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289章 这酒必须喝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9-01-17 16:35:11 源网站:全书网
  因为庆功宴不是一家单独,而是是几支友军以及井陉百姓一起庆功联欢,当下几个人简单的分了个工。都不去各自部队,去友军那边。

  未来军神率队去17师,邓政委陪同赵寿山去343旅,未来大将陪同刘浪去386旅,红色将领则去独立团。

  这个分配也是有讲究的,未来军神和赵师长是同级,他去17师最合适。129师来了两支主力旅,正好赵师长和刘浪一人一个。红色将领做为一名陆军少将去慰问老百姓和独立团,也算是高规格。

  至于美女记者,却是没有单独分配任务,她本来在前线就是做为一个很超脱的存在,各大指挥部都能进得不说,就是各类军事会议她也可以旁听。那可不是因为她的身份是随军记者,纵观全军,也没有那个战地记者能牛叉到一个警卫班随行保护,各大指挥部都随意进的地步。

  也不是因为她和刘浪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算刘浪再天资纵横日后必青云直上,但现在他也只是个小上校,就算是他自己,见了诸位少将中将也得立正问好谨受下属的礼节,那就别说可能只是他的一个女人了。

  柳雪原能在晋东前线如此,靠的是她自己,靠的是她手里的笔。她记录着小人物的光辉,传递着在敌寇漫天炮火中官兵们的英勇和不屈,赢得了中低层官兵尊敬的同时,在民众中也积累了足够的声名。而无论是129师或是第17师,都需要她能更真实的将前线的情况向民众传递。

  倒不是说未来军神和赵中将希望靠柳雪原来帮他们宣扬名声,而是,他们做坐的位置,必须得这么做。他们代表的,都不是他们自己。

  未来军神需要传达给民众们的不光是129师,而是整个红色部队,红色党人需要民众能看到他们抗日的决心,而不是某一些人别有用心的说红色部队之所以愿意成立联合阵线只是因为想获得喘息之机。

  可以说,这一仗的主要成果,不仅是歼灭敌军多少亦不是缴获多少,而是能向全国证明,红色党人做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可以政见不同,但保家卫国的心是一样的。

  而赵中将的情况不太一样,或者说他的处境更为艰难。做为“西安事变”杨虎城将军的嫡系属下,做为西北军的一支,第17师早已被边缘化。但边缘化还不是最可怕的,那顶多也就是拨款减少装备陈旧,最可怕的是随着战损越来越大,各类人员装备物资得不到补充的第17师指不定那一天就会被撤销番号,彻底的消失在战争中。

  消失,就意味着遗忘。第17师所有的辉煌和伤痛,彻底被岁月遗忘。战死的士兵,坟茔从此在山野中孤孑;伤残的老兵,就此沦为乞丐;活着的,或许从此就成为炮灰,直到第17师再不被任何人记起。

  可以说,对于赵中将来说,柳雪原几乎和刘浪一样重要,一个帮助他和第17师获得胜利,一个帮他宣扬胜利。晋东一战之后,他17师之名响彻中华大地,谁敢轻易裁剪他们?就算是光头大佬,再不喜欢他们,恐怕也只能捏着鼻子又发奖金又发勋章的。

  所以,对于美女记者想去那支部队采访和记录,这几位却是从来都不管的。

  很自然的,柳雪原选择去386旅,唯恐刘浪觉得诸多长官的面怕不合适不同意,这位干脆听完了分配方案后就直接喊上严七官带着一个警卫班和三川儿就先走了。

  几个长官都是年过40的中年人了,经历的事多了去了,对于这些小儿女情怀自然是不那么在意,都是微微一笑便各自离去。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老弟。”未来大将看着美女记者离去的身影,调笑刘浪道。

