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方第二号人物很能扯。但小洋妞儿劳拉也不是一般人,身体里流动着全世界最擅于做商业犹太人的血统不说,这几年在华商集团海外分公司的磨砺以及独带着华美公司在中国独当一面,早已把这个历史学博士锻炼成了一个商界女强人。

  听到此言,脸上泛起一丝笑容,轻轻把手中古色古香的茶杯放在小几上,“何将军,您方才说的,其实并不能成为欠账不还的理由。就算你们政府倒闭了,也会有下一届政府担起这个债务的,美利坚合众国政府麾下的舰队的作用除了保证本土的安全以外,还有保证海外美利坚合众国人民正当的权益。这一点,就是日本人也不能否认,哪怕我卖出的重炮团在这场战争中对他们造了极大的杀伤。”

  绝对是霸气的小妞。

  小洋妞儿这番话,就连刘浪都想给她鼓掌了,如果他不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单凭纯商业的角度的话。因为,劳拉从这一刻起,就已经占据了谈判的主动权。

  人家,根本不怕你赖账,甚至是你们完蛋了,日本人赢了,在这片土地上建了一个新的政府,也得捏着鼻子认这个账,谁让人家背后有强大的舰队呢!连日本人也不得不服软的坚船利炮,才是小洋妞儿如此牛哄哄的底气。

  刘浪低垂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精光,这,也是他的梦想啊!在未来的某一天,每一个华夏人,不管在世界的那一个角落,都敢对于任何强权说:“你丫的动老子一下试试?行,敢动老子,你敢动老子华夏十四亿同胞?信不信老子华夏的舰队下一刻就开到这片海湾里来演习?”

  那,不是一个人的自信,那是源自于一个民族的自信啊!

  光是打赢这场战争,还不够,东方神龙想要腾飞,华夏民族想要站在这个星球上对强权大声说不,还需要更长的路要走。刘浪在那一瞬间,似乎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又沉重了许多,但腰杆却是挺得更直了。

  中国军人,从不在乎挫折,迎难,也必须上。

  霸气的小洋妞儿霸气的宣言让何上将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一抽。

  不过,还未等他说话,小洋妞儿嘴角掠过一丝狡黠道:“不过,这账倒也不是不可以欠,但可不能何将军您这么空口白牙的一说,就欠上半年,您或许可以用别的方法来支付这笔欠款哦?”

  “劳拉小姐,你请说,如果我方能办到的,一定尽力给贵公司办到。”何上将的话倒也是滴水不漏。

  通过几轮交锋,他已经知道这个来自美国商业大鳄家族的小女生有着和她年龄不符的老辣,尤其是听到她话中有话的这一刻,自然不会把话说死。

  什么叫能办到的?那就代表着他随时可以改口说办不到。

  “我能先问问刘上校到您这里来是要办什么事情吗?”小洋妞儿却是话锋一转,说起了和两人刚才商业谈判完全不相干的事。“当然了,如果涉及贵方军事机密,您可以不说,顶多我晚上和亲爱的刘共进晚餐的时候再谈。”

  “咳咳!”刘浪瞪一眼大放厥词的小洋妞儿。

  这妞儿是看着他不爽是吧!这话哪能当着人家何长官的面儿说?

  看看嘴角猛然一抽的何上将,浪团座裆下甚是忧郁,这是委任状要被冲马桶的节奏啊!

  呵!女人。

  两个男人默然对望一秒,何上将以一个过来人老男人的姿态微微点头示意明白某团座内心此时的无以言表的无奈。

  “咳咳!也不是什么机密,刘团长是来领取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昨日签发的委任状,委任他为我第7战区第23集团军副参谋长,我正要恭喜刘上校职位晋升呢!这也是他应得的褒奖。其实在我看来,这已经算是迟了,如果我军事委员会有魄力,早该在四年前的长城之战后就应该对刘团长晋升了,何至于等到现在?22岁的少将怎么了,甘罗十二岁都能当宰相呢?”何上将不愧是老狐狸,既说了刘浪来此来意的同时,还小小的捧了刘浪一下,更是把自己对刘浪的态度给隐晦的表达出来。“此次晋东大胜再度证明,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当然了,委座的高瞻远瞩岂是我辈所能比的?”

  既讨好了小洋妞儿和刘浪,还卖好了自己,顺手一句似褒还贬把光头大佬也给扯进来了。这些久居政坛上的老狐狸真的是没一个好相与的。

  “真的啊!原来刘这一次是来晋升职务的啊!”小洋妞儿终究不是官场中人,她可听不懂中国军方二号人物这话里套话的意思,也就只知道刘浪要升官了,而且还是什么战区什么集团军参谋长,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至于说副参谋长前面那个副字,很自然的,就被小洋妞儿给忽略了。

  “那个参谋长是个什么官儿,很大吗?陆军上将?”小洋妞儿蔚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显然,在这个女人眼里,唯有陆军上将才能配得上情郎。或许,这也是很多女人的想法。她们喜欢的男人,自然是比其他所有男人都强。小洋妞儿在这一刻,很女人。

  “咳咳!”两个男人集体很尴尬。

  上将毛线!全中国才多少上将?要是刘浪以26岁之龄就带上金星领章,你让其他最少也是四十好几的上将们心里咋想?

