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站在窗口的刘浪再度收到已经返回苏州河南岸的杜老板电报后,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虽然他已经做出了自己所能做出的一切努力,但最终打成什么样,那还得看谢晋元和他麾下的那个步兵营的表现。

  号称亚洲第一的日本陆军,碰上号称中国最精锐御林军的主力团,在双方都不缺武器弹药和食物清水补给的状况下,仅只能用轻武器对决,一方人数众多,可随时调集数千乃至上万兵力,而另一方,虽是孤军,不会得到任何兵力之补充,但其拥有非重炮不能轰破之堡垒。

  这一攻一守,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笑到最后。

  经过了一整个白天试探才确定中国主力已经撤出阵地的日军指挥部可不知道中国统帅部还留了这么一根铁钉子在上海闸北,更不知道,还有个穿越时空而来的胖蝴蝶给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在等着他们。

  谢晋元所率领的这支拥有3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的德械师加强营,原本就拥有6挺马克沁重机枪,其中两挺为高射机枪,2门81迫击炮,9个步兵排拥有27挺轻机枪。每人都配备的有防毒面具和第三帝国式钢盔以及300发子弹,平均两人能拥有一箱手榴弹,比其余国军的装备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

  但经过刘团座给他们加成了以后呢?六台苏罗通双联装机关炮既可以防空又可以平射,对地平射射程达到了1500米,合计18挺马克沁重机枪几乎已经能将四行仓库前后左右四面全部给设上重火力点。

  当然了,最能给人信心的却是十二门82毫米迫击炮和上千发炮弹的存储量,加强营完全可以将自己对日军的攻击范围扩大到2500米不说,这种最短能攻击100米距离,最远能攻击2500米以外的曲线炮谢晋元加强营已经拥有超过14门,这数量,足以秒杀一个日军师团曲线炮的数量。要知道,他们一个步兵联队,也不过才装备了4门罢了。

  如果将这十几门迫击炮放置在楼顶上,除非日寇用飞机和重炮,否则,十四门迫击炮可以打得日军步兵联队怀疑人生。

  主要作为直膛炮射击用的70毫米步兵炮对四行仓库厚达一米的钢筋混凝土墙壁几乎就是隔靴搔痒,这个在曾经的时空中已经证明过,一直巍然挺立在苏州河北岸的这个在未来繁华都市里已经略显有些矮小的建筑,用斑驳的弹痕和完好无缺的墙壁向未来人们展示着它的坚固。

  当然了,每个来此驻足凝望的国人都知道,最坚固的,不是来自于墙体,而是信念。在此血战四昼夜的谢晋元部原本就犹如坚固得如同一个敲不烂的山核桃,让日军淞沪前线指挥部的将官们每每从望远镜中看到这座一直未曾陷落的大“碉堡”就是一阵蛋疼。

  但在这个时空,他们恐怕不仅仅只是蛋疼了吧,那是蛋都快要打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营的另外两个步兵连和机炮连在另一个少校团副上官云标和第一营少校营长杨符瑞的带领下汇集到四行仓库。

  此时,已经是凌晨12时。第88师542团第一营到此地的军官有中校代理团长谢晋元,少校团副上官云标,少校营长杨符瑞,一连连长中尉雷雄;二连连长上尉石美豪,三连连长中尉唐棣;机枪连连长上尉邓英,抵达仓库的官兵合计423人,加上陈运发7人,正好430人。

  趁着初来的官兵们无比欣喜的摆弄多出来的机关炮和重机枪以及迫击炮时,谢晋元组织所有中尉级以上军官开会,做为不请自来支援的友军,同样拥有中尉军衔的陈运发自然也受到了这个邀请。

  “诸位弟兄,此次接到师部命令,我部将与四行仓库和小鬼子打一仗阻击战,不,是保卫战。”谢晋元方脸上目光森严从围站过来的军官们脸上滑过,见无人脸色表现出异色,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一些,再度补充道:“弟兄们,这里已经是我上海闸北最后一个堡垒,从我接到命令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报生还之念,决心和四行仓库共存亡,这里既是我谢晋元的坟墓,也必将会变成日军的坟场。我们在542团这一个大锅里吃饭已经有三年了,我也不想逼弟兄们,如果有不想死想撤退的,我亲自签署命令,师部长官们应该不会追究的。”

  “长官,弟兄们接到命令就来了,要是胆小鬼早就跑了,何必等到现在。”雷雄大大咧咧的回答道,顺便还瞅了一眼一旁站着的陈运发,“就是不知道独立团的弟兄们害怕不害怕?你们来之前你们的刘团长可没说你们要来的这块地是个死地吧!”