  一向伶牙俐齿言语上从不吃亏的刘浪却罕见的沉默了。

  俗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柳雪原对他的一腔深情,他又如何不知?可是他家有贤妻,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如果说,让他和范大师长一样,凡是喜欢的全都娶进屋,对于他这个来自现代一夫一妻制概念早已根深蒂固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过背离本心了。

  当然了,从心出发,面对如此才学而多情的女子,绝大多数男人是很难不会去喜欢的。浪团座不是神也不是佛,亦属于普通雄性生物的一种,他一样也会心动神摇。

  只是,他知道,他终究是不能跨出那一步的。如果他以后还想在国内混的话。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分吧!和小洋妞一样,她和他,注定只能默然守望。有些时候,爱情,并不一定非要据为己有。

  见刘浪不说话,未来大将却是极为豪迈的一笑,拍拍刘浪的肩头,“你的难处,我懂。人说大丈夫在世应该建功立业岂能儿女私情?但我却认为,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你我虽身怀家国天下之理想,但情之一字,又有几人能堪透?柳记者是个好姑娘,就算不能共白头,但别负她。”

  “嘿嘿,得了,情爱毕竟和战场不同,有些道理给你说了你现在也不会懂,等再过几年,你就会懂的。先不谈这个,走,喝酒去。”未来大将见刘浪依旧纠结得有些愁眉不展,微微一笑安慰道。“今天,就是个喝酒的天气。”

  “走,不醉不归。”刘浪终究也是豁达之人,放下满腔心事,大踏步的向772团驻地走去。

  就像未来大将说的,现在解决不了,那就放在日后再说好了。时间却是解决所有的最好武器,无论是仇恨还是情爱,都会淡淡的烟消云散。

  可能,唯一无法消除的,就是民族间的大仇。至少80多年后的刘浪,在那个可怕的训练营里,差点儿没凶性大发将一名日本特种兵给生生揍死,原因不过是看着他就不爽而已。

  先到的是772团驻地,一千多人以排为单位,围着一口煮得喷香的大铁锅,席地而坐,正吃喝得热火朝天。

  早就得到通报迎接出几百米的叶团长和王副团长陪着未来大将和刘浪走进场地,王副团长嗓子犹如破锣但声音却是够大:“同志们,都把酒给老子放一放,嘴里的肉赶紧给老子吞进去,旅长和刘团长来看望大伙儿了。”

  从他身边的几个步兵排开始,逐渐向远方蔓延,一听说旅长来了,忙都放下手中的杯子,都慌忙拿着袖筒擦擦油乎乎的嘴,往这边涌了过来。

  “哈哈,你个老王啊!老子是来和同志们一起喝酒吃肉的,又不是来训话的。”未来大将笑道。“让同志们都坐原位置上不用都跑过来。”

  “看您说的,就算是来喝酒的,您可不也得先讲上两句,同志们可早就盼着您来了。”王副团长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和自己的顶头上司狡辩着,一边冲着坐好逐渐变得安静的官兵们吼道:“同志们,我说得对不对?觉得对的,给老子鼓掌。”

  “轰”的一声,掌声如雷。

  “旅长,您就讲两句?”一旁的叶团长也劝道。

  “行,那我就讲两句。”未来大将见也推辞不掉,跳上一块大石头,鼓足中气:“同志们,我今天没有多的话,就两句话。一是:今天是我晋东前线全军的庆功宴,所有人,只有一个任务,就是给老子好好的吃,好好的喝。”

  看看772团官兵兴奋的脸,未来大将又继续吼道:“第二,今天来看望大家的,我只是个陪客,主客是独立团刘团长,他代表联合指挥部来看望同志们,来,鼓掌欢迎刘团长,请他给我们讲几句,还有,刘团长酒量甚豪,今天你们要是不能陪刘团长喝好,出去就别说是老子的兵。”

  “哈哈,旅长,看您说的,刘团长也不是别人,不说和每个同志都喝上一杯吧!这连级以上干部总得每人敬他一杯吧!放心,刘团长如果不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我王金山明儿就不当这个副团长了。”王副团长那副“李云龙”的嘴脸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前排站着的所有人都笑起来。

  刘浪一脸黑线,这是土匪窝吧!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咋听着如此瘆人呢?

