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子陆对于对方严格交代自己的事情还是非常认真负责的!

  这几天他都住在了下关镇,亲自多次考察了下关镇为方寸公司选择的场地,事无巨细都要弄个清清楚楚才肯罢休。

  这一点上雷欢喜没有选错人。

  尽管严子陆曾经做过对不起方寸公司的事情。

  可是那是被朱晋岩逼迫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谁没有做错过事了?

  严子陆仔细的介绍了一下他在下关镇的情况,拿出场地的图纸,非常详细的描述了一下,以及他自己的一些设想。

  雷欢喜还是非常满意的,自己没有选错人。

  “除了这些以外,我还做了一些别的调查。”这时候严子陆又紧接着说道:“关键的就是海马加工的生产线。”

  “这太好解决了。”雷欢喜随口回答了一句:“到哪不能买到。”

  “雷总,不是这样的。”严子陆认真地说道:“要出口到海外,对于这些食品营养品海外的检测是非常严格的,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而且有专门的标准,任何的检测不达标都不准进入当地市场。所以流水线的问题非常重要。还有,光用于海马的加工那个场地太浪费,我的看法是再引进一条海葵加工流水线,那么这笔费用同样巨大。”

  这些都是雷欢喜之前没有想到的,可是严子陆却已经弄了个清清楚楚。

  “以茱莉娅公司为例子。”严子陆接着说道:“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他们拥有6个车间,有6条流水线同时运转,满足全世界各地的需求,当然这6个车间并不是全部用于海马加工上的。而其中海马加工流水线也占据了一半,最贵的一条流水线据说达到了350万美金。”

  “多少?”听到这个数字雷欢喜倒吸了一口冷气。

  “350万美金,由德国出品,是茱莉娅公司专门定制的。”

  我的妈呀,一条流水线就两千多万人民币了?那要上两条的话这得多少钱啊?再加上海葵生产流水线,那不得五千多万啊?

  自己到哪去弄这笔钱?

  原先自己还以为这样的流水线也就是几十万,撑破天也就上百万,谁想到一问价格,和自己的设想天差地远啊。

  怪不得茱莉娅能够垄断这个市场,人家连流水线都是从德国专门定制的啊。

  “咱们的钱——”雷欢喜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底气了:“还差一点吧?”

  “恩,是只差一点。”莫胖子一本正经:“只差几千万而已。”

  我擦!

  你个死胖子!这个时候了还开这样的玩笑。

  莫胖子这时候才认真说道:“欢喜哥,我老实和你交个底,现在咱们公司账面上离这个数字还差得远着呢,前段时候开销太大了,不光开了梨花酒厂,最主要的是还向大岩洞项目进行了大量投资,你当和卢卡斯合作咱们真的一分钱不用拿出来啊?要不是靠着虫草王兰花等等之类的补贴,咱们的日子不会那么好过。”

  虫草王?

  雷欢喜的眼睛亮了一下:“要不和崔彦凯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大量的出货虫草王?”

  “不成。”一边的安妮很快否决了这一想法:“我才和崔彦凯联系过,最近不是虫草王大量出货的季节,而且我们上次出的货他还正在消化中,如果这个时候成批量的出货,等于是杀鸡取卵,未来虫草王的价格,在这一轮的冲击下会很长时间难以恢复。”

  得,自己还以为想到了个好办法呢。

  卢卡斯呢?

  不行,卢卡斯已经参与到了大岩洞项目中,如果再让他参与到海马海葵的项目,那他就和方寸公司有了千丝万缕无法摆脱的关系了!

  雷欢喜有个宗旨:

  和自己合作的对方不能参与方寸公司太多的项目中,否则对于方寸公司未来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

  “其实可以考虑向银行贷款。”莫胖子这时候慢吞吞地说道:“我们的抵押品也是现成的,仙女山和大岩洞的经营权,包括梨花酒长等等在内,我相信银行会爽快答应的。当然,前提是确保这一项目有利可图。”

  银行贷款?

