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1346章 抗日名将的忧伤(2)

小说:抗战之还我河山 作者:汉唐风月1 更新时间:2019-01-17 16:35:11 源网站:全书网
  “老弟,不是我不想回去当那个军长,而是当不成啊!”张中将苦涩的猛然一口喝下自己面前杯中的酒。“也罢,此事我从未对第二人提起过,难得你不嫌弃我张某如今狼藉之名声喊我一声大哥,我就给你讲讲我自七七事变以来的遭遇,也好让你知道,我张自忠,绝不是那些文人学子笔下的卖国之贼!”

  “上次我留于北平同日寇周旋议和,本不是我所愿,佟麟阁和赵登禹都能战死沙场,我张自忠又岂能做贪生怕死之徒?可明轩(宋哲元字)密令我必须代北平市长之职与日寇谈判,为保北平这座古城不毁于战火,我只能依命而行之。可是,当全国皆知是我张自忠在和日寇谈判舆论一片哗然之际,明轩明明知道内情,确不肯替我辩驳一二,我则成了导致平津失陷民族之千古罪人。”说及伤心事,张中将已经微红的眼中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想当年中原大战之后,第29军被张少帅收编,当时张少帅要任命我为军长,我力辞不就,推荐明轩担任第29军军长,我则担任38师师长为他副手,当年我如此待他,却没想到他今天如此待我。。。。。。”

  刘浪的脸色也有些黯然,他自是知道这些历史的。张自忠不仅说的是实话,甚至还将自己当初礼让军长一职的壮举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要知道,在乱世之中,权位可是安家立命第一要务。

  在1930年的中原大战中,时任第6师师长的张自忠参与反蒋战事,他指挥的部队在河南连败徐源泉、张治中等部,被誉为中原战场上一员虎将。但在东北军入关助蒋,以及阎锡山、冯玉祥等先后下野等一连串的打击下,反蒋联军战败了。光头大佬曾经专门致电拉拢张自忠,并许以第24路军上将总指挥一职,但却被断然拒绝。张自忠拿着光头大佬的委任电报,对自己的部属说道:“我们做军人的,很要紧的就是忠诚。现在西北军失败了,很多人背叛了冯先生,但我张自忠不会这样做“。事后,张自忠毅然带着部队渡过黄河退入山西南部,一些友邻部队知其忠义,也都纷纷向他靠拢,并表示愿意受其指挥。

  云集山西的西北军很快就自发整编为两个军十二个师。但受形势压迫,他们最终还是被迫归顺南京国府,并根据要求缩编为一个军两个师。僧多粥少,不少师、旅、团长因此被编余,在这种情况下,张自忠却反而得到拥护,并一度有望成为军长。张自忠推辞了,他主动拥护西北军的另一位老资格将领宋哲元担任新成立的东北边防军第3军军长。此后第3军改称第29军,张自忠则为该军第38师师长。

  丝毫不恋权的张自忠这一让贤,对日后29军的凝聚力非常重要。29军部队虽然都是来自残余的西北军,但这些部队各属不同的系统,若无法团结在一起,29军是不会具有战斗力的。29军的形成就像一次“桃园结义“,大哥宋哲元,二哥张自忠,三哥冯治安……可以说,张自忠在这一场中国内部军阀混战的战事中表现出来的“勇”、“忠”、“义”等气节绝对是那个时代少有的高贵品格将领,而在日后的抗日战场上,张自忠的表现正如民间所崇拜的关二哥一样,忠勇无比,直至最后以身殉国。

  只是,刘浪终究还是一个两世加起来都只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思维虽比他这个年龄段绝大多数人都要老辣,但终归还是有年轻人自身固有的特点,他的血还未完全冷,还未学会冷酷无情的将自身利益放置于友情之上。

  没想到,那个和自己在北平谈笑风生的北方军事第一人的另一面竟然如此狠辣,十数年战友间的情谊,在个人利益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也难怪这位抗日名将会如此心寒,自北平脱身便一路南下,宁愿只身来南京请罪也不愿回第29军担任军职了。

  被自己的上司兼战友坑了一把倒还罢了,但最令他眼前这位伤心落泪的,恐怕还是全国上下铺天盖地的一片骂声了,那对于20岁即加入同盟会投身于“驱除挞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轰轰烈烈民主革命的张中将来说,绝对是一个极为致命的打击。

  刘浪知道,七七事变后,没有做好战争准备的第29军大部在宋哲元的带领下退出北平,但国府依旧还抱有侥幸之心,希望通过谈判来挽救北方之危局。在全国上下汹涌澎湃的抗日浪潮下,由南京至北方的一道密令抵达宋哲元处,最终却是落到了这位抗日名将的头上。

