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两天,刘浪白天猫在独立团,晚上则陪着奉婆婆之命赶来的老婆种娃,哪怕顶着熊四都为之驻足好奇观望的两个大黑眼圈也在所不惜。

  那两名女子估计也知道纪雁雪的来意,晚上倒是没来斗地主了,只是看了浪团座脸上的大黑眼圈,也都没啥好脸色。刘浪也正好落了个清净。

  什么三飞不三飞的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已经索取无度有些疯狂的老婆都快把他变成“熊五”了。。。。。。

  而在刘团座的命令下,未接到调令的独立团全团厉兵秣马,用自己买的和军政部批下来的钢板对所有缴获自日军并带往南京的卡车进行加固。

  除了军政部批下的十吨钢板,张儒浩动用所有关系,加上大量的现洋开路,也终究是有不小的收获,花费了平时十倍的钱,购买了超过五十吨钢板,总共六十吨钢板,倒是有一大半都被用于改造这种模样近乎丑陋的卡车上。

  根本没有注意美观不美观,发动机位置用钢板进行焊接最少能抵挡7.7毫米重机枪射击,前方挡风玻璃也全被拆除而换成了钢板,仅只留下像坦克一样的观察孔,甚至包括两侧都被牢牢的用钢板给封上。包括后斗,从轮胎到上方,三面竖起的钢板和后面垒砌的厚厚沙袋也足以能抵挡日军7.7毫米九二式重机枪的扫射。

  每辆卡车上耗费的钢板超过一吨,加上沙袋等物,就算不载物,卡车自身重量也高达三吨,速度自然是下降不少,但防护力却是大大增加。

  与其说这些经过改造的卡车是运输车的话,那还不如说它是简陋版本的装甲车,经过测试,就算是两挺MG42对着这些卡车扫射,只要不是很精准的打中轮胎,基本对车内驾驶室和车斗里的战斗人员不会有大的伤害。就算是掷弹筒,或许精准命中后可以杀伤车斗里的人,但对车的损害却是不大,除非是日军用上步兵炮,才能摧毁这种被改造过的怪兽。

  当然了,前提是步兵炮能击中这种能至少以20码速度在战场上移动的家伙,那也是要一定炮击水准的。

  每辆车被改造完毕经过测试之后就会被用篷布给盖上,显然,在没有战斗之前,刘浪是不会将这种卡车轻易示人的。

  独立团这边忙得热火朝天,淞沪战场那边的战局也产生了新的变化。

  南京军事委员会。

  刚刚荣任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的白上将在国府侍卫长王世和的引领下神色严峻地进了书房,正在闭目养神的光头大佬闻声睁开了眼睛,见是白上将,脸上顿时浮起了一丝难得的微笑,当即起身亲热地招呼道:“健生哪,你来了?”

  白上将是桂系军阀的二号人物,又是国党中极富盛名的军事家,小诸葛的美称那可是他从战场上博来的,而绝非是浪得虚名!对于这位大将,光头校长可谓是又爱又恨,既爱他的才干,又恨他不能为己所用,个中滋味之复杂,也只有光头校长自己知了。

  “委座!”白上将向光头校长立正敬礼,旋即神情凝重地说道,“据保密局上海分局技术科侦听,最近日军上海派谴军总部与本土大本营之间的往来电文骤然增多,我担心日军很可能还会大举增兵,眼下之淞沪战场,我军亦仅勉强支撑而已,一旦日军继续增兵,则局势危矣。”

  是的,预测淞沪会战国军会败的可不止刘浪一人,这位负责全国对日作战战略的军方大将在数日前麾下6万精锐桂军反击不成近乎损失殆尽之后,也终于含泪做出了这个战略预判。

  虽然很不情愿,但这个在当代中国军人中少说也能排入前五的高级将领还是不得不承认,如果再战下去,中国聚集的数十万精锐将会在上海,一战而殁,那比丢掉上海还要更可怕。

  “我晓得,这个我晓得。前两日军政部会议上,河北的张自忠也提出过,日军必定会从华北调兵南下,目标肯定是我东南淞沪。”光头校长脸上亦是一片严肃,微微点头道,“张自忠虽然在华北事变中替他宋哲元背了个不义的名声,但这个人不光人品不错,军事才能也还是有几分的,当年在中原大战中可是费了我不少心血才打败他的。”

  “是!此人可用。”白上将也点头赞同道。

  “那以后再说,关键是现在。”光头大佬来回踱步,看向白上将,“不知道健生可有应对之良策啊?”

  白上将叹了口气,黯然说道:“委座,这几曰淞沪地区普降暴雨,我军前沿阵地皆泡于水中,前线将士可谓苦不堪言,职下以为我军应该彻底放弃苏州河北岸之市区,收缩兵力于津浦铁路西侧以及苏州河南岸与日军隔河对峙,战局或者还可勉力支撑。”

  话说得很婉转,其中之意却已经是将撤退之意暴露无遗。显然,这位小诸葛还是顾忌了一国统帅的面子,没有把话说得那么直白罢了。

  但这,也就是这位已经算是统帅部说得上话的人物,才敢如此说,换成是别人,哪怕就是刘浪先去拜访的张上将,若是说出应让前线数十万大军撤退之语,也必然会被痛斥。

  这,可是光头大佬禅精竭虑搞出的大场面,虽然局势不占优,但好歹也将日军挡在淞沪两月有余,谁敢说大佬行军指挥不行的?