  88师搏击第一高手就这样被陈运发给干净利落的搞定了,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不爽的。

  一句话说得谢晋元和一众用沉默表态了的军官也看向陈运发,这里基本都是他们的老战友,只要统一了思想,这一仗虽无后援已是必死,但绝对可以坚持足够多的时间。可多了陈运发和他麾下几名官兵几个外人,如果他们打到最后想撤退,可就乱了军心了。这个态他必须表,否则,再能打,他们也不能要。

  “呵呵,谢长官,诸位弟兄,先不说我团座长官给我的电令是与诸位共存亡,就是看看我独立团在长城,在娘子关,那一战后退过?”陈运发傲然向前踏了一步,“放眼全国诸军,谁又能小看我独立团抗击日寇之决心?”

  以谢晋元为首的那帮88师军官们却是无人能说一句反驳的话来,他们88师在淞沪打的艰苦,击毙了不少日寇,不愧是御林军,但人家独立团的战绩更生猛,成军以来就打过两仗,虽然都不是他们一家打的,但日军两个师团完蛋了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们要说不会退,谁敢说他们退?

  这,就是来自于强军的傲气和底气。

  “好,很好,既然大家伙儿都已经一条心了,那就好说了。”谢晋元点点头,顺手拿起一把刺刀,直接在地面上画起来。

  显然,他哪里没有详细的四行仓库地图。

  “谢长官,我这里有杜老板给我们提供的苏州河北路地形图。”陈运发忙掏出浪团座早就给他准备好的神器。

  自谢晋元以下一众御林军军官们集体倒吸一口凉气。

  那哪里仅仅只是一副地图啊!足足有四幅之多,一幅为整个淞沪地形图,一幅为上海闸北地形图,一幅是标注得很详细四行仓库周边最少有1000米宽的街区地图,这三幅倒也罢了,最关键的是,竟然还有一副四行仓库的结构图。

  从一楼大厅到顶楼,一共25米高的六层楼,有多少个房间,有哪些主要通道,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怎样布设火力点,那个窗户可以设置什么防御枪械,位于顶楼的机关炮和迫击炮该用怎样的方位来摆放,才可以居高临下覆盖四四方方四行仓库存在的死角。这些火力点如何撤入楼内,交通壕的布设,楼顶通道的打通,都有详细的叙述。

  可谓是已经设计得细致到极点,就连谢晋元在脑海中模拟了很多遍日军的进攻方式,都发现,这种火力布防,已经将四行仓库的地形特点和手中所拥有的所有武器利用到极致,再难有任何修改的地方。

  谢晋元当然修改不了,那可是刘浪根据谢晋元手中可控的所有武器,综合当年他做出的后来证明极为成功的防御计划以及未来对此战进行战例研讨时各位大神们补充的一些合理建议做出的火力配置。

  几乎,没有弱点。

  “你们刘团长,竟然早就预料到此地必会有一战?”谢晋元终于色变。

  在这一刻,如果谢晋元还不知道这副火力布防图是出自哪个素未谋面的胖子之手,那就太弱智了。杜大老板虽然交友遍天下权倾上海滩,但你要让他来做如此火力防御,那真是想也不要想。

  是的,谢晋元色变的不是刘团座的防御图规划的无可比拟,而是,这完全是未卜先知好嘛?实在是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

  “嘿嘿,谢长官,不是早就预料此地必有一战,而是我们独立团自来淞沪路上,我们团座长官就根据多年以前来参观四行仓库的记忆,绘制了这个防御图。”陈运发却是不慌不忙,轻笑道:“谢长官,在我们团座长官的规划里,如果不是您接到军令会驻守此地,那我们独立团就必然会有一个步兵营驻守此要地。”

  “好家伙,陈二哥,你们独立团是好样的。”雷雄眼中爆出精光,脸上一片钦佩。“只可惜俺是没机会再见你们那位刘团长了,否则俺雷雄一定敬他三大碗酒。”

  雷雄,或者这帮御林军军官们,想不钦佩都难,不是钦佩那位刘团长火力防御配置的好,而钦佩的是人还未至淞沪就已经选定了自己的战场,而且一选,就是那种必死的战场。

  做为经验丰富的军人,谢晋元们自然知道陈运发没有说假话,否则,又怎么会有如此详尽的四行仓库火力配置防御图?一般人,能做到向死而生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他们,却是提前就选择好了向死而死。面对这样的同僚,他们又怎么能不钦佩?

  可以说,直到此刻,第88师第542团的这帮军官们才真正接纳了陈运发和曾经水他们做他们的战友,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有多强,也不是因为杜老板提供的强有力的重装备,而是,他们是真正的中国军人。

  惺惺相惜,就是如此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只是刘团座费尽心力提前画好的一幅四行仓库火力配置图。

  只是,惊愕中,谢晋元和他的下属们仿佛都忘了一件事,这张已经完善到不能再完善的火力配置及防御图纸完全是按照德械师步兵营装备和杜大老板提供的重火力装备来配置的。也或许,就算是谢晋元注意到了,也聪明的选择没有追问。人家都已经帮你帮到这份上了,你还要刨根问底搞那么清楚干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