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未来大将是386旅旅长,貌似和343旅不搭边,但这位可是红色部队战略大转移时红色干部团的团长,又是周公手下最得力的爱将,论党内资历论军中资历在第18集团军6个旅长里妥妥的第一位。

  像120师的一位还在军政大学学习未到职的旅长,在革命以前还是他的书童呢!他安排两个少校营级干部丢下手头上的活儿到386旅的地盘上开个会,自然不会太难。

  已经升任营长的大黑脸和未来大牙中将两个人这会儿还在抓耳挠腮呢!团部通知他们跑386旅771团第2营野战指挥所开会,结果人一到,却发现整个指挥所除了他们两个,再无其他任何人。

  他们俩的警卫员都被挡在最少200米之外,负责警卫指挥所的最少也在150米开外。

  这是?咱俩打仗出啥问题了?要秋后算账?两个大风大浪都闯过来的老革命颇有些蛋疼的拼命回忆在这娘子关数日他们的战斗经历,可恨不得挠破头皮也找不出自己有什么指挥失当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意外,那也就是打的仗少些,基本都在干搬运工的活儿。

  “你狗日的是不是私藏什么战利品被军法处逮着了?”未来大牙中将有些心虚的瞅瞅自己老友,“放心,你给老子说,老子一准帮你扛下来,不能说我们俩都因为这个栽进去。”

  “哼哼,好你个梁大牙,你这是不打自招啊!敢情是你个狗日的牵连的我,说,藏啥了?”大黑脸冷哼一声。

  “嘿嘿,这不是想着打完仗回去,你要和红漫妹子成婚嘛!我寻思着给你们弄点儿贺礼,想着红漫妹子喜欢手枪,就瞒了把手枪没上报。”未来大牙中将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真的?除了这没别的了?”大黑脸一脸不信。

  虽然隐瞒战利品不上报是犯了错误,但一把手枪,可不至于把他们两个营级干部弄到这边来审查。

  “对天发誓,真没别的。”未来大牙中将言之凿凿。

  “嘿嘿!”指挥所外传来一声轻笑。

  “谁?”两人脸色一变。

  “原来是这样啊!二位,你们可犯大错误了,若是不贿赂我一下,可吃不了兜着走哦!”嘴唇上挂着两片小胡子的刘商那张笑盈盈的胖脸出现在受惊了的两人面前。

  “刘商兄弟!你怎么在这儿?”两人惊喜交加,左右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一个健步上前把刘浪给拽了进来,“可不能胡说,师里通报过,营连级干部都可以从这次缴获里领一把手枪自用,老梁这完全合乎规定,就是没写战报上而已。”年轻老爷子的反应却是一等一的快。

  “哈哈,这次可不像以前,缴获足够多,而且还有好几支部队来抢,我估计你们就算全部藏了,只要有本事别被什么独立团啊!什么第3军啊!发现了,你们师长旅长也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吧!”刘浪却是笑得牙花子直冒。

  “我的大兄弟哎!藏一把都够提心吊胆的了,还被弄到这儿来审查,你可就别说那些了。独立团那位刘团长可是厉害的很,我们旅长也是不敢轻易糊弄的,昨天开会还专门说了,谁要是私藏武器被人家独立团后勤处给发现了给他丢脸,谁的部队就不参与这次换装,你说我们谁敢冒那个风险那!”未来大牙中将哭丧着脸说道。

  “哈哈,得,得,不逗你们了。”刘浪哈哈大笑。“想送礼简单,但小鬼子那些破枪还是算了。”

  转身走向门外,拎进来两个大皮箱,当着因为犯了点小错误正在担心的两位的面打开,闪着黑幽幽光泽插在箱子里一排样式威猛的手枪差点儿没闪瞎两人的眼。

  “20把从四川华美公司购入的黑星手枪,每枪配100发子弹,权当我这次为两位晋东大胜之贺。”刘浪微笑着说道。

  “这么多,我们也用不完啊!”大黑脸激动得不行。“我们能送人不?”

  “哈哈,当然,送给你们,就是你们的,爱送谁送谁。”刘浪哈哈一笑,建议道:“不过,我建议,因为此枪后坐力稍大,还是送给一线指挥员较为适合。”

  “至于杨红漫同志,还是用这个比较合适。”刘浪一边说,一边从穿着传统商人马褂的怀里掏出一把柯尔特-勃朗宁1908手枪丢给大黑脸。“刚刚梁营长说等打完仗您就会和杨红漫同志完婚,来得匆忙,没有准备什么礼物,那就送这个给你们二位当新婚礼物,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吧!”

