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诡异的案子就这么被破获了!

  起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忽然要绑架两个女孩子?为了200万赎金?问题是施江浩和邱鹏熹家里不缺这200万啊?

  为了刺激?更加说不通了。

  反正这案子从头到尾都是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结束。

  施江浩和邱鹏熹被押解了云东,而做为本案的主要证人,雷欢喜也跟着警察们一起来到了云东市刑警大队。

  一进刑警队的门,雷欢喜立刻怔在了那里。

  他在这里居然看到了朱晋岩!

  “欢喜哥。”当见到雷欢喜进来,朱晋岩一如既往的热情,好像根本没有受到那天事情的影响。

  “恩。”雷欢喜勉强朝朱晋岩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接待他的是刑警队的周队:“雷先生,请坐。这次朱晋岩在本案的破获中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啊。”

  什么意思?

  可是周队随后的话便让雷欢喜明白了:

  “朱晋岩先生提供了很重要的线索啊。包括一份u盘和人质具体的被关押地点。”

  明白了,明白了,雷欢喜完全的明白了。

  这桩莫名其妙的绑架案是怎么来的了。

  施江浩和邱鹏熹为什么会莫名其妙丧心病狂毫无征兆的策划了这起绑架案的了。

  朱晋岩!

  一切都是朱晋岩在背后搞的鬼。

  “说起来,我其实有很大责任的。”朱晋岩满脸都写满了愧疚:“那天,施江浩和邱鹏熹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想要对付你,欢喜哥。你知道,欢喜哥。前几天我们不是吵了一架吗?一听到这话我当时心里想起了这事所以也对你很生气,我就告诉他们,雷欢喜太嚣张了。真该好好的整一整他,可是我的意思是说从生意上打败你啊。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做出这样可怕的壕无人性的事情出来。”

  雷欢喜很奇怪,朱晋岩那么好的演技为什么不去当演员呢?没准还能够拿一尊奥斯卡来为国争光啊!

  朱晋岩长长的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发泄完也就算了,可是很快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告诉我施江浩和邱鹏熹正在策划一起绑架案,我被吓呆了,我真的被吓呆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想报警,可是我没有证据,而且我胆小害怕。生怕他们知道了后来对付我。我心里很挣扎矛盾,我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我怎么可以让两个无辜的女孩子受到牵连?”

  所以朱晋岩就匿名通知了雷欢喜两个女孩子被坏人给绑架了。所以朱晋岩就告诉警方两个女孩子被关押的地点。

  “晋岩,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雷欢喜似笑非笑:“难道施江浩和邱鹏熹做这些的时候都告诉你了?那你可有共犯的嫌疑啊。”

  “欢喜哥真会开玩笑。”朱晋岩也笑着说道:“其实是施江浩身边的一个人告诉我的。”

  “谁?”

  “我!”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女人走进了刑警队。

  徐燕燕!

  好吧,好吧。

  现在我们的欢喜哥真的完全弄明白了!

  还用再多想吗?徐燕燕也是朱晋岩的人了!

  “周队长,我是来投案自首的。”一进门徐燕燕就说道:“施江浩告诉我他想施行绑架的计划,而且警告我如果我泄露出去就杀了我全家,我害怕极了。我没有办法,就告诉了朱晋岩。我贪慕虚荣。我胆子小,所以我没有报警。周队长,我算是同案犯吗?”

  “不算。”周队安慰了一下她:“虽然你没有在第一时间报警。但最终能够准确找到绑架者的藏身地点成功的营救出被绑架者你还是有很大功劳的。不过下次要记得这样的事情还是要通报警察,放心,我们会保护你的。”

  恩,胆小、怯懦、贪慕虚荣。

  很好,很好。

  顶多就是批评教育罢了,或者连批评教育也没有,相反徐燕燕还立了功呢。

  朱晋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让自己和徐燕燕成功的从这起事件中脱身。

  慢着,有破绽。

  雷欢喜忽然问道:“施江浩和邱鹏熹是怎么找到马力的?还有他们见面的时候是怎么被拍摄下来的?”

  “朱晋岩告诉我要掌握他们充分的犯罪证据。所以就交给了我一套针孔摄像机。”徐燕燕从容的答道:“我趁施江浩不注意悄悄的把针孔摄像机安放到了施江浩的包上。”

  “马力的真名叫严品台。”周队随即接口说道:“是一个被通缉了三年的潜逃犯,最近潜伏了云东市。施江浩和邱鹏熹是通过一个外号叫‘老牛’的人找到严品台的。啊。老牛两个小时前已经投案自首了。”

  雷欢喜眨了眨眼睛:“周队,像老牛这样的情况以你的经验会被判几年?”

