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280章 没错,就是骗你的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2-10 15:38:46 源网站:八一中文
  刘浪判别日军特务机关在战俘中掺沙子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脱衣服,看“减肥”效果咋样。

  对于刘浪这个来自未来的小蝴蝶来说,对整个战争期间日军对所有国家战俘的态度,简直是再清楚不过。

  一个对自己都小气巴拉扣了匹眼都要吮汁儿的倭族人来说,你能指望他们能把战俘喂得白白胖胖的?在东南亚战场上,可怜的美国大兵们被日军关了两年战俘营个个都瘦成了面条,因为饥饿而死去的,更是高达战俘人数的百分之五十。

  刘浪相信,对美国牛仔都这么狠厉的日军更加不会对中国战俘另眼相待,如果真要有所差别,那最大的可能是,中国战俘的待遇恐怕还比不上美国大兵的二分之一。国力越是虚弱,其命运,只能会是更凄惨。

  刚刚大踏步被李克商召唤出队列的一百多号人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他们就算不是每个人都被毒打过,但清晰的肋骨条已经很清楚的显示出他们在战俘营里所遭遇的非人待遇,一天有一个馒头恐怕都是妄想。

  而刘浪派出的一百号人,主要工作,就是检查战俘们的胖瘦,体态正常的人,自然全部都在他们的记录范畴之内。而发放给他们的编号,就是定位他们的主要依据。

  “长官,长官,我不是自己想当日本人的特务啊!”一个三十许的中年人从队伍中站了出来,很畏惧的在几乎可以将他刺穿的上万道目光中走到刘浪面前,普通一声跪下,哭嚎着:“我的老婆孩子都在日本人手里,不帮他们办事,他们就会杀了他们的啊!”

  “滚!”刘浪看都没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中年男子一眼。

  当看着男子连滚带爬,甚至从箩筐里拿了一堆馒头塞到衣服里都没人管以后,队列里陆陆续续又垂头丧气的走出十几人跪在地上。

  “卫大疤子,你个狗日的竟然也投降日本人了。你忘了你弟弟是怎么死的了?”队伍里有人惊怒交加的怒吼道。

  显然,这里面有人竟然不是日本人放进来的汉奸特务,而是正宗的战俘。

  跪在地上一个疤脸汉子却是一脸惨然,低着头紧闭着牙关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理由,自从你们选择当了日本人走狗答应为他们做事并且享受因此而带来的便利,哪怕就是多吃了一口狗粮,那也是背弃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汉奸的名头会让所有中国人除之而后快。”刘浪冷然扫了一眼垂头丧气跪在自己眼前的十几人,“我事先答应过不杀你们,也不想你们的血脏了这片地,但日后再若相见,你们若是还在日人阵容中当狗腿子,那定然就是生死大仇。”

  “所有人,除去鞋袜,就可以滚了。”

  “长官,你太仁慈了,应该剥光他们的衣服,再让这帮畜生们滚蛋。”

  “杀了狗日的,竟然替日本人办事。”

  战俘们的滔滔怒吼声让一帮混进来的特务们俱是面无人色,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除去鞋袜,生怕刘浪改变主意。

  “你们两个站着别动,其他人滚吧!”刘浪指着其中两个人,对其他人挥挥手。

  十几个人赤着脚,在上万人愤怒的目光中狼狈离去。

  除了被刘浪用手指着的未敢动弹的两人,就只剩下那个被士兵队列中被称呼为“卫大疤子”的刀疤脸一直埋着头跪在那里没有动,跪在一左一右战立不动的两人之间,鞋袜亦没有除去。

  两个赤着脚相隔大约三米站在沙土地上的男子脸色皆是一白,身形变得更加畏缩,试探的问道:“长官,为什么不放我们走?”

  “呵呵,很简单啊!”刘浪嘴角弯起一丝弧度。“谁让你们是日本人呢?”

  “长官,冤枉啊!我叫张老三,家住热河黑龙集,是逃日本人的兵灾躲到北平来的,因为要养活一家老小才被迫帮日本人做事。长官,您可以去北平调查啊!我老婆孩子还在北平等着我呢!我家就在南城墙根儿那块儿。求长官开恩,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当汉奸了。”其中一个男子顿时叫起了撞天屈。

  “喜多诚一的确不容易啊!将手伸进河北几年了不说,连自己本国特务的身世都编排的天衣无缝,我相信,如果我派人去调查的话,也一定会有张老三这个小人物,甚至还有妻子有孩子,对吧!”刘浪微微叹息的摇摇头。“可是,你们日本人那!做事做得是够细致,就是还细得不够狠。如果,你们都把自己的脚给砍了,恐怕就再无人能认出你们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了。”

  刘浪这一说倒是把战俘们都给说愣了。他们还在说胖上校是怎么确定这两个人就是日本人呢?原来,竟然是因为他们的脚。除去鞋袜,不是故意折腾他们,而是看脚识人来着。

  只是,难不成日本人都长着六根脚趾不成?

  站在最前排的一列战俘瞪大了眼珠子,也没看出这两个“日本人”的脚有什么不对,上面并没有多出一朵花来,更没有刻着字说:我是小鬼子。

  包括两个被刘浪指着留下来的两个北方话说得很溜的男人,也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己的脚,貌似,也不算白啊!