  不过,如果敬酒是挨个按人头敬的话,一个步兵团9个步兵连,连长副连长达18人再加上最少6个营级干部和3个团级干部一人一杯的话,27杯酒下肚,刘浪估计自己这对酒精几乎免疫的身体也掐不住了。毕竟,前面还喝了三斤多呢!他们想灌酒的意图妥妥会实现。

  只是,敬酒真不是这样敬的。刘浪决定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未来酒场上是怎么喝酒的。

  所以,当刘浪跳上大石头,拿手往下压压,待场子里逐渐变得安静后,提足中气吼道:“772团的弟兄们,估计都认得我,是不是?”

  还没等人家回答,浪团座笑容满面的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像我这么帅体型的人,估计不用见光听说也认得了。”

  “哈哈!”官兵们都笑起来。

  仅一句话,刘浪就成功的将自己和这些普通的官兵们的距离给拉近了。而且,不是那种首长强自进入他们世界的拉近官兵距离的感觉,就是一个和他们开着玩笑的小弟或者兄长,如果他不是穿着一身国军上校制服的话。

  “各路长官如今都在各支部队与弟兄们同乐,但我却独独选择了772团,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在旧关,是你们和我独立团的弟兄们一起狠狠揍了小鬼子第28骑兵联队和步兵第39联队一顿,而且这一顿那,揍得有点儿狠,直接把他们给揍得都没命回了。如果不是你们的英勇付出,就不会有旧关战场的胜利。

  所以,我来了,来找你们喝酒了。”

  “来,弟兄们,都给我端起杯。”刘浪接过柳雪原递过来的土陶碗高高举起。“现在不是长官训话,是弟兄们的庆功宴,是好汉的就一起陪我喝几杯。”

  这话一说,772团的官兵们那还能忍得住,都纷纷拿起放置在地上的酒杯倒上酒学着刘浪的模样高高举起来。

  看着身边的叶团长和王副团长也端着陶碗举起来,未来大将直跺脚,在心里暗暗吐槽:“一帮蠢蛋啊!人家一句话,就让你们一千多人一起举杯,有些人唯恐自己不够好汉,还把个至少能装2两酒的陶碗倒得满满的。”

  如果照这样下去,未来大将很怀疑,最终倒下的绝不会是刘浪,而是自己手下这一千多号官兵,包括两个傻不拉几的正副团长。

  可人家刘浪的话,真的很难令人拒绝啊!当听到刘浪后面的话后,未来大将也只能哀叹一声,示意勤务兵给他的酒也倒上。特娘的,小胖子不仅能喝,更能白活。

  “半个小时前,我和刘师长举杯欲痛饮庆贺胜利时,刘师长说这第一杯酒得敬为胜利付出牺牲的烈士,你们说,应该不应该。”

  “应该!”举起酒碗的772团官兵们吼声如雷。

  满是欢笑的眼睛里都溢出浓浓的忧伤,772团在旧关一战,付出了200余人阵亡,400余人负伤的惨痛代价,伤亡率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五。有数百人,是再也不能坐在这里高声谈笑着喝酒吃肉了。他们很多人,甚至从参军到战死,都没吃过一块肉。

  “这杯酒,我们得替他们喝了,因为,他们在这里,永不会离开,也从未离开。”刘浪指指自己的胸脯。

  虽然指的是肥肉,但所有人知道,那是心。正如刘浪说的一样,最好的纪念,是将他们放在心里,不忘。

  “干!”王副团长眼含热泪吼道。

  未来大将咬着牙一口也将碗里的酒干了,这碗酒不喝,连他都觉得对不起人。

  实在是某人指着胸口说着“永不离开,也从未离开”太动人心弦了。

  柳雪原则是迅速记录下自己的晋东战地日记之终章:他们从未离开。

  “至于说第二杯酒,刘师长是提议敬我们自己,真是因为我们敢于迎着日寇的子弹和炮弹而上,我们才有机会获得胜利。但我更觉得,迎着敌人的子弹和刀锋而上是我辈军人之职责,自从穿上这身军装,我们的命,就不只属于我们,属于父母,而是,属于整个国家和民族。

