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03章 姓在名在人不在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2-12 17:41:22 源网站:八一中文
  吃“杯具”的未来大将的大餐还得晚上。

  一整个白天,刘浪可也没闲着。

  先去了第2战区司令部拜会了山西老汉这个司令长官,并送上了大佐级军刀做为礼物。和信心满满准备和日军在山西大战数月的山西老汉扯了半天淡后,又跑去飞来替领袖授勋的侍从官王世和少将处拜访,对于刘浪送给领袖的日寇川岸文三郎的中将佩刀,王少将很满意,同时对刘浪选择第2个来拜会自己的态度更满意。

  这个拜会的顺序,看似简单,却是满含深意。从军衔地位上来说,第2战区的中将上将一堆,王世和这个少将真不算高,但他却是代表着委员长来的,这又不一样了。

  可是,如果刘浪首先就跑他这儿,这让挂着一级上将衔的山西老汉情何以堪?搞了半天,在老子的地盘上,老子连那位的代言人都不如?刘浪这一拜访顺序却是给足了山西老汉面子的同时,又体现出了对领袖代言人的尊重。

  这,就是智慧,可以决定着一个人能走多高的政治智慧。光会行军打仗,可不行。

  若是王少将知道,刘浪拜访的顺序,仅仅是因为山西老汉住得近一些,他住得稍远,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有关于政治智慧的联想了。

  当然了,就算刘团座实话实说,那他也得信。

  不管怎么说,王少将对刘浪那叫一个热情,除了留刘浪在他的临时住处用了中饭,甚至在饭后没有小憩,又拉着刘浪说了好半天话,一直到来拜访他在客厅等待的黄司令官杯中的茶都换了两茬,才亲自将刘浪送出门再去接待堂堂晋东战区司令长官。

  若是换成别人,自当是感恩载德感动得一塌糊涂。你想啊!连人家第2战区副司令长官都晾一边儿接待你,而且,还亲自送出门。要知道,此刻的王世和说他是王世和没错,但说他不是,也没错,他代表的,可是来自南京最顶层政治势力。

  否则,又有那个少将敢把一个中将加上将衔的战区级副司令长官晾客厅里等上半小时?

  刘浪这个小上校,恐怕在晋东一战后将一飞冲天,没看人家委员长侍卫长花费这么大力气拉拢?刘浪留于王世和处高达两个多小时,恐怕整个太原城的诸多势力都在想着这位究竟和刘浪密谈了些什么。

  可刘浪却是知道,这些极擅于玩弄政治手腕的政客们,真的是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其实,王世和和他东拉西扯扯了半天淡,除了问问晋东之战是怎么打赢的以及交待了一下明日清晨授勋完毕后让刘浪随他一起乘坐专机先转武汉看望刘湘后再飞南京算是正事以外,其余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套话。

  显然,这是王世和对刘浪昨夜留宿于第十八集团军办事处的不满和回应,而且,顺手帮刘浪小小得罪了一下晋东战区司令长官,彻底绝了刘浪继续留在山西的想法。那是王世和怕刘浪这个倔头再次违令,长城之战时,他又不是没少干,领袖的十道金牌他都挡回去了。

  让人家堂堂晋东战区司令长官枯坐半小时,人家自然不敢怪罪领袖侍卫长,但刘浪这个小上校,却是难免被记恨上的。

  都特娘的是七窍玲珑心的人,刘浪走出王世和的临时官邸,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知道被暗暗坑了一记,可偏偏还拿人家没办法。你总不能说人家热情待客,还错了吧!

  但刘浪是谁啊!本身就是一混不吝的人。你是要对大家伙儿说咱马上就是领袖的人了是吧!那咱就高调一点儿。

  高调起来的刘团座再无顾忌,自王世和临时官邸出来,就购买了火纸香烛和花圈,亲自扛上,并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两枚青天白日勋章押在太原最大的典当行当了三万大洋,由陈运发和曾经水两条大汉一人挑了一担银洋,就这么银光闪闪招摇过市兴冲冲地直奔第2战区第14集团军位于太原的军部而去。

  原来,在刘浪和王世和午后毫无营养的闲扯之际,忻口前线突然噩耗传来,第十四集团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和第9军第54师师长刘家麒以及划归第9军指挥的独立第五旅旅长郑廷珍在今日上午南怀化之战皆壮烈牺牲。灵柩还在前线,但位于太原的第十四集团军军部已经开始布设灵堂,接受各界吊唁。

  刘浪有些恍然,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个中国在抗日战争中第一个牺牲的军长,终究还是牺牲在他应该牺牲的阵地上了。

  刘浪有些无力感,他终究只是一个人,能解晋东之围,却无法解忻口前线之危。该来的牺牲,终归是会来的。

  站在第14集团军军部已经布设好满是白花的灵堂前,刘浪肃然而立。他甚至有种不敢踏入的胆怯,因为他知道,灵堂上所书写的灵牌,或许在他踏入的这一刻,又将不知增添多少名字。

  整个忻口战役中,最为激烈的南怀化这一战,正是发生在这一天之前,而此战的第二天10月16日,中国军队在这一天中,连续三名将军在前线督战时殉国。亲临前线的中将军长,少将师长和少将旅长。

