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人马已经陆续粉墨登场,好戏即将拉开大幕!

  很明显的,所有人都聚焦在了梁雨丹和朱晋岩的身上。他们将是这次监察长竞选的最有力争夺人选。

  从目前的态度来看,唯一保持中立坚持参与竞争的只有韩国人李瑾太了。

  在正式竞选大幕拉开之前,每一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可能活动着,寄希望于把任何一张摇摆不定的中立选票变成自己的。

  朱晋岩已经暂时领先了。

  欢喜哥表面上看起来镇定自如,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焦虑的,尽管保罗和欧文和他分析了即便失去了这次竞选,未来的局势也会掌握在他的手里,可是我们的欢喜哥就是不甘心。

  可以输给李瑾太,甚至也可以输给卡拉姆,但就是不能输给朱晋岩。

  而相反他的母亲梁雨丹则要比他镇定得多了,每天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有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儿子心不在焉的样子,还会安慰几句:

  “不到最后一刻,你不会知道对家手里握的是什么牌。”

  什么意思?意思是对家手里握的是一副大牌?

  可是随即梁雨丹又缓缓地说道:“对家也不知道你手里握的是一副什么牌。”

  咦,难道妈妈还有当赌神的天赋吗?

  朱晋岩手里握的是什么牌?

  自己手里的这副牌能够大过对方吗?

  在这忐忑的等待中,还是迎来了正式投票选举的那一刻。

  每三年举办一次的国际海洋协会第四十四界世界海洋会议在云东市拉开了大幕。

  这是一次让无数人瞩目的大会。

  这个历史悠久的协会,已经存在了整整132年,在全世界很少有比他们历史更长的组织了。

  每三年一次的世界海洋会议,即将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这个组织恪守着一切老派的传统,很少进行革新。他们视保卫传统为自己毕生的追求。

  在会议进行中,他们对着装、言谈都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任何违反者都将遭到驱逐。并且在会议中严禁出现任何政治标语和鼓动,一经出现同样也会遭到驱逐。

  一共有12名高级会员组成的最高决议会也出现了。

  最高决议会的权利凌驾于主席和秘书长之上,高级会员是不需要经过选举的,都是由在国际海洋协会创立之初的创立者和有巨大贡献者世袭而来的。

  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是国际海洋协会的高级会员了。

  而除此之前的就是前后总共只出现过三个的全球荣誉大使,以及在这个组织中拥有莫大崇高地位的终身荣誉主席。

  那个人就是雷欢喜的老朋友斯蒂芬。

  可是这次斯蒂芬并没有来参加会议。

  安妮由于不是国际海洋协会的成员,所以没有资格进入会场。、

  欢喜哥是和自己的母亲梁雨丹一起进入会场的。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朱晋岩和亚德里恩。

  他和朱晋岩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门口检查得还是非常严密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排队通过安全门的检查。

  雷欢喜和梁雨丹安静的排在了队伍的后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国际海洋协会的安全官员走了过来:“雷欢喜先生,请走这边。”

  哪边?

  那里除了结果安检人员几乎空无一人的通道吗?

  “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在这里享有特权!”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欢喜哥随即问了一声:“那么她呢?她能和我一起过去吗?”

  “很对不起,这不在许可的范围内。”

  “去吧。”梁雨丹微笑着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雷欢喜跟在那名官员的身后走了进去。

  他看到那些已经通过安检的人正在那里等待着进入。

  安全官员旁若无人的带着雷欢喜进入了主会场。

  “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雷欢喜先生到!”

  一进入主会场,便有一个穿着燕尾服的家伙大声叫道。

  欢喜哥被吓了一跳。

  什么啊?

  这可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够看到啊?

  早就到达主会场的人都站了起来,然后“哗”的一声同时爆发出了掌声。

  在这里的是国际海洋协会的官员和12名高级会员们。

  欢喜哥再次被吓到了。

  虽然当成了这个全球荣誉大使,但老实说欢喜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有多尊贵。

  在他看来这个身份无非就是一种荣誉,甚至可以说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而已。

  可是现在看看这架势不像啊?

