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45章 抗日名将的忧伤(1)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9-01-14 17:05:17 源网站:999文学
  “刘团长,这里,你来过?”张中将身材雄伟,却是个很细致的男人,很快就发现了默然站立于窗户边刘浪的异状。

  “张将军,我如果说我曾在梦里来过这里,莫愁湖还是这个莫愁湖,但那里将会多出一座我从不忍踏足其中的建筑,你信吗?”刘浪突然将手往前一指,目光中带着萧瑟,涩然道。

  “哦?有什么建筑会是杀日寇如杀鸡的抗日英雄团不敢进的?”张中将没有因为刘浪这句显得没头没脑的话感到奇怪,而是诧异于刘浪所说不忍踏足的建筑。

  能让一个干掉过最少三万日军的铁血团长都不忍踏足的建筑,那里面会是什么?

  “那里面,是数以十万我中华军民在这场大战中死亡名录。”刘浪的目光变得有些森然,“他们,本可以不死的。”

  刘浪终究还是不能说,哪里,承载的将是南京市数十万的冤魂,那太惊世骇俗了。

  听刘浪如此一说,张中将的国字脸上亦是一片肃然,道:“这场和日本人的仗,恐怕得旷日时久,不是几月甚至一两年内就能打完的,数十万的牺牲不足为奇,就算数百万数千万,这场仗也得跟他们打。”

  “如果我说,我在梦中,在那些记录着英雄名录的碑文上。。。。。。”刘浪将目光投向张中将,目光如炬,“依稀看到过您的名字,您怎么想?”

  刘浪这句话显得有些无礼了,尤其是在极为讲究吉利的中国人这里,人家好端端的站在这儿,你却要说在梦里看见过他死去,搁一般人怕不得立刻翻脸走人。

  张中将闻言却是脸上绽出笑容:“我辈军人之宿命,无外乎马革裹尸,若能登上英雄碑,那分明是说我张某人死得其所,为我所愿也!实在是再好不过。”

  见其满脸欢悦并无半点伪装,刘浪心中唯有微叹,他心中的死意在此时已经埋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得开的,唯有慢慢化解。当下脸色变得柔和了几分,“张将军,方才刘浪是登楼远眺,心中不忿如此大好河山遭日寇铁蹄践踏而有些许压抑,故胡言乱语几句,望将军莫怪。”

  “哈哈!刘团长这话又哪里说的?自长城一战你以三团不过8000兵力却面对第八师团两万余人兵锋,却明文通电全国誓死坚守阵地不后退一步,我张自忠就把你当成了兄弟。”张中将却是哈哈一笑,“这样,我早已把你当兄弟了,咱们那,也别张将军刘团长的称呼,我今年四十有七,比你年长二十岁,你喊我一声大哥,我称呼你一声老弟可否?”

  “那自然要得!张大哥好!”刘浪也是个爽快人,嘴上喊得利索,这手伸得也很快。

  只是,看着这位刚认的刘老弟伸到自己面前的一只手,未来全国闻名的抗日英雄上将显然有些懵,“这是?”

  “都认了大哥了,大哥不得给小弟发个红包啊!”浪胖笑嘻嘻地好不羞耻的解释道。

  一副典型的“我小我可以任性”德行。

  “哈哈!敢情是这个。”张中将大乐,不过却是连连摇头,“不过老弟你这大哥认得时候的确不凑巧,若是在北平,不说多的,五十大洋我还是拿得出来的,但现在军俸已经两月未发,我除了身上这个陆军中将毛呢军服值点儿钱,可是一个大子儿都拿不出来了。”

  “敢情,张大哥一早都打算好你请客老弟买单了啊!”刘浪自然不是真要,却也是打趣这位拿不出一个大子儿的陆军中将道。

  “哪里哪里,老弟你不会忘了,这世上还有挂账这一说吧!马上就要到月底了,军俸一发,我必不会少了他的。”张中将却也是个很洒脱的人,面对刘浪的揶揄也不着恼,反而笑着说道。

  我去,打白条呗!敢情打白条这事儿不是未来中国之独有啊!不过,能逼得一堂堂陆军中将亲自签字打白条这事儿可是在任何时代都极为少见的吧!刘浪微微一呆,继而和张中将相视大乐。

  这一笑里,有洒脱,也有无奈,但更多的,是刘浪对这位陆军中将品格的敬佩。连一餐饭钱都出不起的陆军中将,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值得令人尊敬的存在。

  这一笑,却是让两人之间原本还有的些许陌生感也荡然无存了。

  笑声中,两人心情大好的重新坐回桌边,刘浪本想先借着问问这位的近况看看自己有什么能帮忙的,但转念一想,以这位极强的自尊心,直接问的话可别好心办坏事,正好听说原独立第39旅旅长阮玄武业已抵达南京,不如从他那儿打开突破口,当下给张自忠斟了杯茶,问道:“张大哥,方才在军政部听你说阮旅长回南京了,不如也请他过来一叙如何?”

