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44章 遥望之殇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9-01-01 15:16:24 源网站:999文学
  抗战之还我河山正文第1344章遥望之殇?是的,张中将口中所说的阮玄武中将不是别人,正是第29军独立第39旅的旅长。

  卢沟桥事变中,独立第39旅留于最后殿后被日军重兵包围,最终被全体缴械关入战俘营,在半月前被刘浪用日军战俘给交换回来,精锐被他弄进了独立团,剩下的四五千人尽数归了第十七师。

  但能让脸皮厚如城墙一般的浪团座尴尬的,自然不可能是没有在此地的独立第39旅旅长,而是眼前这位。独立第39旅归第29军第38师直辖,而38师师长可不是正在说39旅旅长的张中将嘛!

  换句话说,刘浪吞的可是张中将手下的兵,人家妥妥的正牌债主,要是找他要人,刘浪可是真的理亏了。

  如果是别人,刘浪自然可以一走了之,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军政部长打官司,可眼前这位,刘浪还真不会这么做。

  刘浪老脸忍不住微微一红,干咳两声:“张将军实在是对不住,我当日和日寇交换战俘救出的第29军官兵,像独立第39旅建制基本健全本应该全体归建38师,但因为尚在前线,赵师长的第十七师在晋东战役中人员损失过半,因此我擅自做主,将独立第39旅五千官兵尽数划归于赵师长麾下。”

  虽然浪胖说得倒是很诚恳,但多少还是带着些许本性,颇有点儿耍无赖的节奏,事儿是我做的,但人却在老赵哪儿,现在想要人找我可没用,得找老赵才成。

  张中将虽然也是厚道人,但能混到中将的位置,这情商自然也是杠杠的,听刘浪如此一说,不由哑然失笑道:“呵呵!对不住此言又从何说起?前天又玄前来南京看我专门说到独立第39旅之事,说他麾下的一个团长被第十七师收编后继续担任上校团长,用十七师师部的电台发电报与他,告知独立第39旅全体官兵都已脱险,除极少一部返回家乡,其余依旧选择在军中效力。他还专门提到了你,说如果有朝一日能碰到你,必定大礼相谢,谢谢你救他麾下数千弟兄出了日寇的牢笼。做为他们昔日的直属长官,你说,我这个曾经的38师师长是不是得给你鞠上一躬?”

  敢情这两位中将不是想要人,而是要谢刘浪救人之功。刘浪放下心来的同时终究觉得还是有些抱歉,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问道:“那自北平一战后,张中将为何供职于军政部?我记得第38师一部尚在北方平汉线一带对敌于日寇。”

  刘浪也不是万事通事事都知道那般详细,他也只知道张自忠从北平脱身之后去往南京,却不知这位还在军政部窝屈过一段时日。

  一说到这儿,张中将面露苦涩,眼里更是满含屈辱,几乎要落下泪来,冷静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自北平失陷,日军满城搜捕于我,我不甘被擒躲入东交民巷使馆区,后来在友人帮助下乔装打扮离开北平前来南京向国府及军事委员会领罪;而又玄则是见事不可为,为避免日军拿着他中将的名头说事,连夜逃出日军包围圈自天津上船辗转香港自广州来到南京。

  我们自逃离北平之后,最大的心病不是担心战事失利受罚,而是担心独立第39旅被日寇收编成为助纣为虐的二鬼子伪军,那我和又玄可就真的成了报纸上和青年学子口中的吴三桂第二、张邦昌第二了!

  而如今刘团长你将独立第39旅6000将士救出苦海,重新返回抗日战场,还又将我和又玄免去汉奸的骂名,对于我们二人来说,实在是恩同再造;至于这6000将士重返抗日战场,只要能打鬼子,用哪个部队的番号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浪至此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位看到自己如此激动,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重要的一个点在其中。在曾经的时空中,这位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运,被一帮文人们口诛笔伐了许久,“汉奸”之名数年也不得洗清,恐怕和独立第39旅的悲催结局也有很大关系。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视死如归的英雄,尤其在受过旷日持久的折磨后,只要一个人的意志松懈,可怕的群体效应很可能导致独立第39旅大部分官兵被迫成为伪军。

  恐怕在曾经的那个时空,只身逃出北平的这位陆军中将没有返回军中而是选择径直来南京请罪的那一刻,就已经心存死志了,要不然也不会在以后的战斗中以一集团军司令之尊亲率一线部队冲锋在前了。做为一军之将,他不会不懂得在前线的风险,但他依然这么做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想死。用死亡,一证自己的清白。

