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带着根心花第一时间回到了祝南镇!

  真的有根心花这样植物的存在。??.?`

  雷欢喜此时的心情很难用语言来表达了。有了根心花,虽然无法直接证明梨花酒和马腾的死没有关系,但起码多了一个有利的证据。

  所以的疑点或许会随着这种植物的出现而改变的。

  雷欢喜第一时间拨通了周队的电话:“周队,我找到了一种植物,这种植物对你们破案或许会有重大作用。”

  “雷欢喜。”电话那头的周队声音听起来却很低沉:“我正想打电话给你,案子我们已经基本破了。”

  啊?案子破了?

  “犯罪嫌疑人是马伟。”

  周队的这句话让所有的预测都成真了,可是随即周队下面的话却又让雷欢喜怔在了那里:

  “马伟已经畏罪自杀了。”

  啊?自杀?

  雷欢喜有些发懵。

  “这样吧,这起案子毕竟和你有关,你现在到队里来一趟。”

  雷欢喜没有一分一秒的迟疑,立刻直奔云东。

  来到刑警队,周队把雷欢喜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很多和马伟有关的证据,并且秘密对他进行了跟踪监视。昨天傍晚5点30,马伟忽然离开了自己的家,我们的侦查员一直都在跟踪着,可是马伟似乎察觉出了什么,非常狡猾,专门找车流量大的地方开。”

  侦查工作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开始的,而且刑警队方面确定马伟并没有察觉自己成为了重大嫌疑对象。

  尤其是刚刚确定下来他是嫌疑对象的情况下。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马伟忽然加速,强行闯过刚刚亮起的红灯,这让监视他的侦查员猝不及防。

  云东傍晚5点30左右正是车流量密集的时候。? ? .??`马伟的车很快消失在了车流中。

  侦查员紧急向周队做了汇报,周队迅速请求交警队等有关方面配合,找到了被马伟遗弃的车。

  马伟非常狡猾,把车扔在了一个没有监控的地方,然后就失踪了。

  谁也不知道马伟去了哪里。

  直到10多个小时后,一家宾馆报案。说在房间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刑警队赶到的时候,发现死者正是马伟。

  “他也是口鼻流血而死的。”周队面色凝重:“在房间里发现了一瓶喝了一半的酒和一些粉末状的物体,我们正在检测这是什么物体。”

  “根心花,这叫根心花。”雷欢喜叹了一口气,把月亮万里迢迢和自己找到的根心花拿了出来:“周队,就是这个。”

  他把自己如何发现根心花的经过简短的说了一下,周队立刻吩咐手下把雷欢喜带来的根心花送到检测部门。

  “周队,不对啊。”雷欢喜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如果马伟想要自杀。费那么大的劲做什么?还要跑去宾馆开房间再自杀?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还有,现在宾馆不是和110联网的?马伟一开房间,你们不就知道了?”

  “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周队拿出了一份复印件:“马伟是拿着一个叫赵更荣的身份证开的房间,是一张真的身份证。就是这个人。而赵更荣我们也调查过了,是衡阳市的一个农民,事发前后他一直待在自己的村子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丢了!”

  现在一些农村的人,尤其是老人。基本上不会离开居住的城市,用到身份证的地方也很少。所以对身份证的意识非常淡薄。

  而周队已经派出了人员赶往衡阳市紧急调查赵更荣的身份证是怎么丢失的。? ? ?.?`

  “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同样认为充满了疑点。”周队继续说道:“我们调出了马伟死前的通话记录,他和一个电话号码保持了35分钟的通话,而这段时间,也是他离开家并且甩掉我们侦查员的那段时候,这说明在此期间一直有人在指挥着他。我们查到了电话号码登记时候的主人。是刚办了没多久的一个号码,同样是那个叫赵更荣的人的!”

