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独立团驻地,全团上下忙得热火朝天,准备物资的准备物资,训练的训练,熟悉装备的熟悉装备,团副张儒浩亦是忙得脚不沾地,甚至连刘浪准备跟他说下大佬已经下令全团编制扩大,全团自他刘浪以下所有官兵领取双饷的好消息都找不到他人。

  一问才知道梁文忠或许在四川挺行,场面上很熟搞各种物资手到擒来,,但在这南京,真的还是差了把火,整整一个白天,靠着手里的钱用以做工事的枕木倒是弄了些,但是对于刘浪要求的钢板却是跑遍整个南京市拿着白花花的现大洋都弄不到。

  那可是刘浪下的死命令,别的可以没有,哪怕就是没吃的,这钢板也必须有。情急之下梁文忠只好找到团副张儒浩,张儒浩毕竟是在军政部呆过的高参,对南京远比梁文忠要熟悉的多,也就陪着梁文忠满南京城的去买钢板去了。

  刘浪微皱一下眉头也有些无奈,因为他的缘故,华商集团从成立之初就把商业布局的重心放在西南,反而对上海和南京这样的中国政治经济的中心投入并不十分大,就算有投资,也多是以药品为主的轻工业,机械、建筑、化工之类的重工业则全部在川省。那是因为刘浪太清楚了,由华北至东南,日军两路进攻,中国最富庶的江南自战争一开始就会成为日军的占领区,在这里卖卖药品、肥料什么的倒还罢了,若是搞重工业,一旦战事危急,那完全是给日本人送礼。

  所以,指望从华商集团这儿获得这方面的需要显然是很难,实际上就算是行,刘浪认为还是独立团自己能解决来得更好。这里可是耳目遍天下戴老板的老窝,本来他就对刘浪和华商集团来往过密疑神疑鬼的,如果让他从中发现什么端倪,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既然各人都有各自忙的,扩大了编制又升了官的刘团座也没人分享这个好消息,只能自己一个人呆在团部办公室写写画画。

  刘团座当然没时间独自一人喝点儿小酒去庆祝,他还得分配编制。

  最高统帅将他独立团的正式编制扩展到5000人,而现在他独立团下辖一个团部指挥连含团部指挥人员及通信排和加强警卫排,经过战时折损及补充,人员达100人;团部指挥连原属医护队已经在战时扩编为野战医院,医生护士加上担架兵及野战医院警卫排,野战医院人数已经膨胀到140人;团直属辎重连人数补充完毕维持原有人员不变;团直属工兵连人数补充完毕维持原有人员不变;赵二狗的炮兵营也基本维持原有人数;俞献诚的特战大队这次减员也不严重,除去几名重伤员基本都还能参与接下来的战斗;原有的四个步兵营除一营编制不变外其余三个营都扩大编制成了大营编制,另外又重新成立了一个雪耻营,人员编制更是高达800人;梁文忠的后勤人员不算,抽调兵力补充其余主力作战部队的蓝军大队也不算,独立团现在拥有正式编制的作战和非作战人员编制已经高达4300人了。

  剩余的七百人编制,该给谁呢?刘浪知道,只要这个风放出去,像赵二狗那样的货色,绝对第一个跳出来要求扩大他炮兵营编制,其他五个步兵营长恐怕也就刚刚加入独立团担任雪耻营营长的谢长隆不会来抢吧!

  不过,也说不好,想起那个敢在上万战俘面前吆喝自己连队100多号人站出来证明自己英雄的那个原第29军中尉连长,刘浪也是有点头疼,那货绝对是个傻大胆,勇则勇已,但就是个直通通的家伙,并不会因为初加入就会掩盖自己的情绪,妥妥的猛将型人物。

  但你别说,就是这样的人,在部队里倒是挺吃香,普通官兵最愿意跟着这样的长官干,选择加入独立团的那一千多号人竟然一大半都听他的。能服众,又够勇猛,刘浪力排众议选择让他当了雪耻营主官,而原本由张儒浩建议调任雪耻营营长原磐石营副营长赵长风则又没捞着当一营主官的机会。

  想到这儿,刘浪不禁眼前一亮。一直没机会当上主官的赵长风,可不正适合他一早都想成立的那支部队的主官嘛!

  赵长风做为当年跟随着刘浪杀向日军腹地一战功成侥幸而活的六名残兵之一,算是六人中最不显山露水的。既没有赵二狗的痞气,也没有刘大柱的勇猛,也没有凌洪的灵动,但这位也有个特点,个性低调而且坚韧不拔。

  另外五个,不是当了炮兵营长就是步兵营长甚至像肖风华还当上了权柄赫赫的保卫处处长,而他却是从运送物资的辎重连连长干起,中间提拔也只是因为组建安防团空余出了位置让他当上了副营长,就连重新组建雪耻营,刘浪都冒着极大的风险选择了原第29军那位中尉连长越级提拔成营长,也没用他。

  换成别人,估计要么是一肚子怨气,要么是随波逐流混日子。可这位不是,虽说无论是战斗还是训练都不是那种让人惊才惊艳的那种,但绝对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极少出差错。