  “张将军,你我战友异地重逢,是值得庆贺之事,不如我请你吃顿便饭如何?”刘浪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接近下午五时,便建议道。

  “那恐怕还得等上稍许,还没有到。。。。。。”张中将看看怀表,脸上露出一丝为难。

  “哼!老兄,你在这里所受的委屈我不用问都看得出来,怎么?军政部就了不得了嘛!想治罪尽管来,何必以此来折磨我抗日前线将领?今日就是不受他们的气了又如何,大不了来我川军,以你之资历,统领一军又有何难?”刘浪冷笑一声,怒道。

  当然了,刘浪的怒可不是对着这位,而是不爽军政部的安排。把一个堂堂陆军中将安排来此打杂,甚至比将其关入大牢来得更屈辱。而之所以没有关入大牢,自然是这帮国府的上层人士心里都很清楚,失土之责并不在这位陆军中将身上,一旦定了他的罪,那以后就不好再找背锅侠了。

  “刘团长。。。。。。”张中将苦笑一声,见刘浪却是满面怒色长身而起,心下无比感动,生怕刘浪年轻气盛,如果是在刚刚晋升之时为他在军政部闹上一场那还害了他。终究他也是为军之将时日甚长,自七七事变以来又受了诸多的委屈,好不容易见有人理解他,心下也顿时豪情大发,就像刘浪所说的那样,大不了不要这个陆军中将了,只要能打鬼子去那个军队里不能打?“好!那张某也不矫情了,就陪刘团长你去喝上一顿酒,你来是客,我请你。”

  两人都是军人作风,也没给任何人打招呼,关上办公室门径直离开军政部。

  一个陆军中将和一个陆军上校在军政部里并肩而行到没啥,很常见。就是两人开着三蹦子在南京街头行走,着实有些夺人眼球,这都还是刘浪没有戴上已经给他配发的陆军少将领章的结果。

  是的,虽然刘浪现在不过是捞了个上校加少将衔,但领章却已经可以像加上将衔的张治中中将那样佩戴上了加的将军衔了,只是刘浪不想戴而已。在战场上,越装逼越容易吸人眼球,更容易吸引子弹。相比而言,刘团座还是觉得能好好的活着更爽一些。

  吃饭的地方是张中将定的,在后世著名的南京莫愁湖公园边上的一座酒楼,名叫胜棋楼,是当下南京很著名的一家大酒楼,主打的是淮扬菜系。

  或许是因为战争,也或许是两人来得有些早,食客寥寥生意极差,酒楼老板亲自将两人迎接上靠近湖面的一个包厢,亲自倒上了香茗才离开。要搁在平时,估计就算是陆军中将来此也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酒楼装修得古色古香很有特色,还烧上了碳炉子熏香,在深秋的这个时候包厢里亦是温暖如春幽香阵阵,算是刘浪来到这个世界上所进过的最顶级的酒楼之一,甚至比未来也差不了多少,除了没有中央空调以外。

  但自从进入房间,刘浪立于包厢窗户之前,遥望着窗外完全陌生的平房和小楼,却又有些熟悉的地理环境,一阵默然。

  这个时空的南京,对于他来说本应该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里的人和事都和他没有任何交集,这里的房子和街道也和未来那个时空毫无相同之处。但他脚下的这块土地,这个莫愁湖,和他记忆中的没有任何两样。

  曾经的那个时空中,他在这座城市训练生活超过半年,而这个地方,几乎是他每天晨跑必到的地方。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站在这个湖边,向那个不过数百米外他想进却又不敢进的地方驻足凝望。

  是的,在未来,距离此地不超过800米的位置,建的就是令全中国人为之殇的-----大屠杀纪念馆。那纪念的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大的屈辱,纪念的亦是南京城下数十万同胞的痛,是全民族数十年乃至数百年都无法忘却的遗忘。

  “绝不能遗忘,遗忘历史就意味着背弃”刘浪还依稀记得那个身形矮小而瘦弱的老教授在讲述中国近代史的课堂上遥指着这里,须发愤张震耳发聩。刘浪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着那个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小老头儿怒吼出超过130分贝的音量。

  那不是记仇,那是责任,对于整个民族的责任。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刘浪从未遗忘过。所以,当他踏足这块熟悉而陌生的土地,望向不远处那个方位时,沉默了。

  因为,他不知道,在这个时空,他是否有能力,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不用驻足凝望而不敢进入,因为一排排望不到边的殉难者姓名碑文,因为一幅幅由数十万军民组成的血泪照片而导致的心中之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