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办理的太草率了!”

  在镇政府的办公室里,一贯好脾气的司徒镇长也忍不住铁青着脸说道:“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就急着让方寸酒业公司停业整顿,万一最终证明他们是冤枉的怎么办?”

  “冤枉?怎么可能冤枉呢?”霍贵喜却一点都不在意地说道:“梨花酒把人给喝死了总是事实吧?现在家属正在闹事是事实吧?事实那么清楚,不光是对方寸酒业的梨花酒,对祝南镇的正面形象也是有很大负面作用的。现在不整顿起来,难道等媒体彻底曝光后我们丧失了主动权再做点什么?这对我们祝南镇的影响更加不好。“

  “霍书记,这话是没有错。”司徒镇长耐着性子劝说道:“可是做什么事总得做到公正公平吧?一点都不给方寸酒业机会?连申辩的权利都不给他们?总得让他们说句话吧?”

  “说话?平时让他们说的还少了吗?”霍贵喜一脸的不屑:“司徒镇长,我来到祝南镇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这里的情况也多少有一些了解了。过去雷欢喜之所以敢那么肆无忌惮,根本不把镇领导放在眼里,就是被我们的一些领导同志宠惯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必须得到改变了,这次我也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司徒镇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从霍贵喜第一天来到祝南镇的时候似乎就对雷欢喜充满了成见,事事都在那里针对雷欢喜。

  这样真的好吗?

  而最让司徒镇长担心的是,雷欢喜同样也表现得非常强硬,丝毫不肯让步,摆明了一副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架势。

  乱了,祝南镇真的要乱了。

  自己身为祝南镇的镇长,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当司徒镇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接电话听了一会,司徒镇长的面色大变。

  挂断了电话。司徒镇长的面色很难看:“完了,真的完了,霍书记,雷欢喜动真格的了。方寸酒业已经在做搬迁准备了。”

  “什么?”霍贵喜也是一惊。

  这未免也太快了吧?昨天刚刚宣布方寸酒业停业整顿,今天他们就准备搬迁了?

  雷欢喜在目前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依旧不肯退让半步,这实在过分强硬了。

  “胡闹。”霍贵喜板着脸说道:“现在他们还在停业整顿,搬迁什么啊?”

  “霍书记,停业整顿是停业整顿。搬迁是搬迁。”司徒镇长苦笑着说道:“我听说方寸酒业正在内部做着全面调查,检查问题到底处在了哪里。但是这次的事情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了解我看方寸酒业都绝对不会留在咱们祝南镇了。”

  霍贵喜却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慌张:“那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走了一个方寸酒业,咱们引进了一个海洋馆,海洋馆和方寸酒业相比实力只有更强,为祝南镇带来的利税也会更多。”

  司徒镇长哭笑不得。

  霍贵喜只看到了一个方寸酒业和海洋馆,却没有看到雷欢喜背后的整个方寸公司和那些支持他的人与企业。

  雷欢喜绝对还会做出更加让人不想看到的事情,他绝对还会孤注一掷的把自己能够搬走的产业全部搬走!

  一个海洋馆能够弥补这些损失吗?

  不能!

  可为什么霍贵喜就是看不到这些呢?为什么霍贵喜就喜欢那么的自以为是呢?他为什么不能从祝南镇的未来考虑做出一些必要的让步呢?

  谁劝说都已经没有用了。

  司徒镇长仿佛已经看到了祝南镇灰暗的明天!

  可是他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竟然事如此的无助……

  ……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雷欢喜胡乱的在网页上翻看着。

  可需要的东西却什么也都没有找到。

  说老实话现在他也有些心烦意乱。

  毕竟这里是祝南镇,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从内心的最深处。无论他的身份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也是属于这片土地的。

  刚刚打电话问了一下周队,检验结果还是没有出来,不过听周队的话似乎情况不太乐观。

  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欢喜哥,欢喜哥。”安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接着她和月亮一起出现在了雷欢喜的办公室:“欢喜哥,月亮非要来咱们这看看,我就把她带来了。”

  “欢喜哥,你的公司好大。”月亮张口便说道。

  “大什么啊。”雷欢喜一瞬间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和安妮爸爸的公司一比我这就是破草屋啊。”

  “朱伯伯说了,这些都是你亲手创造出来的。”月亮却非常认真地说道:“他说你这么年轻就能够做出这么多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雷欢喜笑了起来:“月亮,你今天来不是就为了恭维我的吧?”

