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酒业有限公司这次出大事了!

  梨花酒竟然把人给吃死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雷欢喜一下子就懵了。

  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发生这样的事情?

  哪里还敢有一分钟的耽误?

  大致问了一下情况,让莫胖子送普猜和郑国标回祝南镇,自己和安妮驱车直奔云东市人民医院。

  在车上的时候,雷欢喜又拨通了刘爽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能够听到那头有哭声有骂声,等了差不多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刘爽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雷总,太乱了,来了很多家属,我刚才被围着脱不开身。”

  “到底是怎么回事?”雷欢喜现在的心思可不在那上面。

  这是一起谁也没有想到的可怕事件。

  云东市有个叫马腾的,42岁,外号“酒鬼马”。是个普通的工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沾上了酒瘾,平时嗜酒如命。

  而且这家伙一喝酒就容易发酒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他打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老婆在十多年前就和他离婚了。

  这样也好,马腾干脆也没有再找老婆,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喝酒就喝酒,也不会有人在自己耳朵边啰嗦。

  马腾虽然嗜酒如命,但有一手钣金技术绝活,外面请他的工厂不少,所以赚的钱也很多。

  梨花酒上市后,马腾第一次喝到就喜欢上了这酒,自此就专门盯着梨花酒喝,不再去买其它酒了。

  谁想到昨天晚上就出事了。

  马腾买酒从来都是几箱一买,昨天晚上一回到家,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一瓶酒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喝到一半的时候,马腾忽然感觉到全身发热,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他也没有太当回事,还是继续喝着。可是越喝到后面越觉得浑身难受。到后来竟然鼻子里都开始流血。

  马腾被吓到了,赶紧拨打了110。

  等110赶到并且强行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马腾已经昏迷在了地上,鼻子里流血,嘴里也流出血来。

  送到医院的时候马腾已经不成了。

  抢救到今天上午7点,马腾最终没有跨过这道鬼门关。

  刘爽知道后第一时间赶到了人民医院。

  现在马腾的家属全都来了,听到马腾死了,哭的哭闹的闹,把责任全部归到了梨花酒上,认为肯定是梨花酒有什么问题这才把人给吃死了。

  “我现在正在尽全力安抚家属。”刘爽在电话里很是无奈:“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马腾家里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我没有办法拿到马腾喝的梨花酒做检测,一切都只能等待警察的最终结果通报。”

  “我知道了,我一会就到,你在那里一定要尽全力把马腾家属安抚后,哪怕受点委屈也要忍着。”雷欢喜说完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雷欢喜百思不得其解。

  一进云东市人民医院,老远就听到了一片的哭声。

  等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刘爽被一大群人给围住了!

  “让一让,让一让。”

  雷欢喜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我是梨花酒业的负责人,有什么事和我说。”

  “你还我儿子!”一个老太太一把抓住了雷欢喜,哭成了泪人一般:“我好好的儿子就是喝你们的酒喝死了!”

  “咚”!

  雷欢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一个矿泉水瓶已经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接着一声怒骂响起:

  “你们的酒把我表弟给害死了,杀人偿命,凶手,凶手!”

  现场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急忙控制住了那个情绪激动的家属。

  雷欢喜也只有苦笑了,好说歹说勉强让人群稍稍安静下来:“出了这样的事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现在最终的检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是否是梨花酒的责任?如果是,我们绝对不会否认,一定会给家属一个满意的交代。如果不是?请放心,我也一定不会撒手不管的。但是现在,我恳请大家稍稍克制。”

  他的话刚刚说完,一片骂声又响彻在走廊里。

  家属目前的情绪是很难被控制住的。

  刘爽使了一个眼色,几个方寸酒厂来的员工急忙保护着雷欢喜走了出去。

  身后的谩骂声还是不断的传到耳朵里。

  “医院的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外面,刘爽一脸的苦涩:“我已经命令酒厂里开始自查了,结果也同样没有出来,但我觉得奇怪啊,喝酒怎么会喝到鼻子口腔大量出血?”

