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人命这事是雷欢喜绝对无法想到的!

  尽管在他的内心深处隐隐猜测这事其实和梨花酒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人都会把责任归到梨花酒的身上。

  除非警方能够够及早破案,及早向社会公布真实原因。

  否则一天没有弄清楚真相,对梨花酒的打击也会持续一天。

  雷欢喜想到这就有一些头疼,好好的怎么惹上这事了?

  让刘爽留在医院里,尽全力安抚马腾的家属,需要用钱的地方也绝对不要心疼,但是绝对不能够谈赔偿的问题。

  一旦触及到了这一问题,那就等于承认自己的梨花酒出问题了。

  现在只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警方的身上了。

  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看到马腾的家属派出的一个代表正在和刘爽激烈的争辩着什么,这个人也就是拿矿泉水瓶砸雷欢喜的家伙。

  雷欢喜问了一下,这人叫马伟,是马腾的堂哥,自己开了家小公司,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大概在家里有些威信,所以委派他出来谈判吧。

  “欢喜哥,我爸回来了,我去接我爸,晚上记得一起吃饭。”安妮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恩。”雷欢喜点了点头。

  现在该怎么办?

  雷欢喜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中午了,肚子里面有点饿。

  在医院附近随便找了家小饭馆,要了一份盖浇饭,等的时候顺口问了一句:“有梨花酒吗?”

  “没有,老板不让卖了。”服务员小声说道:“听说梨花酒吃死人了。”

  擦。

  雷欢喜无语了。

  这家饭店就在医院边上,肯定听到了什么消息,所以赶紧的把梨花酒拿下了。

  这一事件带来的负面效应已经初步显现了。

  也没有什么心思吃饭,草草扒拉两口正准备买单离开,看到饭店里走进了一个人:

  马伟!

  马腾家属的谈判代表马伟。

  一看到雷欢喜,马伟也怔了一下,随即居然在雷欢喜的对面坐了下来。把手里的手机往饭桌上面一放:“雷总,不好意思啊,上午情绪太激动了,拿瓶子砸了你一下。我向你道歉。”

  咦,态度和上午截然相反啊。

  不过仔细想想,谁家里死了人心情还能好的?因此态度恶劣一点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雷欢喜将心比心,也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而且也好,趁着马伟单独在这里的机会。可以从侧面询问一下马腾家属的态度。

  “马先生,没关系,小事情。”雷欢喜笑了一下:“我请你吃个便饭吧。放心,和将来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马伟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叫了几个菜,问马伟喝不喝酒,没想到马伟和他的堂弟爱好完全不同,滴酒不碰。

  “我堂弟喜欢喝酒,我呢,喜欢钓鱼。”

  趁着马伟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雷欢喜悄悄调用了录像机回放功能。

  昨天?

  昨天马伟在一家公司——肯定是他自己的公司上班,下午就去钓鱼了,一个人。

  前天?

  也和昨天的日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问题在于雷欢喜的录像机回放功能对场景特别有效,但对人来说的效果就要差上许多了。

  盯着人看的话他只能看到很少的一些东西,其它的也就基本无法看到了。

  “雷总。”

  这个时候马伟的话让雷欢喜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特殊能力。

  “雷总啊,你要理解我们这些做家属的心情。”马伟叹息了一声:“我堂弟虽然喝了酒脾气不好,喜欢骂人打人,连我弟媳妇也给他打跑了,可他平时性格好着呢,尤其对他老母亲特别孝顺。所以这次啊。我婶在那哭着说不要你们赔钱,就是要你们还她儿子。”

  雷欢喜完全能够理解老人家的心情。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确定马腾的死是梨花酒的责任了,刘爽那里的压力可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咱们把话挑明了说,这事到最后解决还不是你们赔钱?”马伟在这事上倒特别的坦诚:

  “雷总。咱们都是做生意的,也没有什么可以遮着瞒着的。我估摸着你们这次得拿出一笔钱来,我呢,回去后也劝劝我婶,大家都退让一些,尽量争取把这事低调处理你看好不好?”

  怎么说呢?马伟这话说的挺真诚的。

  雷欢喜想了一下:“那按照你的看法。我们要赔偿多少钱合适呢?”

