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侦营460人编制,尚剩240人左右的编制刘浪思索良久之后没有再去充实步兵,而是将扩大的这个编制给了炮兵营。差点儿没把意外接到刘浪命令赶到团部的赵二狗赵大营长一口大黄牙给乐掉了。

  什么叫天上掉馅饼?这就是。

  炮兵营如今可不是长城之战时的小编制,下辖山炮连、高射炮及迫击炮连、火箭炮连三个炮兵连正式编制官兵超过了400人,加上战时配给的300壮丁,700多人的兵力几乎超过了独立团主力一营,而独立一营的营长可是刘团座兼着的。换句话说,独立团谁手底下的兵最多?舍赵大营长其谁?

  每次几个步兵营长一起喝酒,那个不是二狗兄的叫着?俨然,赵大营长就是几个中校军官以下少校第一人。

  现在,在给他240人编制,手底下可是指挥着上千号弟兄,若是按日本鬼子那个编制算,那妥妥是个炮兵大队的编制啊!要搁国军里面算,够不上一个炮兵团,也是大半个炮兵团了。

  但是,刘浪提出的这240人编制组成的一个新型炮连却把这位炮兵营长给搞愣了。

  什么叫综合机动支援火炮连?

  不光是名字高大上,而且这个人数最多的火炮连连火炮也不像以前那样分门别类,而是除了稍显笨重一点儿的山炮以外,其余只要独立团有的火炮全有,比如双联装高平两用机关炮、风暴火箭炮、82迫击炮全有,完全是个大杂烩,这不是增加了后勤补给的难度嘛!各种弹都要补充,而且各种炮都要会操作,这对炮兵们绝对是一项挑战。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炮兵连的重点还不在“综合”上,而在于机动。

  “这个炮兵连,将拥有五十辆三蹦子和300匹驮马,所有人员和装备包括后勤补给,全部机械化,随时能对目标进行打击随时撤退。若因为地形所限,那就用驮马,最低移动速度不得低于每小时10公里。平时驮马由后勤部加配的壮丁负责。”刘浪给赵二狗解释道。

  是的,在山地,炮兵营可以利用反斜面的特点同日寇的105火炮周旋,也可以利用山林的特点对炮兵阵地进行掩护,哪怕是日军的飞机来了也可以隐蔽。但是,在淞沪这种平原上,一旦位置固定,那就是取死之道。

  因为,独立团的炮兵们要面对的,恐怕不仅是105和150榴弹炮,甚至还有可能是日军的舰炮,一旦被日军前线的观测手发现炮兵所在位置,那就是灭顶之灾。

  但不能说有巨大危险炮兵就不开炮,失去炮火支援,只拥有轻武器的独立团是绝无可能抵挡住日军的进攻的,就和一个师一个师填进淞沪的国军们一样。他们的轻火力可也不差,尤其是88师87师这样的德械师,每个连超过9挺轻机枪还有迫击炮的轻火力绝对在日军步兵中队之上,但他们依然伤亡惨重。

  所以刘浪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么一招,将炮兵营的一部分精锐抽出来另组综合支援炮连,全部配上三蹦子,正适合在江南平坦的田地里行驶,这会儿是秋天,稻田里没水,对重量只有几百公斤的三蹦子形成不了什么太大阻碍。就算偶尔陷进去了,五个棒小伙推一推,也基本能脱困。

  就算遇到湿地,不能用三蹦子那也可以用驮马,独立团主力火炮暴风火箭炮的重量并不大,一匹驮马拖着就能走,82迫就更不用说了,总重60公斤不用拆驮马就可以背着小跑。

  当然了,刘浪更钟意于运力更强还可以把士兵都带上的三蹦子,那可以达到每小时30公里以上的速度。

  前线部队有什么需要,拥有火箭炮和迫击炮以及高平两用高射炮的综合火炮连机动到合适位置,一轮炮砸过去,然后开上三蹦子就跑路。算是个微缩版的炮兵营,但比炮兵营这个大块头的机动性又强得多了。

  远距离用火箭炮,近距离用大口径迫击炮和平射机关炮,综合支援火炮连的射程从1000米到10000米都可以覆盖,而且转移的速度极快,不用担心被日军炮兵观测手察觉而导致被日军大口径重炮覆盖攻击。等他们的炮弹到了,综合火炮连早就跑出好几里地去了。

  当然了,这一切都建立在日军的飞机没来的情况下。不过,刘浪看看天空,谁说淞沪的天空已经都是日本人的天下了?

  “妙啊!团座,这样的配置真是太好了。”赵二狗也逐渐听懂了刘浪的意思,不由一拍大腿道:“那我炮兵营这个机动性很强的炮兵连就可以打几炮就换个地方,吊着小鬼子炮兵的胃口,让他追着打却又打不着,一不注意,老子几十发炮弹又飞过去揍狗日的。”

  “哈哈!对,就是这个意思。”刘浪也不由放声大笑道:“之所以特意抽出这个机动综合支援火炮连,就是要把这个火炮连的机动性发挥到极致,同时又能对我前线各部的重火力需求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老子就是要让小鬼子看看,没了大山,老子独立团的炮兵一样能让他们看得到吃不着。”

  “长官,我一定抽调最精锐的力量组成该炮连,保证完成任务!”赵二狗兴奋的行礼并拍胸脯保证。“对了,长官,我炮兵营那些壮丁兄弟从今天开始也可以穿军装授军衔了是吧!”

