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打秋风的少将和中将,刘浪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能是全部带上。

  唯一的一点好处是,独立团可以节约点儿人力资源,独立团警卫排不用全部跟上,有129师警卫营就行了。

  于是,刘浪将指挥权转交给团副张儒浩,由他率领全团南下辽县,听从刘湘的电报指挥寻机抵达邢台,并等待国府抽调的专门运送独立团全团人员和装备的专列抵达。这是昨晚独立团几位高层就已经开会确定了的,刘浪将在太原授勋后赶至武汉和他们汇合。

  刘浪则就带了特种大队第一小分队的正副队长陈运发和曾经水两人,还有要奔赴太原采访的美女记者,以及胜利完成物资押运要返回太原交差的老李同志,并顺便征用了他的五辆空卡车,再去汇合了已经交待完事宜的未来军神以及未来大将一起,在已经全部装备上第三帝国制冲锋枪的129师警卫营的护送下,坐上由梁文忠的后勤部派出专业司机开着缴获自第20师团的15辆军车,加上老李同志的五辆卡车和一个连的押运队,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向太原而去。

  当然了,韩天豪的车队也没拉下,也跟在了车队后面,129师警卫营可对他不错,为了他们的安全,专门派了一个排守在他们车队的最后方。

  虽然他不过是一商人,但人家不光是挂着华商集团的名头,还是专门来兑换黄金的财神爷。若是换成其他人,还真不知道有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兑换超过300万现洋的黄金。

  更何况,这位还宣称可以赞助几位长官及随从官兵一路上的所有花销。129师本着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的心理,自然也要把这位土豪给照顾的好好的。

  未来大将可是看到了,某个被他们赖上的胖子走的时候就带了两个彪形大汉,连个管后勤的都没带。很显然,那位除了打算出十五辆卡车之外,其余什么加油包括吃喝可都反赖到129师身上了。

  当看到红色士兵们难得的对韩天豪这个“万恶的资本家”客客气气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室里的刘浪也禁不住微微一笑。

  他知道,在未来的数年,山西可不光是山西老汉一个人的地盘,在这个多山的地方,将会有晋绥军、第十八集团军还有日本人三股实力,韩天豪想在这里混得自如一点,不和第十八集团军拉好关系是不可能的。

  现在看来,他已经很好的走出了第一步。

  独立团是最后一支开拔的部队,因为独立团的驻防地最远而且行军速度要求最快,所以所有撤离井陉的百姓不是跟着第17师走了,就是跟着第129师走了。

  一般来说,独立团行军时,特战大队会提前3小时出发,为后续行进主力提供各种路况及信息侦察。

  这次晋东之战,特战大队重伤四人在野战医院医治,轻伤三人在队部不执行任务,陈运发和曾经水又被抽调去担任刘团座的警卫,整个特战大队45人,除去俞献诚这个大队长和两个负责协调的内勤,7个特战小分队42人还能执行作战任务的就33人。

  于是,俞献诚就派了晋东之战中作战任务稍轻的第3小队和第6小队以及第7小队出动,一支小队以最快速度抵达辽县,一支小队以最快速度抵达邢台,一支小队负责距离主力部队十五里之前沿途警戒。其余剩下的小分队成员则随从主力一起前进,并进行适当修整。

  这次晋东之战,最苦最累之人非特战大队莫属,从战斗开始之前的十天,他们就进入战场,风餐露宿对整个战场进行侦查勾勒。在战斗期间,除了充当主力部队撒在十里开外的眼睛之外,还要执行以少对多的突袭斩首行动。

  可以说,别看刘浪是来自未来的小蝴蝶,知道日军大概的军力部署和战术布置走向,但如果没了特战大队四十几名精锐特种兵的帮助,这一战,他就算联合了第129师和第17师,总兵力和第20师团持平,想成功围歼第20师团,成功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二十。

  但有了特战大队这个领先于这个时代近十年的精锐部队存在,成功率却是提高了最少三十个百分点,加上运气足够好,第20师团才成了那个摆在茶桌上的“杯具”。

  所以,从交换战俘之战完毕,返回井陉的特战大队是独立团唯一一支被特许不参加任何活动甚至连庆功宴都没举行的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睡觉,弥补近一月来的睡眠不足。

  可修整的时间是极其短暂的,独立团马上就又要全团开拔,而且还是要去往更可怕的战场,做为独立团最锐利的刀和最明亮的眼,特战大队必须得再次出战。

  俞献诚虽然心疼队员,但也必须得接受军令,三支小分队18人已经是他可以接受的极限。其余人必须得尽快修整重新恢复最强战斗力,更加残酷的东南战场还在等着他们。

  做为独立团高层,俞献诚已经得知,独立团下一个战场就是淞沪,敌我双方上百万大军已经血战两个多月,几乎已经算是绞肉机一样的城市。

  全中国最精锐的军队,还在源源不断开往淞沪,独立团也不例外。小小的独立团若想在那个可怕的战场上不被当炮灰损耗掉,光是有强悍的作战能力还不成,还得有更加敏锐的触觉,可以凭借不算太大的规模在那处战场上闪转腾挪,而特战大队的几十名士兵,就是独立团最需要的触角和眼睛。

  可俞大队长没想到,在大家伙儿都急需修整的当口,竟然还有人急吼吼地跑来主动请战的。

  “大队长,我请求随同第7小队出战,他们小队有一名队员重伤,我正好可以填补上,等我第2小队有作战任务的时候,我再返回本队作战。”二货男仰着脖颈很是大义凌然的请战。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军令已发,哪有朝令夕改的,说让谁去就让谁去,你特娘的给老子滚回去睡觉,想执行任务有的是机会。”俞献诚显示对冷不丁出现的这货破口大骂,接着看着请战意志很浓烈的二货男大是狐疑,以他对这货的了解,不是有某种目的,他才不会这么勤快。“你特娘的是嫌二等“无畏”军功章不够,还想弄一等的?要是嫌弃,你先给老子,老子才是个三等的好不好?”

