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20章 殇!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9-01-17 16:35:11 源网站:全书网
  儿是娘的心头肉。

  伤在儿身,痛在娘心。

  更何况,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怀里拥抱的是儿子的骨灰,早已在炽热的战火中融化逐渐冰冷的骨灰。

  母亲悲于儿子的离去,做为父亲,岂能不悲。

  一瞬间几乎是苍老了十数年的陈子祥也曾经是一名军人,在1902年东渡日本,进入日本著名的士官学校步兵科学习。而且,陈子祥求学期间,曾教训过日本学生坂垣征四郎,也就是如今正在山西率大军和中国军队作战的板垣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

  陈不平在晋东空战中打得华北日军陆航痛彻心扉,两个中队的战机化为漫天烟火,他这位老父亦不让其专美于前,在年轻的时候对板垣一顿痛揍,让坂垣征四郎的耳朵留下残疾,成了“残耳将军”。

  颇有些未来动画片“黑猫警长”中另一位著名反派主角“半只耳”的感觉,反正当刘浪看到这一轶事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脑门上缠着半片绷带的小老鼠形象。

  刘浪甚至因此决定,在日后与板垣师团对阵疆场的时候,就以“半只耳”为原型画上数千副漫画,用空心弹投掷于第五师团的阵地上,然后命全军高唱“黑猫警长”。

  也不知道,能不能不用枪弹,就把那货给生生气死,刘浪一点儿也不介意提前几年把那个四肢短小脑门却足够大最后给盟军生生绞杀的日军陆军大将给气成脑溢血。管他怎么死,反正战犯必须死。

  可是,就是这位得到儿子战死消息悲痛的好半天没有说话的父亲,在缓了一会儿后,握着刘浪的手,却说道:“怀明之死,死得其所,惜其为国家尽力太少……”

  母爱如海,深不见底;父爱似山,巍峨耸立。

  儿之一去,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不悲?只是,悲恸之余,更是思及卫国大战,那不是陈家一家之战,那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中华百家与异族之战。

  若败,百家姓无矣!全为松下、井上。。。。。等可笑之称。

  良久,直到陈怀明之兄,得到信息后从军营赶回,待其家属悲恸稍减。

  刘浪代替王世和于陈家小院,对晋东空战参战之十六名飞行员,授勋。

  陈怀明,授五等宝鼎勋章,追授空军上尉军衔;

  周大鹏,授五等宝鼎勋章,授空军少校军衔;

  陈怀明的宝鼎勋章,就在他覆盖着国旗的灵柩上静静躺着。

  但周大鹏等人的勋章,却也没有挂在他们胸前。

  每念到一个名字,身着中国空军礼服的军官上前一步敬礼,授勋,然后,将自己所获之勋章,郑重放于牺牲战友的灵柩上。

  想来,那亦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

  他们无法让战友之父母稍减伤痛,但他们,能给战友身后之荣耀。

  整整十六枚宝鼎勋章,从五等到八等,全部挂在军旗上,熠熠生辉。

  再无一人,能有如此荣耀。

  “陈上尉之英勇已由航空部报于军政部,为彰显烈士英勇并世代铭记,军事委员会侍从室王长官已经许诺,陈家所居住之路,将改名为陈怀明路。”

  不平之兄为陈天和,闻听刘浪之语,更是泪洒衣襟,这位深灰色军衣,脚踏粗布棉鞋,腰系皮带,站于自家兄弟灵柩前,代替全家回应国家抚慰的军人发言悲壮而激烈。:“记得英国的纳尔逊将军在临死之前,用他最后一滴眼泪,掉落在地图上,给他的战友们以胜利的启示。我兄弟给全国同胞的启示是淞沪战场上那每天空中都绽放的火光,每团绽放出的火光都印在我们脑子里,将永远不会忘记。这火光照亮了我们的民族,使我们中华民族走上自由幸福的道路!”

  青砖铺就的小院里,穿着中国空军制式礼服的来自大洋彼岸的十五名飞行员排成整整齐齐二排跪在陈不平父母膝前重重叩头,替陈不平向二老致歉,为了国家民族,不能奉养高堂终老。

  那一跪,无人拉,因为,他们是那样的坚决。那,是替战友的一跪,更是属于他们的一跪。生,为战友兄弟,死,亦是。

  “孩子们,都起来,都起来。”陈怀明之父老泪纵横,一个个将这些同为中国人,但口音里却带着些许洋腔的年轻空军军官们亲身扶了起来。

  做为一名老兵,他心里很清楚,他也不知道,当战争结束之后,这些和儿子一样英挺的青年们,不知还有几个能像现在一样站在他们面前。而他们的父母,都在大洋彼岸。

  “伯父伯母!这是不平兄弟贴身之遗物。”在告辞之际,周大鹏拿出陈不平贴身存放已经被大火烧焦只有几页的笔记本。

  陈母翻开记录着儿子近乎是临终“遗言”笔记的日记本,心疼的几乎要昏厥过去,却依旧坚强的缓缓念道:“前些时日于家中,我很想把自己的心情向父母亲讲讲。我怕他们难受,又怕他们为我的安全担心,故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我常与日机在空中作战。打仗就有牺牲,说不定哪一天,我的飞机被日机击落,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事情,你们不要悲伤,也不要难过。我是为国家和广大老百姓而死,死得有价值。如果我牺牲了,切望父母节哀,也希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继续投身抗日,直到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

