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色的眼睛犹如海洋,不是小洋妞儿劳拉还能是那个?

  一头金发,穿着修长的马裤和长筒牛皮靴,劳拉总经理的打扮永远都是那么时尚而干练,美得犹如一朵盛开的玫瑰。

  当然了,玫瑰都是带刺的,或许因为这里已经接近交战区,显得很纤细妖娆的腰间还插着两把显得有些硕大的左轮手枪,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妞儿不好惹。

  何止是不好惹,就说她腰里那两把插在枪套里枪管长达六英寸的左轮手枪,在未来被誉为二战期间最好的左轮手枪英军制式韦伯利VI型,射击精度高只是它的特点之一,最牛叉的是它的威力,能近距离击穿五毫米的钢板。谁敢对她使坏,仅需一枪,就能连根带蛋全部击成肉酱。

  在未来,这种手枪的短枪管版本还成了香港警察配备的警用型手枪。

  当然了,6英寸的枪管射出的子弹威力可远不是警用型4英寸枪管所能比拟的。小洋妞儿总经理用的这种加长枪管改进型韦伯利左轮手枪甚至能击毙一头狂暴的野猪。

  和小洋妞儿不一样的是,劳拉的贴身警卫黑大汉反而更喜欢用独立团的制式黑星手枪,尤其是看到刘浪用黑星手枪一枪就搞定一头野猪之后,异常坚定的选择了黑星,哪怕外表有些粗苯的黑星远没有韦伯利左轮手枪来得炫。

  只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她跑这儿干啥子,还有,黑大汉跑哪儿去了?

  刘浪都还没来得及发问,哪怕是用眼神。

  “何部长,受委员长之命,刘团长我已经给您送过来了,剩下的就交给您了,委员长那边还有其余事物需要办理,我还得赶过去。”王世和径直开口说道。

  “行,世和你自去忙你的。”站起身的何上将有些郁闷的点点头。

  “刘团长,有什么事情何部长会交待你,我先走一步。”王世和对刘浪点点头,又冲办公室里同样站起身相迎的劳拉说道:“劳拉小姐,王世和有事先行一步,告辞!”

  显然,在中国将军火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劳拉总经理现在名气不小,连委员长侍卫长都认识她。

  不等刘浪和劳拉跟他客套,王世和就转身离开。

  这让刘浪怎么感觉,这位有种逃跑的感觉呢?尤其是看到有些郁闷的何部长以及小洋妞儿嘴角微弧露出的那丝得意之后。

  “长官好!”刘浪只能先压下满腹疑问,先给脸色有些冷峻的何上将行礼问好。

  “不错,刘浪你这些年干得不错,晋东一战也打得很出色,不枉我当年亲自给你佩戴上青天白日勋章,不负青天白日之名。”何上将的脸上勉力挤出一丝笑容表扬刘浪道。

  伸手一指一直盈盈望着刘浪的小洋妞儿,说道:“劳拉总经理和你是老熟人了,就不用我亲自给你介绍了吧!”

  “劳拉小姐,好久不见!”刘团座在何上将面前表现得很矜持。

  必须得矜持,难不成浪团座能对小洋妞儿来个:“劳拉小妞儿,好久不见?”

  可是,刘团座低估了女人,低估了洋女人,而且还是经历了知道心中的情郎在前线打生打死自己却爱莫能助一月来内心无比煎熬的洋女人。

  小洋妞儿没有先回答刘浪,反而是先看向何上将,道:“何将军,您这个介绍,不对。”

  “我们不光是老熟人。我们是朋友,好朋友!”

  “亲爱的刘,何止是好久不见,我们已经整整。。。。。。”劳拉低头算了算,“我们已经整整四十八天未见了,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话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按照这个算起来,我们已有144年没见着面了。刘,你想不想我嘛!”

  这情话说的,半生不熟的说中国话也就算了,竟然特娘的还用上了四川话。

  两个男人集体目瞪口呆,外加蛋疼。

  刘浪蛋疼的是,妞儿,注意场合成不成?这里可是军政部长办公室,你可莫乱来。

  当然了,乱来哥也会阻止你的,这里不是宾馆,旁边还有个糟老头儿一旁盯着呢!浪团座义正言辞的想。

  洋妞儿,你这个朋友的概括貌似也不对吧!不过是个把月没见,都能演绎成一百多年没见,你们这都是啥子朋友嘛!精于世故如何上将,这会儿也忍不住想龇着牙花子吸冷气。

  “劳拉,你怎么来何部长这儿了?”刘浪连忙把话题岔开。“这边可是战区。”

  小洋妞儿就是这个直来直去的脾气,加上想着自己在前方打仗心中担心,这情感的表达就毫无顾忌了,刘浪对劳拉还算了解,马上就知道她在这样的场合也如此火辣的原因了。

  只是,必须得给人家何上将面子撒,你把人家的办公室当成谈情说爱倾诉衷肠的地方多不好?