  “雷欢喜先生,欢迎您。”约翰森和斯诺潘同时走了过来:“您的参加,是这次世界海洋会议的最大荣幸。”

  有什么荣幸的啊?自己的妈妈要参加竞选了,自己肯定要来的啊。

  然后约翰森和斯诺潘为雷欢喜引荐了那12位高级会员。

  即便在上一次的世界海洋节上,这12位高级会员也一个都没有出席。

  在斯诺潘的解释中,12位高级会员对第一届世界海洋节的看法是大相庭径的。一部分的高级会员认为国际海洋协会成立了132年,是到了需要革新的时候了。

  而另一部分的高级会员则认为什么世界海洋节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他们拒绝一切形式的改变。

  锐志改革的斯诺潘努力说服了所有的高级会员,这才成功的举办了第一届世界海洋节。

  不过高级会员们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不参加这次世界海洋节,以表示自己对于传荣的尊敬。

  什么啊?

  当欢喜哥听到这个故事后,第一反应就是这都什么年代了?而且不就是举办一次大家在一起开心的节日吗?

  这有什么啊?

  居然连这个都要反对?

  那12个高级会员一个个表情严肃,当介绍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按照传荣的礼节微微屈身。

  “欢迎加入国际海洋协会会员组织。”那个叫西蒙斯的高级会员在等斯诺潘全部介绍完毕后说道:

  “您是国际海洋协会第三位全球荣誉大使,也是最年轻的全球荣誉大使,这是您的荣幸,也是国际海洋协会全体会员和成员单位的荣幸。我们将誓死捍卫您在这里的一切权利,您也必须用您的一生来捍卫国际海洋协会的一切利益。”

  擦,怎么弄得和要上战场似的?

  欢喜哥听着这话都觉得浑身瘆得慌!

  “好了,按照我们的传统,您将在这里举行一个简短的就职仪式。”

  啊?

  什么?

  就职仪式?

  欢喜哥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就职仪式。”斯诺潘很快解答了他心里的疑惑:

  “雷欢喜先生,按照国际海洋协会的传统,您将在12位高级会员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宣誓,宣誓结束之后,您就是真正的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了。”

  我擦!

  弄了半天你家欢喜哥这个全球荣誉大使的身份到现在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啊?

  这可是当初国际海洋协会的主席约翰森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过的啊?

  欢喜哥算是服了这个组织了。

  可有什么办法呢?

  在人家的组织里就得听人家的话是不是?

  一枚徽章就摆放在了那里。

  欢喜哥一眼就认出来了徽章上的那个图像是矛尾鱼——拉蒂迈鱼!

  自己的方寸海鲜酒楼里可养着呢。

  一份誓词交到了欢喜哥的手里。

  为什么欢喜哥有了一种加入什么神秘组织即将去进行秘密任务的感觉呢?

  好吧,好吧,我念!

  “……我宣誓我将用我的一生来捍卫国际海洋协会的权益……我和我的子子孙孙将永远忠诚于国际海洋协会,我和我的家族将用延绵不绝的力量来保证国际海洋组织的发展和壮大!”

  什么啊!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啊?

  我和我的子子孙孙?我和我的家族?

  “雷欢喜先生,我宣布您已经正式成为了国际海洋协会的全球荣誉大使,并且成为了国际海洋协会的中级会员。”

  西蒙斯将那枚雕刻着矛尾鱼的徽章别在了雷欢喜的胸前。

  这就是正式上任了?

  “国际海洋协会全球荣誉大使的身份和高级会员一样是世袭的。”斯诺潘很快解释了一下:“您的儿子在年满20岁之后将拥有第一继承权。”

  “要是我没有儿子只有女人呢?”欢喜哥好奇地问道。

  “这份荣誉只有儿子才能继承。”斯诺潘一脸的无可奈何:“这就是所谓的传统。如果您没有儿子,那么您的兄弟的儿子也可以继承。但也仅仅局限于此了。”

  擦,擦!老外也这么的重男轻女吗?

  想想也是,这可是132年前成立的组织,他们遵循的是132年前的规定啊。

  欢喜哥忽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对了,我前面不还是有两个全球荣誉大使吗,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呢?”

  “他们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不存在是什么意思?”

  “他们这两个全球荣誉大使,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本人身亡,后代身亡或者失踪,再也无法取得联系,由于子嗣的断绝,属于他们的荣誉自然也就被收回来了。”

  “两个家族都是如此?”

  “是的,两个家族都是如此。”

  这——

  这!

  这算什么?

  欢喜哥觉得有些害怕起来。

  诅咒?

  这份荣誉看起来就是特么的一个诅咒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