  “按照我的经验分析嘛。”周队想了一下:“老牛并没有直接参与到绑架案中。而且属于投案自首,并且提供了几处严品台和他同伙有可能藏身的地点,有立功表现。我估计顶多也就是判个一年左右吧。”

  好,很好。

  一年的大牢换来的是什么?一家公司?还是几十万上百万的现金?这些对朱晋岩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所以一切朱晋岩都可以为自己解释得通。

  他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一毛钱的关系也都没有,相反他还是有功人员是不?

  “晋岩,谢谢,谢谢。”雷欢喜忽然握住了朱晋岩的手连声道谢:“晋岩,要是没有你,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甜甜和穆雅静被关在哪里呢。我代表我本人和方寸公司的全体员工谢谢你啊。”

  雷欢喜的反应还是大大出乎朱晋岩预料的。

  他在那怔了一下:“欢喜哥,我们早晚都是一家人,还分什么彼此呢?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严品台又跑了。”这时候周队接了一个电话,面色严肃:“这个人是个危险分子,在我们解救人质前夕就跑了,按照老牛提供的线索,我们抓到了他隐藏在云东的几个同伙,但却没有抓到严品台本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是吧,晋岩?”雷欢喜笑着对朱晋岩说道。

  “是。”朱晋岩连连点头说道:“严品台这个恶棍肯定是跑不掉的。欢喜哥,周队他们忙,你和我的口供也录完了,我们一起去吧。”

  “好,周队,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打个电话就行。”

  “那你们慢走,我就不送你们了,还有一大堆的后续事情要处理呢。”

  和朱晋岩一起走到了刑警队外面,雷欢喜忽然笑嘻嘻地问道:“晋岩啊,你老实告诉我,你得到了什么好处?我们都快是一家人了,有喜悦大家一起分享分享!”

  “欢喜哥,瞧你说的。”朱晋岩淡淡笑了一下:“这么大的事我能有什么好处啊?啊,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了。施江浩刚和哥伦比亚的一家公司签的合同。我呢,是哥伦比亚方面的担保人。邱鹏熹呢,用自己的公司帮施江浩担的保。另外,施江浩还拿出了自己在金山港口的两个仓库做为担保,现在他一出事,恐怕合同没有办法按时完成了。”

  “那这些都是属于你的了啊?”雷欢喜夸张的瞪大了眼睛,接着一竖大拇指:“高啊,晋岩,实在是高啊。我就服了你了,这招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什么招啊,欢喜哥,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话啊?”朱晋岩一脸的无辜:“施江浩和邱鹏熹好歹也算是我的朋友,他们现在做出了这样的事我很为他们难过。哎,不过他们的公司和仓库怕是真的保不住了。”

  “可惜,可惜。”雷欢喜连声叹息:“他们只是两枚棋子而已,我也一样变成了一枚棋子。啊,晋岩,你别多心,我不是在说你啊。”

  “欢喜哥,我怎么会多心呢?”

  “可是啊。”雷欢喜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凑近了朱晋岩低声说道:“晋岩,一个人坏事做的太多了,晚上睡觉会不会被噩梦惊醒啊?”

  “不会的,欢喜哥,我的睡眠质量很好。”朱晋岩也放低了声音说道:“如果我能让我讨厌的那个人烦,我会很开心,晚上睡的会更加香的。如果那个人能够被我打倒了,也许我还会喝杯酒庆祝一下的。”

  “真的吗?”

  “真的啊,欢喜哥。”朱晋岩淡淡笑着说道:“一个乡下的穷小子,玩游戏的时候我可以崇拜你,可是你凭什么走进我的家庭?这个乡下的穷小子算什么?在我的眼里他就好像一只蚂蚁一般下贱,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踩死他。欢喜哥,我可不是说的你啊。”

  “我知道,我们是好朋友嘛。”雷欢喜也在笑:“这个乡下的穷小子,现在有了自己的公司,而且他现在还有了一个梦想,蚂蚁也能翻身,蚂蚁也能把一座金山一点一点的掏空。然后那个很高傲的人会匍匐在蚂蚁的脚下哀求。晋岩,我可不是说的你啊。”

  “我知道,我知道,欢喜哥,我们早晚是一家人嘛。”朱晋岩看了看时间:“我要先走了啊,我还得去看看很快就要属于我的仓库呢。”

  “有空要记得来仙桃村吃顿饭啊,慢走,小舅子。”

  小舅子三个字顿时让朱晋岩的脸色阴沉下来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