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公司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雷欢喜都有了应对挑战的底气。

  而海洋馆也同样在紧锣密鼓的施工着。

  霍贵喜没有来找雷欢喜的麻烦,朱晋岩和亚德里恩也都一直表现得非常安静,甚至从来都没有在祝南镇出现过。

  一切都交给了那位魔手多姆。

  有些太安静了。

  很多时候雷欢喜的心底会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

  难道朱晋岩和亚德里恩准备与自己展开一次公平的竞争吗?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即便自己输了也心甘情愿。

  只是为什么雷欢喜总是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

  和下关镇已经草签了合同,方寸公司进入下关镇进入了倒计时。

  吴海那里也不断传来好消息,一条海马流水线和一条海葵流水线,总售价定在了500万美元。

  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吴海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将价格压了下来。

  莫胖子留了一个心眼,特意打听了一下,两条流水线的市场价格起码在600万美元左右,如果像茱莉娅公司那样从德国特别定制的价格会更加高。

  也就是说吴海帮着方寸公司节省下了至少100万美元。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而最主要的是,吴海说的那家公司,也准备在近期飞抵云东,和方寸公司签署在东南亚一带的独家销售合同。

  毕竟对于东南亚市场,不管是雷欢喜或者是其他任何人都是完全陌生的,他们需要一家公司来帮助自己打开市场,站稳脚跟。

  这么做,和茱莉娅公司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关系。

  为此雷欢喜特意和杜威廉见了一面,向他解释了一下情况,并且明确表示,和茱莉娅公司的合同会切实履行下去,在未来即便合同到期也会继续向对方提供货源。

  “这个市场需要竞争,否则将会变成一潭死水。”杜威廉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相反还在那里鼓励着雷欢喜:

  “我很感激你的契约精神,对未来的合作我也充满了信心。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市场的风云变幻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复杂,你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雷欢喜点了点头。

  的确对于市场来说,尤其是一个从未涉足过的市场,随时随地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状况。任何一步走错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状况。

  而在资金方面,莫胖子进展的也非常顺利,他已经和一家银行进行了贷款申请,银行方面的初步审核已经通过。

  一切顺利的话,在月底的时候贷款资金就会被批下来。

  只要资金到位,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这是方寸公司首次向银行贷款,而且一贷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多少还是让雷欢喜有些忐忑不安的。

  万一生意失败的话可是这么一大笔钱啊。

  “欢喜哥,你爸和孔老来了。”

  乔远帆和他的老朋友孔文觉一起走进了雷欢喜的办公室。

  “爸,老孔,你们怎么来了?”雷欢喜赶紧站了起来。

  “老孔到云东找我,说起你就来看看。”

  “你这个办公楼弄得可相当不错啊!”

  孔文觉笑着打量着雷欢喜的办公室:“欢喜,这才多少时候不见,就鸟枪换炮了?”

  “哎哟,老孔,你可别嘲笑我。”雷欢喜笑嘻嘻的请他们坐了下来。

  孔文觉可是赫赫有名的巨商,别人都是一口一个“孔老”的叫着,也就是他欢喜哥敢当着他的面叫他“老孔”了:

  “哎,我说老孔啊,你不是要组织远征队去藏西考察的吗,怎么样了?”

  “出发了。”一说到这个孔文觉就变得兴奋起来:“欢喜,这次肯定能够有重大发现,也许我孔家历史上很多未解之谜能够通过这次考察解开了。尤其是车马芝,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物种也能够被发现。”

  发现不了了,车马芝都被一个人类和一条龙给吃光了。

  世界上的最后一株车马芝就在你家欢喜哥的地下室里。

  雷欢喜很想这么告诉孔文觉,可是这么重大的秘密就让它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吧。

  这次对藏西的考察,孔文觉很想解开自己的祖先失踪之谜,同时也希望能够找到传说中的车马芝,所以投入了巨资。

  车马芝是没有办法找到了,但这支科考队肯定能够在喜马拉雅山一带有许多重大的科学发现。

  这对于人类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欢喜,听说你最近准备进军东南亚了。”孔文觉忽然问道。

  “哪算是进军啊。”雷欢喜笑着回答道:“就是想试探一下东南亚的海马海葵市场,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孔文举一笑:“雄心壮志,到底是年轻人啊,敢拼敢闯,不像我们老了,不中用了。不过欢喜啊,东南亚市场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要有充分的失败的心理准备。要我帮忙的时候只管开口说,我呢,也做了几年的生意了,在东南亚还是有几个朋友的。”

  “老孔,义气。”雷欢喜一竖大拇指:“今天我不请你吃饭都不行了。走,一会我请你吃馄饨馒头去。”

  “你请我吃什么?”孔文觉瞪大了眼睛:“我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你就请我吃馄饨馒头?你也真好意思!”

