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26章 呵!男人!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8-12-22 19:15:19 源网站:999文学
  跟随刘浪大战过长城,大战过娘子关,那一次不是以少对多?却从未见刘浪说出“死绝”字眼的陈运发和曾经水对视一眼,心下各自骇然的同时,脸上却闪过一丝坚定。

  不管南京这座城市对于团座长官有着怎样的意义,既然他说要死战,那就死战吧!

  不想死的曾经水恐怕不知道,日后他在这座城池里的战斗,并不是因为刘浪的军令,而是,令人麻木的死亡。

  中国人,在死亡。日本人,同样在被猎杀。

  死神的镰刀,对于双方,都是一样的狰狞。

  柳雪原没有去往刘浪三人要去的南京中央饭店,她要去老百姓日报和申报在南京的联合办事处报道,哪里有她的同事们在等着她,刘浪这次没有阻止她,驱车将她送到办事处门口就离开了。

  在抵达武汉劝说柳雪原无效之后,华商集团驻派南京办事处就派了四个在独立团特训过一年的保卫人员在办事处四周布防,四人一组,一天24小时三班人马轮流值守,他们要负责柳雪原在南京城内的安全。

  如果柳雪原要上战场第一线采访,严七官的警卫排将会派出一个警卫班进行守护,关于这一点儿刘浪压根没有通过柳雪原的同意,而是通过命令的形式告知柳雪原的。本来还等着同样倔强而有自己坚持的柳雪原反对的,结果,面对刘浪有些不讲理的霸道,柳雪原却是乖乖接受了。

  这倒是让想了半天理由的刘团座白憋了半天劲儿,殊不知,男人偶尔的霸道,却是打开女人心门最有效的钥匙。男女相处之道,变化万千,非老男人所能理解。

  只可惜的是,好不容易了解了女人变幻莫测的心思,老男人的身体却不行了。要不然老男人们最梦想的事,莫过于穿越到年轻之时呢!有经验又有年轻的身体,哎呦!我去,不要太爽好嘛!

  位于南京中山路的始建于1927年南京中央饭店可是南京最奢华的饭店,就算以刘浪来自未来的眼光,这里也堪比五星级的标准。

  饭店装修的金碧辉煌,大厅里的地砖光可鉴人,酒店房间走廊上铺的是足够柔软的纯羊毛地毯,几乎能陷入半个脚掌,饭店里餐厅、舞厅、酒吧、球室、理发室、会客厅以及小卖部,楼内安装的还有电梯以及暖气,房间里更是还装有电话和24小时热水,虽然是要付费的。

  这个时期上档次的大饭店模仿于西方酒店管理模式,因为国内管理人员水平的落后,多习惯请酒店业最发达的欧洲人担当酒店经理。中央饭店也不例外,在收到刘浪的军官证后,一名金发碧眼来自于瑞典的酒店经理亲自接待刘浪并一直将刘浪三人送到早已定好的一间套房门口才恭敬离开。

  能居住在中央饭店的自然是非富即贵,事实上这个著名的饭店不光是在民国时期多接待国内的军政要员和富商,在未来共和国收归为国有经营后也同样是接待重要人士和开重大会议之地。身为经理,这个瑞典人自然是见过不少达官贵族,刘浪这样一个小上校几乎已经算是其中最低档的了,但这位小上校却有来自军事委员会侍从室的关照,这让瑞典人自是不敢稍有怠慢,不仅极为恭敬,甚至给刘浪安排的套间也极为奢华,有侍从室有秘书室还有会客厅,几乎类似于未来的总统套了。

  陈运发和曾经水一人一间全在刘浪居住的主卧之外,既保证了舒适还又保证了主卧里刘浪的安全,王侍卫长的安排可谓是极高规格了,就算是刘湘来此,恐怕也是不过如此。

  这些对于在未来曾见过更高级饭店的刘浪来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顶多只是惊讶现在民国时期的饭店就已经如此高档,但对于两名特种兵来说,却是极大的震撼。他们可从未进过如此高档的地方,从小在土匪窝里长大有个温暖的窝棚就不错了的曾经水更是连呼吸几乎都停顿了。尤其是看到那位打扮得花枝招展旗袍叉恨不得都开到大腿的美女冲三人弯腰鞠躬露出的沟壑,素来沉稳的大个子陈运发的脸都忍不住有些红了起来。

  特战大队的士兵们倒是都有一年去各地城市生活经历的训练,但是,就算大队里给了足够的经费,也没人进这种在国内也算是最顶级的大饭店的。初进这里,自然是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既视感。

  “你们两个,今晚吃过饭后的任务就是熟悉这家饭店所有设施和通道,不用陪着我了,我自有去处。”刘浪有些牙疼的给自己麾下两个战力最强却土包子味儿十足的特种兵下了命令。“记住,我说的是所有设施,不管是西餐厅还是酒吧或是舞厅,你们都要给老子熟悉,还有,别穿军装,我会让前台给你们准备好西装。”

  看看人家大内禁卫们,那处变不惊的酷劲儿,刘浪觉得,这帮家伙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步。谁说特种兵就一直要猫到山沟沟里打黑枪的?到城市,就算穿上西装,一样是杀人的好手。

  “长官,不会跳舞怎么办?”陈运发有些困窘的搓搓手。

  “给老子学,去找个舞技好点儿的妞儿,每人二十块大洋的学跳舞经费,学会了,可以找老子报销,学不会的,自费。”刘浪丢下一句话,扬长而去。

  “完犊子咯!老子娶媳妇儿的钱又少了二十块。”曾经水眼巴巴的看着刘团座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嘟囔着。

  “这么没信心?和女人跳个舞比打枪还难?”陈运发好奇地撇了这货一眼。

  按常理说,视金钱如生命的曾经水绝不是这样的人啊!