  可刘浪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么一转移话题,何上将的脸色变得比刚才可要难看了许多,甚至,一向心思玲珑的浪团座感到,斜着眼瞟了他一眼的何长官那意思是:不会说话,憋说话。

  这是。。。。。。

  果然,听刘浪如此一问,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波连闪,脸上也涌出笑意,回答道:“刘,何将军这儿我必须来。”

  何上将的脸色。。。。。。

  好像,又黑了几分。

  “何将军,我知道刘来找你有要事,我也不耽误你们的时间,卖给你们中国政府的十个150重炮团,交付装备已经超过一年,只要给我华美公司结算一半的钱,我绝不纠缠,明年再来拿另外一半。”小洋妞儿对着刘浪笑,但对刘浪的上司脸色却是很公事公办。

  很严肃。

  尤其是要钱的时候。

  我去,敢情是来要债的啊!刘浪也忍不住替这位中国军方第二号人物有些头疼。怪不得刚才王世和跑得比兔子还快呢?敢情,他也知道是债主上门,先跑路为妙,否则被缠住就完蛋了。

  他也想起这茬儿了。华美公司借着收购太原兵工厂的东风,给山西老汉提供了十个重炮团的同时也向国府推销自己从美国进口的美式150重炮,不光是价格比第三帝国的便宜,而且小洋妞儿为了迅速打开市场,还答应国府可以延缓一年付账,甚至不需要任何抵押。

  这可比第三帝国小胡子那边动不动就让国府用矿藏来抵押有诚意多了,而且价格还便宜,军政部自然是同意了这笔采购计划。

  但这东西好拿,钱总归是要付的。这不,债主就找上门了。

  若换成以往,何大部长或许就给钱了,毕竟人家条件已经很优惠,有一半的钱还可以再赖一年不是?

  可是,一看何上将那张黑脸,刘浪就知道,在淞沪会战正烧钱如烧纸的这个时候,你让何部长掏数百万银洋,那完全是要命的节奏。

  如果是中国商人,别说进不了军政部长的办公室门,就算是进了,在这个国难当头的时候还敢要钱?各种大义压不死你一个巴掌也扇死你。可劳拉是谁?美国知名大财团的直系继承人,英国伯爵贵族的女儿,别说平时国府要员们不敢轻易得罪,在这个国府急需要获得西方世界支持的当口,你想当赖账的?恐怕就连光头大佬这会儿都在挠头皮还不能轻易说这个话。

  可刘浪也不能张嘴劝小洋妞儿这个时间点就别来要钱了,人家华美公司也是做生意的,货已经交了,你自己答应的一年后付钱,人家这样做完全没毛病,又不存在什么趁火打劫。最重要的是,刘浪还真不能当这个好人,人家长官都解决不了的,你来解决,你脸比长官还大些,你让以后长官还怎么管你?

  刘浪干脆,就这么笔直的站着,目光低垂,仿佛没看到债主要债的这一幕。

  果然,何上将撇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很有下属姿态的刘浪,脸上的尴尬却是少了很多,脸上堆起笑容,朝两人摆摆手道:“都坐下说!”

  “副官,上茶,上我的云雾茶!”

  能被一级上将专门点名的云雾茶自然是好茶,经水一泡,虽还未闻到茶香,但看着根根竖在水中凝而不散却青翠欲滴的茶叶,就极为赏心悦目,等茶水喝到口中,淡淡的苦涩中却是包含着浓郁的茶香,让人唇齿留香,绝对是两世为人的刘浪喝到过的最顶级的茶叶。

  “何将军,茶不错,但这账可是一分都不能少的。”劳拉却是心直口快,抿下一口茶后虽然脸上露出欣容,但嘴上却是一点儿也不让步的。

  “哈哈,茶叶虽还不错,但何某决没有以茶抵账的意思。”何上将却是丝毫不恼,一脸笑意融融的说道。

  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工夫,这位中国军方第二人就恢复了常态,丝毫没有在下属面前被人逼债的尴尬了。不说别的,单看这养气的功夫,就少有人能比。

  “劳拉小姐,我何某人明人不说暗话,现在正值我军和日寇在淞沪决战,我方投入兵力超过100万,而北方战场,我军亦投入了超过50万大军,加上海军空军,我国政府这数月来投入的银钱高达数亿,若是能打赢这场战争,贵公司的欠款绝不在话下,我方甚至愿意为此承担贵公司欠款而产生的利息等损失。”何上将重新坐回椅子,很认真严肃的说道。“还请劳拉小姐考虑到我方的困难,将付款时间再往后延迟半年。日后我方若是有大批军械采购,定会以华美公司优先考虑。”

  大佬果然是大佬,70万和30万瞬间就面不改色的膨胀到100万和50万,夸大其词的同时外加威胁和利诱,那意思是你现在非要钱把我国政府搞垮了打了败仗以后你的欠款可是甭想了,如果让我们撑过这个困难时期以后还可以找你买东西,你又可以继续挣钱。

  刘浪敢肯定,如果让这位去经商,一定也会做得极为出色,绝对的商业谈判上的狠角色。一般的菜鸟在他面前,估计三言两语下来就进入他的节奏里被牵着鼻子走了。想要钱?不继续赊账再继续提供装备都是好的吧!

  这颇有点儿像未来的商业模式中,欠账的才是大爷,你丫的让我资金链断了,大家伙儿一起完蛋,如果你投点儿钱进来的话,咱们一起骗别人去的意思。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