  这倒还罢了,关键是刘上校不光是距离上将有遥不可及的距离,这刚晋升的陆军少将还只是备案而不公布,属于那种上校加少将衔的临时编制。换句话说,如果大佬对你不爽了,都不用对外说撤你的职,拿笔一划,你就还是你的小上校。

  这让心知肚明的两个男人怎么给还在高兴中的洋妞儿解释呢!

  “劳拉,我国的军衔制度你不懂,你还是先和何上将说完你们的事,晚点儿我再向你解释。”刘浪只能岔开话题。

  “是啊!刘少将已经是我中国军方有史以来最快晋升速度了,26岁的少将,就是我何某也是羡慕的很那,我当年像他那么大的时候,才不过是个小小的营长呢!他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何上将也说道。

  “竟然才是少将?”小洋妞儿蔚蓝色眼里满满的都是失望。

  目光微微一转,看向何上将,正色道:“何将军,那就这样,刘这次晋升少将,所有款项我给你们打九折,但若是能晋升陆军中将,我给你们打七折,若是晋升上将,五折,若是和您何将军军衔一样的话,那我可以做主,十个重炮团全送你们了。”

  这贿赂的,如此明目张胆啊!不过,我喜欢。

  刘团座看着脸色有点儿僵的何上将,眨巴眼表示着自己的无辜,他可没想靠着十个重炮团就来抢军政部长的位置。

  何上将自然是狠狠瞪了刘浪一眼,那意思是,不是你的主意也特娘的是你勾搭的洋妞儿的主意,这笔烂账还是得算在你身上。

  “劳拉小姐,如果我可以做主的话,那我早就让刘团长坐我这个位置了。”何上将苦笑着说道。“刘少将晋升之事是他的军功,可不能和商业之事混为一谈,劳拉小姐,你我还是商量欠款归还的日期吧!不如,我代表军政部再订购三个重炮团,一年后必定付清先前欠款。”

  老狐狸终究是谈判老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同时又抛出了足够的诱饵。

  当然了,小洋妞儿现在也不是菜鸟,也没那么容易就上当,既不表示同意,也没反对的意思,反而是一片盈盈笑意看向刘浪。

  老奸巨猾如何上将那还不明白这洋妞儿的意思?那意思分明是不给她“情郎”一点儿好处,今天这事儿就没得谈。瞟一眼低垂着头貌似很懂规矩绝不插手“国家大事”的刘胖子,中国军方这位二号人物压抑着拿着茶杯遥遥丢过去的冲动。

  别看刘胖子表现得很守规矩,但横看竖看都是,这货,绝对不是不想要好处,而是等着他开价的节奏。

  感应到一级上将的目光扫过来,浪胖抬起头,再度一脸无辜的眨巴眨巴眼。心里,却是差点儿喜翻了天。

  小洋妞儿在中国这两年可真没白呆,先前的漫天要价可不是因为不懂中国的规矩,而是为了就地还钱在做铺垫呢!你还别说,刘浪还真需要这位大佬帮他一个忙。

  三方眼神交汇,室内突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寂。

  “这样,刘团长率独立团由北方战场前来淞沪战场参战,或许有什么困难,不如借这个机会说来听听,军政部能解决的,我今天做个主,一并给你解决了。到时候,可别说我这个昔日的上司不关照你。”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明明是被追上门的债主给逼的,却是说得花团锦簇尽显对下属的关怀。

  “报告长官,没什么大事!”刘浪忙站起身立正。

  何上将嘴角微微一抽。没什么大事,不就代表着有小事不是?丫的,还真是给个梯子你就上啊!

  “此次前去淞沪,因为来得匆忙,我团工兵构筑工事钢材和木料紧缺,连续数日后勤部在南京求购而所得不多。。。。。。”刘浪很直接的说了自己的“小事”。

  “我批你一万公斤钢材五十方木料!”何上将斩钉截铁的拿起批条龙飞凤舞的写上物资种类和数目往前一推,“这可是供应前线紧缺军需,第三战区顾副司令可是最少来了十通电话军政部也只给了一半。。。。。。”

  那意思是,这可是我的底限,再想狮子大张口,可连这都没了。

  “谢长官!”刘浪大步上前把批条捏在手里。

  那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还有半点“先前我不参与你们讨论的”淡定模样?生怕慢一点儿那位上将部长就要改变主意了。

  何上将直接被气乐了,小洋妞儿也不禁捂着嘴巴偷笑。

  不管怎么说,意外在这里碰到小洋妞儿,却是解决了浪胖心中忧虑的一个大难题,多一点儿坚固的工事就会减少一名士兵的牺牲,浪胖此刻是绝对不会给老狐狸任何反口的机会的,哪怕是被记恨也是顾不得了。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