  “老孔同志,都是老同志了,就不要挑三拣四的嘛。”

  孔文觉唉声叹气:“老乔啊,你这儿子可一点都不像你啊,小气得要命,要不你们再去做个亲子鉴定?”

  我圈圈叉叉你个老孔……

  ……

  雷欢喜把他们带到了仙桃村的方寸饭店。

  一进仙桃村,不少的村民都和雷欢喜打着招呼,对他被撤销了新仙桃村村长的位置感到愤愤不平。

  有的人甚至扬言要去市里为雷欢喜请愿。

  尤其是前任村长徐大格,那样子简直是被气坏了。

  可不,自从雷欢喜就任仙桃村村长一来,全村村民可都得到了实惠,收入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加。

  老百姓看的不是你口头上的承诺,而是真真切切的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实惠。

  雷欢喜就是这样的好村长。

  可偏偏这样的一个好村长,却接二连三的遭到了撤职,这换了谁都都不乐意。

  雷欢喜好说歹说才把村民们的情绪给安定下来,并且当着所有村民的面许诺,虽然自己不做这个村长了,但方寸公司给予村民们的实惠一点都不会减少。

  而且他还告诉村民们齐志成同样也是一个很好的村干部!

  恩,这倒是,人人都知道齐志成和雷欢喜的关系,现在雷欢喜不做了,但是由齐志成来接替这是最坏的结果里最好的一个环节了。

  “老乔,你儿子在村里还是非常受欢迎的。”站在一边的孔文觉说道。

  乔远帆也有几分得意:“他这个人缺点不少,可优点同样也不少,还是为仙桃村踏踏实实的做了几件好事的。”

  “那事要不要提醒一下欢喜?”孔文觉忽然放低了声音。

  乔远帆的面色变得凝重了一些,然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担心欢喜会摔个大跟头啊。”

  “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未来的结果是好是坏都必须由他自己承担。”乔远帆沉默了一下之后说道:

  “他自从回到仙桃村以后,一条路走得始终都非常顺利,虽然小有波澜,但他每次都能顺利渡过。老孔,摔个跟头不是坏事,让他知道这条路上除了有鲜花,也有要命的陷阱。摔断了腿不可怕,只要人没有摔死,接上断腿站起来照样走路。”

  孔文觉叹息了一声:“你这么做是好是坏我不知道,但他是否能够挺过去?”

  “这点小事都不能挺过去,将来还怎么做大事?”乔远帆的声音里倒是充满了信心。

  “走了,走了。”雷欢喜笑嘻嘻的走了过来:“看我在这里受欢迎吧?你们羡慕吧?走,走,吃饭去。”

  孔文觉最喜欢吃的就是雷欢喜自己养的鱼。

  两条鱼差不多被他一个人吃掉了一大半。

  “你少吃点,倒是给我们留点啊,老同志了怎么这么不自觉?”雷欢喜赶紧下筷如雨,再不吃真的要都被孔文觉吃光了。

  孔文觉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我去的地方也算是多了,可味道如此的鱼也只有在仙桃村才能吃到了。对了,欢喜啊,你的奇石还有没有了?”

  奇石?

  怎么没有了?那次让小胖做了不少的奇石,许重锦帮自己卖了一块清蒸鲈鱼和一块清蒸老母鸡的奇石,现在还剩下很多呢。

  要是那两块奇石拍卖到的资金可是帮了雷欢喜的大忙了。

  “是这样的。”孔文觉沉吟了一下:“我在新加坡的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奇石,托我帮他找几块,他愿意出大价钱购买,你要是放心的话,这次不妨让我带几块回去给他看看。”

  放心,放心,怎么不放心了?

  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啊。

  再说了,那些在别人眼里珍贵无比的奇石,对于雷欢喜来说要想得到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让小胖略略费一番功夫而已。

  雷欢喜当场就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了下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