  “我堂弟有技术,工资奖金外快加在一起挺高的。”马伟看起来早就盘算好了:“他大概每个月能拿到手一万多吧。啊,这些我们都可以去开具证明,我也不能瞎说是不是?这样一年咱们就算它十万吧,他这身体再做二十年没有问题。我也不黑,你们就按照这二十年两百万来赔偿,我婶那里的工作我去做。”

  这个嘛。

  平心而论,如果换成一家企业,出了那么大的事,想的肯定是如何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尤其是酒类企业。

  要不然带来的影响让酒企付出的代价可远比这两百万的赔偿款多的多了。

  更何况听马伟话里的意思还有商量余地。

  “马先生,一条人命两百万,真不多。”雷欢喜叹息了一声:“我们也拿得出这钱,可这钱我现在不能拿啊。为什么?现在马腾先生离世的真正原因还没有查明,到底是谁的责任?如果在警方没有公布案情最终结果之前我们就掏钱了,那不是等于承认马腾先生的死确实是梨花酒引起的?这样梨花酒的声誉就被彻底毁了。”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马伟居然如此说道。

  他的态度非常出人意料,原本雷欢喜以为他听了自己的话会当场翻脸,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够如此的理解。

  这样一来雷欢喜也放心了不少:“不过我可以请你们放心,检测出来是梨花酒的责任,该赔偿的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少。即便检测出来和梨花酒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会对马腾老母亲送上一笔慰问金的。”

  “雷总啊,你是个讲道理的人。”马伟给自己倒了一个茶水:“我呢,不会喝酒。今天以茶代酒敬你,希望事情能够尽快得到最终结果。”

  “谢谢。”雷欢喜也举起了自己的茶杯。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马伟看了下时间:“那就先这样吧,雷总。我公司里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

  “那成。”

  目送着马伟走了出去,刚结完账,服务员说了一声:“先生,您的手机别忘了。”

  手机?再一看。是马伟忘记在饭桌上的。

  应该还没有走远,赶紧拿了起来匆匆追了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雷欢喜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朱总”。

  “我说怎么找不到我手机了!”

  此时马伟匆忙的从那头奔了过来。

  “正好,你的电话。”雷欢喜把手机递了过去。

  刚才的电话已经断了,可随机又第二次叫了起来,还是那个“朱总”来的电话。

  “哎,谢谢,谢谢,下次聊。”马伟接过了电话,赶紧按下了接听键:“朱总。哎呀,刚才手机忘在饭店了。”

  恩?

  雷欢喜可不是故意要偷听的,但问题是他的听力本来就异常惊人,再加上和马伟的距离近,马伟开的接听音量又大,所以雷欢喜听到了一些对方的声音。

  怎么那么像一个人的声音?

  朱晋岩!

  马伟已经走出去有十来米远了,可雷欢喜怎么听刚才电话那头的声音都像是朱晋岩的。

  朱总?

  朱晋岩?

  马伟和朱晋岩认识吗?

  这事可就有趣了。

  本来马伟和谁认识那是他自己的事,但问题是在这节骨眼上。

  马腾——马伟——朱晋岩。

  一旦牵扯到了朱晋岩,雷欢喜不由自主的便把这几个原本应该是素不相干的人联系到了一起。

  可是自己刚才用录像机回放功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啊?

  见鬼了。

  一想到朱晋岩这个名字,雷欢喜怎么想都不对劲。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在那发了好大一会呆,拨通了莫胖子的电话:“胖子,客人安顿好了吧?啊,在陪他们吃中饭?哎。你出来接下电话。你现在就在包厢外?那个吹牛大王你现在还有联系不?叫夏什么来着?对,夏志坚。成,能够控制住他不?成,我有点事要让夏志坚去做。”

  打完了这个电话,雷欢喜的心情一点都轻松不起来。

  朱晋岩,朱晋岩。他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烦。可为什么不管自己走到哪里总要和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

  一会晚上吃饭的时候还要看到那张脸,越想越是头疼。

  他现在和朱晋岩的关系,简直就如同两个演员,明明相互憎恶着对方,却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好朋友的样子。

  在那漫无目的的打发着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了快吃饭的点,打了个车直奔饭店。

  到了饭店门口打通了安妮的电话,问清了包厢号,安妮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道:“欢喜哥,你快来,有个惊喜给你。”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惊喜?什么惊喜?今天光是烦恼了,哪里还来的惊喜啊?

  从电梯里出来,刚到安妮定的包厢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安妮一家人的声音,不过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咦,这个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一推开包厢的门,安妮的一家人都在,然后,雷欢喜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欢喜哥!”

  “月亮?”

  月亮!

  雷欢喜居然在这里看到了月亮!(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