  “哎!还是算了,又玄他。。。。。”张中将却是欲言又止的摇头拒绝了,见刘浪一脸征询之意,苦笑着说道:“我自从丢下北平满城百姓孤身逃出来到南京请罪,虽然全世界都骂我张自忠是汉奸,但委座却是慧眼如炬知道我张某并不是软骨头,没有追究我丧师失地的罪责,安排我前往军政部当了参议。虽是闲差但好歹也有军职和职务,但又玄前几日刚到南京,在这边又没有什么根基,加之毕竟有战败之罪责,所以。。。。。。可怜他堂堂一陆军中将,却只能在这南京城内做个闲人,连栖身之所都还是旧日友人帮忙提供的。”

  这话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陆军中将如此落魄,让他来此,只能感觉羞辱,那还不如不来。普通中国人好面子,已经算是社会高层阶级的陆军中将又岂能免俗?

  “阮旅长竟然还是陆军中将衔?”刘浪惊诧道。

  “是啊!又玄的资格很老,虽然年龄比我还小三岁,但其从军之龄却是比我还早,民国二十三年,国府评定军衔时,他就是独立第39旅的中将旅长了。”张中将给刘浪解释道。

  怪不得光头大佬给自己搞了个少将团长,原来,已经有了这种中将当旅长的先例,刘浪算是找到了那位死活不给自己独立团升编制的原因了。

  虽然对这位不算熟悉,但怎么说自己也吞了人家六千麾下,刘浪想了想,对情绪有些低落的张中将说道:“张大哥,我和第十七师赵师长私交不错,第十七师下辖两个步兵旅,第51旅有旅长耿景惠将军担任,但第49旅旅长一直无合适人选由赵师长亲自兼任,而且这次第十七师一下接收了独立第39旅近五千官兵,想一下就将其融入第十七师的序列恐怕还需要时日,如果有一熟悉原独立第39旅官兵的将领来担任旅长之职的话。。。。。。”

  “你是说?”张中将脸上显出喜色。

  “没错,我想向赵师长去电一封,推荐阮旅长接任第49旅中将旅长,我想赵师长亦是求之不得。”刘浪微笑着说道。

  “我和又玄情同手足,最知他的心事,如果他能重返抗日战场,定会一雪前耻,我替他谢谢你了。”张中将自然是大喜过望,连声道谢。

  只是为昔日战友欣喜之余,看着窗外莫愁湖有些萧瑟的秋色,张中将难免还是有些感怀,“只是不知道我何时才能重返战场,如果能向你在梦中见到的一样,我能和日寇血战而战死沙场,那该是何等的荣耀啊!”

  正在此时,酒保把酒菜给端了上来,于是刘浪主动把话岔开,谈起了关于秦淮河的风花雪月。刘浪来自未来,无论见识还是眼界都要比张中将要宽阔,每次提出的新话题都让这位民国中将感到新鲜,但张中将也是出身大家从小饱读诗书,加之从军如此多年,走南闯北见过的风土人情却也是不少,性情沉稳细致之余也还带着几丝爽朗,虽然两个人年龄相差悬殊甚至思维上还相差了几乎一个世纪,却是相得益彰聊得很投机。

  这尚是刘浪在晋东遇到未来大将后再次遇到的一个可以聊天的朋友,在除去抗日英雄的光环后,这位在未来赫赫有名的抗日名将在刘浪眼里,不光是一个可在战场上生死相依的战友,更是一个有趣的好朋友。

  这世上,因为责任可以和你并肩作战从容赴死的战友或许有不少,但能称之为有趣朋友的,却还真不多见。来到这个时空五年,刘浪也就仅遇两人而已。

  不知不觉间,就是两斤酒下肚。刘浪自是千杯不醉的酒桶,张中将酒量也算不错,但禁不住有些双眼迷离,最少有了七分酒意。

  “大哥,我于9月就听闻你原来的陆军第三十八师已经扩编为陆军第五十九军,你为何不回老部队担任军长?那可都是你的老部下,你当那个军长才是最合适的,你又何必千里迢迢来南京担此闲职?”

  借着酒劲,刘浪终于问出了有关于这位爱国将领心中的最痛,虽然军史上有所记载,刘浪还是想在当事人身上获得答案。

  根据军史记载,1937年8月,在丢失平津之后,国府军事委员会撤销了宋哲元的第29军番号,将其从北平撤出的残部扩编为第1集团军,下辖3个步兵军和1个骑兵军。其中,以原29军第38师和特务旅合编组建第59军,百分之八十的兵力都为张中将的老部下。

  但军长,却不是张中将,这其中,定然还是有刘浪不知道的利益纠葛。

  果然,刘浪如此一问,张中将满目黯然。

  Ps:今天码字一天,还是没有达到4更,只能3更!!推荐一本历史书,《明末好国舅》,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本书来自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