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傍晚,工兵连做为第一支先头部队,从独立团驻地出发赶往8公里外的旧关,紧接着是步兵第一营,再然后是炮兵营山炮连、迫击炮连、高射炮连以及从刺刀营抽调出的一个步兵连担任的炮兵营警戒部队。

  刘大柱虽然憋着没说话,但刘浪还是感觉到了这位老兄弟的憋屈,论战功,刺刀营在长城可是位于所有步兵营之上,这次却没捞到第一战。刘浪只得让他手下的第8连担任炮兵营警戒部队,也算是个安慰了。没看敢死营周大营长出门时一反常态的没和几个老战友打招呼,到手的第一战被抢走了,搁谁心里不发火?向前这个最年轻的营长也是脚步踏的梆梆响表达着自己没捞到第一战机会的不爽。

  不过,刘浪对于这种手下步兵营长们个个争战的态度倒是很满意,他要的,正是这种铁血无畏精神,既然当了兵,怕死的回去奶娃娃去,来战场干什么?

  野战医院在野战医院警卫排的护送下也于晚上8时吃完晚饭全体装车出发缓缓向旧关方向由特种大队侦查后给他们找的一处驻地前进。

  虽然野战医院在旧关后两公里处,安全性基本不用操心,但野战医院警卫排基本以女子组成,刘浪还是担心防卫力量不足。

  本准备将团部警卫排全部加强给野战医院,但团部所有人都反对,在他们看来,刘浪这个团座长官才是最重要的主心骨,把警卫排全部派出去了,团副张儒浩又要率领着其余部队到七亘村,那这位一看没人管,那还不麻溜的借着自己兼任一营营长的名头上到旧关前线?

  刀枪无眼,刘团座再怎么单兵战力牛逼,在漫天的炮火下那也得靠运气,看张儒浩这个白面书生差点儿都要摔帽子急眼,刘浪也只得放弃摆脱警卫排这个“尾巴”的打算。

  最终,只好找到俞献诚,让他派出麾下最强的特种兵小队陈运发率领的6人驻防野战医院,一方面增加野战医院的防御,另一方面还可以利用白天时间对旧关周遭地区进行侦查,免得被曾经时空那样被小鬼子从山间小路迂回包抄了。

  这里的山势太复杂,而且战线太长,国军兵力防守阵地尚显不足。就像一个篱笆,扎得再密也到处是窟窿眼,就算刘浪知道,也无法给每条小路上都给防守住。

  刘浪的谨慎终究还是给了他回报,如果不是这个小小的布置,那刘浪和独立团就算杀干净整个第20师团,也难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因为,谁也没想到,独立团和小鬼子打的第一战,不是在旧关,而是在旧关之后。

  而那,也是两个老朋友自北平一别之后的第一次碰面,虽然两人相隔足足有数公里之遥。

  10月2日晚间,石家庄失守。

  这个中国北方地区的重镇,河北的咽喉,连接山西太原最大的北方城市,日寇第20师团2万余大军蜂拥而入。

  源义宏钢率领着他的特攻小队20人,就在这个没有月亮星星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连夜出发。

  目标,中国山西,娘子关山区。

  这支特攻小队,既没有走大路也没有走铁路,全部沿着大山,比对着他们携带的军用地图,虽然夜色深重,但依旧目标准确的朝60公里外的娘子关行动。

  而且个个身手极为矫健,崎岖的山路和陡峭的山势根本难不住他们。

  不像一般的日军还扛着三八大盖,以源义宏钢为首的日军都装备着冲锋枪,腰间插着手枪,有不少人背后甚至还背着一把日式刀,已经有了一丝日式特种兵的雏形。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支极为精锐的日军小队,单论火力,其战斗力绝不逊色于一个日军小队,如果加上其出色的冷兵器战力,近身作战的话,一个普通的步兵排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而要命的是,他们地图上的目标正是在娘子关中国军队防区的背后,中国军队很多辅助兵种就在那些地方,包括独立团野战医院。

  源义宏钢的目的,也正是侦查娘子关地区的地形并顺便刺杀中国军队重要将领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

  野战医院这样防护力较弱的军种正是他们最好的打击目标,对于凶残成性的日军来说,可没有什么战场医护人员要得到保护的“日内瓦公约”这一说。

  10月3日晨,386旅第772团一营在其团长叶上校的率领下星夜转移,悄然抵达旧关防区,互相换了绣着番号的军装后,刺刀营扛着772团的旗帜抬着一部分补给返回七亘村。如法炮制,10月3日晚,772团第二营在副团长王上校的率领下赶到旧关,敢死营于次日清晨抬着补给返回七亘村。

  至10月4日夜,772团第三营赶赴旧关,独立团辎重连炮兵营转至七亘村。

  至此,独立团和386旅瞒天过海移花接木顺利完成,别说日寇不知道,就连战区也被刘浪死死的瞒住。

  至于说两支部队这两天如此频繁的交流,恰恰两军之间是第七军冯钦哉武士敏169师防区,刘团座开始送出去的礼物终于在此时起了大作用。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你都拿了人家浪团座那么多好处了,人家两只部队私下做点儿交易有啥子不行的?谁让人家刘团长有钱呢!