  “不是。我是真有事来找你。”月亮很快说道:“你那天吃饭的时候说喝酒喝死了人,我回去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一说到酒的事情雷欢喜立刻提起了注意力。

  月亮却没有立刻回答:“欢喜哥,你先告诉我那个喝酒喝死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雷欢喜想了一下,仔细的和月亮描述了马腾死时候的样子。当然,其中的绝大部分情况他也是听说的,并没有实地看到。

  “发撒特嘿。”

  月亮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人听的莫名其妙的话出来。

  什么啊?

  “这是我们那的话,意思是根心花。”月亮解释了一下:“这是我们那特有的一种花,生长在大雪山的最高处。”

  这种根心花非常奇特,和雪莲一样都喜欢生长的雪山的最高处。而且这种花的独特之处在于。看到它的时候还以为是一截树桩。

  而它的花就长在这截树桩之中。

  所以它的名字叫“根心花”。

  根心花没有味道,但却非常美丽。而且它还有个最最特别的地方:

  平时不管人和动物吃下了根心花都没有事,可是一旦你喝酒的话会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什么?”

  雷欢喜听到这里大声叫了出来:“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吃下根心花没有事,但只要一喝了酒就会七窍流血而死。”月亮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我们那曾经流传过一个故事,大概在一百多年前,藏西有个大贵族的老婆和人好上了,被大贵族给抓到了,两个人都以为自己必死,可是大贵族不但没有杀他们,还说会从此以后给他们幸福。甚至,还为他们摆下了一桌的酒。”

  他的老婆和情郎喝下了酒当天晚上就七窍流血而死了。

  那酒里就放入了根心花。

  因为在藏西的古老传说里吃下用根心花泡的酒灵魂永远都无法得到安息!

  大贵族用嘴残忍的方式帮自己复仇了。

  “这是真的吗?”

  雷欢喜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真的。”

  月亮的回答非常肯定:“但现在在我们当地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这个传说了,根心花因为某样任何的价值,再加上采摘实在不易也逐渐的不为人所知,只有老一辈的人才略知一二。以前有个老人曾经在我的旅馆里住过,聊天的时候,他和我说过这种根心花。”

  月亮特别感兴趣,所以缠着那个老人问了不少关于根心花的事。

  在藏西的传说里,根心花和酒一起到了人的体内,就会开始吞噬人的灵魂,然后和灵魂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用科学的说法来解释,根心花和酒混合起来的毒素会被血液或者什么别的东西所融化,哪怕在人死了以后也是如此。

  “所以就算检查马腾的尸体也无法检查出来。”雷欢喜喃喃地说道。

  8年前刘建设是喝了酒后七窍流血死的,明明不太正常,但却什么也都检测不出来,可以归咎于当时的设备落后。

  8年后马腾又以同样的方式死了,这次能够检查出来吗?

  还有根心花,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知道这种植物存在的人也太少了,谁又会往这上面想?

  即便告诉了周队又能有什么办法证明刘建设和马腾是服用了含有根心花的酒而死的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起码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了。

  “欢喜哥,其实这次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月亮打破了雷欢喜的思绪:“如果真的和根心花有关系,那我下午就飞回藏西,安妮帮我把票都订好了,就是今天下午的。我也托我在藏西的朋友,想办法帮我找到根心花给你带回来用。来回大概需要三四天的时间。”

  “月亮,我的大恩人哎。”雷欢喜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谢了:“要真的一切都证实了,你可算是救了你家欢喜哥了。不,是救了整个方寸酒厂了。安妮,头等舱,给月亮定头等舱啊。”

  “这还用你说?你当人人都和你一样小气啊?”安妮白了他一眼:“早就帮着订好了。”

  雷欢喜“嘿嘿”笑了出来。

  他现在迫切的希望能够证明这一点,刘建设和马腾的死都是和根心花有关的,而一旦证实了这一点那这就是蓄意谋杀啊。

  整整两条人命啊。

  当然还有莫胖子那里的进展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