  “所有壮丁,全授上等兵军衔,平时表现优异的,服役超过四年的,可授军士军衔,你们炮兵营这两天把编制人员表交给团副,还有,所有壮丁,正式入籍军饷从上个月出征时开始算起,已经发放壮丁月饷的,月底发军饷时一并补齐。”刘浪笑道。

  独立团现在不是没钱,而是不敢随意发放。虽然那些壮丁无论训练还是装备都和独立团正规军一样,在战时,也和正规军一样,是要豁出命上战场的,但在军饷上,刘浪却不能按照编制里的正规军军饷给付,那马上就会被人抓住说他私自扩军,要不然凭什么做苦力的壮丁也要拿和正规军一样的军饷。

  想在这个世界好好混下去,光靠主角光环还不行,你有时候还是得遵守规矩,哪怕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明面上的栈道还是得修一修的。毕竟,这个时空的土著大佬们掌握着远比主角光环更牛叉的大技,一个不小心,就被大技给秒杀了。

  现在,有了大佬发话,明日军政部就备案,刘浪现在手下有了高达5000人的编制,那还不给大家伙儿钱都补上?虽然刘浪也知道,光头大佬此举是刻意拉拢他,淞沪现在紧缺刘浪这种遇上日军就嗷嗷叫着想上去开干的军队。

  张儒浩直到深夜才回来,和梁文忠带了小一万现洋,钢板却是才拖回来不到一吨,远达不到独立团的需求。就这,还是张儒浩顶着曾经军政部高参的头衔四处搜罗回来的。

  现在是战时,钢板这种物资不光是紧俏货更是被收归军用,如果不是独立团有晋东大胜的光环在,恐怕就是张儒浩,光靠着旧情,也弄不到这些造工事专用钢板。

  虽然有些沮丧,但张儒浩还是被刘浪带回来的信息给高兴坏了。双饷不双饷的那都是小事,和刘浪预料的一样,张儒浩最激动的也是独立团编制的扩大。拥有5000编制的独立团再不用藏着掖着,而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五六千兵力和日军对阵,战报也不用绞尽脑汁儿的改各营番号了。国府那边聪明人也不少,可不是你随便糊弄就能糊弄得过去的。

  对于刘浪在没有等他回来就独断的增加一个警侦营和机动综合支援火炮连的军令,张儒浩自然没什么异议。自从收到红色总部的来电,知道刘浪已经是自己人,张儒浩对自己的定位就已经从一个军事主官变成一个政治辅助性主官,说白了,就是红色部队中的政委。

  军事上,刘浪已经展现出惊人的才华,除非是张儒浩觉得有必要提醒的,其余军事上的一切他都不会过多插手,他现在主要工作,就是凝聚全团官兵的人心,服从上级指挥官的领导,树立刘浪这个领导权威的同时,也悄然的透过那十名充实进独立团的红色军官将红色思想的火苗传播。

  两个人可能很久没有这样畅谈过了,尤其是想到未来数日即将开赴未知的战场,干脆,刘浪让三川儿和幺十三去通知团部直属各单位主官来团部,传达扩编和独立团改名中山独立团消息的同时,也是讨论一下各自对进入淞沪战场后的想法,也算是在战前统一一下思想。

  虽然此时已经过了凌晨1时,但这帮主官们却来得极快,显然大战在即他们心里亦有些紧张,没几个人就能心大到酣然大睡。他们可再也不是昔日那个“舍得一身剐皇帝拉下马”“脑袋掉了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光杆大头兵了,他们每个人麾下都指挥着最少数百弟兄,每一条战斗指令都关系着数十乃至数百弟兄的命。

  脑袋决定屁股下面的位置的同时,那个位置也决定着脑袋。

  当然了,因为不是正式的军事会议,像凌洪拎来了卤肉,赵二狗拎来了酒,一看这阵势,刘浪干脆让两个勤务兵去找后勤部要了口铁锅又弄了点儿肉和白菜就地整了个东北炖肉锅子,还把自己几包存在三川儿哪儿的烟给贡献出来。

  一票校级军官围坐一起,就着锅子喝着小酒抽着浪团座的烟畅所欲言,统一思想会变成了一帮军官吹牛打屁的茶话会了。

  这样的气氛也不能说不是好事,至少在刘浪看来,远比一大帮军官坐在会议桌前衣襟危坐着谈军事部署要强的多。面对淞沪这样的超大规模的战斗,所谓的战术布局都特娘的是虚的,就是一个字“干”。

  勇气,在这一刻比什么都重要。

  刘浪决定不了统帅部在整个淞沪战略布局上的改变,他只能做好自己。如果说整个淞沪战场双方百万大军所造就的可怕战场是只超级怪兽哥斯拉,那独立团这五六千号人顶多就相当于一只小蜜蜂。

  可蜜蜂,哪怕它一生中射出尾部唯一的那根刺就会死亡,但,从无人敢轻忽于它。

  因为,一刺,便痛彻心扉。

  ps:还是那句话,求一波月票,距离前方的两位只有几十票了,兄弟们开始投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