  所有赶到战场的部队,不做别的,全部玩命儿的修工事。

  旧关战场,同样被刘浪分为主阵地和左右两翼。

  因为小鬼子的战术说来说去就那么两招,一支攻击正面,两支绕行侧翼,还会派出小部队绕得远远的往后面包抄来袭扰。

  日军在这方面异常顽固,无论平原作战还是山区作战,战术从来不改,但效果却出奇的好。

  原因也很简单,他在正面战场上火力充足,国军抵挡起来都异常吃力,就算留有预备队也一般不是支援正面阵地就是加强两翼防护,那还有多少兵力去挡他们那些不辞辛劳绕行十里甚至十几里以小队和中队为基本单位的作战部队?一直吃甜头的日军那里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这种屡试屡灵的步兵战术?

  包括刘浪长城一战,日军也这样做过,一个中队的精锐日军不辞辛劳的爬山过来和团部警卫排拼了个你死我活,虽然全歼渗透的日军,但独立团警卫排可也损失惨重。

  负责旧关主阵地的,不是别人,正是独立团步兵第一营,步兵第一营第一连连长由副营长叶子华亲自担任。

  从10月3日清晨开始,旧关防御阵地上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就没停止过,吓得数公里外的第三军忙派人过来询问,直到听说是独立团在用炸药开掘工事,才算是把一颗心给重新放到了肚子里。

  娘子关地区基本都是以石头山为主,一工兵铲下去除了火星直冒也就留下个白印子,刘浪却是深知,这边有公路,第20师团这种甲种常设师团的炮兵联队可是有榴弹炮大队的。

  不是75口径的山炮,而是105口径榴弹炮,那一炮下来,不光是方圆数十米成为糜粉,石头碎片四处迸发还加深了其杀伤力。

  第17师在雪花山和乏驴岭就是因为时间太短工事没挖好,才导致死伤惨重的。

  刘浪一咬牙,将辎重连队携带的数千公斤的烈性炸药全部用到了旧关,不是炸日本人,而是炸自己。。。。。。炸自己的阵地,开山挖沟建反斜面工事。

  虽然做不到像昔日长城之战那样完备,只要能让士兵在最短的时间撤到山脊背后的防炮工事中,死伤也会大大减少。

  在刘浪的死命令下,到10月4日,全体驻防到旧关地区的3000多人就是在独立团工兵连的指导下,停人不不停工,就算到了夜间,也是点亮火把挖掘工事。这可是事关着每个人的小命,不管是独立团所属还是386旅772团,那都是光着膀子干,累得动不了也就是往旁边一躺,瞬间鼾声如雷,旁边再大的声响也惊不醒他们。饿了,独立团军需处十几个炊事班在山下做的馒头夹着肥肉外加一壶蔬菜汤可劲儿的让你造。

  就连日军的侦察机飞过头顶,修筑工事的活儿也一刻都没停过。

  日军侦察机胆子很大,为了看得更仔细,甚至将高度降到了500米以下在娘子关上空盘旋。

  直到娘子关主阵地上的第三军实在怒了,一排重机枪对天开火,他们才拉转机头重新跃上高空,甚至还对下方阵地扫了几梭子子弹,其猖狂之意简直呼之欲出。

  赵二狗气得在山下高射炮阵地上直跳脚,但始终没有命令开炮。

  旧关阵地周围同样架设着三个高射炮阵地,除了增援第十七师的以外,其余全团步兵营所有还剩下的20毫米双联装苏罗通高射炮加上炮兵营的8门,总共18门苏罗通高射炮,被平均分给三处高射炮阵地,另外还给他们每一处阵地配了加长枪管型的MG42重机枪8挺。

  这样的火力,别说这架飞行速度不过450公里的小侦察机,就是550公里时速的战斗机,一旦被这样三角形分布的高射炮全力开火,瞬间就能被打成一只小火鸡。

  但,为了一下逮个大的,赵二狗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猖狂的小侦察机大摇大摆的飞走。

  “小火鸡”飞走了。

  可,对于独立团热火朝天修建工事的阵地上的觊觎目光却是没少。

  源义宏钢拿着望远镜躲在一片灌木丛中已经盯着那里看了很久了。

  PS:最后两天,最后月票,风月拜求,月票一多,明天会很爽,你信不信?如果月票榜就这么被大神们干下来了,风月心里会很苦逼的,那。。。。。。只能。。。。。。拿小鬼子出气了!!!!!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还我河山,抗战之还我河山最新章节,抗战之还我河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