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的欢喜哥成功的得到了樱井三良的帮助。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这意味着在未来的竞选中梁雨丹又少了一个对手。

  而在这个时候,朱晋岩同样也没有闲着。

  国际海洋协会亚洲区监察长的位置意味着什么他太清楚了,这能够给自己未来带来莫大的好处。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能够给予雷欢喜以沉重的打击。

  对能够让雷欢喜遭到打击,甚至哪怕是不高兴的事,朱晋岩都是很乐意去做的。

  红珊瑚资本的亚德里恩先生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对于朱晋岩来说,拥有着强大资金的亚德里恩和红珊瑚资本就是他最大的靠山了。

  恩,起码现在如此。

  君诚集团在父亲的手里,而且短时期内不会交到自己手上的。更加重要的是,父亲对待雷欢喜的态度。

  一家人,一家人,他总是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家人的概念。

  可是什么才是一家人?儿子和他是一家人,女婿绝对不可能变成一家人,尤其是一个还没有真正成为女婿的雷欢喜更加不是一家人。

  君诚集团姓朱,不会姓雷,也不会姓其它的任何姓。

  就是那么简单。

  “一切都很顺利,是吗?”亚德里恩神态轻松:“在国际海洋协会,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委员的明确支持,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你会得到这张位置的,我保证,你一定会得到这张位置的。”

  “我当然能够得到这张位置。”朱晋岩同样神态轻松:“雷欢喜已经提名他的母亲梁雨丹参选了,而且他正在积极的行动。亚德里恩先生,您做好准备了吗?”

  “当然,当然做好准备了。”亚德里恩耸了耸肩:“我们模拟了一次投票。最终的结果是你以80票左右的优势获得胜利。”

  80票左右的优势?恩,这是一个很巨大的优势了。

  朱晋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亚德里恩看了一下时间:“那么,我们现在该去做另外一件事了。溪海集团的董事会特别会议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进行完了。”

  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江胜利有些疲惫。

  刚才董事会上激烈的争吵。现在还历历在目。一个个董事都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如果不是自己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恐怕这次就真的麻烦了。

  多事之秋。

  溪海集团真的已经进入了一个多事之秋。

  “江总,君诚集团的朱晋岩和红珊瑚资本的亚德里恩先生到了。”

  江胜利振作了一下精神:“请他们进来吧。”

  这两个人是来看自己笑话的吗?

  很可惜,自己又平安渡过了一次危机。

  当朱晋岩和亚德里恩进来,还没有等江胜利开口,亚德里恩已经伸出了手:“恭喜你,江先生,您成功的说服了董事会继续对您的信任。”

  江胜利握住了亚德里恩的手。但面上的神情却凝固在了那里。

  董事会刚刚结束,他们怎么那么快就知道结果了?

  “文仲容是个笨蛋。”朱晋岩微笑着说道:“也许他曾经很有勇气,但是他现在有了儿子女儿,有了孙子,他不愿意再冒险了,他只想过太太平平的生活。既然我们可以利诱他,你当然也可以威胁他继续屈服于你的命令!”

  江胜利的脸色有些难看。

  是故意的,朱晋岩和亚德里恩是故意的。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而且事态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了。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那么你们今天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们是来恭喜你的,这点毫无疑问。”亚德里恩淡淡地说道:“你值得恭喜。你是一个很有勇气很有胆量的人。同时我们也是来提醒你,文仲容只是一次警告,这告诉你即便是你的老部下也一样可以被我们策反。接下来。也许我们会进行更加有力的击,会找到更加有分量的人,通过一个能够彻底让你下台的提案。”

  江胜利完全相信他们有能力办到。

  但是为什么又公然在自己的面前说出来呢?

  “对赌协议约定时间还没有到。”亚德里恩笑笑:“我们尊重契约精神,所以你大可以放心继续留在现有的位置上。不过如果你还想安安稳稳的渡过这段时候,想好怎么对付我们的话,那么必须为我们做一件事。”

  “什么事?”江胜利警觉起来。

  “你是国际海洋协会亚洲区的成员,你拥有投票权。”亚德里恩终于说出了这次来的真实目的:

  “朱晋岩先生也参见了这次的竞选,你是一个聪明人,江先生。你知道该怎么做。”

  嘿嘿,没有想到自己的投票权那么值钱。江胜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嘲。

  按理说自己拥有投票权,无论是雷欢喜还是朱晋岩都应该来求自己。讨好自己,可是现在的情况呢?

