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酒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了。◎,

  暂时而已,但却远远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相反对于雷欢喜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因为真正的幕后黑手还并没有出现,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终有那么一天,他们会面对面的站在一起,然后撕去所有的伪装,撕去所有的假惺惺,不再有装模作样,不再考虑什么亲情。

  只有赤~裸~裸的厮杀。

  可还没有开始,雷欢喜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祝南镇方面风轻云淡,霍贵喜只是宣布解除了方寸酒业公司的停业整顿决定,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霍贵喜本人甚至在这次事件中都没有露面。

  雷欢喜也没有说什么,仿佛这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对于他来说,霍贵喜无非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他对自己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他依仗的只是躲在他身后的那些势力。

  在停业令结束之后,方寸酒厂的搬迁正式开始了。

  这次没有任何的演戏,完全就是一次真实的搬迁。梨花村原先在酒厂的员工大约有三分之二选择了跟随酒厂一起走,毕竟在这里工资待遇高。

  而不愿意离开梨花村的员工,也大多选择了用入股的方式继续和方寸酒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俞淑仪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本来随着方寸酒业开办在梨花村,贫穷落后的村子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可是现在这家酒厂却又要搬走了。

  和雷欢喜没有任何关系,都是霍贵喜瞎指挥弄出来的事情。

  “家禽养殖基地和龙果种植基地还在这里。”雷欢喜是这么告诉俞淑仪的:“尤其是龙果,不是方寸公司最赚钱的,但绝对是最重要的项目。我们没有搬走这个项目,那就是说明我们早晚还是要回来的。”

  俞淑仪点了点头:“雷总,我清楚,我只是有些舍不得。”

  雷欢喜忽然笑了:“就是把刘爽给调走了,让你们又重新两地分居,我实在有些抱歉啊。”

  俞淑仪的脸一红:“没事。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的。雷总,我这次来找你有件私事。我,我——”

  她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终于说了出来:“我和刘爽商量了下,准备明天去把结婚证领了。”

  “啊!”这大出雷欢喜的预料,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那太好了,准备什么时候办婚礼?”

  “婚礼暂时不办。”俞淑仪脸红扑扑的:“刘爽说了,现在是方寸公司的特殊时期,等把困难渡过了我们再办婚礼。不过明天我们去领了结婚证后。后天晚上想请大家到这里来吃个简单的便饭算是庆祝一下。”

  “来,一定来,我们都来。”雷欢喜兴高采烈:“再忙的事情我们也会来的。对了,后天?明天我们从泰国购买的两条流水线也到了,后天就会正式开始安装。双喜临门,这次可是双喜临门了。”

  嘿嘿,刘爽和俞淑仪可是方寸公司第一对结婚的,这可绝对是方寸公司的大喜事。

  恩。特殊时期,最让雷欢喜感动的是刘爽的这句话。

  如果每一个方寸公司的员工都这样为公司考虑。那天大的困难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回到公司已宣布这个喜讯,公司里顿时变得沸腾起来。

  尤其是安妮,更是兴奋的好像是她自己婚礼似的,叫嚷着虽然不是正式的婚礼,但大家一定要送出一份厚礼才行!

  就在众人开心着商量该怎么好好的闹闹新郎新娘的时候,安妮的助手。也是方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除了安妮外唯一的员工侯小梅看起来却似乎有话要说。

  侯小梅最大的特长就是能够把任何繁琐无比的数据在最短的时间里弄得清清楚楚,丝毫不差。

  说的夸张一点,她简直就是一台人体计算机。

  只是这项技能在安妮那里似乎根本发挥不出任何作用。

  方寸生物科技主打的产品,也是唯一的产品就是虫草王,而这是根本不用担心销路的。你说这样的话侯小梅待在那里能够有什么用?

  安妮把大家召集到了一起商量着要送什么礼物,筹划着即便不是正式婚礼也要当成正式的婚礼来办。

  而侯小梅则一个人坐在了一角,不声不响。

  雷欢喜很快注意到了这点,趁着安妮她们乱哄哄的时候,来到了侯小梅的身旁:“侯小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雷总,我——”

  即便在方寸公司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侯小梅依然是一副怯生生的模样。在那嗫嚅了一会:“雷总,我有一些事不知道应不应当讲。”

  “那就不用讲了。”雷欢喜一本正经的居然回了这么一句。

  看到侯小梅怔在了那里,雷欢喜自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哪有那么麻烦的,有什么话就说,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们都电视剧看多了吧?”

