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只是在形势上对扩编后的独立团进行了一次整合,要想将加入新鲜血液的独立团整合成像战前那样犹如一体,恐怕还得等好好在淞沪和日军战上一场才行。

  雪耻营名字取得不错,警侦营和机动综合支援炮兵连的名字也取得很霸气,但行不行还得打过才知道。

  耗尽心力之后喝了一顿酒其实对睡眠还是有帮助的,刘浪从凌晨六时就呼呼大睡,一直到王世和的电话打到团部才把刘浪给喊起来。

  “我的刘老弟,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睡?何部长可不是天天坐办公室等你,赶紧过来,我带你去领你的委任状。”王世和在电话那头哭笑不得的催促刘浪道。

  只是,他喊刘湘为兄,称呼刘浪为弟,这关系也是够乱的。要知道,前几日在太原,刘浪还喊他为世叔,他也答应得很爽快来着。

  不得不说王世和的确是个人精,自刘浪见过大佬后,这称呼就悄然改变了。仅只是军政部备案的少将还罢了,但将独立团扩编至5000人甚至改名为中山独立团并接受第七战区和军政部双重领导还拿双份军饷,却是连王世和都没想到的重奖。

  尤其是对于了解光头大佬的王世和来说,这里面可是透着一个信号,只要刘浪在接下来的战场上表现得让大佬满意,恐怕少将都只是个起步,已经扩大的编制随时可以以此为骨架继续扩编。那,可就不得了了。

  别看他委员长侍卫长走出去一帮封疆大吏们都不敢慢待,但那是他背后有领袖撑腰,可一旦外放出去做了中将,那大部分面子就得靠自己挣了,老是拿着领袖的虎皮当大旗,时间长了,领袖估计都烦了。从这点儿上来说,这位侍卫长到时候或许还抵不上刘浪这个一线指挥官。

  这个时候还充大瓣蒜当人家长辈,那可就不合适了。所以,随着形势的改变,王少将的称呼也随之转圜自如毫无凝滞,没毛病。

  但凡是大佬的办公室主任,爬起来的都比其他人快一些,不是没原因的。除了和大佬贴心以外,这心思,这拿得起放得下的心态,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不过,王世和埋怨刘浪心大的同时不得不也有些小佩服,马上就要率部去那个已经把黄浦江都染红的可怕战场,这位竟然还竟然睡得如此安稳,也算是个非常人了。

  刘浪爬起来花了五分钟洗漱又花了五分钟穿好军常服,虽然去见军政部大佬不用穿礼服,但也必须收拾得干净利落精神抖擞,在北平他可是知道那位对这方面细节很在意的,一个解开风纪扣的少将旅长就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刘浪可不想委任状还没拿到就被这位算是民国军中第二号人物给一脚踢出军政部。

  当然了,要想在王世和催促的半小时内赶到军政部又想保持军人仪表,睡过头的浪团座自然是不能一路狂奔的。不说大喘气让军政部大佬以为他刚干过什么坏事儿,风,吹乱了他的发型咋办?浪团座站在镜子前捋了捋一头比和尚长不了半厘米的短发,很风骚的决定不用跑步的方式去军政部。

  为了战场上包扎方便,独立团自他以下,在出征以前的那个晚上,全都刮了个秃瓢,这半厘米头发还是这个把月长出来的。

  不跑步,自然只能坐车,独立团也没牛逼到拥有未来荧屏上动不动就拉风出场的美式小吉普,那是未来美国牛仔被小鬼子捅过菊花痛定思痛拼命往中国支援物资之后才有的产物。这会儿,美国牛仔还在隔岸观火等着中日两国决一胜负然后好从中渔利呢!别说汽车,就是一把小手枪,也别指望美国牛仔送一把过来。

  想要?可以,真金白银拿出来,实在不行签欠条也可以。反正中国有的是矿藏,美国牛仔一点儿也不担心中国人还不起。甚至,他们根本不担心中国被日本人灭了没人认这个账。只要中国的土地还在,他们就有信心收回这笔钱。日本人,在他们面前,不过是替他们开路打前锋的渣渣罢了。

  这个时候的美国牛仔可没想到正在拼命向他们进口钢材的小短腿渣渣们一直憋着劲儿造航母和战列舰不是为了搞定中国,而是弄他们去的。

  没有美式小吉普,可刘团座有劳斯莱斯。。。。。。三蹦子柴油发动机的油门踩到底的轰鸣声,真的很拉轰!!