  安排的太细致了,雷欢喜心里一声叹息,不过他更加可以确定马伟不是自杀的。

  “我们检查了马伟的手机,在里面发现了一段他在自杀前拍的视频。基本可以确定是自拍的。”周队打开了电脑,从里面调出了那段保存好的视频:

  “你看看吧,也有和你有关的。”

  马伟出现在了视频里,满色慌张惊恐:

  “我是马伟,当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坦白,8年前刘建设的死是我做的,马腾同样也是被我害死的……刘建设当过我的师傅,对我非打即骂,在全厂羞辱我,我打不过他,在厂里又丢尽了面子,所以我一气之下辞职了,但我发誓一定要报复……

  马腾是我堂弟,我陆续向他借了几十万的钱用于公司周转,可是他和师傅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酒疯子,每次喝醉了就打电话让我去,不管我有多忙也必须要最快速的赶到,否则就问我逼债,我是实在拿不出来这笔钱了。每次我赶到的时候,马腾总会羞辱我,还经常动手打我,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又想着干脆把欠的债也赖了,也同样毒死了他……

  现在我坦白毒死两个人的办法……最早辞职时候我做的是药材生意,有次去藏西收购药材,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我购买到了一种叫根心花的植物,这种植物平时没有毒,但只要和酒混合在一起就成为了剧毒。我就是用根心花前后毒死了刘建设和马腾的……”

  他仔细讲解了自己是如何毒死两个人的前后经过,就连细节也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马腾喜欢喝梨花酒,所以自告奋勇帮马腾去买了一箱子的梨花酒,在其中的一瓶里下了根心花。

  从周队的判断来看,根心花这种奇特的植物不但融于血,而且还能融于酒,很难检测得到。

  更加要命的是,马腾一顿就是一斤酒,所以那瓶下毒的酒被他喝的干干净净,这也更加给侦破工作设置了障碍。

  马伟对自己的这个堂弟太了解了,所以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

  在害死了自己的师傅刘建设后,马伟心里一直很害怕,所以他开始滴酒不沾。

  接着视频里的马伟痛哭流涕: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畜生啊。猪一样的贪图享受不知死活,金钱的崇拜,眼里只有对物质的贪婪,害死了我,害死了我!马上我就要死了,历史上像我这样自食其果的人太多太多了,下一辈子我要做好人,手上再也不会沾上任何无辜者的鲜血了。”

  这段忏悔过后就能够看到马伟举起了一杯酒一口饮尽。

  然后就没有了。

  “这段视频可以证明马伟的确是自杀的,但我依然觉得其中充满了疑点。”周队关掉了视频:

  “那个电话到底是谁打给马伟的?刘庚荣的身份证马伟是从哪里弄到的?还有最关键的是,马伟是怎么那么快的时间就知道我们怀疑上了他而急匆匆的自杀的?肯定有人泄露了消息,而且这个人,就在我们内部!”

  雷欢喜苦笑了一下。

  马伟一死,案件线索算是暂时断了。

  “我们会排查到底的。”周队很肯定地说道:“雷欢喜,我们在明天就会公布案件已经侦破,一来用于麻痹通风报信者,和可能隐藏在幕后的另一只黑手,二来也是还你梨花酒的一个清白。当然,我们会在内部进行紧急排查的。”

  “谢谢你,周队。”雷欢喜认真地说道:“自从马腾事件发生后,方寸酒业蒙受了很沉重的压力,案情及时公布,我们也算是洗刷掉冤屈了。我代表梨花酒长所有的职工谢谢你们。”

  周队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自己的队伍里居然隐藏了一条蛀虫!

  这怎么能让周队轻松?

  雷欢喜知道周队事情忙,而且还要继续侦查,不敢久留,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感谢后匆匆离开了刑警队。

  在回云东的时候,雷欢喜心里越想越是郁闷。

  梨花酒的声誉很快就可以恢复了,但马伟身后肯定隐藏着一只幕后黑手,指使他做了这一切。

  雷欢喜没有证据,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

  本来夏志坚已经取得了马伟的信任,也许顺藤摸瓜,慢慢的能把这个谜团解开的,可是随着刑警队里有人通风报信,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成空了。

  现在只能靠周队那里一点一点的解开谜团了。

  马伟这家伙真的聪明,虽然只有高中文化程度,而且手还笨,学徒的时候总是被师傅打骂,可在杀人方面居然能够想到如此天衣无缝的点子,逃脱了法律制裁整整8年。

  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等等,等等!

  雷欢喜猛的停了下了车,他忽然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马伟只有高中文化程度,可是他在死前说的最后一段话怎么那么奇怪?那么充满了哲理?

  什么对金钱的崇拜,对物质的贪婪,尤其是居然还谈到了历史像他这样自食其果的人太多了。

  这些话根本不像马伟会说出来的话,也不像一个将要死的人说出来的话。

  雷欢喜仔细梳理着这些话,然后长长叹息一声,他完全的明白了。

  其实在马伟死之前已经用特殊方法说出了凶手的名字!(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