  果然。。。。。。

  “放弃苏州河北岸市区?”光头校长脸上涌起怒色,背着双手不再说话在室内来回踱步。

  知晓他性情如王世和额头上沁出冷汗,这是大佬怒级的象征。但白上将却是身形笔直的站着,怡然不惧。

  做为统帅部最高决策层之一,在痛哭过自己麾下四万桂军男儿血染沙场之后,他无法再忍受更多的精锐无谓的消耗在日军的舰炮射程下,只有撤到苏州河南岸,才能避免这一切。

  良久,光头校长停住脚步,皱眉道,“能不能留下一支部队?”

  “留下一支部队?”没等到大佬雷霆大怒的白上将不解道,“委座这话却让人不解。”

  白上将当然无法理解,在他看来几十万大军都顶不住日军的攻势,留下一支部队又有什么用?

  说实在话,这位在战术上可秒杀他眼前这位大佬十几条街,能被称之为中国三大军事家之一,证明他在战略上也不算差,至少也看明白了淞沪战局走向。可是,他在政治上,却是会被光头大佬秒杀几十条街,那完全不是一个当量级数的人。别说是他,就是桂系另外一位走政治路线的李大佬在那位统帅面前也不够看。

  大佬此时,看的却不是军事上的得失。

  光头大佬没有看满眼疑惑的副总参谋长,而是背转身望着窗外萧瑟的冬景,幽声说道:“健生哪,联大召开在即,据悉此次联大将会把中日战争列入议题,如果我军能在苏州河北岸市区留下一支部队,也可表示我们抗战到底、绝不妥协的决心嘛,这样联大在决议时也许会更有利于我国府。”

  其实,光头大佬还有句话没有说,日军大本营已经有和谈之意,双方正在秘密沟通,这仗无论如何都要打。否则,联大不会关注到小小的中国,日本人也有可能不和谈了。

  没错,直到如今,这位中国第一人依旧还抱有幻想,幻想着像五年前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一样,双方打个不分高下,然后大家伙儿坐到谈判桌前谈谈条件,再把西方国家牵进来,顶多中国再吃点儿亏让让步,先把局势稳定下来再说。等再拖上个几年,他梦想中的德械师全部换装完毕,那就可以和日本人叫板了。

  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一心“”以打代谈”的这位中国领袖可不知道,日本人这回可是已经迫不及待了,不仅将持“不扩大主义”的日本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石原莞尔被调离,更是已经制定好了灭亡全中国的计划。

  “那也只好如此了。”白上将虽然心中对此建议不以为然,但大佬都已经同意大的战略了,这个面子必须得给。

  “那这事就由健生你去安排吧,一定要从各集团军中选出一支精锐部队,兵力规模嘛至少也得一个师!”光头大佬继续说道。

  “明白了,卑职这就去安排。”白上将向光头大佬敬了记军礼,旋即转身离去。

  从这一刻开始,注定有一支中国军队将成为弃子,为了上层政治需要而做出牺牲。

  是的,如果刘浪听到来自军事委员会这两位大人物的对话,一定就会知道,曾经时空中著名的四行仓库保卫战,即将来临了。

  淞沪前线。

  随着战事的进行,数十万大军的原本充足的物资供应也悄然变得紧张起来,尤其是弹药供给和伙食标准更是一再降低。不光是“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国府没钱了,而是随着中国空军一再折翼,制空权逐渐被日军所掌控,白天的时间火车很难进入物资转运区,只能利用夜色的掩护运输。

  但这还不是最恼人的,弹药欠缺可以省着用,伙食差点也能将就,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却是冬季的雨雪天气,连续好几天的滂沱大雨,本身东南地区就不缺水,战壕一挖深就底部就会沁水,这下可好,淞沪地区又地势低洼,官兵好不容易挖掘的战壕里就像是蓄满了水的小池塘一样,如果养上鱼,最少也能活上十天半月的。

  坚守在前线的几十万国军将士全都浸泡在冰冷的浊水里,如果是夏天可能还强点儿,但这又是深秋,那种苦不堪言可以想见了。如果这样的天气再持续个三五天,则根本不需要小鬼子来进攻了,自己就垮了。

  现在既便是最没文化最没战略眼光的大头兵也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在苏州河以北这仗已经是没法打了,现在就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撤到苏州河以南,依托上海城内坚固的钢筋水泥建筑与小鬼子打巷战了。

  当然,有些事情这些大头兵们是不会知道的,上海城区的大部其实都是公共租界,那些洋鬼子是绝不会允许国军们在租界里跟小鬼子打巷战的,光头大佬还企盼着这帮洋鬼子们的联大召开能干涉这场战争,那是更不可能主动开罪西方列强的。就算要撤,那也是撤往郊外和日军野战。

  换句话说,一旦放弃了苏州河以北区域,也就意味着上海这颗东方明珠已经是事实上失守了,再严重点说,淞沪会战打到现在,中国在这场会战里已经事实上战败了,再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尽量体面地结束这场战争了。

  但,中方统帅部在此时,却依旧固执的选择了和前线数十万将士们所希冀不一样的战略。

  撤而不退。数十万前线将士退出苏州河北岸市区,在上海市郊重新构筑阵地和日军对峙,而注定要成为弃子注定要被牺牲的军队也被白上将选出。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