  或许,这是三蹦子在华夏公路上最风光的时候吧!!!穿着上校军服光着一颗圆脑袋的浪团座少有的装了回逼。

  尤其是刘团座把昨天才领的军事委员会通行证往车头前一贴,南京城内各卡口军警忙不迭地放行,任他一个人开着在未来共和国农民伯伯们下地运庄稼的三蹦子在南京街头驰骋。收获了一路的目光。。。。。。

  开个连顶篷都没有的破车,那货嘚瑟什么?不会是连上校军服都是偷的吧!不少优越感十足的首都市民是以鄙视的眼光看待开着三蹦子一路狂奔的在未来就是一神-------经病的浪团座。

  看来,无论时空怎么转变,这审美观,终究都还是差不多的。特立独行的结局,总归是遭受鄙视的比较多。

  在军政部门外等候刘浪的王世和也被浪团座和他拉轰的“坐骑”给惊住了,没有汽车你可以说嘛!我派车去接你,骑了一个丑到不行还带后斗的摩托车来不说了,还捋着不可能吹乱的大秃瓢,你是想搞啥子?

  “这就是你从华美公司购买的三蹦子摩托车啊!不错不错,可以拉人还可以载货。。。。。。”王侍卫长的惊讶只是藏在心里,吐出口的永远都是赞美。

  当然,那也是目前有些浪的刘团座有这个资格。

  只是,载货这个词让刚刚用劳斯莱斯飙车的浪团座有了种未来快递小哥的既视感。

  “王长官,既然您这么喜欢,我等会儿就把这辆送您府上,到了秋高气爽之日,您开着这个,夫人坐您旁边,满眼金黄中徐徐凉风吹着,保证夫人爱您爱的不要不要的。”刘浪一副拍马屁送礼属下的模样。

  然后,王侍卫长脑海里就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身着将官服的他开着带着后斗专用拉货的摩托车,旁边坐着穿着旗袍的老婆,油门一踩,发动机就像要爆炸一般轰鸣着吐着一连串的黑烟。。。。。。

  这,是去乡下捡柴火回去烧吗?一想到那个画面,王世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忙摆手道:“王某哪能占用军用物资?正值大战之时,还是让它用到该用的地方吧!”

  连拒绝都拒绝的如此大义凛然,刘浪只能对委员长侍卫长说个服。

  军政部长的办公室就在军政部三楼最大的一间办公室。

  刘浪直到快走到军政部长的办公室才知道光头大佬特意让王世和陪着来是为什么,那对他还真是不错。显然,既是军政部部长又兼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的何上将很忙,办公室门外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坐了不少校官和将官,那都是等着来找军政部一把手批条子签字的。如果没有王世和陪着,他一个小上校,估计能在这间小办公室里从天亮坐到天黑也不一定见得到军政部长的面。

  怎么的,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不是?你来拿个集团军副参谋长的委任状有个什么了不起的?人家那还是少将晋升中将呢,人家还不是坐那儿等着?

  有了王世和自然是大大不同,不光是小办公室一帮枯坐着正在排队的将校们都站起来了,就连何上将的那位上校副官走出来都走得比平常快一些,近乎于小跑着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将王世和和刘浪给迎了进去。

  虽然国军二把手何上将可以不太把王世和放在眼里,但他一个上校副官可绝不能,尤其是何上将已经让他前来迎接的情况下。

  等进了何上将的办公室,一向淡定的刘浪忍不住吃了一惊。

  不是军政部长的办公室很气派,面积大的惊人堪比一间大教室,也不是说何上将的办公桌椅一看就很奢靡,实木做的红木桌子和红木椅子若是搁未来少说也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而是,一走进门,一双翦水秋瞳就那么亦嗔亦喜的望过来。

  我去。。。。。。

  风,没吹乱我的发,心,却被眼给看乱了。浪胖心里那一瞬间冒出的绝对是这个念头。

  实在是,太意外了。

  ps:月底最后两天,摆碗求月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