  刘浪一边说,一边变戏法般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件薄如蝉翼深黑色的马甲递给大黑脸。

  这可是刘浪专门为未来奶奶准备的礼物,直到3天前,才由华商集团从四川送过来,几乎是用尽了独立团最后一点存货。每每一想到未来的自己没有了奶奶,刘浪就无比忧心。

  虽然自己不过是一只来自未来的小蝴蝶,无法撬动历史沉重的固有车轮,但

  “独立团的蚕丝防护衣?”两人忍不住惊呼一声,面面相觑。

  这哪里是什么来得匆忙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完全是早有准备好吗?如果这都不算礼,那就没有什么可以称之为礼物了。

  日本人拼刺时在腹部裹上厚实的千层布来减少刺刀伤害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做为友军,独立团连级干部以上者才有资格佩戴的腹部野蚕丝防护布他们也是知道的,能防火能防刀刺,就连日本人锋利的刺刀都刺不穿,绝对的保命好玩意儿。可这玩意儿绝对稀罕的很,听那个腹部被戳了几刀没受致命伤却是因为枪伤才住院的连长吹牛说,因为产量极低,独立团出征时连级干部发的主要是护腹,营级干部护胸,只有上校级长官才有一件能护住所有胸腹的防护衣。

  哪知道刘商竟然神通广大到连独立团最高长官级别的防护衣都能弄到不说,还就这么轻描淡写的送了出来并说是来得匆忙没准备什么礼物。

  “刘兄弟,这礼物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你常年走南闯北的做生意,现在又是兵荒马乱的时候,还是你穿着更好。”大黑脸却是摇摇头,竟然出乎意料的拒绝了。

  “嘿嘿,刘营长,我这可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杨红漫同志的。你要是不代替她收下,那我可还得千里迢迢跑陕北去送,到哪儿了,你明白的,可不是送几把手枪就能走得了的。”刘浪微微一笑。

  这句大实话倒是说得两人都笑起来。以刘浪在哈达铺送红色部队礼物的大手笔,若是再去红色根据地,恐怕就不是所谓的破费,搁一般富豪早就送破产了。

  “行,那我就代红漫妹子收下了。”大黑脸略一思索,也就不再矫情了。“借你吉言,如果我生儿子了,你这个当叔叔的来帮他取名。”

  反正从几年前开始他们就不停的从这个亲红色的商人处拿好处,早已拿到手软,人情早就欠大发了,现在再多拿一件貌似也没那么不好意思了。

  尤其是大黑脸竟然有种奇异的感觉,貌似,从这个小胖子手里拿东西,他真没什么心理负担,甚至,还有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这中令人有些挠头的不是太要脸的想法一直被大黑脸深深埋在心里,从未对任何人提及。难不成,真像小胖子所说的,他们是亲戚,拥有共同的祖先?血脉一事,真的是太奇妙了。

  年轻版大黑脸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他拿的可是藏在胖子躯壳里来自未来的亲孙子送来的礼物,他若是还有心理负担那才真叫见鬼了。

  “咳咳,行,就是我取的名字或许会有点儿土。”刘浪忍不住咳嗽起来。

  给未来的自己的爹取名,这真是一种旁人难得的体验啊!

  “哈哈,哪能呢?我们刘家人从不是靠名字,靠的是实力,再土的名字都不是事儿!”年轻版大黑脸哈哈大笑。

  刘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搞了半天,刘家三代人名字都土得掉渣,搞了半天都是这种思想在作祟。

  “嘿嘿,刘兄弟,结婚又不是红漫妹子一个人的事,总不能给光送她,还有,给刘黑脸啥好东西?拿出来也给我老梁开开眼呗!”一旁的未来大牙中将眼巴巴的说道。

  虽然嘴里说得是刘黑脸,但那眼神里表露的意思却是很明确,都是兄弟,给他不给我,不太合适吧!

  “那就送两位一人一个小玩意儿。”刘浪却是仿佛早已料到,又从犹如机器猫肚兜一般啥玩意儿都有的马褂下掏出两把独立团特种兵们才有资格用的制式军刀,连刀带鞘一人丢了一把。

  都说刀枪才是男人的最爱,这种仿制来自于未来的多功能军用排障刀更是这个时代的独一份儿,别说国军没有,就是日军和现在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都没有。曾经提着一把菜刀就能当武器上阵冲锋的这两位要是不喜欢,那刘浪敢把头搁这儿。

  当然了,不管是手枪还是军刀,刘浪可都不是拿来好看的,那都是他悄悄武装年轻版大黑脸的,只有他好好的活着,才有未来的小刘浪啊!刘浪可不希望因为他到这个时空了,未来的自己却没了。虽然有些搅,但无论如何,他都得保证年轻版大黑脸好好活过战争年代。

  “哈,这才是好玩意儿!”未来大牙中将抽出刀鞘里的排障刀,眼里放光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刘黑脸一人可用不了两把,那不成扈三娘了嘛!我只能帮他用一把了。”

  对于这种吃着果子说粗话的,两个姓刘的只能是不约而同的翻了个大白眼。别说,这一刻,两人还挺有默契的,冥冥中的牵扯真是可怕。

  “还有个礼物!”刘浪却是笑道。“不过,现在给不了你们,估计得明天早上了吧!对了,你们得有心理准备,因为特殊原因,估计这685团的营长是干不成了。”

  “我还有事,得先走了,你们也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还未等大惊失色的两人说话,刘浪就丢了一句话撒开腿先撤了。

  直到离开野战指挥部一百多米,一直憋着的刘浪这才放声大笑。

  终于,他把老爷子经常用于他身上的招数给反用回去了,估计这两位今天这一晚上算是睡不着了吧!

  不过,在战争的初期,老爷子的位置就向上动了动,到未来,老刘同志肩章上的将星会不会也有所变化呢?刘浪倒是有些期待。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