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被莫胖子强拉着冲出了方寸大楼!

  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吗?

  一出方寸大楼,就看到不少公司员工和镇上的居民们都聚集在了那里。而两辆大型集装箱车正停在那里。

  做什么用的啊?

  一个穿着夹克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雷欢喜先生?”

  “是,是我。”欢喜哥满头的雾水。

  “我是高德峰。”中年人简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您订购的sat95928800型和sbt95928802型流水线已经运到,是送去下关镇吗?”

  什么?什么啊?

  什么s什么的,什么流水线啊?

  欢喜哥一脸发懵的样子,高德峰指了一下自己身后的车子:“上面运输的是海马和海葵生产加工流水线,这两款型号是全世界目前最先进的,和香港茱莉娅公司所使用的型号一样。”

  晴天霹雳?不对!晴天鲜花、晴天巧克力、晴天炸鸡!

  欢喜哥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了。

  全世界最先进的海马海葵加工流水线?自己的?

  幻觉,幻觉,绝对是幻觉。

  肯定是小胖给自己施加的幻觉还没有消失。

  “欢喜哥,你倒是说话啊。”莫胖子捅了一下呆若木鸡的欢喜哥。

  说话?说什么啊?

  天上怎么掉下了这么大块馅饼?

  不真实,绝对的不真实啊!

  “高、高先生。”欢喜哥都有一些口吃了:“你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高德峰一笑:“有人让我带几句话给你。”

  他拿出手机按下了录音:

  “雷欢喜,你这个笨蛋啊,那么明显的一个骗局你都看不出。你帮了我孔家不少的忙,现在轮到我来帮你忙了。你的清蒸鲈鱼和清蒸老母鸡的奇石我已经帮你卖了,卖得急了一点,没能够卖出最有利的价格,要购买这两条最先进的流水线,还差200万美金,没办法。我老孔先帮你垫上了。说好啊,是我借给你雷欢喜这小子的,可不许赖账啊。”

  “不赖,不赖。打死我都不赖账!”欢喜哥怔怔地说道:“连本带利,我一定全还给你。”

  孔文觉!

  是自己爸爸的好朋友孔文觉!

  怪不得那天他来问自己要走了清蒸鲈鱼和清蒸老母鸡的奇石,其实他早就已经知道这是一起骗局了。

  但问题是他哪啊天为什么不提醒自己呢?

  不对,其实那天他已经在暗中提醒过自己了:

  “欢喜啊,东南亚市场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要有充分的失败的心理准备。要我帮忙的时候只管开口说,我呢,也做了几年的生意了,在东南亚还是有几个朋友的。”

  只是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而已。

  孔文觉也许有什么苦衷所以才不能公然点穿这件事吧?可他和斯蒂芬先生一样,在自己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了。

  谢谢你,老孔!

  “雷先生,孔先生还让我带几句话。”高德峰收好了手机:“他特意吩咐我们车队要经过祝南镇停留一下,就是要告诉一些人,方寸公司没有跨,雷欢喜也没有跨!”

  “谢谢!”欢喜哥用力点了点头。

  “还有。本来这次是要帮你一起把技术人员聘请回来的,但是孔先生后来考虑了一下,让我转告你,普猜和郑国标非常不错,可以继续留在你的厂里。”

  “恩,我知道了。”

  雷欢喜忽然看到司徒镇长、霍贵喜和镇里的一些干部正在朝着这里走来。他笑嘻嘻的对莫胖子说道:“胖子,我又要小人得志了。”

  莫胖子鄙夷的撇了一下嘴,你欢喜哥想做什么我心里太清楚了。

  看到人聚得渐渐多了起来,欢喜哥拉大了自己的声音:“乡亲们,我雷欢喜又回来了。”

  “特么的真是小人得志啊。”莫胖子连连摇头。对从大楼里赶出来的安妮连声叹息:“看欢喜哥的这副嘴脸。”

  “迷死人了。”安妮一脸的花痴。

  “擦,花痴啊!”莫胖子都无语了。

  “有人说我方寸公司破产了,谁说的?谁说的?”欢喜哥的声音能够让这里的每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

  “万里长城永不倒,方寸公司不会垮!几百万美金的流水线已经到了。我方寸加工基地很快就会开张了。司徒镇长、霍书记,到那天希望你们能够到场!啊,不是在祝南镇开业啊,是在下关镇的加工基地!”