  虽然雷欢喜的公司从来没有问银行贷过款,不过这也是公司要想做大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

  “恩,那就这么着吧。”雷欢喜想了想答应了下来:“我先给吴家父子打个电话,征询一下他们的意见。”

  说做就做,很快打通了吴海的电话,把自己这里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说想到刚一说完,及时雨就来了,电话那头的吴海说道:

  “欢喜,你早说啊,我有办法帮你解决流水线的问题。是这样的,曾经有一家欧洲公司在泰国也开办过类似的加工厂,设备都是从美国引进的,但后来由于成本问题,根本无法和茱莉娅公司竞争,最后宣布破产。这里的流水线是现成的,而且虽然没有茱莉娅公司的那么先进,但是暂时也足够用了,关键是价格能便宜下来不少。”

  咦,这可真的是下雨就有人来送伞了啊!

  雷欢喜大喜过望:“吴总,那你费心帮我打听一下价格,价格合适的话我肯定要了。不过在资金方面你要给我一点宽松的余地。”

  “成,我明天就能给你回应。”吴海接着说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和一家公司达成了协议,他们将和我们合作,负责在东南亚的海马海葵销售工作,而且他们还能够提前付一笔款子。”

  “真的?”雷欢喜差点跳了出来。

  现在钱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吴海及时的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对方对交货日期要求的非常严格,一旦不能及时交货,会面临巨额的索赔。”

  雷欢喜冷静了下来,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吴总,那你的意思呢?”

  “我当然认为可以合作。”吴海很快说道:“只要把准备工作做充分了,凡事都考虑清楚了,做到万无一失,其实还是很简单的。对了,我这还帮你聘请了两个专家,专门负责流水线的安装和生产。”

  “吴总,你可真是我的活菩萨啊。”雷欢喜开始兴奋起来:“要,全都要,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来,我给他们开高工资。”

  “得了,他们的工资我来负责帮你们承担,我们可是合作伙伴。”吴海笑着说道:“你只要把你那一块的事情做好就成了。”

  这个电话打的太及时,也太有意义了。

  挂断了电话的雷欢喜意气风发:“胖子,明天流水线的报价一来你就去问银行贷款,泰花公司那里已经帮我们搞定了一切。”

  莫胖子应了下来:“要不要去泰国那里看看流水线?”

  “不用。”雷欢喜摇了摇头说道:“泰花公司是我们长期的合作伙伴,水蜜桃的出口上他们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相信他们的眼光,不会看错的。”

  “那成,银行方面的事情我来负责。”

  “班长,你明天还是去下关镇。”雷欢喜觉得这项目越快上马越好:“加工厂做起来后,你就是那里的总负责人了!”

  “啊,我?”严子陆看起来还有些不太相信:“雷总,我跑跑腿还行,你让我负责我真的勉为其难了,而且我——”

  “你还犯过错误是吧?”雷欢喜根本就没有在意:“那算什么?班长,我知道你的性格,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你只要严格按照我们的要求来进行就可以了。”

  “恩,我懂了。”严子陆的话虽然简单,但却充满了感激。

  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是最重要的。

  严子陆发誓,遇到了一个那么好的老板,哪怕再发生有人威胁自己的事,自己也绝对不会再低头了。

  一是为了报答雷欢喜对自己的信任,二是不可能再有下一次让自己改正的机会了。

  “欢喜哥。”安妮这时候忽然说道:“其实也不用那么复杂,我爸快回来了,干脆我去问他借钱,顶多咱们付一些利息也就是了。”

  “别啊,这钱可太大了。”雷欢喜笑笑说道:“万一到时候我还不起,我和我未来老丈人可就不好见面了。”

  “臭美吧你。”安妮给了他一个白眼。

  其实雷欢喜没有说出全部。

  第一的确是这笔钱的数字太大了,第二点原因才是最关键的,他不想和朱家牵扯得太深,这当中毕竟还隔着一个怎么都无法绕开的朱晋岩呢。

  安妮夹在其中已经很为难了,既然有办法了何必再让她那么做?

  也许安妮猜到了欢喜哥在想什么,但她也没有说出来,毕竟有些事情的窗户纸还是不要捅破为好。

  “那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欢喜哥笑嘻嘻地说道:“都行动起来吧。等发大财了我请你们吃麻辣烫。”

  “切!”安妮和莫胖子同时竖起了中指。

  “麻辣烫难道不好吃嘛?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欢喜哥叹息着说道。

  莫胖子都已经无语了,你欢喜哥什么时候当过家啊,都是本胖子在里里外外的帮你操持着啊。

  你居然还厚颜无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还一碗麻辣烫就想打发了?

  可谁让这是我们的欢喜哥呢!(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