  战机编队即将转场,有关军事机密我不能多写,但此时东南、华北战火纷飞,我中华天空处处皆为战场,我自当为我中华天空而战,若我战死,璐璐,不必等我,务必珍惜自身。”

  “我的傻儿,你这一去,我如何能不悲啊!”念着儿子最后的亲笔所写日记,陈母不由再次哀然出声。

  已经清醒,一直默然垂泪被柳雪原扶着的文静女子闻听不由大放悲声,冲上前去,小心翼翼从陈母手中接过扉页已经烧至漆黑的笔记本,牢牢抱在胸前,泪如雨下。

  刘浪有些怜惜的看着眼前双十年华正是风华正茂却对爱情坚贞的令人心痛的年轻女子,他当然是知道这名坚贞之女在曾经时空中的最终结局的。

  军人,不是机器,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之人。英雄,也是普通人,在成为英雄之前,他们也如同普通之民一般拥有自己的爱情。

  陈不平的爱情故事是美丽的,结局却极尽凄美。

  陈不平的爱情来得突然,其实也很自然。曾经的时空中的1935年,陈不平作为中央航空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来到名校浙江大学打比赛。他邂逅浙大女生王璐璐,一见钟情。王璐璐出身于富裕家庭,父亲是银行家,她是独生女,按照今天的标准,绝对是一位“白富美”。她喜欢体育运动,本是浙大篮球队的拉拉队员,几次篮球赛过后,两人以篮球结缘,相识相恋。

  离别的笙箫响起。1936年1月,陈不平告别王璐璐离开杭州,驻防南昌。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虽然关山阻隔,但有鱼雁传书。七七事变一发生,空军第4大队要调往淞沪作战。恰在这时,王璐璐到南昌来看望陈不平。陈不平对女友说:“我们部队马上要调往华北打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是国家花很多钱培养的飞行员,现在要去报效国家。我们一旦上了前线,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我一牺牲,你就苦了。根据目前的形势和战争发展的趋势,我上前线作战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我们此次相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但战争,无法阻碍伟大的爱情。南昌的这次见面,相当于互定终身。王璐璐送给陈不平一套景德镇的茶壶,并叫工艺匠在上面烧制了下面几个字:“天民吾兄惠存妹璐璐敬赠1937年7月27日”。(天民,是陈不平的原名,参军后改为“怀明”)聪慧的王璐璐送给陈怀民的是定情信物,寓意“一片冰心在玉壶”,此生再也不能舍。

  战争开始了,两人的通信不畅。尽管如此,不管身处何地,只要有了对方的消息,他们一定会马不停蹄奔向对方所在地。从淞沪到南京再到武汉,陈不平战斗在哪里,地面上一定有王璐璐的身影。曾经的时空中没有晋东之战,唯有陈不平同样无比灿烂的武汉之战。

  乱世久别重逢,几可抵一生一世的相守。但战争不相信泪水。它就像铁血机器,无情地吞噬着军人的生命。同样,战火之中,也映衬着无比绚烂的人性之美。

  曾经时空中的1938年4月29日,陈怀明在武汉大空战中牺牲。王璐璐在报上得到这一消息,当即昏厥。后来她到武汉奔丧。得知陈怀明牺牲的详细经过,她大脑受到刺激,患了精神分裂症。5月底的一天,晚饭后,王璐璐独自一人来到江边,久久徘徊,不肯离去。此时,红彤彤的夕阳燃烧着,靠近地平线,五色的彩霞,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她突然纵身一跃,跳入波涛滚滚的长江之中……

  选择和爱人一起共赴黄泉,始于爱情亦终于爱情,这名女子的选择让人钦佩之余更多的则是心痛。

  虽然这个时空中陈怀明战殁于晋东之战,但刘浪看其之哀恸,恐其大有可能如同曾经时空中一样做下傻事。

  拒绝了陈家父母相送,刘浪走到强忍悲痛但不失礼节送他到院门口的陈不平小妹和未婚妻面前,请求道:“王小姐,陈小姐,不平上尉生前极重报国之情,我知王小姐为浙大高材生,陈小姐亦是饱读诗书,我23集团军驻汉办事处亦需文书和宣传各一人,不知两位在办妥不平上尉身后事后能否来此为国出力,亦继承不平上尉之报国遗志。”

  虽然,两人在此刻都未做出肯定回答,但刘浪分明是看到了两人泪眼婆娑中的意动。

  心下稍松之际,冲两人点头示意便快步离开。

  这已经是刘浪所能想到制止这位风华正茂女子死志的最好方法了。时间是治疗一切伤痛的最好良药,希望她能在继承英雄遗志的理念支撑下好好活着。

  何况,就算淞沪前线兵败,武汉大会战依旧失败,第23集团军驻汉办事处也会提前转移至山城,有她们和华商集团在汉办事处在,陈家的安危也应该能保证。

  至于留下多少抚恤,刘浪此时却是分毫未提。国府能给予其国葬并赋街道之名予以纪念,抚恤必不会少。再加上其十六枚熠熠生辉的宝鼎勋章,华商集团承办的“伤残阵亡山西前线官兵救助基金”必不会少生活补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