  “陈队,你不知道,今早走的时候,彗星可是特地交待过了,老子已经是她的人了,若再敢摸别的女人,摸左手剁左手,摸右手剁右手,如果那啥了,那就连那也一起剁了。”曾经水虽是苦着脸诉苦,但脸上那股子得意劲儿就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今天凌晨的那次长达两小时的盘肠大战虽然某少尉是扶着墙走出来的,但某中尉可一直还在床上熟睡,小公鸡哪儿有不骄傲的?

  “那简单啊!此事只有你知我知连团座都不知,而且,你觉得,在被团座长官活坑二十块和你摸过女人的手之间选择,彗星中尉会怎么选择?毕竟,成婚成家都是需要钱的,你们兄弟俩可都不富裕,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好多钱都捐给需要的兄弟家里了。”陈运发撇撇嘴,给得意的小公鸡出主意。

  “有道理啊!走,陈队,为了二十块,我冒着风险陪你了。”曾经水率先冲出了房间门,如同风一般的男子。

  大战在即,能洗却男人心中杀意和惧意的,唯有女子的温柔。

  他们是战士,那是在战场。他们,也是普通人,心中亦有所惧,尤其是当有了牵挂以后。

  呵!这就是男人。此刻还在床上熟睡的彗星中尉在许多年后知道此事后冷笑着教育自己的孙女,却无人可知,高高仰起的脸上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如果不是时光的努力,早已泪流满面。

  如果他在,她一定会紧握着那双因为苍老而干枯的手,永不分开。

  可惜,他已不在。

  留在掌心灼热的温度,停留在1937年那个秋冬交际的凌晨二时。

  呵!这就是男人。这是若干年后在网络的另一边对着调侃自己的网友敲下近乎戏谑一句文字后,网名为彗星的一名女子却没有笑,而是忍不住潸然泪下。在奶奶去世后,她翻看奶奶的日记,才知道,有一种爱,并没有因为时光荏苒而褪色。

  还有一种爱,竟然连死神,都忍不住退让。一枪一人一座城,成为那个遥远时代最壮丽的诗篇之一,而那个人,亦是创造她生命最重要的角色之一。

  做为军人的后代,她没有忘记,但其他人,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个时代那些人曾经是怎样拿起枪来守卫这个民族的吗?她不知道,她唯一能确定的,她会和自己的女儿说:呵,这就是男人。也会,告诉那个属于她太爷爷的故事。那,是属于男人的故事。

  刘浪没有去逛秦淮河,随便在街边找了家饭馆解决了一下肚子的问题,就先去拜访来南京不得不见的一个人。

  张文白张上将,五年前在淞沪会战中他的老上司,华商集团成立之初亦得了他不少帮助,尤其是他现在更是官致南京大本营管理部部长,于公于私,刘浪都得去拜访他一次。

  34年被评为陆军中将的张文白在36年大战来临之前的一年被加了上将衔,实际上就是陆军中将领着上将的待遇,这是光头大佬一贯的做法。如果不如他的意,这个临时加的上将随时可以没有变成中将,再笔尖一抖,就从重要位置到无关紧要之地从此被闲置,这样用人,这些将军们自然是无人敢不从其军令。

  要不然在后世,史学家们也是对光头大佬高明的政治手腕钦佩不已,在哪个时代,无人能出其右,他能当选国党魁首,可不是侥幸,哪怕连婚姻,恐怕都被他计算在内。

  本来已为陆军上将的张文白在813事变之时就是第9集团军司令官,指挥着麾下进攻日军海军司令部。之所以这位能率先发动淞沪之战,那可是有底气的,第9集团军辖五个嫡系师、一个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并配置野炮和重炮部队。而这五个师中,第36师师长宋希濂、第67师师长李树森、第87师师长王敬久、第88师师长孙元良、第98师师长夏楚中均为黄埔一期生,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也是黄埔一期生!而且,这些部队装备的都是清一色的德式装备!

  可惜,就是这样一支堪称中国最强之军,却依旧未能将日军海军司令部一举攻下,最终导致了淞沪越战规模越大,越战越惨烈。

  未能一战功成的张上将本就有病在身,连番恶战忧心焦虑之下更是病重,月前调离前线返回南京接任大本营管理部部长一职,实质上司职后勤,远离了一线。

  那刘浪,更要去见一见了。

  现在的南京,在刘浪看来,就应该提早着手于撤退了,而不是为了面子的死扛,那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是国殇!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