  独立团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除非是很特殊,校级军官以上者不得和低层军官士兵争功。所以这次别看特战大队以及几个步兵营主官指挥作战都可圈可点战绩斐然,但几个主官也就是像俞献诚这样的功劳实在太大才给了个“勇敢”军功章。这就算是很不错的了。

  炮兵营营长赵二狗顶着日军的轰炸机不惜命的对射连续干掉两架日机,也就是集体二等功,自己连个个人三等功都没捞到呢!

  当然了,功劳最大的刘团长和冒着生命危险率部偷袭第26炮兵联队的张团副甚至连功劳提都没提,其他人还能说啥?

  “嘿嘿,不是,大队长,你若是和野战医院说说,把负责每天来检查我们特战大队官兵身体状况的护士给调换一下,我保证,从天亮睡到天黑,再从天黑睡到天亮,绝对不在你面前出现。”二货男苦着脸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卧槽,你狗日的又招惹了那个小护士了?这是战场,不是广元基地,要是管不住你裤裆里的玩意儿,老子帮你亲手割了他。”俞献诚一听,自然是勃然大怒。

  做为过来人,他那会不懂年轻人这些勾勾搭搭,不外乎有人吃干抹净想不认账,但别人不干,缠上来了。

  像二货男这样要身板有身板,嘴皮子又利索,还有一股子“骚”劲儿的人,绝对是个危险分子。

  这下可把二货男差点儿给吓萎了,不过是一次躲人的请战,咋就要被“割”了呢!还好,被盛怒之下的俞献诚喊过来的山鹰帮这位“吃干抹净不认账”的现代陈世美圆了场。

  原来,俞大队长说二货男招惹了小护士,倒是没冤枉他。只不过,他不是在人家小护士检查他身体的时候招惹别人的,而是在人家当小护士之前招惹的。

  小护士当然就是关素柔了,倔强的小姑娘围着独立团找了一大圈,还用英俊和猥琐帮曾经水洗清了嫌疑,但基本已经被曾经水锁定的喜欢用兄弟背锅的二货男却是早就溜得远远的就是不见人家姑娘的面。

  用他的话说,你都不知道那妞儿有多丑,本身就要像古戏文中说的那样以身相报救命之恩,像哥这么帅,被她找到,你想想她得放过哥?那这辈子可就完了。哥必须得跑路,不跑路才是傻子。

  可是,关素柔也真是个倔强的女子。你跑是吧!那我就加入独立团,总有一天会找到你的。

  正好野战医院需要女护士,关素柔因为她老爹在闹市不对日本鬼子低头而被处死,自然属于“根正苗红”的那一类,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就进了野战医院。虽然是新手但学习技能挺强,两天就掌握了量血压测心跳等各种简单仪器的使用,野战医院资深护士们都被派去抢救各类重伤员,去特战大队负责检查士兵身体状况的任务自然就落在几个新护士头上了。

  于是,很不幸的,还躲在特战大队驻地在呼呼大睡的二货男就这么悲催的被关素柔找到了。

  论理说,擦干净脸上黑灰,又没有穿破棉袄换上了白色护士服戴了护士帽的关素柔跟二货男印象中那个柴火妞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就算比不上目前团里的女神美女记者柳雪原,在野战医院也能排上前三,绝对是个标致的小妞。二货男当时自己都揉了揉眼睛表示自己眼有点儿花。

  很肯定的,男人都是视觉生物,要脸有脸,要“凶”有“凶”的妹子肯定让人浮想联翩。

  但悲剧的是,正所谓天道有轮回苍天何曾饶过谁?天天坑人必有被坑之时,听到关素柔小护士找到正主儿消息的曾经水跑得那叫一个快,为的就是丢下一句话:哟!原来你说的看见你就要以身相许的柴火妞长这模样啊!挺标致的,还不赶紧从了算了,反正你也光棍几十年了。

  这话一说,向来最好面子的二货男,可就。。。。。。

  没脸了。

  哪怕人家关素柔小护士很传统,一句:你摸了我,得负责。已经表露了所有心意。

  那二货男也得躲啊!

  可老窝都被人家找到了,能往哪儿躲?

  这不,只能来请战避女了不是?

  “都给老子滚蛋!自己摸的妞,自己搞定。”俞大队长也只得哭笑不得的把这货连同他的小队长一起赶走。

  悲剧的二货男拼命回忆,也不记得自己摸过人家妞儿啥地方了,是凶呢?还是凶呢?

  MMB,一帮单身汉们看着这货满脸苦涩的躺汽车后斗里被美女小护士温柔的量血压心跳的时候,都想蹦起来掐死这个装逼货。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