  手下已经只有两个旅五个团兵力的张中将面对已经增兵至十几万的日军重重包围,他能做什么?除了用那点儿可怜的兵力维持北平治安,他恐怕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日军攻陷北平之后不做投降之将,要么死要么逃。不想做阶下之囚的张中将可能没想到,有时候,死反而更简单一些。

  活着逃出北平的他竟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全国大小媒体,上至政府高官下至普通百姓,仿佛找到了一个对北方战败的出气筒,无一不以痛骂他为荣。各种抨击他的新闻媒体送给他四个字“自以为忠!”,9月28日上海《大公报》刊登标题为《勉北方军人》的文章,“万不要学鲜廉寡耻的殷汝耕,及自作聪明的张自忠!”对这位陆军中将极尽贬低,南京中央日报甚至还写道:“张逆自忠”。

  就连其去南京领罪,火车路过徐州的时候,刚一到站,就有三四十名青年学子高举着“声讨卖国贼张自忠”“张自忠是吴三桂第二”的标语涌到车厢门口,并要求上车搜查“汉奸”张自忠。

  最终,车上一同去南京的西北军另一名将领秦德纯把张中将藏于密室,学生们恨不得连洗手间都查看过都没找到,这才下车走了。

  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刘浪完全可以想见这位抗日名将当时的心情,狼狈不堪恐怕还是其次,最痛苦的,莫过于曾经致力于驱除鞑虏的革命军人成了人人喊打卖国贼这个可怕的变故吧!

  其实,背负着偌大一个“汉奸”名头的张中将赶赴南京本就抱着赴死的念头,若真以其丧师失地之罪,掉脑袋也不是没可能,最少也要蹲大牢的。但光头大佬是何等政治人物?一方面他知道北平之事罪不在这位陆军中将,他不过是那位北方军事第一人以及自己的替罪羊,若是杀他,万一来个鱼死网破那可是得不偿失;另一方面,他对一直不太听自己指挥的老宋同志也很不爽,留下一个已经被他得罪的死死的陆军中将绝对没坏处;况且,这位陆军中将治军素有威名,在这个全民族抗日的时候,留有一个可带兵的大将总比没有要强。

  基于多方面考虑,光头大佬没有治罪,只是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暂时取消了张中将第38师师长之职并将其软禁,等到过了半月风头过后,给他弄了个军政部参议的闲差打发到军政部度日。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刘浪慨然叹道。“大哥,说句实话,如果现在让你去当59军军长,你有没有信心掌控好部队?如果可以,我想办法让你重回前线。”

  张中将目瞪口呆。

  如果说浪胖先前咏吟的白居易诗句很应景不说还有些文艺范儿,但后面这一句我想办法让你重回前线却是牛逼吹得有些太大了。阮玄武还好说,有了刘浪的千针引线,他本身就是老资格的陆军中将颇有能力,第十七师那边又需要合适的旅长安抚新收编的部队,一个有需求而国府这边又不用再操心怎么安排一个陆军中将,属于两厢情愿类型。

  但张自忠可不同了,别说他军衔为陆军中将,如何调动,就连军政部第一人也要和那位领袖商量,不是刘浪这个新晋的上校加少将小团长所能参与的层次。但那,还不是张自忠回归第1集团军的最大难点。最困难的反而还是原第29军现在的第1集团军那边,第59军的军长可是集团军司令老宋同志亲自担任的,那是因为他知道张自忠在38师威望太高,除他之外无人能服众。

  只是,两人因为北平背锅一事已生间隙,曾经的兄弟情还能回到过去吗?就算张自忠不想追究,但宋上将也或许会有再也指挥不动59军的想法吧!

  “老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其中牵扯之事太过复杂,不是你我能解决的了的,来,喝酒!”张中将虽心怀感激,但对于浪胖如此突兀的“装逼”却是只能用心领一词来代替了。

  他却是不知,浪胖敢如此说,那是因为在曾经的时空中,再过三个月,国府就会重新启用他担任第59军军长,因为,大幕拉开的徐州会战需要他。而他的老上司兼兄弟老宋同志却是因为连续大败,从11月开始就逐渐失去对第1集团军的指挥权,到了来年的四月,更是只担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而失去了第1集团军司令的职位,彻底丧失了对部队的指挥权。

  而张自忠,却是成为这支自北方溃败而归军队实际意义上最高指挥官。

  可以说,从11月份开始,那位中国政坛上的第一人就已经思考着让谁来取代不是很听话的老宋同志了,而这位虽然和他做过对,但无论人品还是军中威望都很难让人诟病的陆军中将正是其不二人选。

  而且,刘浪还有让这位提前复出的一招杀手锏,足以更加坚定光头大佬用他之心。

  而那,亦是刘浪对淞沪会战的战局做出的最后一丝努力。

  无论怎样,他这只小蝴蝶也还是渴望靠煽动小翅膀改变历史这头大象固执的足迹的,虽然那个机会很渺茫,但他终究还是要试试的,万一成了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