  在磐石营给凌洪当副手的日子,也从不因为是老兄弟,就端架子或是消极怠工,上次雪耻营初建之时听闻要调赵长风去雪耻营,凌洪还跑来找刘浪倒苦水,说如果调走赵长风他磐石营的战斗力至少会下降三分之一,大战之前决不能调走他,如果在大战之后他绝不阻赵长风升官。虽说刘浪知道凌洪那小子也有调人要好处的意思在里面,但也可见赵长风在磐石营的作用。

  刘浪想成立的这个步兵营,简称警侦营,在未来红色部队叫警卫侦察营,放在现在国军部队里其实就是特务营,既可以做警卫,还可以做侦察,正好补充现在独立团特战大队人员过少,无法在渗透与反渗透中对日军中队级战斗部队进行有效打击的缺憾,又能做为团部掌握在手中可调配的最后一支预备队,一举三得。

  在成立之初,还未形成战斗力之时,赵长风这样的个性和工作态度的军事主官是最适合不过。不贪功,不冒进,根据团部的指挥让士兵接受战火的洗礼,在战斗中逐渐形成战斗力,是在战前成立的警侦营最应该做的。

  不过,警侦营规模不宜太大,刘浪思索良久,根据警侦营需要机动灵活作战的特点,去掉火力连的编制,不携带82迫,步兵连火力排以mG42重机枪和60迫击炮为主要火力支援,到班排级就以轻机枪和火箭筒以及冲锋枪为第一线火力支援,一个营辖三个步兵连合计兵力大约480人左右。

  人员,就由马上就会和安防团汇合从武汉顺江而下的那个所谓的700多人壮丁营里抽调。是的,其实说是壮丁营,刘浪却是知道,那里面,最少有要塞营里的300老兵,就连新兵,也同样训练超过两年,战斗力也绝不弱。只要让他们上一次战场活下来,那这个警侦营的战斗力就是杠杠的。

  既然决定了,刘浪迅速让人喊来忙得还没有吃过晚饭的赵长风,给他传达组建警侦营的任务,让他必须在今天晚上就和磐石营办完交接并在三天内配齐警侦营营、连、排三级军官,只等壮丁营一来,五天内就完成这支新成立的部队建制。

  “团座,您还是让我继续当副营长吧!”听到自己终于媳妇儿熬成婆当上一营主官的赵长风首先不是欣喜,而是一张脸苦得却像要滴出了水。

  刘团座只给了他五天时间组建警侦营,时间如此之短的原因他明白,独立团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开赴数百里外的淞沪战场,团座长官能给他五天,就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赵长风的军衔早已由上尉变成了少校,副营长变营长这个不难,

  警侦营的兵源都来自广元基地守备营,不管是装备还是战术训练和独立团现在的官兵都是一样的,只要配齐熟悉独立团特有指挥战术的基层军官,战斗中的指挥不会太难。难的却是他得找齐一个副营长三个连长及最少九个排长,那可得从其他步兵营抽调。

  如果在平时,以他赵长风的面子,估计想要那个,只要不动他们的精英,几大步兵营长都不会阻拦。但现在,马上就要大战,哪怕他就是拿着刘团座的尚方宝剑,恐怕,也要被几大步兵营长打出营门去。这个时候,可别说什么老兄弟了,估计,打得最狠的,恐怕就是刘大柱他们几个老兄弟了吧!这个时候挖人,那都是挖他们的肝啊!

  “瞅你那个出息劲儿?你信不信,我要是把成立警侦营这风放出去,赵二狗那个混蛋一准给老子推荐人,还是他们炮兵营的?”刘浪斜着眼撇嘴,“你老赵也跟他们几个学坏了,也别跟我面前装,不就是怕几个老兄弟怨你嘛!我猜,你所要调的人恐怕大都是出自刺刀营和磐石营以及一营吧!说吧!需要我给你什么支持?只要不是太过分,老子都给你准了。”

  “嘿嘿!长官,您看严七官中尉已经当了那么久的警卫排长了,您也该放他出来历练历练了,不如,到警侦营来?”赵长风听刘浪如此一说,苦着的脸色顿时喜笑颜开打蛇随棍上道。“您放心,以严七官中尉的能力,到我这儿,一准儿一连连长的位置没跑。”

  刘浪不由哑然失笑,以前倒是真还小看了这个老赵了,坚韧的外表下竟然还藏着一颗七窍玲珑心。严七官虽然不过是个中尉排长,但做为团部警卫排排长,没有一定的能力那能坐那个位置?能力毋庸置疑,去做一个连长完全没问题。更重要的,还不是说他挖人挖到了团部,而是,刘浪把团部警卫排长都给他警侦营了,那他再去要人,谁还敢炸刺儿?那是最实质的支持好不好。

  “行啊!老赵,这几年副营长没白当,懂得揣摩人心了。”刘浪笑着给赵长风丢过去一根烟,“警侦营本就负有警备团部之职,严七官去当连长也挺合适,那就放你警侦营了。不过,话老子得先放到前头,五天后人员装备抵达,你如果警侦营不能成军,那我可不光是要撤了你的警侦营营长之职,磐石营可也回不去了,你还是搞你的老本行去搞辎重后勤吧!”

  “保证完成任务!”赵长风却是胸有成竹的冲刘浪行了个军礼,转身就走。

  Ps:双倍月票开始了,兄弟们给投月票啊!距离第6第7就差不到100票了。风月承诺,从2号开始,连续两天4更,12000字每天。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