  这片土地,孕育了我们的祖先孕育了我们,当他们在日军的铁蹄下哀嚎时,我们还能如何选择?没得选,只能上,哪怕死。

  所以,这杯酒,我们敬我们身上这身军装,是军装给予我们责任,给予我们卫护我中华民族之勇气。现在在这里是数千乃至上万深蓝色深灰色军服,但在我们看不到的淞沪战场,数以十万的穿着军装的热血男儿们正在前赴后继,我们也应该敬他们。”

  “干!”叶团长也豪气干云的大吼,一仰脖子,少说一两多白酒就生生咽下。

  哪怕他已经有些脸红脖子粗。

  未来大将只得龇牙咧嘴的又陪着干了一杯,特么这杯酒他要不喝,都不敢穿军装了都。

  到现在,就连他都有些好奇,刘浪会用什么方法让全军喝下第三杯酒。当然了,他早已让勤务兵备好第三杯,他有种预感,这第三杯,恐怕得比前两杯更有必须要喝的理由。

  一旁的柳雪原也喝了一大口,眼睛却是弯成一弯月牙。聪慧如她,从这儿已经多少猜到了浪胖的用意:别跟我谈喝酒,论喝酒我行,论劝酒我更行。

  以她对浪胖的了解,恐怕他最少会灌每个人三大碗进肚,因为,这连续两碗酒都不得不喝,第三碗那还不得理由充足得让人感天动地的?

  先前担心刘浪真的喝醉了的她此时彻底放下心来。有这三碗酒下肚,恐怕,他的对手得少上一半。

  “这第三杯,刘师长曾建议说要敬我,说是因为我的运筹帷幄才有了这场大胜,被我拒绝了。因为,这场大胜,是属于晋东前线全体官兵的,我岂能独居首功?但在这里,我却要说,这第三杯,你们的确得敬我。”

  不说772团官兵们有些懵逼,就连未来大将也是小手一抖,差点儿没把已经习惯性端起的酒碗给扔了。

  啥意思?在这儿,你脑壳就大些?为毛我们必须得敬你?

  “因为,老子不光是来陪你们喝酒的,还是来送钱的。”刘浪微微一笑,“别以为听错了,没错,打一个胜仗,灭掉小鬼子一个师团,光喝酒吃肉发奖状怎么能行?我这次来,就是来给大家伙儿发奖金的,只要参与此战的,牺牲、负伤、立功者奖金另算,所有人都有参战奖金。”

  参战的所有人都有钱发?全场寂静得犹如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到。

  未来大将手猛地一哆嗦,是真差点儿没把碗给丢了,这会儿也不吐槽手下的两个团级干部笨蛋了,厉声吼道:“干!”,第一个把一碗酒给干光了。

  说情怀固然令人感动,但还是钱来得更实际啊!全军都发钱,129师此次参战的,可有上万人,那得拿回多少钱那!

  “噗”柳雪原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理由,必须得喝啊!

  ps:两章合一章了,5200字大章。。。。。。白天忙了一天,刚刚回宾馆,接待方很热情,但愿风月晚上别喝醉还能码字。还有,说一下昨天有个书友说的“国防论”和“持久战”,蒋百里将军的“持久战”理论虽然出现的更早,但那位却是第一个将此理论更系统化提出的人,是更具指导性的那个时期中国战场的战略指导方针。虽然是小说,但风月同样希望尊重历史,有问题的话,还请广大书友提出来,风月会解释或者改进,谢谢诸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