  “哎!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刘浪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们日本人够狠够绝,把所有的特务从小就留在中国,无论从形体语言和行为习惯上都和我中华之人毫无二致,那神仙也分不出你们了。可是,你们日本人习惯穿的木屐出卖了你们,你们不觉得,你们的大脚拇指和第二根脚趾习惯性的会分得开一些吗?”

  此话一说,两名男子脸色猛然大变,不由自主的将脚往后一缩。

  “哈哈!”刘浪放声大笑,“这下,没话说了吧!”

  “长官,我的脚趾没问题。”其中一个人还不死心。

  “是啊!你最少在中国生活超过五年,早已穿惯了布鞋自然没问题。”刘浪回答道。“但你,却心虚的将脚藏起来了。”

  “你刚才在骗人?”男子脸色难看至极。

  “是啊!我是骗你了。只不过你太蠢,一骗就上当了。”刘浪理所当然的的点点头。“知道为什么先前我说你们是日本人吗?那是因为,你们都说是我中华北方人,但,你们的腿实在是太短了。如果能给喜多诚一托梦,麻烦帮我告诉他,能矮子里面挑高个再来中国当特务行吗?”

  一边说,一边扭头向后看,“拖下去,给我宰了。杀中国人老子可能还能留手,杀日本人,老子可是不介意多宰几个的。”

  “小心。。。。。。”第一排的士兵们惊呼起来。

  就在刘浪扭头的那一刹那,两名男子竟然各自手持一把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短刃,恶狠狠地朝刘浪刺去。

  显然,他们真的就是日本人。在暴露之后自知必无幸理,大有要和刘浪同归于尽的意思。

  战俘们目睁欲裂,却无可奈何。

  刘浪毫无防范不说,他们的距离又实在是太近了,不过一米多。而距离刘浪的卫兵,最近的也在五米之外。

  更让已经恢复了士兵身份的战俘们无奈的是,那整整齐齐站着看似很雄壮的四名士兵竟然是银样镴枪头,不光是看到长官即将遇刺没有任何反应不说,反而还傻不呼呼的将目光投向那两个尽露狰狞的日本特务。恍若看戏的他们,竟然除了目光转动以外任何事都没做,包括他们手里的枪,一动未动。

  真特娘的一群蠢货。距离刘浪最近也最少有七八米的李克商鼓起身上最后的力气,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跃起,他不能让刘长官死。因为,他为自己骄傲过,为一群曾经战败屈辱投降过的败兵们骄傲过。

  但比他更快的,却是一直跪在两名日本特务之间一直跪着并没有走的那个刀疤脸,猛地蹿起来,用背部挡住其中一名日本特务的刀锋的同时,也狠狠地用手向另一名特务的腰间抓去。

  他竟然想一人挡住两人。

  显然,这并不是他能做到的。尤其是那两个日本特务身手还不错的时候。

  被挡住前进方向的那名日本特务怒吼一声“八嘎”,眼神中闪过凶戾,手下毫不停顿冲着近乎是找死的刀疤脸的背后扎去,而另一人根本毫不理会身后的动静,挥着长不过十厘米的短刃扎向刘浪的小腹。

  刀虽然并不长,但他有理由相信,只要扎中,就算那名被关东军称呼为“野兽上校”的帝国大敌的脂肪层再厚,也会被他戳穿,然后才戳中肝脏,救无可救。

  刀锋,距离尚未回头的刘浪的腹部,最多不过五厘米了。日本特务的眼神里不光是满满的凶戾,更多的还有欣喜。只要干掉那个帝国大敌,就算他下一刻就会死去,那他也是帝国的英雄。

  可是,下一刻,浓浓的惊惧取代了欣喜。因为,已经猛然回头的刘浪,眼中并没有因为利刃即将临身的惊惧,更多的,是冷色,还有怜悯。

  一只手,以远比他更快的速度伸出,秒至巅峰毫无差池的握住了日本特务的手腕,犹如铁钳一般,让日本特务的手再难以寸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股更大的巨力袭来,透过胳膊直达足部,然后,他就离开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成了一只可以翱翔天空的小鸟。

  是的,当李克商刚迈了第二步,就惊讶的发现,那名距离刘浪最近的日本特务猛然起飞了,犹如屁股上安放了火箭。甚至,还手舞足蹈的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猛然向另一名特务砸去。

  “咚”的一声闷响后伴随的是一声更可怕的“咔嚓”,那绝对是骨头折断的声音,两名日本特务犹如火星撞地球一般撞到了一起,飞翔的小鬼子用脑袋撞上了另外一名日本特务的胸部。

  人的头骨很硬,至少是比胸骨硬,被撞飞至两米多远的日本特务痛苦的翻滚着,胸部肉眼可见的凹陷下去,胸骨显然全部折断,就算没有被断骨戳破心脏相信他也活不长了。

  而头骨硬的那位,则更惨,脑袋是硬了,但他的脖子却很脆弱,经此一撞,脖子以很奇怪的角度扭着,只有身体在以极为可怕的方式抽搐着,犹如一只被生生扭断了脖子的鸡。

  除了见识过刘团座凶残的雪耻营数千人,其余战俘皆呆若木鸡。

  什么叫秒杀,他们总算是见识到了。仅不过一秒,那个可怕的胖子就干掉了两个人,那还是他的头扭过去的时候。

  只是,日本特务也没有完全做无用功,虽然对刘浪没有任何威胁,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刀,就插在那个悍然挡住他们前进路上的刀疤脸的背上,仅露刀把。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