  霍贵喜完全没有理会雷欢喜话里的讥讽意思,面对眼前的这一切呆若木鸡。

  雷欢喜从哪里弄来的流水线?朱晋岩和亚德里恩不是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雷欢喜彻底的跨了,再也没有翻身机会了吗?

  而雷欢喜的话却让莫胖子的眉毛跳动了一下:“欢喜哥准备开战了。”

  “什么?”安妮没有明白。

  “欢喜哥准备开战了。他是故意这么说给霍贵喜听的。”莫胖子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之前咱们差点破产,现在总算渡过可困难期,欢喜哥心里的这口恶气可还没有出呢。你看着吧,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霍贵喜!”

  意气风发的欢喜哥朝霍贵喜又看了一眼:“高先生,兵发下关镇!”

  众目睽睽之下两辆大型集装箱车发动了。

  司徒镇长什么也都没有说,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祝南镇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就快要到来了……

  ……

  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当两辆大型集装箱车开到加工基地的时候,一片的欢呼声响了起来。

  不可思议,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你从哪弄来的啊?”吕厚忠怔怔地问道。

  “你是变戏法的啊?”陆国元怔怔地问道。

  “我雷欢喜有的是办法。”欢喜哥眉飞色舞:“不就是两条流水线吗?”

  陆国元忽然冒出来了一句:“雷欢喜,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呢?”

  我擦!

  你家欢喜哥这不叫小人得志,这叫——这叫什么来着?

  好吧,好吧,欢喜哥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小人得志最贴切了。

  “欢喜啊。”陆国元也不再开玩笑了:“我们这算不算赌赢了?”

  赌赢了?

  在欢喜哥行将破产的时候下关镇依旧选择了坚定的支持着他!

  这真的是一场赌博,而且看起来是毫无胜算的一场赌博。

  可是下关镇赌赢了,雷欢喜不但没有死,相反还活得有滋有味的。

  “吕镇长、陆书记。”欢喜哥也收起了嬉皮笑脸:“这次我可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无条件的支持,恐怕我真的会半途而废了。”

  欢喜哥说的是客气话,可是吕厚忠和陆国元却知道,下关镇已经真正赢得了雷欢喜的心。

  这小子算是半个下关镇的人了。

  方寸公司既然能够挺过了这一关,那么未来给下关镇带来的好处也是源源不断的。

  陆国元此时把雷欢喜拉到了一边:“欢喜,你上次在合同里找到的漏洞准备什么时候拿出来用?”

  “等着吧。”欢喜哥冷笑一声说道:“这个漏洞我要么不用,要用就把他们往死里整!”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吕镇长、陆书记,我有个小小的请求,需要你们帮忙。但是放心,亏待不了你们,赚到的好处,方寸公司和下关镇一家一半。”

  吕厚忠叹息一声:“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在土匪分赃呢?”

  欢喜哥一笑,低声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两个下关镇的领导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欢喜,你要这些做什么啊?”

  “山人自有妙计。”欢喜哥摆出一副诸葛之亮的派头:“总之这次我要不把海洋馆整死了、整垮了,我也就不叫雷欢喜了。”

  反正吕厚忠和陆国元是无论如何也弄不清楚雷欢喜用意的,不过从他这次对紧急事件的处理来看还是给了他们莫大的信心。

  欢喜哥毫无疑问的准备反击了。

  你想让我死?我不但不死,还要好好的活着。不但要好好的活着,而且现在被我喘过这口气来了,该我来整死你了!

  一抬头,看到普猜和郑国标拎着行李,急忙走了过去:“普猜先生,郑先生,你们做什么?”

  “雷先生,恭喜你能够购买到如此先进的机器。”郑国标苦笑了一声:“相信技术人员你也请好了。能够看到您渡过这次难关我们真的非常高兴,现在我们该离开了。”

  “离开?离开去哪里?”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我没有请技术人员,现在这个加工基地的技术人员还是你们,而且我肯定不会换人的。普猜先生,郑先生,我希望你们能够留下来。”

  “可是——可是我们是吴家请来的。”郑国标的声音明显的有些不自信。

  “那有怎么样?”欢喜哥还在那里笑着:“你们是吴家请来的,可要不是你们及早发现了问题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我,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留下来吧,我这里真的很需要你们。”

  “谢谢,谢谢,雷总。”郑国标放下了行李:“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再叫您雷先生了。雷总,以后我们就是方寸公司的人,我们会竭尽全力的为公司做事,一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们为止。”

  欢喜哥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赢得了这两个人的心!(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