  梨花酒危机的成功解决,海马加工基地的顺利发展,都让雷欢喜心情大好。

  “雷总,是这样的。”侯小梅也被雷欢喜逗得莞尔一笑,随即认真地说道:“我闲着没有事的时候,看了一些和咱们海马加工基地有关的数据。从我们决定购买那两条流水线,到泰国泰花公司谈判,再到正式购买、发货、到达,时间上的控制已经到达了完美无缺的地步。”

  “这有什么问题吗?”雷欢喜听的莫名其妙。

  完美无缺难道不是好事吗?难道非要出一点状况才好吗?

  “我的意思是——”侯小梅并不是一个特别擅于用语言表达的人:“如果当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流水线都不会这么顺利快速的到达我们这里。”

  “那是泰花公司方面准备的充分。”雷欢喜笑了:“吴家父子为了这件事情非常上心,所以这也是能够如此顺利的最主要的原因。”

  侯小梅沉默了下:“雷总,我计算过时间,当中少了几天的时间。”

  “什么?少了几天的时间?”泪花你完全弄不明白了。

  “是,少了几天的时间。”侯小梅的胆子渐渐变得大了起来:“也就是拆卸机器重新装入集装箱的时间。这两条流水线安装调试需要10天左右,而拆卸装集装箱也需要5天左右的时间,但我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这5天去了哪里。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泰花公司与对方谈判的时候,对方已经在那拆卸机器进集装箱了。但那时候合同还没有签署,对方还不确定我们是否一定会购买,预付款也没有打到他们的账上。万一我们又找到了更加价廉物美的产品怎么办?那么一大笔的拆卸费用谁来承担?”

  侯小梅说到这里又沉默了一会:“第二种的可能,就是——这两条流水线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我们付钱发货了!或者说这两条流水线根本就是为我们准备的!”

  什么意思啊?

  什么丢失了5天的时间,什么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流水线?

  就算是真的为自己准备的流水线那又有什么问题?那不是更加说明了吴家父子做事上心吗?

  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未雨绸缪了!

  恩,好像是有些不太对的地方?

  难道说自己刚刚和吴家父子提出想自己加工出口海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帮自己准备好了这两条流水线吗?

  那效率也太惊人了吧?

  仔细的想想看。

  自己正式准备上马加工出口海马项目了,遇到了流水线的问题,泰花公司正好找到了两条便宜的流水线。自己考虑市场竞争力的问题,泰花公司正好找到了一家愿意独家为自己代理开拓市场的因坦纳公司。自己缺少技术人员的时候,泰花公司正好就帮自己找到了两名优秀的技术人员,正好——

  这些加在一起也未免太顺利了一些吧?

  可是、可是这些有什么问题吗?

  自己的运气不错,吴家父子做事上心,他们的人脉广渠道多那又怎么样?

  再说了,到目前为止那么顺利的事情只对自己有利啊,又没有害到自己什么。

  难道顺利的把加工基地开办起来还有坏处了?

  侯小梅那么纠结丢失了5天时间的问题做什么?

  “雷总,我可能太敏感了。”侯小梅又变得有些腼腆起来:“但我对数据特别关注,所有的数据之间都是有联系的,这可以清晰的告诉我们当中发生了一些什么,数据的丢失或许会隐藏着一些隐患。比如一个月有30天,忽然丢失了5天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这个——

  雷欢喜也说不清楚。

  可是他有一点是清楚的,侯小梅真的是一个特别负责人的人,而且对数据数字的感觉真的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把她放在安妮那里整天无所事事实在是太可惜了。

  “侯小梅,这5天到底丢失了没有我们不太好下结论。”雷欢喜在那考虑了一会之后说道:

  “总之是流水线已经很顺利的运到了,我们不会有什么损失的。还有,明天开始你不要在方寸科技做了,别紧张,我不是要开除你,你到总公司,具体负责什么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这样的人才可是绝对不能浪费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