  却是截然相反,他们居然一个个都来威胁自己。

  这是不是一种最大的讽刺?

  “如果我不答应呢?”江胜利反问道。

  “那么溪海集团内部将出现一次最大的危机。”朱晋岩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首先你的董事会继续发起一次不信任投票案。然后溪海集团的债务危机会在第一时间披露。你知道,这对于一个大企业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然后。”亚德里恩接口说道:“你没有任何机会赢得对赌协议,溪海集团将变成我们的,你会被扫地出门,你将变得一文不值。江先生,难道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江胜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面前的这两个人有能力做到。

  不答应他们,自己将有很大的可能失去自己为之奋斗了半辈子的溪海集团。答应了他们,起码自己还能够在这里保留一张为之。

  何去何从?

  “该说的我们都说完了。”亚德里恩轻松地说道:“你会做出自己选择的。江先生,不打扰你了,祝你好运。”

  他就这么和朱晋岩走了。

  江胜利在那里沉默了很久,点燃了一根烟大口大口抽着。

  事情的变化真的太快了,就在不久之前,他和溪海集团还曾经不可一世,在云东市呼风唤雨。

  可是一转眼怎么自己居然成了是个人就能来威胁的对象?

  这是不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一支烟抽完后,他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老丁,过来一趟。对了,把葛振强也一起叫来吧。”

  在那等了一会,丁建国和葛振强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现在整个溪海集团他最信任的就是这两个人。

  一个是他忠心耿耿的老部下,一个是后起之秀,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同样对自己忠心耿耿。

  江胜利简单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丁建国一听就暴怒起来:“他们把这里当成什么了?想来威胁几句就来,想走就走?这里是溪海集团!”

  葛振强在边上一言不发。

  江胜利朝他看了看:“小葛,你的意思呢?”

  这时候葛振强才开口说道:“江总,既然他们敢这么*裸的说了,那肯定是有了充分的准备,他们根本不担心告诉您这些。我想这个时候无论是在董事会还是在溪海集团高层内部都已经有很多他们的人了。”

  江胜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丁建国对于自己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但有的时候真的太冲动了,都这么大年纪了。

  而葛振强不同,他年轻,有冲劲,也更加会去思考。

  “小葛的看法就是我的。”江胜利振作了一下精神:“所以你们最近必须做一件事,查查谁已经站到了朱晋岩那一方。老丁,你也是董事会的,你负责董事会。小葛,你从公司内部开始查起。”

  两个人很快答应了下来。

  丁建国此时试探着问道:“江总,那么投票呢?”

  “投票?”江胜利皱了一下眉头:“你们怎么看?”

  丁建国迟疑了一下:“我看先暂时按照他们说的来做。第一,我们需要时间,不能让他们提前发难。第二,不管是雷欢喜还是朱晋岩都是我们的敌人,如果牺牲一个敌人能够为我们争取到充足的时间我想完全是值得的。”

  葛振强也在边上微微点头。

  江胜利轻轻叹息了一声,有些自嘲地说道:

  “很滑稽,现在的江胜利必须选择帮助一个敌人来对付另一个敌人,现在的溪海集团自主权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大半,还有比这更加滑稽的事情吗?”

  “江总,总会有困难的。”丁建国也叹了口气:“我们从创建公司到现在,遇到的困难比这大的都有,可你每次都度过去了。这次一样,我知道你能够做到的。”

  “这次不一样了,这次的暴风雨更加猛烈。”江胜利有些出神地说道:“溪海集团就是一艘船,在暴风雨来临之前能不能找到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能不能躲过这次风暴?说老实话我心里一点底也都没有。”

  丁建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他的印象里,江胜利总是果决的,他从来也都没有这样意气消沉的时候。

  从来也都没有过,他总是能够谈笑风生的面对一切困难。

  这次溪海集团真的是遇到大麻烦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