  可殉国的,远不止这一名陆军中将和两名陆军少将。

  和歌舞升平的太原城相比,远在数百里外的忻口南怀化之战依旧在激战,战况有多激烈,虽然刘浪此刻没机会亲身经历,但在曾经的时空中透过他读过的曾担任第14集团军军部警卫旅和总预备队的《独立第五旅忻口附近战斗详报》,他就可以窥之一二。

  “本旅于十月六日奉总司令卫命令,经太原向忻县前进,担任总司令部之警卫勤务。十四日,忻口战况转紧,旅奉命掩护炮兵增援忻口。十五日午后,奉命归第九军郝军长指挥,向占领忻口以西南怀化高地之敌板垣师团攻击。”

  “晚十时顷,又奉总司令命令:以南怀化东北高地之敌企图侵入我1300高地直扑金山铺,断绝我军之归路,对我军威胁甚大,着我旅即将该处之敌击灭之。”

  “三时少过,我攻击开始。敌凭借既设工事,发扬浓密枪炮火力,向我密注射击。我官兵英勇百倍,前仆后继,向敌阵猛攻,曾一度冲入敌阵,与敌肉搏。

  斯时,我官兵已伤亡过半,立足未定,为敌之逆袭部队所抵据,乃不得已仍退至原阵线。”“略为整顿队势,于四时作第二次之进攻,一时引起敌方猛烈之炮火。我官兵咸报必死决心,冒锋镝向前冲杀,将敌阵地突破,在敌阵内发生恶剧之搏斗。”

  “此时天将拂晓,本旅郑故旅长以时机紧迫,亲率两团作最后之猛攻。旅长率先领导,一般官兵均为感动,虽于极度疲乏之余,仍均攘臂直前,一时杀声震动天地,战况之烈空前未有。惟我旅长及614团团长李继程、615团副团长徐云峰均于进攻之际光荣殉国,中下级干部及兵士伤亡甚众……”

  其实,光看战报还不足以详述其战斗之惨烈。事实是,第五旅旅长郑廷珍牺牲后,其614团团长李继程接任代旅长,几小时后也壮烈牺牲;615团团长高增级再任代旅长,带领余部继续顽强抵抗。一天之内,两任旅长阵亡,放在任何战场,都极为罕见。

  对于这次战役,高增级事后有过这样一段记述:“没有比这样的场面更惊心动魄的了。日军板垣师团五万多人向忻口扑来,在距阵地还有两公里之外就架起野炮和山炮,用齐放排射的方式向我军阵地进行猛烈的射击,一些官兵还未见到日本兵的影子就已被炸牺牲了。两军阵地越来越近,双方的炮火基本派不上用场,整个阵地不分官兵,一个扭着一个,已不是争夺对方的阵地,而是和敌人拼命。我们的战士死后依然怒视敌人,数万的尸体铺陈在忻口起伏的山坡、河流之中。战斗之惨烈,无以复加,将士忠勇可歌可泣。”

  眼前仿佛晃过此时南怀化还在炽烈的漫天炮火,穿着国军上校军装的刘浪扛着亲自书写着“姓在名在人不在,一生半生得永生”挽联的花圈踏入灵堂。

  没有灵柩,没有照片,唯有书写着三名将军名讳的灵牌和满眼的白花;没有家属答礼,唯有目露悲戚的军人肃立相守。刘浪率领着陈运发和曾经水两名尉级军官举臂敬礼,久久不放。

  这是军人相迎,亦是相送之礼。

  用青天白日勋章当的三万现洋,是刘浪送于三名将军家属的礼金。不是刘土豪这次小气,他这大庭广众之下若是送的太多,也是会招人恨的。上校送三万,上将送几何?

  就算如此,刘上校身无分文以勋章压当三万大洋送礼的传闻仅用了不足一小时就传遍整个太原城。整个太原城的士绅政要全部被震动,络绎不绝的带着礼金前来灵堂拜祭,从午后到晚间都未停过。

  尤其是抗战英雄刘团座为了给牺牲的英雄送礼连青天白日勋章都当了这事儿实在是太震动人心,像老李同志这样的落魄将领都不得不筹款五千大洋给送了过去,要是送少了完全是要被人所唾弃的节奏。

  短短一天之内,第十四集团军所收之礼金,竟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之巨,这让还在前线的卫立黄司令长官大为感动,特地向战区司令部对刘浪表示感谢对太原士绅政要表示感谢之余,宣布此次收授之礼金全部用于前线阵亡牺牲之战士抚恤。

  对于刘浪这种血气方刚有些“肆意妄为”的行为,一向扣扣掐掐的山西老汉不得不“含泪”先送了十万帛金之后又掏了三万大洋把青天白日勋章给赎回来替其善后。两枚青天白日勋章如果在他的地盘上就这样成了黄白之物,传出去,他这山西王也就没脸了。

  刘浪算是慷他人之慨了一次。

  虽然他拿回勋章的时候,还是很实诚地给山西老汉道了谢。

  不过,可没提还钱。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