  “这事也不是没有过。”一个酒厂的员工说道:“我们梨花村也曾经有一个人,喝起酒来不要命,终于被身子彻底喝跨了,有天参加别人的酒宴,喝了差不多有两斤来酒,当场就七窍流血死了啊。”

  雷欢喜和刘爽面面相觑。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可就麻烦大了。

  别管是酒的原因,还是喝酒人自身的原因,反正最终大家都会把责任推卸到梨花酒上。

  如果再有别有心机的人借着这次机会大做文章,那梨花酒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市场名声可就算是彻底的被毁了。

  “但愿不是这样的,但愿不是这样的。”雷欢喜喃喃地说道。

  “雷欢喜。”一个警察走了过来。

  “周大队,你怎么来了。”雷欢喜一怔。

  来的是云东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周队:“这都死了人了,我这个刑警队的大队长能不来吗?”

  “周队,这事我们可真没有想到。”雷欢喜苦着一张脸说道。

  “到那里去,我有些事和你说。”周队说着和雷欢喜一起走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雷欢喜,以你个人的经验,梨花酒有没有问题?”

  咦,这不是一个警察应该问的话啊?

  目前梨花酒实际上还是嫌疑对象,哪有警察问梨花酒拥有者这话的道理啊?

  雷欢喜想了一下:“周队,你要我回答的话我基本可以确定梨花酒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你想,如果梨花酒真的有问题,应该早就出事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周队点了点头:“知道我为什么问你这个问题吗?”

  “不知道。”

  周队沉默了一下:“本来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如果不是刑事案件的话不归我们刑警队管,可是我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在云东发生的一起案件,和马腾之死有着太多想象的地方了!”

  8年前,有个叫刘建设的,也是好酒如命,同样也是一个人过,只不过和马腾不同的是,他连个亲属都没有。

  那天刘建设也是在饮酒后,一连几天都没有上班,最后单位里的人找到了他的家里,发现刘建设已经死了,一样是鼻子口腔里大量出血。

  而两只已经喝空的酒瓶就在饭桌上。

  经过检验之后,刘建设是因为大量饮酒引起严重的酒精中毒身亡的。再加上刘建设也没有亲人,所以这起案子也就按照正常死亡结案了。

  “当时刘建设的案子我也参与过,没有发现太多的疑点。”周队皱着眉头说道:“可我今天一听到马腾死亡时的样子立刻就想起了刘建设的案子。除了两个人死亡的时候都是鼻子口腔里大量出血,都是嗜酒如命外,还有一个共通点,他们都是曙光机械厂的。”

  “啊?那么巧?”雷欢喜瞪大了眼睛。

  周队面色严峻:“一次巧合可以成为巧合,但这些巧合加在一起,我认为就有问题了。所以我刚才问了那个警察不应该问的问题,就是为了解答我心中的疑惑。”

  “周队,你认为刘建设和马腾都是被人害死的?”雷欢喜已经猜出了周队心中想说的话。

  “现在我没有任何证据,我不能乱说。”周队沉吟着说道:“一切都要等尸检结果出来。如果说8年前我们的检测手段还跟不上,但是现在有任何的蛛丝马迹我们肯定能查出来的。雷欢喜,我要求你立刻对酒厂的酒进行详细检验,发现任何问题立刻第一时间通知我。”

  “放心吧,周队,我们肯定会仔细检查的。”雷欢喜一点迟疑也都没有:“但我还是可以比较肯定的告诉你,梨花酒本身不太会出问题。还有,我有一个请求,能不能带我去看一下马腾的尸体?”

  这是个非常古怪的要求。

  周队犹豫了一下:“可以,你和我来。”

  他悄悄的把雷欢喜带到了存放马腾尸体的地方,一进去,就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站在马腾的尸体边上,雷欢喜竭尽全力调动着自己的大脑。

  录像机回放功能。

  雷欢喜看到马腾回到了家,看到他带回来的下酒菜是花生米和猪头肉,然后打开一瓶梨花酒自得其乐的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自斟自饮。

  接着他就出问题了。

  没有看到其它的,除了马腾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雷欢喜,你在看什么?”周队在一边问道。

  “啊,我在看是不是酒精中毒的反应。”雷欢喜赶紧收起思维,给自己编造了一个借口:“周队,有可能的话能不能带我去现场看看,尤其是马腾喝下去的那瓶酒?”

  “现在不行,我们的刑侦人员正在现场调取线索,等到工作都做完了我再通知你。”

  那看起来的话现在也暂时只能这么办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