新一次选择未来的机会,给他们的家一个机会。那一刻勾起了来自未来回忆的刘浪,不是下令炮击己方阵地的铁血团长,不是刚刚和自己新婚妻子在誓师大会上成婚就毫不留恋转身奔赴战场的中国军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

  让他们自己选择未来,既是考验,亦是放生。或许,他们依旧会活得悲苦,在这个国家民族最危亡的时刻,但无论怎么说,他们还活着。

  因为,刘浪很清楚,战争才刚刚开始,不管这些战俘是加入独立团,还是129师,或是第17师,他们都将会战斗在整个中国最危险的战场上。他独立团很有可能会调往已经成为血肉磨坊的淞沪,129师亦会转战晋察冀平原,第17师自然会去往一天伤亡曾经超过的4万的中条山。

  这里的所有人,能活到战争结束的,十不存一。

  可是,离开的人还是逐渐稀少了,最终,没有了。

  先前站在山坡上的雪耻营也逐渐走下山,走入了战俘的队列,笔直的站着。

  远远的望着他们,刘浪忍不住鼻头有些发酸。

  虽然走了不下五千,但能留下这么多,却真的是大出他的意料。

  对于人性来说,经历过生死,才知道生的宝贵。选择离开,才是普通人最正确的选择。但这些战俘,这些本应该是由最普通的中国人组成的军人,选择了不是普通人该做的选择。

  狠狠地掐熄烟,刘浪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既然,他们选择留下,那,就该轮到他给他们惊喜,让他们知道,他们不会后悔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一次,没有一众将官在侧,唯有刘浪一人大踏步的走进山谷。

  依旧站着的战俘们看着刘浪重新走过来,全部挺起胸膛并起已经酸软到不行的双腿,努力站直,回望着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的上校。

  不过这一次,目光中,没有先前的仇视,更多的是羞愧和感激。

  羞愧是因为,比选择留下的他们想象的要多的多的人离开了,像个懦夫一样的离开了;感激的是,眼前的这个看似无情却很有人情味儿的上校团长不仅尊重了他们哪怕是懦弱的选择,甚至还兑现了诺言给每个人都发放了路费和衣服,足以支持他们回家。

  只是,这一次,他又该骂他们垃圾了吧!

  当感应到刘浪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重新站回队列第一排的中尉屈辱的将头低下,他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位长官的嘲笑。

  他的步兵连,走了最少一个步兵班。那些兄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然后,如同他预想的一样,刘浪笑了。

  狠狠的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